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二章 血色焰火
    武士们那丑恶的嘴脸,那疯狂的模样,只怕到死,也不知为何而战。

    杨根硕执剑在手,脚踏七星,连续走出七步,龙泉剑点出十四次,每次便会响起一声惨呼,爆出一蓬血花。

    出击完毕,闪电退回。

    同二女的俏背撞在一起。

    杨根硕知道,唯有如此,二人方才安心。

    第一次出击,便是先声夺人,大挫对方之锐气。

    然后,就出现了敌人围而不攻的局面。

    苍雪野牛目光冰冷。

    宫本菊腚轻声说道:“阁下,这还不是那小子的真正实力,眼下只是牛刀小试。”

    苍雪野牛冷笑:“他是,我又何尝不是?这场大戏才刚刚开始。若不是想要看看这小子的真正斤两,我早已痛下杀手,又何必如此麻烦。”

    对于这句话,宫本菊腚没有怀疑,杨根硕再强,只怕也躲不过多如蝗虫的弩箭。一时间,竟然有些同情这小子。

    以杨根硕的智商,怎会想不到这是一个请君入瓮的阴谋。

    他又怎会轻易入瓮?难道是一怒为红颜?

    可惜了,一代英杰,将在今夜陨落。

    就像杨根硕判定苍雪镇雄一样,宫本菊腚也对杨根硕的命运做出了判断。

    “宫本君,届时,希望你能够逼出他的全部实力。”苍雪野牛淡淡道。

    “在下尽量。”宫本菊腚说。

    “攻。”苍雪野牛右臂再一次斩下。

    这一次,武士们学聪明了,数十人编织一道剑网,互为防守,从上中下山路推进,企图一举绞杀此獠。

    此獠,名叫杨根硕。

    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

    面对敌人的进攻,杨根硕脑子里突然冒出这么一句。

    不对,应该这么说。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阴谋诡计都是虚妄。

    第一次,他用奇妙诡异的步伐,用迅若闪电的速度,挑断十四名武士的手筋,却没同任何一把刀剑碰撞。

    单单这份游刃有余,也令人叹为观止。

    这一次,敌人改变了战术。

    十人一组一个批次,足有三批。

    杨根硕也想好了策略。

    对方的意图就是不让自己故技重施,杨根硕决定改变策略,以强力当之,破之。

    刀剑织就的杀戮之网急速推进,武士们“哇哇”大叫,杀气腾腾。

    杨根硕目光一凝,气贯长剑,不退反进。

    当当当当……

    不绝于耳的脆鸣声中,一柄柄长刀拦腰而断,一个个虎口渗出鲜血。

    杨根硕连续劈出九剑,彻底粉碎敌人的此次进攻,这才缓缓退回。

    有些意犹未尽的模样。

    斩断近三十把兵器,龙泉剑的剑刃也崩出不少缺口,不过,尚且堪用。

    直到两只柔软的小手按在后背,杨根硕那股冲天而起的气焰方才逐渐散去,一颗心也渐渐归于平静。

    两次交锋,苍雪野牛损失超过四十名战力。

    武士和忍者之中出现了一种他们本不该有的情绪——恐惧。

    苍雪野牛并不介意,一来,他还有大把的筹码,二来,他基于自己的判断。

    “愚蠢!”他冷笑,给出评语。

    “阁下何以见得?”宫本菊腚问道。

    “兵法有云,狭路相逢勇者胜,这话没错,兵法还说,敌人十倍于我,当避其锋芒,消其锐气,待敌心浮气躁,方才找准破绽,予以击之。”

    宫本菊腚微笑点头,背书而已,谁不会?

    “战斗刚刚开始,他便全力以赴,强撼锋芒,看到他这样,只怕很快便分出胜负、突然觉得很没意思?”

    宫本菊腚微笑看着他,淡淡地问:“谁说他已经全力以赴?”

    “难道不是?”苍雪野牛面色微变,然后笑着摇了摇头,“宫本君,武道一途,我的见解,比你稍胜一筹。”

    “那是。”宫本菊腚低下头,暗自腹诽:你也就是岁数比我小点,力气比我大点。

    不过,他也不能否认,天生神力,也是一种依仗和天赋,当然更是一种傲视的资本。

    苍雪野牛淡淡一笑:“那龙泉宝剑,不论材质还是锻造,都没有什么不凡,但他却能用龙泉剑斩断我们的腰刀,你说他用了什么?”

    “自然是内劲或者刀罡。”宫本菊腚说。

    “说对了一半。”苍雪野牛卖弄道:“另一半则是三字要诀——快准狠。”

    宫本菊腚也是盖世高手,所以一点就通。

    没错,杨根硕能够力斩三十把刀,除了灌输内劲,对击打位置的判断,时机把握的选择,以及突如其来的爆发力,都恰到好处,无可挑剔。

    想来,这一波,多少有些消耗。

    苍雪野姬、宫本凉子也有这样的担忧,两人对视一眼,苍雪野姬说:“大牛,你不用担心背后,只要我们还站在这里,绝不会让人从背后伤你。”

    “彼此彼此。”杨根硕笑着说。

    苍雪野牛又一次抬起手臂。

    杨根硕闭上眼睛,沉郁如渊,龙泉宝剑也是轻轻的点着地面。

    苍雪野牛右臂力斩。

    武士们再次冲锋。

    “这一次,我会杀人。”

