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七章 你太随便了
    “嗨!我也去。”杨根硕还是不放心,自己在药族花天酒地,害得百合担心,要是她和五毒因此有什么损伤,他哪里过意的去。

    三步并作两步,就来到高台边缘,纵身一跃,一个大鹏展翅,第一个落点还是广场上,第二个落点,已在丛林边缘。

    太帅了!花小蛮心中尖叫,同时夹紧了双腿。

    压抑的太久,已经开发,可了不得。

    花首领的身子,现在可是相当敏感的。

    林子里,百合、五毒以及五名蛊族战士发足狂奔。

    一不小心,一人触发了兽夹,小腿被夹住了,发出痛苦的哀嚎。

    没跑多远,又一个更惨,被狩猎老虎的巨弩洞穿,钉在了树上,当场就断气了。

    “停一下,不能这么慌不择路,大家听我说。”百合大叫道。

    此地机关陷阱众多,可谓步步危机。

    百合一脸焦急,五毒还好些,一名小腿受伤的,被人搀扶着,痛苦难当,另外三名战士满脸惊惶。

    “五毒,我在这里拖住敌人,你带着他们撤,我对不起大家,不能再有伤亡了!”百合眼眶通红,内疚不已。

    “不!”五毒叫道:“夫人你走,我留下。”

    “既然叫我夫人,就得听我的。”

    “要走一起走。”

    “那就只能一起死。”

    “死也要拉上一帮垫背的。”

    两人争论不休。

    百合摇摇头:“五毒!你不怕死,可是,他们是无辜的。”

    四人频频点头,他们可是怕死怕的要命。

    “孬种!”五毒冷哼一声,“抱歉,我迷路了,不知道往哪儿走。”

    “你……”百合气得张口结舌说不出话。

    “谁都别想走,放下武器。”

    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紧跟着是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下一刻,一帮弓箭女兵陆续现身,将他们围在中间。

    谁都不用争了,谁都不用走了。

    三名蛊族战士第一时间丢弃了兵器。

    五毒没有,百合也没有。

    这时候,又有一队长矛兵赶来,巩固了包围圈。

    “擅闯药族领地,杀无赦。”弓箭兵领队一声令下,几十支箭瞄准了他们。

    百合惨然一笑:“五毒,还有各位,对不起,是我百合连累了你们。”

    领队抬高的右臂就要斩下,百合仿佛看到了自己变成刺猬的样子,她似乎并不害怕,只是好遗憾,最后一刻,居然没能再看一眼大牛。

    “放——”领队的声音拖得很长,就像监斩官口中的“斩”字,最后一刻,依然给犯人带去无穷无尽的心理折磨。

    就在这时,一个身影冲进包围圈,以肉眼难辨的速度转了一圈,站定的一刻,一把箭支从手中落下。

    而那些满弦的弓箭手这才发现,手里有弓无箭。

    “大人!”惊讶过后,女兵纷纷躬身敬礼。

    “大牛!”百合愣了半晌,方才一下子蹦到了杨根硕的身上。

    杨根硕忙不迭抱住,双手托住小屁屁。

    百合直接吻住他的嘴。

    两人当众kiss,药族女兵见怪不怪,蛊族的几个男人惊魂未定,五毒却在一旁傻笑。

    杨根硕能够品出百合这一吻中无比复杂情绪,有刻骨的思念,有深切的担心。炙热而又苦涩。

    杨根硕感动着,内疚着,然后“啊”的一声痛呼。

    “干嘛!”嘴唇被咬,直接出血,瞬间肿起。

    百合撅着嘴,红着眼,吊着他的脖子,盘着他的腰,没有下地的意思,就这般质问道:“怎么回事,难道你不该给我一个解释?”

    百合不傻,自然看出药族女兵对杨根硕的礼遇甚至是尊敬,如此说来,他并没有危险,而是乐不思蜀了,害得自己白白担心一场,为此,带来的几名战士还一死一伤。

    “这个……”杨根硕挠挠头,“说来就有些话长了。”

    “话长了也要说。”百合不依不饶。

    “百合妹妹。”花小蛮款款而来,笑容满面,“因为大牛,药族蛊族已然止息干戈,以后我们两族就是盟友,所以,有什么话,请移步寨中详谈。”

    “大牛,是不是真的?”百合问道。

    杨根硕笑着点点头:“你可以下来了吧!”

    “不下!”百合答的嘎嘣脆,紧了紧胳膊,“不对,她叫你大牛,难道你俩有奸情?”

