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五章 暴殄天物
    这些都是王锁虎的小弟,对他们而言,杨根硕是传说中的偶像。

    很多人,崇拜偶像的方式,就是将他的照片设成屏保。

    直到杨根硕下车,两人还是又兴奋又紧张。

    紧张,硕哥会不会秋后算账。

    兴奋,同偶像第一次亲密接触。

    杨根硕充分肯定了他们的成绩,同时让他们再辛苦一段时间。

    他们又能做正义使者,又有工资拿,巴不得这么辛苦一辈子。

    杨根硕又要求他们对自己回来的事情保密,二人点头如捣蒜。

    然而,前脚进了惠园小区,王锁虎就打来电话。

    杨根硕哭笑不得,还是接通了电话。

    王锁虎开口先道歉:“硕哥,你也别埋怨那些小孩子,他们敢瞒着我,我还不削了他们。”

    “你牛逼。”

    “都是跟硕哥混呢。”

    “这都多久了,经费早就花完了吧!差不多就撤了吧!”杨根硕不假思索,自己的钱也不是弹弓打来的。

    “呃……”王锁虎呵呵笑道:“硕哥对于这个现状可还满意?”

    “满意?”杨根硕边走边琢磨,却没发现有双水眸默默注视他,他说,“要不做个民意调查。”

    “不用调查。”王锁虎说,“女的都满意,男的都抱怨。”

    “呵呵,倒也是,我也看出来了。”杨根硕笑了笑,“总是这么高压着,也不是办法,咱们要依靠德治。”

    “硕哥,你是不是不想投入资金了?”

    “知道就好。”杨根硕气哼哼地说。

    “哈哈,有件事我也不敢瞒着您。”

    “什么?”

    “另一个嫂子,给赞助了点钱儿。”

    “谁?赞助多少?”杨根硕一下子激动起来。

    “第五轻柔。五十万。”

    “什么?谁跟你说她也是嫂子!”

    “我们猜到的,她没有否认,出手真大方,硕哥,又是一个白富美呀!”

    “把钱还我。”

    “什么?”

    “我说五十万,你还给我,我还给人家。”

    “完了完了,硕哥,你拆了我吧!”

    “几个意思?”

    “都快花完了。”

    “算你狠,你去跟米米商量一下,要不这件事到此为止吧!人先撤下来,观察一下,看看会不会死灰复燃。”

    “好吧!”王锁虎显得不大情愿。

    “还有一件事,我回来的事情保密。”

    “尽量吧!”

    “虎哥,行啊,几日不见,说话不好使了,这就是尾大不掉吧。”

    “不是!”王锁虎苦笑着说,“硕哥你误会了,问题是,随便哪个嫂子问起来,我也不敢隐瞒不是。”

    杨根硕想了想说:“暂时对米米和第五轻柔保密。”

    “尽量吧。”王锁虎还是这么说,听杨根硕那边已经挂了电话,他撇撇嘴:“还不承认,这不是不打自招了?”

    王锁虎说的是第五轻柔。

    杨根硕自始至终没有觉察到有人看他,径直走进了一扇单元门。

    惠园小区有些年头了,不少单元门形同虚设,但治安还可以。

    杨根硕来到楼层门口,这才想起自己两手空空,里面毕竟是两个如花似玉的女儿,而且还是生病中,有点不好意思。

    但是已经来到了门口,只得按响了门铃。

    “凉子,外卖来了,你去接一下。”房子里响起苍雪野姬的声音。

    然后,吱呀一声,门开了。

    一阵香风扑来。

    “钱给……”宫本凉子话说一半,一下子愣住了。

    杨根硕露出微笑。

    然后,一个火红的身影冲过来,扑入怀中,竟然将宫本凉子撞到了一边。

    软玉温香满怀抱,杨根硕还是有些不敢相信,这也太火热了吧!

    同时,对宫本凉子有些歉意。

    但是,善解人意的宫本凉子却摇了摇头,表示并不介意。

    但杨根硕岂能厚此薄彼,张开另一条手臂,然后,宫本凉子也慢慢靠过来。

    “女士,你们的外……”

    快递小哥傻眼,一个风尘仆仆的男人抱着两个衣衫不整的漂亮女人,门都没关。

    直到离开,快递小哥都愤愤不平。

    房间里,大家都没了吃饭的兴趣。

    沙发上,杨根硕坐中间。

    右边是宫本凉子,轻轻抱着他的胳膊,靠在他的肩膀上。

    左边是苍雪野姬,先在他腿上哭了一阵。

    杨根硕哭笑不得,“野姬,你想我,也不至于这样吧!”

