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六章 猪是怎么死的
    一个时辰过去了。

    两个时辰过去了。

    花小蛮一个劲儿催促侍女,一个劲儿拉着杨根硕的手念叨:大牛,对不起,别怕,我绝不会让你有事。

    两个时辰后,侍女送来人参汤。

    花小蛮先将杨根硕扶起靠在床头,然后,接过汤碗,舀一勺,吹一吹,试了不烫,才给杨根硕往嘴里倒。

    然而,连续三勺都没喂进去。花小蛮急出了眼泪。

    突然想到一个办法——用嘴。

    于是,花小蛮就一口一口,用人工呼吸的方式,将一碗两千多年的人参汤喂进了杨根硕的肚皮。

    重新让杨根硕躺下,挥退侍女,她才拉着他的手,嘤嘤而泣。

    “大牛,对不起,一万个对不起。”

    “如果你是我,你又要怎么办呢?”

    “我好后悔,我应该自私一点,你如果有事,我又要怎么办?”

    “我错了,我再也不让你下种了,看到你这个样子,我才知道你对我是多么的重要,我不能失去你。”

    “大牛……”花小蛮流着泪,上了锦榻,在杨根硕旁边躺下,脑袋轻轻地枕在他的心房上。

    心跳缓慢,却依然有力,让花小蛮安心不少。

    花小蛮不知道的是,杨根硕将她所有的话都听了进去,也明白她的苦衷,差不多都原谅了她。

    事实上,杨根硕并不是太反对借种这件事,自己这些年没少浪费,左右手也糟蹋了不少。

    只是不喜欢以这种被动的方式,还有,一次十个,也的确有些吃不消。

    身体完全被掏空,汇仁肾宝都没用。

    两千多年的老山参,并非浪得虚名,他只觉得体内一股磅礴的能量,先是来到丹田,然后游走于奇经八脉四肢百骸,最终又回到丹田,完成一个大周天的运行。

    刹那间,就没那么疲惫了。

    不能表现出来,虽然小蛮心疼自己,也吓得不轻。但要是自己跟没事人似的,她再安排女人来借种咋办。

    那种事要讲究情调的,如果只是一味的追求数量和次数,便会乏味。

    杨根硕第一次对那种事有点儿乏味了。

    这一夜,杨根硕几乎没睡,因为人参汤的作用,他清醒着,也不觉得累。

    当然,是闭着眼睛装睡的。

    而他也能感觉到,花小蛮也没睡,而且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摸一摸他的心跳。

    就这样,漫长的一夜过去了。

    几乎是在鸡叫的一刻,杨根硕睁开了眼睛,盯着洞顶,目光木然。

    花小蛮当然发现了这一点,轻轻地喊了一声“大牛”。

    杨根硕没有搭理。

    让你这么对我,这才是开始呢!

    “大牛,你说话啊,或者给点反应,不要这样,不要吓我好不好?”

    看到花小蛮泫然欲泣的模样,杨根硕差点就给她反应了。

    想了想,继续坚持,决定起码要坚持一整天。

    让整个药族的女人看看,看看他杨根硕被玩坏了的样子。

    花小蛮叫了半天,杨根硕没有一点儿回应,木然而无神的目光,自始至终盯着天上。

    花小蛮叹了口气,下到地上,一边抹泪,一边走了出去。

    躺着很难受,但绝不能就这么轻而易举起来,这就是对她的一种惩罚。

    没多久,就闻到一股饭菜的香气,光是闻闻都食指大动,胃口大开,直流口水。

    杨根硕在花小蛮来到塌边之前,赶紧咽了几口唾沫。

    然后,花小蛮说:“大牛,我喂你吃饭,这是我们这里的菌类粥,很美味,很补,我喂你啊!”

    花小蛮再一次将其扶起来靠在床头,拿勺子舀了粥喂他。

    杨根硕很想吃,消耗那么大,人参汤也不顶饱。

    可是,并没有做出吞咽的动作,味道鲜美的粥从嘴角流下,就像那些中风患者。

    “大牛……”花小蛮忍不住抹泪,那么龙精虎猛的一个人,居然被自己折磨成这样,她满心内疚,“我一定让你好起来,一定。”

