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七章 相当霸道
    “哪有,我的姑奶奶。”杨根硕赶紧告饶。

    艾悠悠让这句“姑奶奶”逗乐了,“噗嗤”一笑,“说吧,离开这么久,给姑奶奶都带了什么?”

    杨根硕回头瞄了眼她的胸口:“有个东西你还真是需要。”

    “什么?”艾悠悠捂住自己的胸口,然后下意识的看了凌洋那里,暗自比较,发现不分伯仲,微微松了口气。

    但是杨根硕脸上的促狭意味,是个人都能看出来。

    “千年木瓜,哈哈哈……”杨根硕说完,自己先笑了。

    艾悠悠先是一愣,然后才反应过来。

    “好啊,竟敢取笑我。”张开小嘴,在他肩膀上咬了一口。

    杨根硕痛呼,“干嘛咬人。”

    艾悠悠没理他,扭头说:“凌洋,他也取笑你了,来,咬他。”

    杨根硕瞪大了眼睛,瞄了眼凌洋的胸口,心说这个悠悠还真是观察入微,而且还会拉帮结派,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咬啊?不好吧!”性格温顺甚至有些柔弱的凌洋,你让她咬人,实在太为难她了。

    终究没有下嘴,尽管凌洋也很想。

    咬他一口,那就是切肤之痛,他就忘不掉自己了。

    可是,凌洋终究鼓不起勇气。

    来到林家别墅门口,马超刚刚停好车,下车给林家姐妹拉开车门。

    一眼看到长城上的杨根硕,马超再也顾不得了,立刻扑过来,扒在侧窗上,惊喜交加:“硕哥!”

    激动之下,眼圈都红了。

    实际年龄上,他比杨根硕只大不小。

    但是,杨根硕所做的一切,让他心甘情愿喊一声哥。

    不论是之前的另眼相待,还是受伤后的亲自治疗,以及那笔丰厚的慰问金……

    看到马超活蹦乱跳,杨根硕也很开心,下车后,抱着他的脑壳左看右看,“全好了,疤痕都没留下。”

    当初因为自己大意,擅离职守,导致苍雪家族钻了空子,马超也因此身受重伤,杨根硕一直心存愧疚,如今,他总算彻底好了。

    “是呢是呢,硕哥妙手回春。”马超不住点头。

    杨根硕笑着拍拍他的肩膀,“你休息,今天我送两位大小姐。”

    马超当然没有二话,只是看着长城suv有些为难。

    “大牛,你总算回来了,人家好想你呢!”

    林晓萌直接跑过来,扑进他怀里,紧紧抱住他的腰身。

    看着艾悠悠、林晓萌一个比一个大胆直白,凌洋就开始反省,自己是不是一直太含蓄了,以后要不要主动一点儿。

    “你还知道回来,还记得你这份职责?”林芷君冷冷地说了一句,从另一侧上了车。

    “大牛,我姐是口是心非,你不在,她没少念叨你。”林晓萌在耳边说道。

    听林晓萌这么一说,杨根硕更内疚了。

    替林晓萌拉开车门,让她从另一侧上车,然后麻利的发动了车子,同马超和几个保镖挥手再见。

    路上,林晓萌叽叽喳喳,林芷君一路沉默。

    到了校门口,杨根硕才说自己又要离开几天,晚上就走。

    艾悠悠、林晓萌满脸不舍,林芷君气哼哼道:“早知如此,不如别回来。还有,再这样,就终止合同。”

    有了林晓萌之前的铺垫,杨根硕也不生气,“合同可以终止,但我不会走,林家这么大的家业,够我吃一辈子。”

    死皮赖脸,让自己都感到发指。

    林芷君剜了他一眼,再也没有开口。

    目送几个女孩子走进校门,杨根硕摇头叹息,自己也是一名学生啊!得亏了叫做天恩中学,不然,自己只怕早已经被开除一百八十次了。

    然后调转车头去了承恩医院。

    路过急诊室,就被苏灵珊发现了。

    “大牛,别走。”苏灵珊冲出来,拉住他的胳膊,急切地问道:“什么时候回来的?”

    “昨晚。”杨根硕笑着说,“跟我来,边走边说。”

    “可是我在班上。”

    “我跟柳院长请假。”

    “好吧。”苏灵珊自然不会拒绝,只是想起同萧米米的对赌,不禁有些脸红,“今天有没有时间?”

    “没有。”杨根硕不假思索回道。

    苏灵珊看了他一眼,“明天呢?”

    “过几天,我就回来。”

    苏灵珊皱起眉头:“你的意思是,又要出门?”

    “没错,晚上的飞机。”

    “哦。”苏灵珊满心失望。

    “干嘛,要不中午一起吃个饭。”

    “好啊。”苏灵珊又高兴起来。

    这时候,杨根硕推开柳承恩的办公室门,一眼看到四个人,他笑道:“没想到大家都在,正好,我们聊聊。”

    “大牛,你这是带回来什么好东西了?”柳承恩站起来,看着他的拉杆箱笑问。

    “老师。”华回春、李素问、孙九针也同时起身,恭恭敬敬的叫了一声。

    然后,华回春三人都吸了吸鼻子,交换了一个眼神,异口同声:“中药材。”

    “过来坐。”杨根硕自己坐在沙发上,将拉杆箱搁在茶几上,打开后,先是掉出来几条花花绿绿的裤衩,手忙脚乱塞回去,脸上有些挂不住,“抱歉,不是这些。”

    几个人都笑了。

    苏灵珊脸蛋红红地,给他们沏茶。

    杨根硕掏出一袋东西,交到华回春手里,“老华,你看看这个。”

    接着又将两颗药丸给了柳承恩:“柳院长,鉴定一下。”

    之后,两卷竹简到了孙九针、李素问手上,“你们也看看。”

    苏灵珊看着坐在几个老头中间的杨根硕,一时间就有些痴迷。

    这些老头,随便一个,在医学界都是顶尖的人物,可是在大牛面前,都只有俯首帖耳的份儿。

    哎呀,自己的大牛怎么就那么厉害呢!

