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二章 生命如昙
    失去双目的苍龙不知是记得杨根硕的方位,还是可以听声辩位,突然不顾一切,张口咬来。

    杨根硕一个懒驴打滚,堪堪避过。

    大榕树最后一节树桩也被撞翻。

    苍龙犹不死心,大致判断杨根硕的方位,又是一口咬下。

    杨根硕猛地打开双腿,那蛇吻的落点距离二弟,不过一寸。

    二弟吓坏了,差点躲进肚皮里。

    杨根硕身子瑟瑟发抖,牙齿咯咯作响。

    “昂!”苍龙倒地,又一声悲鸣,开始满地打滚。

    杨根硕诧异的发现,原来蟋蟀转移到苍龙的七寸处,开始拼命撕咬。

    按说蟋蟀屁大一点,而苍龙如此庞然,就算七寸是它的命脉,皮粗肉糙的它,也不用这么紧张。

    蟋蟀要啃上半天吧!它怕什么?

    可是,它真的害怕,似乎还有疼痛。

    痛楚难当,惊慌失措。

    一声夹杂着无限痛苦的嘶鸣之后,苍龙张开血盆大口,不顾一切,朝着自己的七寸咬去。

    咔嚓!

    它竟然硬生生将自己的身体咬断。

    只是,张开嘴的一刻,变成两半的蟋蟀也落在了地上。

    “小强!”

    蛊王就这么死了!

    杨根硕心痛之余,想到了一个更加亲切的名字。

    苍龙挣扎两下,脑袋轰然着地,再也抬不起来。

    杨根硕挣扎着上前,将蟋蟀两半的身体捧在手心,伤心不已。这么牛逼的存在,一出世就死了,难道它存在的意义,就是救自己一命?

    生如夏花,不对,比夏花还短,是昙花,生命如昙。

    苍龙又一次抬起头。

    三人都惊悚地看着它,看着它干瘪的眼睛,断裂的身躯。

    突然,它冲向那棵倒下的大榕树。

    一截树身锋利如刀,蛇肚子在上面滑过,直接裂开。

    苍龙落地,直接死去。

    一个浑身都是粘液的身子滚落出来,正是呀买噶。

    “阿爹!”

    百合扑过来,想要上前,却被杨根硕抱在怀里。

    五毒在杨根硕的授意下,咽着吐沫,用一根小木棍捅了捅呀买噶的身子,没有反应,他又奓着胆子上前,想要试一试呀买噶的鼻息。

    然而,呀买噶的口鼻都被粘液糊住,哪里还用试探。

    只得戴上鹿皮手套,摸摸他的颈动脉,摇摇头,又在他心脏部位感受一下,还是摇头。

    “阿爹!”百合一声尖叫,扑了过去。

    杨根硕竟然没有拉住,大惊失色,叫道:“小心,有毒!”

    但是,百合还是扑了上去,抱住了呀买噶的身体。

    她竟然没事。

    ……

    蛊王残碎的身体被收集起来,重新装进吊坠,并且封口。

    这是五毒的要求,他说,蛊王虽然死了,但余威仍在,等闲蛊虫,依然可以震慑。

    呀买噶被埋掉了,竹楼前方,多了一座新坟。

    百合是个善良的女孩子,呀买噶这么对她,她却只记得呀买噶的好。

    一块木板权作墓碑,上面写的也是“阿爹之墓,百合立”。

    听呀买噶口气,他是杀害自己父母的仇人,但杨根硕对他的恨意却并不强烈,尤其是在他死了之后。

    杨根硕细想,估计是跟自己的父母也没什么感情吧!

    当然,让他去拜祭呀买噶,也绝无可能。百合也没这么要求。

    要说这一刻,杨根硕心中有什么痛恨的人,却有两个。

    一个就是自家老不死的,他居然是呀买噶的弟弟,那么,他应该是知道一切的,却隐瞒了自己这么多年。

    另一个,自然是老王了,差点被他害死,他不知道死哪儿去了。

    看着百合抱着墓碑默默流泪,杨根硕摇摇头,叹息一声,突然身子一僵。

    因为,身后突然出现两个人。

    慢慢回头,竟然是自己痛恨的两个人,他们竟然同时出现。

    杨根硕的痛恨表现在脸上,并没有上前打招呼。

    冰冷的目光掠过老不死的,停留在王刑天的脸上。

    王刑天笑容尴尬,“大牛,好女婿,你别生气,不是我不来帮你,都是因为他。”

    杨根硕的痛恨被疑惑替代。

    “是这样的,我知道你有危险,十万火急的赶来,却被他拦下了,他说,这是对你的考验。”

    “考验你妹!”杨根硕怒怼王刑天,接着面朝老不死的,“还有你妹。”

    老不死的面无表情,脚下一动,便立在了三丈开外,呀买噶墓的正前方。

    “你是……”百合愣住了,发现这人跟呀买噶竟然有八分相似。

    “你呀,终究没有放下执念,死了也好。”他对着墓碑说。

    说完,扭头便走。

    “呀无心!”大祭司在人搀扶下,颤颤巍巍走了过来,“刚来就要走吗?”

