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章 夜探镇雄
    “爷爷!”

    苍雪镇雄的房间门口,苍雪野姬一声尖叫,扑了过去。

    抓住他冰凉的手,看着他光秃秃的脑门和嘴巴四周,脸上覆盖青气,指甲都是黑的。

    哪怕是个什么都不懂的人,也能看出中毒了。

    但是苍雪野姬佯装看不出来,只是流着泪说:“爷爷,你怎么会病得这么重,孙女回来看您来了。”

    耳朵轻轻贴在苍雪镇雄的胸口上,手伸到他的鼻子下方。

    心跳微弱,气若游丝。

    生命迹象还是有的。

    一条手臂上打着点滴,不知道是不是时间长了,扎针的周围皮肤也是一片淤青。

    真的好像可以嗅到一股死亡的气息。

    “大夫怎么说?”苍雪野姬扭头看着苍雪野牛,掩饰着强烈的愤恨,痛楚地问道。

    “病入膏肓,怕是醒不过来了。”苍雪野牛也淌下眼泪。

    “为什么,为什么会是这样!”她看着他,意有所指。

    “命数使然。”他说。

    两人均为点破,但都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苍雪野姬幻想破灭,死心了,跪坐在自己腿上,仿佛被抽了脊梁骨,浑身无力。

    “小妹,你旅途劳顿,我让人送你回去休息。”苍雪野牛说。

    苍雪野姬无声地点了点头。

    客房里,宫本凉子一曲舞罢,杨根硕抚掌叫好。

    不因为曲子好听,也不因为舞姿多美,只因她是凉子。

    就在这时,推拉门一开,一个火红的身影扑进来,同时带进一股寒气。

    苍雪野姬扑进杨根硕怀里,嘤嘤而泣,随行而来的武士也已离去。

    她刚要开口,杨根硕让宫本凉子再次播放舞曲。

    在那如同棒子舞的舞曲中,苍雪野姬流着泪,说了自己的发现,自己的推断,以及苍雪野牛的反应。

    宫本凉子脸色震惊,默不作声。

    杨根硕点点头:“如此说来,他这是变相坦白了。”

    “大牛,对不起。”

    “什么?”

    “只怕这次没那么容易离开。”她一抹眼泪,说道,“你带凉子走。”

    “我不走。”宫本凉子不假思索。

    “说什么傻话。”杨根硕轻轻地捏着她的雪腮,“我才刚到好不好,还没玩够呢。”

    摇摇头,正经了一点儿,“既然陪你而来,又怎会舍你而去?”

    苍雪野姬感动不已,将他的手掌按在脸上,泪如泉涌。

    “晚些时候,带我去看看,如果将这件事曝光出去,苍雪野牛还凭什么坐上这家主的位置?”

    “那样一来,对家族也是个灾难。”苍雪野姬说。

    “嗯?你的意思是……”杨根硕不解。

    “大家族里,素来都是家族利益为先,在这个大前提下,每一个人都是可以牺牲的。”

    “你的意思是,苍雪野牛做的不算错。”

    “不,他做错了,他该死,但是,他的行为,还不至于动摇家族之根本,而我如果将他的行为公布于众,家族的名誉地位,甚至公司的股票,都会受到毁灭性的影响。”

    “你不是说,你们家的股票已经跌破发行价了吗?”

    “还可以跌成废纸。”

    “……”杨根硕一阵无语,然后道:“又要惩罚败类,又要兼顾家族利益,真是为难啊。”

    “大牛、凉子,刚回来的路上,我发现有着大规模的人员调动,我想,哥哥是营造了一个外紧内松的局面。”

    “他真要瓮中捉鳖,关门放狗?可惜我不是王八。”

    苍雪野姬摇摇头,实在笑不出来。

    “无论如何,我也要去看一眼你爷爷,万一还能救回来呢!”

    苍雪野姬眼中闪过一道希望,随即黯淡下去:“爷爷不行了,中毒太深,头发胡子全掉光了,就连指甲盖都是黑的。”

    杨根硕瞪大了眼睛。太震惊了。

    就在这时,有人敲门。

    宫本凉子上前,原来是有人送来饭菜。

    宫本凉子接进来,送饭的人离去。

    漆红的小托盘,有米饭、咸菜、烤鱼、鸡蛋、生鱼片,还有一碗黑漆漆的汤。

    杨根硕无语,什么豪门望族,这也太小家子气了吧!搞得跟快餐似的。

    “先吃饭吧。”他提议。

    “我吃不下。”苍雪野姬摇头。

    “听话,吃不下也要吃,我们还要战斗。”

    “野姬,先生说得对。”

    饭菜有没有毒,杨根硕一闻便知。

    竟然没有,他有些失望。

    至于饭菜味道,他觉得尚可果腹,宫本凉子像是完成任务,苍雪野姬则是食不知味。

    快吃完的时候,杨根硕说:“你们的汤不是很有名,不泡一下,怎好意思说自己来过红日国,一会儿我们三个泡汤。”

    都什么时候了,还要泡汤?两个女孩瞠目结舌。

    ……

    “公子,宫本先生来了。”下人向苍雪野牛汇报。

    话音未落,宫本菊腚推门而入。

    “宫本君,请坐。”苍雪野牛并未起身,只是将手从左右女人的胸衣里拿了出来,顺便在鼻子底下深深一嗅。

    宫本菊腚眼中的不满一闪而逝,跪坐在他的对面。

    “苍雪阁下,这么晚了叫在下过来,不知所为何事?”

