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五章 纾解
    杨根硕的后背撞在了苍雪野牛的膝盖上。

    尽管在最后一刻,杨根硕竭力弓起腰身,并且将仅存的真气送到脊柱。

    这一下,还是震得他三魂离体、七魄移位。

    不是怀疑人生,而是死去活来。

    半张着嘴,疼出了眼泪,感觉有人扑过来,在耳边大喊。

    许久许久,他方才出了一口气,也才恢复听觉。

    脊柱剧痛,估计有所损伤,勉强还能动,不知道能不能站起来。

    “大牛,你怎么样?”苍雪野姬抚摸着他的脸。

    “先生……”宫本凉子艰难的往过爬。

    呼!

    杨根硕不见了。

    在苍雪野姬、宫本凉子眼前消失了。

    当然不是他自己的行为,而是苍雪野牛以非人速度,将其提起,丢了出去。

    轰!

    院墙剧烈摇晃。

    杨根硕侧卧墙角,大口咳血。

    “懦夫,病夫!现在,就送你上路。”

    呛啷一声,却是苍雪野牛抽出一柄古朴的长刀。

    长刀刀身雪亮,长达一米五,刀身上镌刻着繁复的花纹。

    “杨根硕,能够死在我的手上,死在苍雪家族的荣耀之刃下,你可以瞑目了。”

    呼!

    身法依然迅如闪电。

    长刀所向,是杨根硕的胸膛。

    嗤!

    面前多了一个面容坚毅的女孩。

    是苍雪野姬,她竟然用一双纤手抓住了刀锋。

    锋利的刀刃轻而易举割破她的手掌,一寸寸推进。

    鲜血滴落,如同盛开的梅花。

    “野姬,噗!”杨根硕一开口,又喷一大口血。

    长刀的刀尖已然抵在了苍雪野姬的胸口上,她流着泪,颤抖着,痛楚地眼神望着苍雪野牛。

    “欧尼桑,为什么要这样,曾经的你对我是那么好,我曾经一直骑在你的肩上,我不要兄妹相残,我不要!”

    苍雪野牛有着一丝犹豫,但眼中旋即红光大盛,“你不再是我妹妹,你是家族的耻辱,滚开,我要亲手洗净这份耻辱,你不走,我连你一起杀。”

    “野姬,走,走啊!”杨根硕说一句,咳嗽一声。

    “不,我不要,不要。”

    “那我就成全你,送你们一起上路。”苍雪野牛大吼一声,长刀向前递进。

    一个火红的身影迅疾扑来,带偏了刀锋,刀锋透体而过,露出带血的刀尖。

    一切发生太快。

    直到此时,杨根硕、苍雪野姬才发现,竟然是宫本凉子。

    “凉子……”杨根硕颤声道,泪水迸射。

    “凉子,你为什么这么傻!”苍雪野姬哭道。

    宫本凉子抓着刀锋,口角带血,深情凝望着两人,“永别了,先生,野姬。”

    随即,一声痛苦的呻|吟中,她竟然不顾长刀在体内移动肆虐,无限接近了苍雪野牛,接着,一枚发簪插进他的脖颈。

    “八格!”苍雪野牛一声怒吼,一掌击飞宫本凉子。

    宫本凉子恰恰落在杨根硕的方向,杨根硕努力伸出双手,如愿以偿接住,但是,这一接,他又是一口血喷出,差点去了半条命。

    苍雪野牛拔出发簪的同时,一股血泉喷|射而出,他拼命捂住,却是于事无补。

    “凉子,凉子你怎么样?”杨根硕握着她的手,摸着她的脸,将她拥入怀中,泪如雨下。

    “凉子,凉子。”苍雪野姬也爬了过来。

    宫本凉子淌下血泪,深情的注视着杨根硕,“先生,凉子……尽力了。”

    “别说,别说了。”杨根硕摇头哭泣。

    “我好舍不得……舍不得你……你们。”她努力抬起手,抬到一半就要落下,杨根硕一把抓住,贴在脸上。

    “可以……可以吻我一次吗?”

    杨根硕颤抖着,吻住了宫本凉子苍白无血色的唇。

    宫本凉子的手滑落了。

    杨根硕深情地吻着,带着血,和着泪。

    苍雪野牛脚步踉跄,气喘如牛,感觉眼睛模糊,一步步走向杨根硕,“我要杀了你。”

    “吼!”杨根硕猛然起身,发出一声野兽般的嘶吼,与此同时,双眼也是嗜血般的赤红。

    “大牛……”苍雪野姬感到一股陌生的邪恶气息,比她哥哥还要邪恶,大声喊他,害怕因此而迷失本性。

    服用高能药物,原本血液流动就比正常快了好几倍,体内也充满了能量。

    因为宫本凉子刺破了他的脖颈,能量和血液终于找到了一个宣泄口。

    不过,皮粗肉糙的他,依然没被伤到要害。

    不多时,血不流了,他也恢复了过来。

    但是,面前站着一个野兽般的陌生人,他的双眼似乎也不带人类感情。

    苍雪野牛忍不住咽了口唾沫,未战先怯。

    “不是要杀死我吗?来呀!”杨根硕怒吼。

    “好,我成全你!”