    “是,大祭司,没想到你还这么硬朗。”

    “蛊族需要你。”

    “蛊族不需要。”

    说罢,一步十丈,越走越远。

    “站住!”杨根硕大喝,追上去,“原来你叫呀无心,你难道没有话对我讲吗?”

    “跟我来。”

    杨根硕大战之后,拼了老命,也跟不上。

    呀无心在一座高大的竹楼前停了下来,杨根硕站在他旁边,气喘如牛。

    “怎么样,有印象吗?”

    “不是,烧了吗?”杨根硕脑袋里闪过一组画面。

    他之前也让五毒带着他找过,自己也不止一次寻找过,一直没有找到,原来是走入了一个误区,他一直要寻找的,是被烧毁的竹楼。

    “烧掉了可以重建,但是……”呀无心的声音略带惆怅。

    “但是,人没了,就真的没了。”杨根硕说。

    呀无心扭头看着他:“你想当蛊神?”

    杨根硕摇头一笑:“我要回到城里去。”

    呀无心点头:“你灭了狼族,化解了蛊族、药族的恩怨,之后,蛊神的位置,也不再重要。所以,你可以去过你想要的生活。”

    “我想大丫二丫。”

    “她们也想你。”

    “让她们出来。”

    “不行。”

    “老不死的。”

    “你可以回去看她们。”

    “哼。”杨根硕拂袖而去。

    “你的母亲,是杨家的人。”

    杨根硕身子一震,扭头看去,哪里还有老不死的影子。

    老不死的,每次都说一半,还不如不说。

    杨家,西京有个杨家,京都也有。

    杨家那么大的家族,自己的母亲又算老几?难道自己还要去认亲,跟林黛玉似的,去投奔外祖母?

    杨根硕不免自嘲,这个消息对于自己而言,有跟没有一个样。

    想起惦记自己的大丫二丫,想到老不死的准许自己回去看她们,心里突然软软的,有点归心似箭。

    但还是忍不住走进竹楼。

    竹楼很干净,一尘不染。

    这是蛊族居所的特点,因为蛊虫的存在,其它蛇虫鼠蚁,都逃的远远的。

    一步步走上台阶,脑补出一幅幅父母攀爬台阶的画面。

    这是自己出生的地方,也是父母殒身的地方。

    扶着竹子扶手,从一楼走到二楼,看到了香案上供奉着两个牌位。

    蛊神蚩龙。夫人杨颖。

    不知是谁立的。

    杨颖。杨根硕咀嚼着这个名字。

    点燃三根香,插在香炉里,叹息一声,转身离去。

    就这么祭奠吧!

    回到呀买噶的竹楼前,发现,王刑天正在安慰百合。

    王刑天说,呀买噶是将百合养大没错,但也心存歹意,并且做出了伤害百合的行为,所以,百合能够做到这一步,也算是报答了呀买噶的养育之恩了,算是仁至义尽。

    百合红着眼圈,听不进去。

    王刑天又说,呀买噶的确是个人才,原来他豢养巨蟒,就是想要动用秘术“人蛊合一”,若非蛊王出世,他就成功了。

    “说起来,他也是个被仇恨支配的可怜人啊!”王刑天摇摇头,一脸同情加惋惜。

    “都是你,你干嘛勾引人家老婆。”百合反唇相讥。

    王刑天闹了个大红脸,一时间下不来台,吭哧吭哧说道:“女儿,你不能这么对我,怎么说,我都是你亲爹。”

    “你除了结下这段孽缘,种下这段仇恨,你又为我做过什么?”

    “我……我下半辈子做牛做马补偿你。”

    “我不需要牛马。”

    “我……”张口结舌,一眼看到杨根硕,他眼睛亮了,“你的男人终究要走向巅峰,我会助他一臂之力。”

    百合看了眼杨根硕,这次倒是没有激烈的反驳。

    ……

    呀买噶的死,在蛊族内部,并没有掀起轩然大波。

    毕竟蛊族死了不少人。

    还有,就是大祭司神叨叨地说,大长老让历代蛊神召唤去了。

    愚昧的原始人,很好糊弄。

    杨根硕准备离开,有些事情还是要交代的。

    百合暂时不走。

    杨根硕跟大祭司和蛊族其他骨干商量,让百合暂代首领位置,让五毒辅佐,并且宣布,以后的首领只是首领,不再叫蛊神。

    另一件事值得一提,那就是花小蛮终于来了,并且带来了一队花儿一样的女人。

    来的这天,蛊族万人空巷。

    杨根硕觉得这个词不合适,蛊族拢共几百人,哪有什么万人?

    不过,场面的确差不多。

    就连二百五十岁的大祭司也忍不住眯起了有白内障的青光眼,喃喃道:“尤|物,尤|物啊!”

    这天,蛊族举行了大型庆典活动——围着篝火载歌载舞。

    酒和烧烤自然不少。

    主要的环节,还是蛊族男人表演本领,然后让药族女人挑选。

    一时间,走钢丝、钻火圈、吞剑和胸口碎大石都出来了。

    杨根硕忍俊不禁,没想到族人还真是多才多艺,这要是拉出去沿街卖艺,说不定也能养活自己。

    “明天就走吗?”花小蛮端起一杯酒跟他碰了碰,眸子里是无尽的眷恋。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