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一章 人蛊合一
    呀买噶举掌相迎,两人的手掌黏在一起。

    并无惊天巨响,但有一股劲风气浪,从两人掌心激发,辐射开去。

    那棵饱受摧残的大榕树终于承受不住,轰然倒下。

    五毒、百合更是被吹得滚到了一边。

    只见,两人的脸色由白转红再转白,然后,猛然间分开。

    杨根硕一屁股跌坐在地,面如金纸。

    “大牛。”百合扑过去扶住他,“你怎么样?”

    杨根硕几乎说不出话。

    呀买噶也不好受,但是明显比杨根硕强,他冷笑:“小子,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杨根硕冲他竖起一双中指。

    刺耳的笛声再次响起,一阵窸窸窣窣,呀买噶的本命蛊——巨蟒苍龙游了过来。

    百合几乎是发自本能,打了个响指。

    金龙从屋顶电射而出,护在百合和杨根硕面前,蛇视眈眈。

    苍龙不敢进攻。

    呀买噶一拍脑袋,自言自语:“居然忘了蛊王。也罢……”

    接着,他又开始吹笛子。这次节奏短促,有种杀伐之音,越吹越快,越吹越急。

    那条叫做苍龙的巨蟒明显有着抗拒,但还是游到了呀买噶的旁边,张开了血盆大口。

    就在杨根硕、百合和五毒不明所以的时候,看到了无比惊悚的一幕。

    苍龙缠住了呀买噶的身子,居高临下,从脑袋往进吞。

    杨根硕和五毒都想吐了,而百合却在那里失声痛哭。

    “阿爹……”

    眼看着呀买噶半个身子都进了蛇肚子,百合哭喊起来。

    这一刻,想到的都是呀买噶的好。

    给自己做木马,给自己吹糖人,给自己做面具,陪自己放纸鸢……

    自己第一次上山采药,迷了路,他冒着大雨,找了三天三夜,终于找到了奄奄一息的自己,而他却是遍体鳞伤,气息奄奄。

    又一次上山采药,安全绳断裂,抓着枯藤,又是他,抱着自己滚下山崖,自己没事,他却弄得多处骨折。

    “阿爹,阿爹……”

    百合不顾一切扑向巨蟒苍龙,苍龙已将呀买噶完全吞下,似乎没饱,裂开大口,就要将百合也一口吞下。

    但是,最后一刻,它却停了下来,仿佛犹豫,又好像在思索什么,最终,晃了晃蛇头,蛇尾一扫,将百合扫飞出去。

    “百合!”杨根硕惊叫。

    “人蛊合一。”五毒大骇,不由自主想逃。

    “什么意思?”杨根硕问道,同时,跟五毒一起来到了百合旁边。

    将百合抱在怀里,擦去她口角的血渍,紧张的问道:“百合,你没事吧,不要吓我,哪里不舒服,一定要告诉我。”

    百合木然地看着苍龙,幽幽道:“阿爹,他终究不忍心伤我。”

    “大人。人蛊合一,顾名思义就是蛊师同自己的本命蛊合二为一,但是,想要做到这一点,就要豢养大型蛊虫。”

    “没错,小虫子还真没法合二为一。”杨根硕点头。

    “人蛊合一之后,实力将会得到巨大提升,金龙只怕不再是它的对手,甚至也不再畏惧蛊王。”

    仿佛为了证明五毒的话,金龙开始畏惧苍龙了。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之前苍龙绕道,如今金龙瑟缩。

    但,金龙依然硬着头皮,顶在主人身前。

    苍龙发动百足,游了过来,金龙飞了出去,目标是苍龙琥珀色的眼睛。

    眼看着就要命中,苍龙巨头一摆,避开了要害,然后张开大嘴,快速咬下。

    金龙扑了个空,就知不妙,果不其然,自己尾巴被人家咬住了。

    “嘶嘶——”金龙挣扎着,发出痛苦的呻|吟。

    “金龙!”百合急出了眼泪。

    金龙扭身回击,要来个鱼死网破。

    再次进攻苍龙的眼睛。

    苍龙没有让其得逞,脑袋一摆,就将金龙丢了出去。

    金龙三分之一的身体,只剩一层蛇皮连着,落地后,扭动不止。

    “金龙……”百合痛苦难当,声泪俱下。

    这条蛇是她的本命蛊,用心头热血喂养,同她有着密切的联系,就像她的孩子。

    不光是感情上,还有身体上。

    金龙重伤,她作为蛊虫的主人,也会受到一定程度的连带伤害。

    苍龙蜿蜒而来,高高扬起头颅,冰冷无情的眼睛俯视二人。

    然后,上下颚裂开到近乎一百八十度,朝两人咬来。

    “大长老!”五毒不知哪来的勇气,竟在最后一刻,挡在了二人面前,独自对抗着苍龙凶焰。

    这让杨根硕相当意外,自己同他的交情,还不至于他如此舍命相护吧。

    五毒两股战战,看着犹豫的苍龙。

    苍龙身子立起来。

    五毒松了口气。

    就在这时,苍龙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咬向五毒。

    “滚开。”杨根硕一脚将五毒踢飞,同时抱着百合滚到一旁。

    苍龙收势不住,在地面的青石上咬出一个大坑。

    石块如同豆腐,纷纷化为齑粉。

    五毒惊得差点尿了,若非杨根硕给他一脚,他岂不是已经被蛇吞下,然后变成一坨蛇粪便?