    宫本凉子轻声说:“大牛,还有其他事。”

    杨根硕面色微变,想到了感冒。

    腾出手,给二人把了脉,“嗯,还没完全好,走,上床。”

    这频道怎么切换的,怎么就跳到上床了?两个女孩呆若木鸡。

    “大牛,人家都感冒了,而且,没那心情。”苍雪野姬抬起一双泪眼,幽怨地说道。

    “傻丫头,你以为我干嘛?虽然我很禽兽,但也不至于这么急色,趁你病,要你们那啥,你们忘了我的另一个技能。”

    “哦,大牛是神医。”宫本凉子马上反应过来,笑道。

    “原来你是要给我们治病啊,怎么不早说,不过,感冒都差不多好了。”苍雪野姬说。

    杨根硕点点头:“偶感风寒,大姨妈又来凑热闹,的确不好受,我给你们除根。”

    “好。”

    两人起身,一人拉杨根硕一只手,就进了苍雪野姬的房间。

    只因她的床够大。

    只是,在进门的一刻,杨根硕的眉头微不可察的皱了皱。

    “并排趴下,上衣撩起来,露出后背,可能会有点疼,忍着点。”

    说完,杨根硕就忍不住笑了。

    这俩女人岂是鞋弓袜小之辈?人家都是从小习武,这点苦还是受得住的。

    两丫头很听话,乖乖上床,背着杨根硕除去衣衫,然后就趴下了。

    尽管竭力克制,还是忍不住咽了口吐沫。

    同时有些责怪两人,只是让她们撩起后背,干什么脱光?这不是考验哥们吗?

    摇摇头,从行李箱里找出一块巴掌大的玉片,这也是花小蛮赠送的东西,据说是和氏璧的下脚料。

    千年寒玉,握在手心里,就感到一股凉意直透心脾。

    上到床上,看着两个白的晃眼的背,入迷了。

    明亮却不刺眼的灯光下,两人的后背都是那样的唯美,曲线柔和,肌肤光洁,就像鬼斧神工的艺术品,同时散发着淡淡馨香。

    这样的美背,他犹豫了,怎么下得去手。

    他是准备刮痧的。

    终究还是下手了,这是治病,同时还能活血化瘀,暂时可能影响美观,但来日方长,很快就会恢复美丽,或许还会更加的美丽。

    拿着寒玉薄片的手,接触到苍雪野姬那凝脂玉肤的一刻,两人的身子都不由一颤。

    杨根硕不由想起《夜宴》里的一个镜头,葛大爷也是如他这般,手里拿块玉,在皇后裸露的后背上滑动,他说:有了嫂嫂,还要天下做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就发起狠来,手中的玉片急速刮弄,一上一下。

    苍雪野姬呻|吟起来,咬住了唇皮,抓住了床单。

    没两下,白皙的肌肤就变得一片褐红,更有不少渗血的地方。

    暂且放过她,换成了宫本凉子。

    同样施为,同样泛红。

    宫本凉子的承受能力,比苍雪野姬稍强。

    当宫本凉子的后背惨不忍睹后,又转移到苍雪野姬身上。

    两人轮换,一刻不停。

    半小时后,杨根硕大汗淋漓,像一口气翻了十亩地的牛。

    “歇歇吧。”杨根硕坐在床边,大口喘气。

    “大牛,你怎么那么用力,好痛哦。”苍雪野姬说。

    “大牛,原来你是给我们刮痧啊,其实,你可以再用点力。”宫本凉子说。

    杨根硕自嘲一笑,“我差点下不去手,感觉暴殄天物。”

    “大牛怎么对我,我都没有怨言。”宫本凉子轻轻地说。

    苍雪野姬皱了皱眉:“大牛,有件事,我刚才就想跟你讲,可是太疼了,所以耽误到现在。”

    杨根硕突然竖起手:“出来!”

    池边太郎刚刚现出身形,眼前就失去了杨根硕的影子。

    大骇之际,脖子一紧,双脚离地,浑身脱力。

    然后,看到那双冰冷无情的眼睛。

    “呃……”池边太郎只能发出痛苦的音节。

    “大牛,住手。”苍雪野姬说道。

    杨根硕回头看去,苍雪野姬说:“他是池边,不会害我。”

    杨根硕一松手,池边太郎落下,双腿一软,跌坐在地,双手摸着脖子,贪婪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只是看向杨根硕的后背,他的眼睛也充满了恐惧。

    见杨根硕面带疑惑,苍雪野姬披衣起身,将最近家族里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杨根硕皱起眉头,他对那个嚣张跋扈的苍雪野牛,以及不可一世的苍雪镇雄都有印象。

    原本,对两人印象都不咋滴,后来苍雪镇雄派人送来一张巨额卡片,杨根硕对他的印象才有所改观。

    那老头的功夫,比他孙子可是高明多了。

    没想到,却折在了最亲近的人手中,可悲可叹。

    大家族在这一点上跟皇家倒是相像,多少皇帝在位时大权独揽,却死的无比凄凉,不明不白。

    竟然是用了砒霜,这种毒药日积月累,才能起到致命的作用。

    初始很难察觉,但一旦发现中毒,脏器已经受到严重损伤,兼且对方年龄大了,所以,杨根硕认为苍雪镇雄这次很不乐观,怕是度不过这一劫。

    听了杨根硕的分析,苍雪野姬含泪道:“哥哥从来不做没把握的事情,而且,为了达到目的,从来都是不择手段,对于爷爷的身体,我也没抱太大的希望,但是,我既然知道了,就必须去见爷爷最后一面。”

    苍雪野姬看了眼跪在地上的池边太郎,摇了摇头:“或许,这也是苍雪野牛想要的结果。”

    “野姬,我陪你回去。”宫本凉子说。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