    一字一顿,平地惊雷。

    武士们前冲的势头略显凝滞。

    但终究还是进入了战斗距离。

    杨根硕再次主动出击,翩若惊鸿,剑如游龙,鬼魅的身法,在人群中游走。

    这一次的交锋,平静到诡异。

    没有喊杀声,没有刀剑声,甚至,挪步的声音都很轻。

    须臾之间,杨根硕回到了原地,重新闭目静立,龙泉剑身滑下一滴血珠。

    嗤——

    超过二十名武士的脖颈裂开,热血呈扇面喷射。

    他们一个个气管动脉割断,就像放了血的鸡,再也发不出一个有意义的音节。

    一个个捂着脖颈,但这一切都是徒劳,依旧阻挡不了喷溅的血泉。

    令人望而生怖的一幕血色焰火,苍雪野姬终生铭记。

    宫本凉子面露骇然。

    宫本菊腚、苍雪野牛也忍不住倒吸凉气。

    经此一役,武士算是全部折损,只剩下忍者了。

    不对,苍雪野牛摇摇头,手筋断掉的武士或许失去了战力,然而,虎口震裂的却不然。

    看到杨根硕闭着眼睛在那里装逼,苍雪野牛就怒火中烧,恨不得下令放箭,将其射成刺猬。

    然而,他只是想想,因为,都到了这一步,他不想胜之不武。

    在苍雪野牛看来,哪怕动用再多的人力,只要使用的是冷兵器,只要是从正面攻击,就不能算胜之不武。

    “我的勇士们,可以服药了。”苍雪野牛大声说。

    杨根硕双目微开。

    这话如同兴奋剂。

    之前那十几名虎口破裂的武士,立刻两眼放光,纷纷从怀里摸出一瓶药水,拧开盖子就往嘴里倒。

    幽兰的药水,进入了这些人的肚皮。

    然后,变化是那样的快速而具体。

    一个个眼珠红了,肌肉鼓了,面容狰狞了,浑身有劲了。

    士力架没有这样的效果。

    声声嘶吼此起彼伏,他们有的捡起了同伴的刀剑,有的赤手空拳,就这样冲向了杨根硕。

    “大牛小心,他们是人类,但更像野兽。”苍雪野姬飞快地说道。

    杨根硕冷冷一笑,他何尝不知,高能药水的确不凡,否则,这些人虎**裂,根本拿不起刀剑。

    但是,这样就更意思了,他可以肆无忌惮的杀戮,他杀的不是人,不用有什么心理负担。

    为了检验高能药水的药效,他手腕一抖,如风般冲出。

    第一剑,斩飞一条小臂。

    第二剑,切下一段小腿。

    鲜血如泉,杨根硕在人群中独舞。

    断臂断腿的两人只是嘶吼,脸上并无痛楚,眼中唯有仇恨,一个扑,一个蹦,依然悍不畏死。

    紧跟着,又在这些武士身上打出三拳,踢出两脚。

    分明有骨头断裂的声音,分明有人吐血成升,然而,他们还能冲锋。

    杨根硕也充分感受到他们的肌肤和骨骼的强度,手臂、脚掌都被震得发麻。

    验证完毕,再不容情。

    剑势开合,行云流水,圆转如意,无始无终,轻若蜻蜓点水,重若泰山压顶。

    九极剑。

    当他剑指青天,浑身浴血,背对战场,缓缓而行时,身后,再次“燃放”起璀璨夺目的血色焰火。

    凋零的,却是十几条生命。

    这一次过后,场上良久沉寂。

    “大牛,你……”

    杨根硕接过话头:“别人的血。”

    苍雪野姬和宫本凉子都红了眼眶。

    宫本菊腚面色不大好。这小子大开杀戒,如同杀神附体,自己一会儿上去,万一被一剑了结了,岂不是很冤。

    苍雪野牛气喘如牛,手下的折损数量他还可以忍受,但是,败得这么快,死得真惨,他无法接受。

    这还是在动用了高能药水的情况下。

    该死的,一定是野姬吃里扒外,透露的高能药水的效用,不然,他怎么会毫不犹豫的切喉咙。

    就这短短的一会儿,他已经切断了多少个喉咙。

    己方的士气受到了巨大的打击,曾经不知恐惧为何物的忍者们,此刻都是心生退意。

    不行,这种情况不能持续下去。

    “宫本君,依我看,这小子损耗极大。”

    宫本菊腚面无表情,看着苍雪野牛的眼睛,一言不发,就是想看看苍雪野牛是怎么自说自话的。

    苍雪野牛避开了他的目光,说:“武士再战一波,就轮到宫本君出场了。”

    宫本菊腚依然未置可否。

    “杨根硕,我不得不承认你很强,但是,你杀了我这么多的勇士,双手沾满血腥,我要用你的颈间热血祭奠我的勇士们。”

    说罢,大手一挥。

    超过三十名忍者,双手擎刀,冲向杨根硕。

    “大牛,这次我也上。”苍雪野姬说。

    “还有我。”宫本凉子说。

    “好。”杨根硕话音未落,凌空斩出两剑。

    凌厉的剑气,在忍者的脚下刻出深深的痕迹。

    杨根硕是为了立威,为了震慑。

    个别不幸的家伙,却失去了脚掌。

    一鼓作气的势头再次受到了打击。

    恰在这时,苍雪野姬、宫本凉子同时感觉身子一轻,却是被杨根硕提起了裤带。

    下一刻,三人一体,冲进敌群。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