    杨根硕也倒吸凉气,这哪里是蛇?还真有了的龙的威能。

    “五毒,别干傻事,它不是大长老,现在只是一条蛇。”

    杨根硕说给五毒听,也是说给百合听的。

    苍龙一击不成,再次扬起头颅咧开大嘴,朝着二人扑来。

    一条金色的影子电射而出,进了苍龙的大嘴。

    “金龙。”百合哭叫。

    杨根硕也才反应过来,地上哪里还有金龙的影子。

    一条蛇而已,居然为了主人如此拼命,不由让杨根硕动容。

    金龙不再是冷血动物?

    突然有东西进到嘴巴里,喉咙里,食道里,拼命往里钻,苍龙也不舒服,不停打嗝。

    “金龙,金龙。”百合在杨根硕怀里呜呜直哭。

    突然,苍龙嘴巴一张,金龙满是粘液的半截身子飞了出来。

    落在地上,再无生息。

    “金龙,金龙。”百合挣扎着爬过去,颤抖着手摸在了它的头上,然后触电般弹开。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可是,金龙身体竟然僵硬了。

    百合扭头看向苍龙,它滴下惨绿的口涎,发出刺鼻的气味,在青石板上侵蚀出一个又一个小坑。

    杨根硕瞪大眼睛:“靠,这么恐怖,浓硫酸吗?”

    苍龙仿佛听懂了这话,骄傲的仰起头,发出一声嘶鸣。

    蛇竟然会叫,见鬼了,它要化龙?

    下一刻,苍龙朝他咬来。

    不用顾忌百合,杨根硕身子向后一滚。

    苍龙再次在地上啃出一个大坑。

    杨根硕尽管避过了雷霆一击,但是,一滴蛇涎落在他的裤腿上,立刻蚀出一个小洞,然后皮肤红了一片。

    这还是他第一时间将衣服提起来。

    一道劲风袭来,是苍龙巨大的蛇尾。

    杨根硕只能伸出双手去挡。

    一股磅礴的力量,让他臂骨欲裂,身子飞了起来,做了一个抛物线运动,然后哼哧一声落地,直到后背撞在半截榕树的树干上,方才停下。

    噗!

    张口喷出一道血。

    “大牛!”百合心痛地叫道。

    “大人!”五毒挣扎着想要往过爬。

    “昂!”苍龙再次仰首嘶鸣,声震十里。

    杨根硕瞪大眼睛,看着凶焰滔天威势绝伦的苍龙,此时此刻,它的确像一头恶龙。

    看着它一寸一寸逼近,杨根硕有些心慌,更多的是不甘,怨恨。

    在药族时,还庆幸自己这次南疆之行收获颇丰,现在小命都要没了,收获还有屁用?

    不甘心!

    怨恨百合的亲爹王刑天。

    那个老王八蛋口口声声在外围策应,特么的,小爷都要变成蛇便便了,他还不来,策应个屁。

    “大人,看你胸口。”

    五毒突然大叫起来。

    “啊!”杨根硕心口一痛,像是被什么灼烫了一下。

    低头看去,只见自己吐出的血被吊坠逐渐吸收,而那玩意变成了烧红的烙铁。

    不禁在胸口留下一个吊坠的形状,还有一股烤肉味道。

    这一幕太过诡异。

    苍龙都停了下来,仿佛在思索什么。

    更不用说百合、五毒了。

    “是蛊王,蛊王将要现世了。”五毒又一次大叫起来。

    果不其然,吊坠刹那间就成了一块红玉,然后一端破开,跳出一只大蟋蟀。

    苍龙本能的退后一米。

    蟋蟀节足蹬地,支起身子,张开翅膀,仿佛在伸懒腰。

    “是蛊王,万蛊之王。”五毒嚎叫着,脸上是前所未有的疯狂,“看吧,苍龙都心生忌惮。”

    杨根硕看去,似乎,苍龙真的有些忌惮这个小东西。

    两相体型相差十万八千里,庞然大物居然害怕这么个小东西?

    还有,凭什么说这小家伙就是蛊王?

    阳光下,它浑身散发着赤金色,如果说有点王者气概,应该就是体现在这上面了吧!

    “昂!”苍龙又是一声鸣叫,猛然朝着杨根硕扑来。

    “唧唧。”蟋蟀弹起来,落在了它的上颌上。

    苍龙一甩,没能甩掉。有些慌乱。

    蟋蟀又是一蹦,就落在了巨蟒的眼眶上,嘴巴和节足同时出击。

    “昂!”苍龙仰天嘶吼,这一声饱含着无尽痛苦。

    一只蛇眼就这样爆掉了。

    杨根硕倒吸凉气,心中想起一句话:一物降一物。

    这只蟋蟀太牛逼了,它是自己的蛊虫啊!

    蟋蟀虽然攻下一目,却没停下,继续去攻击另一只蛇眼。

    苍龙又是甩头,又是翻滚,甚至用头撞墙,却依然没能将蟋蟀抖落。

    又一声悲鸣之后,苍龙成了瞎子。

    “蟋蟀,蝈蝈,蛐蛐,蛊王,干得漂亮,等你赢了,主人给喝血。”杨根硕兴奋不已。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