    “什么奸情不奸情的,难听不难听?”杨根硕皱了皱眉。

    “是爱情,百合妹妹,大牛已经是小蛮的男人了。”花小蛮一脸幸福模样。

    “啊?”百合一愣,然后一口啃在杨根硕的肩头。

    “啊!”杨根硕再次痛号。

    五毒摇摇头,不厚道的笑了。

    一帮女兵却有些不解,她们的字典里,根本没有“爱情”这个词,争风吃醋更是不存在。

    花小蛮的表情就有些尴尬了。

    “杨根硕,你行啊,我在家里担心你,担心的要死,你倒好,上山当了压寨姑爷了,既然如此,你也该给我一个信儿啊!我傻傻的带人过来救你,还牺牲了一名族人。”

    说到这里,一只手勾着杨根硕的脖子,一只手握成拳头,拼命捶打他的肩头,恰好就是刚刚咬破的地方,嘴里还一个劲儿说着“我恨你我恨你”。

    杨根硕龇牙咧嘴,却自知理亏,还得不停道歉:“百合,是我错了,是我考虑不周。”

    五毒看着都疼。对杨根硕生出一丝同情。

    花小蛮无奈地看着这一幕闹剧,然后想了一个办法给杨根硕解围。

    她说:“百合妹妹,不是大牛不想通知你,只是他突然身体不适,原本交代我来着,而我因为紧张他,所以……”

    “大牛,你哪里不舒服?哪里?”百合马上紧张的问道。这个转移注意力的方法果然奏效。

    “是有点不舒服,你下来,回到寨子里,我让你看看。”

    百合联想起杨根硕之前那种呆滞的神情,还真是有些信了。

    乖乖的下地,抱着杨根硕的胳膊,然后看着花小蛮。

    花小蛮笑了笑,看着被兽夹伤到腿的蛊族战士说:“来人,带这位朋友回去疗伤,那个因为误伤丢掉性命的,我也会有所表示。”

    “花小蛮,这就够了吗?你们前两天杀死了我们那么多族人!”百合突然提起这事儿。

    花小蛮微笑看着她:“百合妹妹,若不是大牛,只怕你们也没法站在这里跟我说话吧!”

    “若不是大牛,药族还存在吗?”百合针锋相对。

    “放肆!”长矛领队怒喝,“不准这么跟首领说话。”

    “住嘴!”杨根硕皱起眉头,轻轻地说,“这里没你说话的份儿。”

    然后,他同百合十指相扣,并将百合的手举了起来,“因为不久之后,她将是蛊族的首领。”

    百合诧异万分,五毒和几名战士也不明所以。

    花小蛮笑着点点头:“大牛,百合,对于化干戈为玉帛,我们药族很有诚意,所以,这一切都可以坐下来谈。”

    百合看了眼杨根硕,然后微微点了点头。

    盘丝洞中,百合一阵狼吞虎咽,看得杨根硕心疼无比。

    披星戴月,披荆斩棘。

    不但饥肠辘辘,胳膊腿也给划出了不少口子。

    都是因为担心自己啊!

    自己也的确值得担心,差点精尽人亡了都。

    “慢慢吃,来,喝点药酒补补元气。”杨根硕伺候着百合。

    百合吃喝之间,依然没给他好脸色。

    一旁的花小蛮羡慕不已,她能够感受到两人之间的爱意;也有些想笑,因为杨根硕一直小心翼翼,像个做错事的孩子。

    “百合妹妹,我来给你讲讲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吧。”

    百合停了一下,点点头:“我一边吃喝,你一边说。”

    自己被戎荻抓住,女兵也被狼族俘虏,在即将惨遭屠戮的一刻,杨根硕化身幽灵箭手,每发必中,不但有效的杀死敌人,更是对敌人意志的一种摧残,最终药族反败为胜,她也手刃戎荻。

    虽然三言两语,百合却是听得惊心动魄,良久无言。

    半晌,放下酒盏,打了个饱嗝,方才略带戏谑地说道:“所以,你就以身相许?”

    花小蛮笑了笑:“妹妹,姐姐的身子有些特别,也只有大牛能够打开,要不然,早就是药族那些下等男人的了。”

    百合蹙眉,表示不解。

    “天生石女。”洞中也就他们三个,都是自己人,花小蛮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百合恍然大悟,点点头,又在桌下踹了杨根硕一脚,“是不是用力过猛,所以身体不适。”

    “可能有点。”杨根硕含糊其辞的,突然眼睛一亮,想起一件事儿,“百合,你不是说……”

    “什么?”

    “你身上的蛊,小蛮可能有办法。”

    “我现在又不想去掉了,我要给你种上,你太随便了!”

    杨根硕尴尬的笑着,却并未反驳。

    花小蛮微笑道:“我不同意妹妹的话,大牛不是普通的男子,在小蛮这里,可以说是上天的恩赐,他是一个充满正义感的男人,百合可以爱他,小蛮也有爱他的权力。”

    “不吃了,气都气饱了。”百合一把掀翻面前的木盒和酒盏,站了起来,“出去透透气。”

    “你分明是吃饱了。”杨根硕弱弱地说。

    “你……”百合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大步走了出去。

    花小蛮格格直笑。

    “小蛮,你还笑,到底有没有一点儿同情心。”杨根硕幽怨地说道。

    花小蛮止住笑:“大牛,你刚刚说百合妹妹身上的蛊虫是……”

    杨根硕认真起来,将百合身带情蛊,却不愿意给他种上的原因说了一遍。

    花小蛮扭头看着百合离去的方向,点点头:“如此看来,百合妹妹还真是挺伟大的,也是真的爱你。”

    “是啊,让她担心,我真的很内疚。”

    “如此说来,你们还没有……她还不是你的女人?”

    “不完全是。”

    花小蛮拍拍颤巍巍的胸脯,笑了笑:“情蛊而已,包在我身上。”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