    说完,还是用嘴喂粥。

    这么旖旎的方式,杨根硕也就笑纳了。也不管花小蛮有没有刷牙。

    一碗粥吃完,他又像一个植物人般,被放倒躺下。

    花小蛮忧心忡忡,在山寨的藏书阁里寻找这种症状的相关文字记载。

    终于翻到了一本,提到视觉和感官的刺激,有助于病人的恢复。

    花小蛮想了想,有了点儿主意。

    药族用于祭祀的高台。

    高台上安排了两个座位,花小蛮、杨根硕相邻而坐。

    晌午时分的山坳里,日头高挂,竟然温和如春。

    杨根硕发现一点,不论是蛊族还是药族,他们山寨的选址都是有讲究的。

    蛊族山寨周围遍布温泉,估计下面是一座死火山。

    药族山寨安扎在一处山坳里,就像一个小小的盆地,在这初冬时节,一点儿寒意都感觉不到。

    不知道狼族基地什么情况,他突然想到一个俘虏。

    心里活动丰富,表面上给人的感觉还是半死不活。

    坐在椅子上,目光呆滞,面容僵硬,就像一个晒太阳的老年痴呆。

    花小蛮看在眼里,疼在心里,讲了几句话,意思让族人庆祝。

    庆祝击败狼族,药族得以存续。

    开场白之后,先后是弓箭队和长矛队的表演。

    女兵不同于男人,表演军舞,有一种特殊的气质。

    “大牛,这是我为你准备的,你喜欢吗?”

    花小蛮坐在旁边,握着他的手,柔声说道。

    女兵表演看着还是不错的,尤其是穿的那么少,是个男人都没法拒绝。

    更何况,其中一些就是昨夜狂乱大戏的猪脚。

    所以,杨根硕装白痴装得很辛苦。

    与此同时。

    对面山坡上有一队人。

    是百合、五毒带来的,约莫一个班的建制。

    百合观察良久,忧心忡忡,将苹果手机给了五毒。

    五毒毕竟是在城里生活过的,明白百合的意思,要用手机镜头当望远镜,这高科技,在一定距离内,比望远镜好使,更清晰。

    百米的距离,杨根硕又坐在高台上,两相并无阻挡,所以,五毒看得很清楚。

    “夫人,大人相当疲惫,一定是饱受折磨,但是对方守备森严,似乎又在搞什么庆祝活动,我们这些人只怕有去无回啊。”

    “这是我一个人的事,不想连累族人,我一个人去。我一定要去救大牛。”

    百合也看清了杨根硕木然的神情,显然不正常,但似乎又透着某种诡异,越是如此,她越是着急,想要冲到他的面前,弄个清楚明白。

    “夫人,这话是怎么说的,大人是蛊族首领,此事自然也是蛊族的事,何况,我跟大人还是朋友,所以,五毒一定跟你共同进退。”

    “五毒,谢谢。”百合感动的眼圈一红。

    “夫人,别这么说,折煞我了。”五毒笑着摇头。

    咔嚓!

    白光闪过。

    五毒如遭电击。

    百合无言地看着他。

    他都要哭了。

    一不小心按下了快门,还带闪光灯的。

    偷窥成了明窥,药族铁定发现了。

    “隐蔽,不,撤。”

    这个意想不到的突发状况,彻底打乱了百合的计划,好在杨根硕总算暂无生命危险,她不能拿族人的性命当儿戏,当务之急,先撤出去再说。

    就在闪光灯亮起的同一时刻,花小蛮就发现了,大喝一声“有敌情”,前一刻还是演员,拿起弓箭和长矛的一刻,一个个变成英姿飒爽的女兵。

    不用吩咐,各自形成战斗序列,以最快的速度向丛林推进。

    杨根硕当然也看到了那一束光,然后就发现了百合他们,心里大骂五毒笨的像猪,都不知道猪是怎么死的。

    这时候,却没办法再装下去。

    再装下去,要出人命的。

    “啊!”杨根硕大叫一声,从椅子上滑下去。

    “大牛,你怎么了?”花小蛮吓得不轻,慌忙将他扶着坐起来。

    “我……我这是在哪儿,我不是在床上睡觉,现在是什么时间?”

    花小蛮秀眉轻蹙,想到一个可能,看样子大牛失去了一段记忆,那是一段他刻意回避的东西,也好,忘了也好。

    “是啊,你之前就是在床上睡觉,然后天亮了,吃过早饭,我让大家表演,感谢你拯救了我们药族。”

    “哦。”杨根硕点点头,突然挣扎着站了起来,“哎呀,我的腰,怎么会这么酸?”

    花小蛮默不作声。

    “是不是你,小蛮,是不是你干的?”

    花小蛮心中一叹,看来大牛真的忘了,这也不失为一件好事,好吧!她害羞的点点头:“人家一时间没忍住,所以……”

    杨根硕用手一指,“她们干什么?”

    “发现敌人窥视,她们过去围猎。”

    “回来!”

    “什么?”

    “我刚刚好像看到百合了。”

    “好像?”

    “一定是,她见我没回去,一定担心死了,所以就冒险过来看看。”

    “她这么爱你?”花小蛮不无醋意的说。

    杨根硕那里顾得上:“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即刻通知你的兵,不可伤人,否则,我必杀她。”

    这一刻,花小蛮看到了霸气十足的杨根硕,没事了,自己心爱的男人又回来了。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花小蛮一招手,“来人,传令下去,来者是友非敌,不可伤人,你们可以喊话,就说药族、蛊族已成盟友,让他们不要惊慌,大可以过来做客。”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