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章 撕破脸
    蛊神大人安然归来,蛊族倾族夹道相迎。

    大祭司颤颤巍巍,树皮一样干枯的手拉着杨根硕、百合,随时都要断气的模样,说这是历代蛊神的庇佑。

    呀买噶也拉着百合的手,挤出了眼泪。

    百合到底是个女孩子,被这煽情的场面感动了,跟着抹泪。

    杨根硕却是一脸冷肃。

    于正午时分,回到家中。

    呀买噶让二人坐下,亲自端来饭菜,又拿来他自酿的美酒和酒盏。

    五毒和百合要帮忙,都被他拒绝了。

    亲自给几个年轻人倒上酒,又给自己倒了一碗。

    端着酒碗,叹了口气,“百合,阿爹当初拦着你,别怪阿爹,阿爹也是担心你呀!这不是一死一伤吗?确实是太危险了。”

    五毒频频点头,回忆起来,那的确九死一生,现在都有些后怕,端起酒碗就想喝一口,压压惊。

    杨根硕伸手挡住了。

    呀买噶眉毛一抖。

    “五毒,大长老话没说完,你喝什么喝?”

    “哦,明白了大人。”五毒憨憨一笑。

    “自己人,无妨。”呀买噶大度的笑了笑,续道:“大牛,听说你化解了两族的恩怨,我真是无比欣慰,得婿如此,夫复何求?真是历代蛊神在天有灵,将你赐给了我们蛊族啊!”

    “你们能够安然无恙的回来,我真是太高兴了,来,大牛、百合,还有五毒,我敬你们。”

    呀买噶擦了把眼角,将酒碗送到了唇皮。

    杨根硕也端起了酒碗,却是默默看着他。

    呀买噶大口喝着,喉头滚动。

    五毒和百合刚要喝,手里的碗碎掉了。

    两人目瞪口呆。

    杨根硕缓缓放下碗。

    “大牛,你这是何意?”呀买噶冷着脸质问。

    “大长老,到此为止吧!”杨根硕摇了摇头。

    “你说什么?”呀买噶依然不肯就范。

    百合看着两人,不说话。

    五毒忍不住了:“大人,大长老,你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杨根硕叹了口气:“酒里有毒,这算误会吗?”

    “胡扯!”呀买噶一阵吹胡子瞪眼,“我不是也喝了吗?”

    杨根硕屈指一弹,呀买噶手里的酒碗破了个小洞,酒水泻下。

    杨根硕手中多出一根银针,银针划过水流,立刻变黑。

    五毒、百合大骇。

    杨根硕摇摇头,又将银针在自己的酒碗里一蘸,黑的更多。

    “噬心蛊!”百合身子一震,霎时间泪流满面,看着呀买噶质问:“原来,你真不是我的亲阿爹!”

    “噬……噬心蛊。”五毒颤声道:“大长老,你要控制我们?”

    “呵呵……哈哈……”呀买噶低着头,诡异地笑着,提来酒瓮,灌了一大口,这才霍然起身,瞪视着杨根硕问:“你到底是什么人?”

    呀买噶这个样子,跟电影电视剧里那些奸诈的**oss被人发现真面目时一样,就差孤注一掷鱼死网破了。

    杨根硕叹了口气:“我也不知道,总是做同一个噩梦。”

    “什么梦?”他上前一步。

    梦境是那样的清晰,重复了无数次,以至于他闭上眼睛,都能回忆起来。

    那愤怒的火舌,那切肤之痛。

    “高大的竹楼。漫天的烈火。魁梧的男人。美丽的女人。”

    杨根硕始终闭着眼睛,每说一句,身子就是一颤,直到百合抓住他的手。

    殊不知,呀买噶的脸色也是一分一分变白。

    杨根硕依然没有睁眼,继续说道:“一个猥琐的男人,一个可爱的婴孩,烈火吞没竹楼,魁梧的男人和漂亮的女人葬身火海,一个东西飞出来,婴孩抓住了……”

    杨根硕抓住吊坠,泪流满面。

    “大牛!”百合紧紧地抱住了他。

    “不可能,这不可能,那时你刚刚满月,这一切,你怎么可能记得那么清楚!”呀买噶状若疯癫。

    杨根硕摇头:“我也觉得不可能,但却实实在在出现在我的梦里。”

    “一定是我那个不成器的弟弟告诉你的。”呀买噶摇头感慨,“没想到啊,我弟弟培养出你这么一个妖孽。”

    杨根硕目瞪口呆,“我就说有点像,长得一样猥琐,抽烟的动作都一样。”

    “当年怎么不烧死你!留下你这个祸根!”呀买噶声色俱厉。

    “那把火跟你有关?”杨根硕瞪大眼睛。

    “没错,我能烧死你的爹妈,一样你弄死你。”

    “你今天必须死。”

    “没错,总有人要死。”

    百合踉跄着退后一步,抱住脑袋,天哪,还有这么一桩恩怨。

    五毒也抱着了脑壳:“大人,大长老,你们不要吵,有话好好说,为什么你们说的我都听不懂,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五毒,你住口!”两人同时道。

