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三章 破局
    杨根硕带着两个女人,收割着忍者的生命。

    杨根硕往往可以一刀毙命,即便有漏网之鱼,也被巨力震得七荤八素,随后,苍雪野姬、宫本凉子华丽丽的补刀。

    但是,在砍到半数的时候,咔嚓一声,龙泉剑拦腰折断。

    这一声并不大,然而,却是神仙放屁——非同凡响。

    杨根硕傻眼的同时,忍者陷入疯狂。

    “剑断了吧,傻逼了吧!哈哈……”这时,外围一个刺耳的尖嗓子响起。

    苍雪野牛也乐了,杨根硕切喉咙太熟练,他都后悔死了,早知道就不让他挑选武器。

    杨根硕避过九把刀,抽空看去,原来是那个狗汉奸——犬养胜男。

    这时候,杨根硕带着两个女孩节节后退。

    二女都要将长刀给他,但他断然拒绝。

    没有武器,他尚能自保,但两个丫头呢!

    手持断剑,依然立于不败之地。

    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

    然而,断剑显然不利于群战,杨根硕的龙泉剑折断之后,对敌人的威胁小了太多。

    这些忍者都皆等闲之辈,本身的战力都不弱,任何一个同宫本凉子单挑,也毫不逊色。

    这样的实力,又加上服用了高能壹号,战力自然更上一层楼。

    在杨根硕不能很好的发挥作用后,两个丫头立刻压力大增。

    三人互为后背的格局,也逐渐打破。

    忍者们也看出了这一点,越战越勇。

    杨根硕猛然出击,断剑削向对方的脖颈,遗憾的是,三人都只是脖子破皮,非但没能杀死一个,反而激起了对方的凶性。

    三人分取上中下三路,与此同时,后背也袭来两柄长刀。

    两个丫头自顾不暇,杨根硕也不能让她们分心。

    断剑猛击三次,磕断三人长刀,又在间不容发之际避开一刀。

    最后一刀,杨根硕只能避开要害。

    刺啦一声,后背划出一道尺长的口子。

    忍者得手,忍不住兴奋。

    实在忍不住,因为这是杨根硕今晚的第一次受伤。

    只是下一刻,那一抹兴奋的神情永远凝固在了脸上。被杨根硕差点一刀枭首。

    砍翻五名忍者,落地时,他脚下一滑,一个踉跄,慌忙以断剑拄地,同时疯狂地大叫,“来呀,再来。”

    忍者们暂停了进攻。

    连同苍雪野姬、宫本凉子对战的忍者也撤了下来。

    两个丫头慌忙挽住杨根硕的胳膊,红着眼圈异口同声:“大牛,你怎么样?”

    言语神态中饱含无限关切。

    “没事。”脸上是无尽的疲惫,杨根硕却摆摆手,“别担心。”

    两个女孩顷刻间泪流满面。

    “宫本君,看到了没?他不是神,他是人,他消耗很大,他快不行了!”苍雪野牛欣喜若狂,“宫本君,该你登场了。”

    宫本菊腚轻叹一声,点了点头。

    “宫本君有点同情他,其实我也有点,但还是那句话,命数使然。”

