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九章 入乡随俗
    “去你的!”舒雅扬起拳头,然后还是放下了,跟她动武,纯粹找虐,“你还是我好闺蜜吗?什么话都能,人家还是个纯情女生呢!”

    “请问纯情女生,骑在男人身上什么感觉?”

    “有种女王的优越……你滚!”

    萧米米哈哈大笑。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这时候,有人按喇叭。

    萧米米看了眼,并没在意。

    舒雅眼尖,一眼看到了杨根硕,“那不是你家大牛,怎么换车了?”

    萧米米这才看到,同时还看到了副驾上的苏灵珊。

    “米米,”舒雅抱着萧米米的胳膊,“虽然男人都是朝三暮四,喜欢拈花惹草,脚踩几只船,可是这么明目张胆的,还真是少见,你别惯着他……”

    话没完,萧米米都自己拉开车门上了车,并且从背后圈住了杨根硕的脖子。

    舒雅被这个没有原则底线,甚至没有丝毫节操的闺蜜气得直跺脚。

    直到车子离开了舒雅的视线,萧米米这才放开手。

    “别误会。”她淡淡地。

    “哦,”杨根硕眼神怪怪的,“你是不是该吃药了。”

    萧米米直接从包里摸出一把枪,咔嚓子弹上膛,同时,顶在了杨根硕的脑袋上,“还敢风凉话。”

    “米米,萧警官,”苏灵珊紧张坏了,“别开这种玩笑,心枪走火!”

    杨根硕耸耸肩:“米米,你今真漂亮。”

    “少来这一套。”

    “别拿枪模唬人。”

    “气死我了。”萧米米一屁股坐回去。

    苏灵珊这才发现,可不就是个合金枪模,虽然差不多大,却连个枪眼都没有。

    尽管如此,也被这火爆的警花吓得不轻。

    “大牛,你真讨厌,就不能配合一点,哪怕装成害怕的样子,让我开心一下。”

    “你不早。”

    “……”萧米米无语了。

    这家伙也不是不解风情,温柔起来的样子,自己深有体会呀,只是那种经历太少太少了。

    当车子停在恩中学的门口时,苏灵珊终于想起杨根硕那句没头没脑的话,在跟萧米米通话之后,他一拍脑袋,“麻烦了”。

    一车差点坐不下,是挺麻烦的。

    女孩子们一致选择麻辣烫,六七个人才吃了一百多块软妹币,杨根硕很满意,这帮女人也不是很难养。

    饭桌上,杨根硕再次宣布,晚上要出去一趟。

    其实,女孩子们大多提前知道了,这会儿,竟然没人回应,搞得杨根硕很没面子。

    临近尾声,第五轻柔打来电话。

    杨根硕接通了,开门见山:“是第五旻告诉你的?”

    “这个不重要。”第五轻柔笑着。

    “我正要给你打电话。”

    “哦,要约我?”

    “第五姐怎么会有空。”

    “对你,一直有空。”

    杨根硕心尖一颤,这算表白吗?还是不要了,人家是徒弟的堂姐,关系不要搞得太复杂。

    “你别误会,我找你是为了还钱,给我一个账号,我把五十万打给你。”

    “我丢出去的东西,从来没有收回来的习惯。”第五轻柔声音有些冷。

    “真的,要不你丢个一两亿?”杨根硕开玩笑道。

    “可以,那算我的嫁妆。”

    “好,没法好好聊了,这样,我替西京的广大女性朋友谢谢第五姐。”

    “噗嗤!”第五轻柔没忍住笑,“杨根硕,你以为你是谁,妇联主席?”

    “我倒想相当,人家不给机会。”

    “你要是真心感谢,可以请我吃饭。”

    “过几,等我回来。”

    “你又要出去?”

    “出趟国,第一次出去,还有些紧张。”

    “好,记着你的承诺。”

    完,第五轻柔挂了电话。

    一旁的第五旻看着她,意味深长的笑道:“姐,你也想做我师娘?”

    第五轻柔看了眼憨憨的堂弟,幽幽一叹,“我只是在抗争,不希望自己的命运受到家族的摆布。”

    “姐……”第五旻一下子红了眼眶。

    ……

    苍雪家族,的确是名副其实的豪门。

    十个时的飞行之后,杨根硕站在老宅的门口,便生出这样的感慨。

    西京八大家,同这儿一比,不论在规模上,还是文化底蕴上,那都是巫见大巫。

    红日国虽然只是弹丸国,然而,再,它也是一个独立主权的国家,有着将近两个亿的人口。

    苍雪家族,是红日国数一数二的家族,历史悠久,底蕴深厚,不可觑。

    他们是自己回来的,并没打招呼,直到来到门口,被下人们看到,才匆匆进去通报。

    杨根硕不相信,都闹到这个地步了,苍雪野牛会不关注他们的行踪?

    苍雪野姬、宫本凉子也不信。

    苍雪野牛那个莽夫也会演戏了吗?答案是肯定的。

    正想着,主角登场。

    “妹,你怎么回来了,为什么不让哥哥接你?”苍雪野牛亲热无比,拉着苍雪野姬的手,一副兄妹情深的模样,“让哥哥看看全好了没有?”

    左看右看,上看下看。

    苍雪野姬眼眶红了:“哥哥,你知道我为什么回来,爷爷病得严重吗?”