    五毒瞪大眼睛,一言不发。

    呀买噶咬牙道:“来吧!给你的爹娘报仇,就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

    “在此之前,是不是应该对百合坦白。”杨根硕说。

    百合身子跟着一颤。

    呀买噶点头大笑:“好啊,百合,你说的不错,我不是你的阿爹。”

    “不……”百合一个踉跄,尽管早知如此,呀买噶这般冷酷无情的说出来,她依然无法接受。

    “你的母亲原本就是我的妻子,然而,她竟然红杏出墙,还竟然怀上了你这个孽种。”

    “不,不是这样的!”百合捂着耳朵尖叫。

    呀买噶续道:“就是这样的,这都是事实,我将你养大,完全是为了报仇,我一个计划准备了二十年,可是,你的情蛊竟然被破解了。功亏一篑呀!”

    “你怎么知道?”百合惊呼。

    杨根硕也瞪大了眼睛,他怎么会知道。

    “是我动了手脚,自然有所联系,你解去情蛊的一刻,我受到了反噬。”

    “为什么?”百合尖声质问。

    “因为你就是我的工具,你的父母都死了,我只能利用你帮我登上蛊神之位,然后,我还要你替你娘尽她未尽的义务。”

    “不,这些年你分明是爱我的。”百合哭喊。

    杨根硕冷冷的说:“他给你下蛊下毒,也没有丝毫的犹豫。”

    “不,我不相信。”百合歇斯底里。

    杨根硕此时满腔仇恨,也顾不上安慰百合,他说:“呀买噶,动手吧!”

    “好女婿,来,让我看看我那不成器的弟弟都教了你什么?”

    说罢,袍袖之中,骨笛挥出。

    “走。”杨根硕一把将百合推向五毒,与此同时,自己也向后退去。

    咔!

    那颗大榕树的树身上裂开一道,足有半尺深。

    五毒、百合目瞪口呆,倒吸凉气,从来没见过呀买噶出手,没想到竟然如此凌厉。

    杨根硕也面色凝重,认真对待起来。

    单单从这一招看来,呀买噶还真是深不可测,自己碰到过的宫本菊腚绝对不是他对手,只怕也只有王刑天可以同其争一日之长短。

    这还只是呀买噶的武力值,一旦他动用蛊术,自己还不是任其鱼肉。

    “哈哈……乖女婿,怎么,害怕了吗?”呀买噶狂笑着,“再接我一招。”

    说罢,他的身影竟然凭空消失。

    杨根硕大吃一惊,立刻展开鬼功**,走出一连串的罡步。

    然而,即便如此,呀买噶竟然如影随形。

    杨根硕惊骇莫名。

    得亏自己临行之前得到了鬼功**,得亏最近有所突破,否则这场架根本没法打。

    杨根硕心惊,呀买噶也莫名惊诧,这小子怎么跑得这么快,步伐如此诡异,绝不是弟弟能教出来的,难道他还有什么奇遇?

    两人你追我赶转了几圈,杨根硕躲在了大榕树后,呀买噶大喝一声,一记暴击。

    杨根硕及时离去,依然感受到一股磅礴的力量。

    而那两人合抱的大榕树竟然凹陷下去一半。

    杨根硕气喘吁吁:“靠,你怎么跟大树干上了?跟他有仇?”

    “少贫嘴,我下次一定打中你。”呀买噶也有些喘息不匀。

    “话谁不会说,别忘了我还没有开始反击,主要是因为有些事我还不清楚,你说那把火跟你有关,难道你是主谋?”

    “打赢我,我就告诉你。”

    “那就没办法了。”杨根硕猛地立住身形,然后对冲过去。

    两人一瞬间交手几十次,不断变换方位。

    分开后,一样的鼻青脸肿,一样满身脚印,都显得有些狼狈。

    两人面对面站着,弯着腰大口喘息。

    呀买噶咽了口唾沫润润嗓子,说:“小子,这就是你的全部实力吗?那你完了,今天我就送你去见你爹妈。”

    “别提他们!”杨根硕一声嘶吼,再度扑上。

    两人速度极快,而且不住变换身形方位,百合和五毒几乎分不清谁是谁。

    两人再一次分开,都是气喘如牛,并且都成了四肢着地,一双眼睛充满血色。

    “不要打了,别打了。”百合大叫。

    然而两个男人早已失去了理智,只剩下对决的意志。

    第三次对冲之后,变成了跪在地上,相互仇视。

    “小子,有两下子,我该出绝招了。”他将笛子横在了嘴边。

    杨根硕心中一惊,犹豫着要不要金针刺穴。

    如果呀买噶有着老王的实力,金针刺穴也白搭,只会死得更快。

    刺耳的笛声响起,五毒头痛欲裂,满地打滚。

    百合还好点。

    杨根硕再不犹豫,手里的银针刺进了头顶。

    狂奔的能量在体内肆虐,巨大的痛苦,让他不禁仰天嘶吼。

    然后,义无反顾的扑向呀买噶。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