    她咬住了唇皮,夹紧双腿,呼吸也急促起来。

    这时候,杨根硕抬头冲她笑了笑。

    苏灵珊接触到杨根硕的笑意,就感觉自己的心意完全暴露了,不由满脸通红。

    “珊珊,你先去忙吧!”杨根硕说,毕竟,接下来有些话题,她在,不大合适开展。

    “哦,别忘了中午吃饭的事情。”苏灵珊提醒。

    “不会。”杨根硕笑着说。

    得到这句保证,苏灵珊方才欢快的走了。

    “老师,这是……”华回春捏着几种黑乎乎的药材,面露狂喜。

    杨根硕摇头笑笑:“老华你有点出息好不好,不过是你家回还丹的主要药材。”

    “没错,我是没出息。”华回春眼眶都湿润了,“我寻遍大江南北,也找不到成色这么好的药材,老师,你哪来的?”

    “不告诉你。”杨根硕笑道:“但是我可以长期保质保量的给你供应。”

    “真的!”华回春一把抓住杨根硕的手,眼睛雪亮:“老师,如此一来,我们华家的回还丹便可以量产,这……这……我们华家重现辉煌,指日可待,指日可待呀!”

    “你激动个屁呀!”杨根硕哭笑不得,“等辉煌了再说。”

    “嗳嗳。”华回春擦了眼角,“让老师见笑了。”

    “老师,这是黄帝内经?”李素问、孙九针也激动不已,莫说上面的文字所包含的医学价值,便是这一卷竹简,也是价值连城。

    “好好研究吧,虽然是黄帝内经,却是不同的圣贤书就的,掺杂了不少个人意见。”

    “这……太贵重了。”二人诚惶诚恐。

    “你们肯拜我这个毛头小子为师,我自然不能吝啬。”

    华回春、李素问、孙九针三人目光交汇,然后同时起身,对着杨根硕一揖到地,口中说道:“感谢老师厚赐。”

    这一次,杨根硕倒是没有拒绝,自己当得起这一拜。

    有了自己这个老师,有了这些积淀,他们家族辉煌,都是指日可待。

    “柳院长,你可以发表意见了。”待三人重新坐下,杨根硕目光投向柳承恩。

    柳承恩点点头:“这两颗药丸味道挺冲,我对中医中药方面研究较浅,大牛直说吧,别卖关子了。”

    杨根硕笑了笑,示意让华回春三人过目。

    两颗药丸在三人手上过了一遍,他们是中药世家,对药材也颇有研究,所以一上手,就有所发现。

    华回春道:“老师,这是给男人用的东西。”

    李素问道:“来自多种动物的生育器官。”

    孙九针道:“竟然有十种之多!”

    三人越说越具体,杨根硕眼睛也是愈来愈亮,自己这三个徒弟还是相当给自己长脸的,尤其是孙九针,单靠颜色和气味,就能断定有十种成分。

    “厉害,大家都很厉害。”杨根硕翘起大拇指。

    三个老头顿时满面堆笑,像是得到老师表扬的小学生。

    柳承恩忍俊不禁:“大牛,解开谜底吧!”

    杨根硕点点头:“这个东西叫做九鞭一尾丸。”

    四人一听,顿时恍然大悟。

    柳承恩自然而然的问道:“哪九鞭哪一尾?”

    杨根硕笑着说了其中的成分,有鹿鞭、虎鞭、牛鞭、狮鞭、豹鞭、象鞭、驴鞭、狼鞭、海狗鞭、袋鼠尾巴。

    四人目瞪口呆。

    尤其是华回春,家有祖传炼药绝技。

    人往往懂得越多,就会发现,自己不知道的更多。

    就像画圆圈,圆圈越大,外面的世界也就更大。

    华回春就是这个感觉,所以,听到这个成分,就更加惊讶了。

    要将这十种东西糅合在一起炼制成药丸,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儿,这还是在没有考虑药性相冲的情况下。

    杨根硕仿佛看透了华回春的心思,笑着说:“老华你多虑了,我不但带回来药丸,同时也带回来药方了。”

    说着,递给华回春一张羊皮纸。

    “真的!”华回春喜不自胜双手接过,只看了一眼就面露难色,“老师,这些都是先秦文字,学生看不懂。”

    孙九针、李素问也反应过来,刚刚获得至宝,高兴过头,都忘了提出这个问题,竹简上,也有很多甲骨文、象形文字,只怕通读下来,都要费一番功夫。

    “呵呵……找网站或者找人翻译呗,有这方面的行家,不过,最好打乱顺序,或者一个字一个字的问。”

    三人都有些失望。

    “实在解答不了,再来找我。”

    三个老头顿时用怪怪的眼神看他。

    他则是哈哈大笑。

    三人摇头,“还真是个孩子。”

    柳承恩想了想道:“大牛,这个东西效果如何。”

    “相当霸道。”杨根硕回想起那不道德的一夜,摇摇头,咂咂嘴,“相当相当霸道。”

    “原来是亲身试验过啊!”柳承恩的老脸上顿时浮现出一丝暧昧。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