    苍雪野牛眼眶跟着一红:“妹,哥哥没有照顾好爷爷。”脸上是内疚痛心的表情。

    苍雪野姬一个踉跄:“我想见见爷爷。”

    “当然。谁让爷爷最疼爱的是你呢!”

    苍雪野姬点点头,擤了一把鼻涕,顾不上擦泪,“我们现在就去。”

    “好,我带你去。”着,苍雪野牛就在前面带路,不过看到杨根硕、宫本凉子跟着,立刻喝道:“挡下来。”

    两名武士用刀挡下二人。

    “哥哥,你什么意思?”苍雪野姬质问。

    “苍雪家族,只有苍雪家族的人才能进入。”苍雪野牛。

    杨根硕眉头微皱,心想难道自己搞错了,苍雪野牛不是冲着自己的,否则,为什么不让自己进去?那样才能关门放狗啊!

    “大牛是我的男人,凉子是我最好的姐妹。”苍雪野姬激动的,“哥哥,如果你还认我这个妹妹,那么,就让他们跟我一起。”

    苍雪野牛凌厉的目光在宫本凉子脸上扫过,宫本凉子吃不消,很快低下了头。

    然后,两个男人对视起来。

    苍雪野牛拼命提升气势,杨根硕却是淡笑相对。

    半晌,苍雪野牛一摆手,“来人,带他们去客房。”

    走进苍雪家的老宅,才发现内有乾坤。

    亭台楼阁,桥流水,假山怪石,曲径回廊,有松柏,有修竹,有繁花,有异草,简直就是一座园林。

    走过长长的走廊,前面是个岔路口。

    “两位,这边请。”身后响起武士那干巴巴的声音。

    杨根硕、宫本凉子同时上前,一人拉住苍雪野姬一只手,脸上写满了担忧。

    苍雪野姬露出一抹安慰的笑容:“大牛,凉子,我去去就回。”

    完,抽出手,跟着苍雪野牛从另一条路离去。

    “两位,请。”武士催促。

    杨根硕、宫本凉子就走上了另一条路。

    宫本凉子担心苍雪野姬,一步三回头,目送着她离去的背影。

    杨根硕拉着她的手,却在观察四周的风景。

    红日国的京都,大雪初晴,江户时代特色建筑的顶部,都覆盖着皑皑白雪。

    深吸一口冰冷的空气,相当清新。

    这是一个四面环海的国,空气湿润,基本没有雾霾。

    曾经有过一阵子雾霾,本国气象专家分析,是大风从华夏国吹来的。

    胡思乱想着,两人就被带到了客房。

    建筑有着典型的民族特色,仿佛将人带回到五百年前。

    一间厅,两间厢房,房间里是榻榻米,厅中铺着草席,摆着几,周围有四个坐垫。

    墙角的壁炉中燃着火,房间温度有二十五度以上,相当舒适。

    “两位自便,有什么需要,可以叫我。”武士完,就离开了。

    “别担心,”看到宫本凉子忧心忡忡的样子,杨根硕拉住她的手,捏了捏,拽着他四处检查了一番,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的情况下,还是咬着她的耳朵:“对方还没到孤注一掷的时候。”

    宫本凉子点了点头。

    “有酒吗?”杨根硕笑问。

    “请坐。”宫本凉子嫣然一笑,拉着他跪坐在坐垫上。

    然后,她去取酒。

    一回头,就看到杨根硕变成盘腿坐了。

    她有些无语,倒也没有纠正。

    房间里现成的酒和酒具,还有些零食。

    宫本凉子用托盘端过来,一一摆在杨根硕面前。

    漆黑的托盘,漆黑的酒具,零食有锅巴、无花果、开心果、腰果,还有槟榔。

    杨根硕拿起酒壶闻了闻,这清酒根本没有酒味儿,不过,入乡随俗,也算是一种经历不是。

    将酒壶、酒杯和吃都检查了一遍,他微笑着:“凉子,坐下,陪我喝点。”

    凉子鞠了一躬,坐在了对面。

    回到她们的国度,她仿佛想起了自己的民族和身份,再次恪守起他们的礼仪。

    杨根硕也没有纠正,两人碰杯,喝了一个。

    宫本凉子赶忙给他倒上,又给自己满上了。

    杨根硕将一枚腰果抛入口中道:“凉子,刚刚那个武士的普通话很标准耶,难道在你们国家,我们的话也很流行?”

    宫本凉子笑着点头:“随着你们国家的影响力不断扩大,的确,很多人都开始学习普通话了。”

    “真的。”杨根硕自豪的笑了,又:“凉子,你会跳舞吗?给我跳一曲。”

    宫本凉子将剥好的银杏果、开心果推到杨根硕的面前,“凉子就献丑了,希望先生喜欢。”

    罢起身,款款而去。

    杨根硕知道歌舞伎是需要化妆的,而且妆容没法评论,于是他冲着宫本凉子的后背喊道:“不要把脸抹的太白,嘴唇也不要太红,自然一点就好,团扇可以拿。”

    “先生稍等,凉子去去就来。”

    她迈着猫步,进了自己的房间,开始捯饬。

    杨根硕自斟自饮喝了两杯,摇摇头,人心不足啊,这么大的家业,多少代才能败掉,为什么要相互争夺,连最珍贵的亲情都可以割断,为什么就不能和谐共存?

    这时候,短促而刻板的音乐响起,盛装后的宫本凉子团扇遮面,踩着节拍,一步步走来。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