    苍雪野牛刚要开口,池边次郎如同幽灵一般,缓缓现身。

    “讲。”

    “三人吃完晚膳,就一直泡在汤里。”池边次郎毫无感情的陈述。

    “三人?”宫本菊腚眉头一拧,“谁?”

    “死到临头,还只知享受,可悲。”苍雪野牛冷笑。

    “杨根硕来了?”宫本菊腚终于反应过来。

    “不只是杨根硕,我的小妹,你的侄女,他们都来了,一共三人。”

    宫本菊腚点点头:“苍雪阁下准备好了。”

    “还要仰仗宫本君。”

    “我不是那小子的对手。”宫本菊腚不假思索道。

    苍雪野牛冷笑:“一个人,哪怕再强,又能如何?宫本君在华夏呆了不短的日子,难道没听过诸如‘双拳难敌四手’、‘好汉架不住群殴’的话吗?”

    宫本菊腚对苍雪野牛的卖弄嗤之以鼻,原本就是一介莽夫,如今却也学人咬文嚼字。

    当然,这些心理活动,没有一点一滴表现在脸上。

    “苍雪阁下,我应该跟你讲过,他曾以一己之力,打退我上百学徒,并且重创于我。”

    “你的学徒太菜,怎比得上我的家丁。我也没指望宫本君就能拿下那小子,不过,多少总能有些消耗吧!”

    “那倒是。”宫本菊腚点头,既然依附于苍雪野牛,如今,已无退路。

    苍雪野牛摇摇头:“小妹口口声声回来看望爷爷,现在却跟那小子泡汤,还有你家侄女,三人泡汤,泡了三个时辰,啧啧……”

    “苍雪阁下,凉子已被逐出家门,不再是我宫本家的一员。”

    “哦。”苍雪野牛笑笑,“小妹也不知道怎么搞的,居然会看上如此轻浮之人。”

    “那小子还是有些能力有些魅力的,而且为了女人可以拼命。”宫本菊腚顿了顿,“说到轻浮……也就一般。”

    苍雪野牛知道这老小子话里有话,倒也没有在意。他所依仗的无非两点,其一,苍雪家族的庞大财力,其二,自己的强大武力。

    苍雪野牛比谁都清楚,宫本菊腚代表宫本家族靠向自己,也无非看上这两点。

    只要这两点存在,就不怕宫本家族存有二心。

    苍雪野牛笑了笑,“宫本君,我敬你。”

    “不敢。”宫本菊腚端起酒杯喝了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马上为其添满。

    “阁下准备何时动手?”

    “再观察吧,随时都会。所以希望宫本君暂且住在我处。”苍雪野牛眯着眼睛说,“最晚就是爷爷咽气的时候。”

    “我没意见。”宫本菊腚说。

    ……

    水声淙淙,雾气升腾。

    这是客房后面的温泉汤池。

    杨根硕左拥右抱,好不惬意。

    特奶奶的,红日国人真特么会享受。

    唯一遗憾的是,两个都穿着比基尼。

    这是杨根硕要求的,所以,他也不好过分的轻薄二人。

    何况,野姬还是这么一副心境。

    腾腾雾气,恰好掩盖了三人的表情。

    淙淙水声,恰好隐去了三人的对话。

    “第三批窥视的人已经走了,你们怎么样?”杨根硕轻声说道。

    “还好,就是皮肤泡涨了。”苍雪野姬说。

    “身子有些发软,不影响行动。”宫本凉子说。

    “我想,我们泡了这么久,对方的耐心和戒心都被消磨的差不多了,再坚持一小时,然后,野姬带路,我去看看爷爷。”

    “我也要去。”宫本凉子说。

    “就怕节外生枝。”杨根硕为难道。

    “不怕,你们是我最亲近的人,我可以带你们光明正大的过去。”

    杨根硕否决了苍雪野姬的话,光明正大的过去,又能查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宫本凉子点头,表示认同杨根硕的话。

    苍雪野姬也不再反对。

    在最后一个小时里,两个女人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什么原因,都紧紧抱住他,直到他说行动,方才撒手。

    两个女人拿毛巾帮他擦干了身子,方才擦拭自己。

    而杨根硕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翻出了围墙。

    “野姬,别紧张。”宫本凉子说。

    苍雪野姬摇头:“凉子,你不懂,谁受伤,都不是我想看到的。”

    “我明白,但是这种情况已不可避免,你哥哥只怕是要置大牛于死地而后快。”

    “我不允许!”苍雪野姬低声嘶吼。

    “所以,受伤的不止他们两个。”宫本凉子轻声叹息。

    “聊什么了,来,换衣服。”杨根硕从墙头上下来,手里是三套忍者夜行衣。

    “大牛,我知道这里不缺这种衣服,但是你确定没有打草惊蛇?”苍雪野姬一边换衣服一边询问。

    杨根硕麻溜换上了,只露出两只眼睛,“野姬,你不要一再质疑你男人的能力。”

    “好吧。”她柔弱一笑,“跟我来。”

    走出客房,三人都能感受到一股肃杀的气氛。

    院落里不时有忍者队伍巡逻走过,调兵遣将,如同大兵压境的边城。

    苍雪野姬对环境比较熟悉,专门挑选防守力量薄弱的地方走,一路下来,倒是有惊无险。

    爷爷门口居然没人守卫!

    苍雪野姬颇感诧异,回过头,也从杨根硕、宫本凉子眼中看到了疑惑。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哪怕明知是陷阱,也要进去弄个明白。”

    将两个女孩挡在身后,杨根硕身子紧绷,全神贯注,抬手一推,门开了……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