    呛啷一声,宫本菊腚一把抽出腰间长刀,这把依然名叫妖刀村正,他踩着木屐,飞快的冲向杨根硕。

    “退后,这不是你们能够参与的战斗。”杨根硕大声喝道。

    并且手持断剑,迎面冲上。

    宫本菊腚正直壮年,但因醉心医道武道,鬓发已染上点点霜华。不过一点儿也不老。

    远远地,他就双手擎刀,斩出一记刀罡。

    十米之外,杨根硕的脚下,便多出一道沟渠。

    杨根硕不甘示弱,也激出一道剑气。

    于是乎,两人一边激发,一边躲闪。近身搏斗,变成了远程攻击。

    那帮忍者看得咂舌不已,无论如何,这场战斗对于一名武者而言,绝对是终身难忘的视觉盛宴。

    这是绝顶高手的巅峰对决。

    宫本菊腚气势如虹,杨根硕开始逃遁。

    几家欢喜几家愁。

    苍雪野牛很是开心。

    野姬、凉子无比担心。

    绕着练武场的外围,杨根硕一路飞奔。但有拦阻,便以剑气绞杀。

    宫本菊腚一路追袭,不时发出一记刀罡,有些倒霉蛋,也成了刀下亡魂。

    在练武场上转了两圈之后,杨根硕基本看清了弓弩手的布置。

    下意识的摸了下后腰,心中说道:小蛮,全靠你的了。

    暴雨梨花针,药族首领花小蛮的防身武器,据说是唐门概不外传的绝技。

    花首领送给了他的情郎。

    杨根硕就要用这个传说中的暴雨梨花针破局。

    他故意示弱,绕着场子转圈,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这一步铺垫。

    若不能有效解决这些弓弩手,即便战胜了所有忍者,打败宫本菊腚、苍雪野牛,他和野姬、凉子也无逃出生天之可能。

    所有人都在关注这场旷古绝今的决战,所有人也都看出,杨根硕只剩下狼狈逃窜疲于奔命的份儿。

    苍雪野姬、宫本凉子两只小手互相紧握,依然冰凉。

    两人视线不经意的碰撞,都能看到彼此眼中的深深忧虑。

    苍雪野牛感觉战斗就要结束了,双臂一展,就探进了左右两名忍者的怀里。

    左右忍者居然发出娇喘,原来竟是两个女忍。

    看到杨根硕被追着打,苍雪野牛兴奋不已,直接表现在他的手劲上,两个女忍扭曲的面容,便说明了一切。

    杨根硕带着宫本菊腚,围着练武场跑了四圈,宫本菊腚都有些吃不消了。

    那些弓弩手一个个瞪大眼睛看戏,早已放松了警惕。

    就在这时,空气里发出一连串的噗噗声,紧跟着,一大片弓弩手倒下了。

    异变突生,苍雪野牛用力一抓,左边的女忍发出一声惨呼。

    杨根硕还在飞奔,噗噗声中,又一片弓弩手倒在地上口吐白沫。

    “放箭,射死他。”苍雪野牛再也没法淡定,果断下令。

    然而,已经晚了。

    杨根硕冲向最后一片弓弩手,暴雨梨花针再次激射出去。

    那如同蝗虫一般的毒针将最后一波弓弩手彻底淹没。

    用的是一种蜂毒,虽不至见血封喉,却也令人痛楚难当。

    值得一提的是,犬养胜男的嘴巴也中了一针,然后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了香肠,疼得满地打滚,说不出一句囫囵话。

    终于搞定了。

    杨根硕停下脚步,冲两个女孩露出一口白牙。

    这个时候,脸上身上糊满了血,只有一口牙白的炫目。

    苍雪野姬、宫本凉子眼圈通红,报以微笑。

    “混蛋,宫本菊腚,给我杀了他!”苍雪野牛失去了理智,愤怒的咆哮。

    宫本菊腚双手执刀:“杨根硕,你总是出乎我的意料,希望今天也是。”

    “那是当然。”

    “你要不要换一件武器?”宫本菊腚问。

    “不同意,不允许。”苍雪野牛第一个反对。

    杨根硕摇摇头:“是我不愿意。倭刀用不惯。”

    “八嘎!”苍雪野牛怒发冲冠,“宫本君,还磨蹭什么!”

    杨根硕笑道:“宫本菊腚,你难道不记得我跟你师父是忘年之交,你这是要欺师灭祖。”

    “对于师父,我永远心存敬意,但是,不妨碍我杀你。”

    “那你来吧。”

    “你要不要休息一下?”宫本菊腚问,颇具大家风范。

    “宫本菊腚,你在做什么!”苍雪野牛吼叫。

    “算了,你主子不会答应的,动手吧,速战速决。”

    “这次不跑了?”

    “不跑,希望你也不要跑。”

    唰唰唰!

    咔咔咔!

    刀罡剑气相互碰撞,然后,两人对冲,妖刀和断剑撞在了一起,咬牙切齿,角力中。

    “你还有力气,你到底是不是人!”宫本菊腚说。

    “还有一点,干掉你们两个刚刚好。”杨根硕说。

    “明知道是陷阱,为什么要来?”宫本菊腚再问。

    “因为爱情,你不懂。”杨根硕说。

    “那就成全你!”宫本菊腚大叫。

    刀剑纠缠,两人就出腿互攻。

    拆解了几十招,宫本菊腚右腿抡了一圈,砸向杨根硕的肩膀。

    杨根硕耸起肩膀迎去,同时右腿扫向对方的支撑腿。

    砰!

    砰!

    两声闷响,二人都是踉跄着退开。

    但是,不过一个呼吸,刀剑再次相撞。

    咔嚓!

    断剑再次断裂,不过,妖刀也断了。

    宫本菊腚抛掉妖刀,杨根硕抛掉断剑。

    两人以拳脚互攻。

    砰砰砰砰,拳拳到肉。

    不知多少拳多少脚之后,两人又一次分开。

    杨根硕踉跄着后退,大声咳嗽,吐出几口血,双手撑着膝盖,瞪着一双血红的眼睛,看着对手。

    宫本菊腚也好不到哪儿去,鼻青脸肿风采全无,一身雪白的和服,也沾染了点点血花。

    他气喘如牛,心说这小贼是海绵吗?居然还能挤出力气。

    “宫本菊腚,你还等什么,他不行了!”苍雪野牛暴跳如雷。

    宫本菊腚喘着粗气,心里埋怨,“大爷,我也不行了,你难道看不出来?”

    苍雪野牛总算看出来了,大手一挥,十名忍者冲向杨根硕。

    身边,仅余两名女忍。

    见那些忍者冲来,苍雪野姬、宫本凉子哪里还能置身事外,手中长刀一抖,对冲过去。

    然而,仅仅截下两人,剩余八个还是冲向了杨根硕。

    他们挥舞长刀,张牙舞爪。

    而这个时候的杨根硕却是赤手空拳。

    二女心急如焚,却因为能力有限,被忍者拖住。

    完全是搏命的打法,搞得衣衫破碎春光乍泄,却依然摆脱不了忍者的纠缠。

    杨根硕一边看着宫本菊腚,一边看着冲过来的八名忍者。

    突然,脚下一错,踢出两柄长刀。

    长刀如同箭矢,流星赶月,射向八人。

    最前的忍者挥刀猛磕,震得手臂发麻。

    那长刀改变了方向,却增加了速度,洞穿了旁边的倒霉蛋。

    两名忍者不明所以,就这样见了他们的天神。

    剩余六名忍者双目赤红,纷纷举刀,不顾一切,誓要将杨根硕剁成肉酱。

    然而,杨根硕的身子凭空消失了。

    “鬼功**!”宫本菊腚喊出四个字,惊骇欲绝。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