    苍雪野牛鼓起勇气,他并不认为对方还能小宇宙爆发,他感觉自己服用高能药物的药性仍在。

    自己依然可以立于不败之地。

    西瓜大的拳头砸向杨根硕。

    没想到,杨根硕番茄大的拳头迎了过来。

    苍雪野牛笑了,螳臂当车,不自量力。

    啪!

    手骨对碰发出脆响。

    两人一触即分,竟然是旗鼓相当。

    “嗯?”苍雪野牛面现惊诧,杨根硕的第二拳打了过来。

    不得已,他继续以拳头相迎。

    啪!

    这次过后,苍雪野牛就将拳头放到了身后。

    那种剧痛,差点没灵魂出窍。

    然而,杨根硕又一圈打来。

    疯子,难道他都不知道痛。

    没奈何,苍雪野牛左拳迎击。

    嘎巴!

    同时一声痛吼,却是苍雪野牛的指骨小臂双双打断。

    杨根硕不为所动,继续出拳。

    苍雪野牛踉跄一步,仓促间举起尚且疼痛的右拳。

    嘎巴!

    自然又是同样的结果。

    杨根硕粗喘着,前进着。

    苍雪野牛踉跄着,后退着,双臂下垂,有锋利的骨头刺出,有殷红的血液滴落。

    杨根硕依旧没停,身体跃起,双拳齐出,砸在对方的肩关节。

    啪!

    苍雪野牛巨大的身子砸在一面墙上,然后反弹回来,趴在了地上。

    他的双臂耷拉着,双肩肉眼可见的速度充血肿胀起来。

    杨根硕用脚一拨,他翻了个身,平躺在那里。

    口鼻出血,还有泥土苔藓,估计是刚刚来了个狗啃泥。

    他大口喘着气,眼中却是一片平静。

    杨根硕屈膝,重重地跪在他的胸口,再次发出嘎巴声,而苍雪野牛的嘴里也喷出了血沫。

    杨根硕雨点般的拳头落在他的头上。

    不出片刻,苍雪野牛变成“猪头”。

    “好,好轻松。”

    一只眼珠爆裂,剩下的也完全充血,他含混不清的说,仿佛得到了解脱。

    “那就让你更轻松一点。”杨根硕握紧拳头,眼中恢复了片刻的清明,一拳砸下。

    嘎巴!

    最后一拳,砸断他的喉管。

    “欧尼桑!”

    苍雪野姬尖叫着扑去。

    苍雪野牛充血的眼中焕发出一抹柔和的神采,逐渐逐渐,变成了死灰。

    一帮警察冲进来,只是看了一眼,不少人开始大吐特吐。

    ……

    鹅毛大雪纷纷飘落。

    苍雪家族的祖坟地很快变成了白色。

    平添两座新坟。

    一座是苍雪野牛。

    另一座却是宫本凉子。

    宫本凉子只因是杨根硕的妻子,便有了葬入苍雪家族祖坟的资格。

    便是宫本家族的家主,也没有这样的资格。

    有人说这是无上的荣耀。

    杨根硕却知道,宫本凉子并不需要。

    墓碑是杨根硕用手刻出来的字。

    爱妻宫本凉子之墓——大牛立。

    ……

    “凉子!”杨根硕大叫一声,从梦中惊醒,有泪滑出眼角。

    “大牛,你又梦见凉子了?”苍雪野姬放下一碗粥,“看,伤口又裂了,需要重新包扎。”

    说完,苍雪野姬就拿来药箱,娴熟地给杨根硕解开纱布。

    “外伤易合,心伤难愈。”杨根硕抚着胸口,一字一顿,“这里,好痛。”

    “大牛,你别这样。”苍雪野姬轻轻抱住他,生怕弄疼了他的伤口,“凉子也不想看到你这样,你越是这样,我越是觉得对不起她。”

    “是我没用,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如果再强大的一点,她就不会……”

    正在说话的嘴被苍雪野姬堵住了,良久唇分,她说:“大牛,我会代替凉子,好好爱你。”

    她将杨根硕推倒,小心翼翼解开他的衣裤,绝对不去触碰伤口部位。

    然后花瓣一样的唇亲吻过杨根硕的每一寸完好的肌肤。

    从左到右,从上到下。

    进行到丹田之处的时候,她抬起看了眼杨根硕,说:“有种方法可以纾解痛苦。”

    下一刻,他就被一股温软湿润吞没。

    因为害怕牵动他的伤口,苍雪野姬动作极其轻柔。那种感觉,就像鸡毛掸子掸灰,就像燕子掠过碧水。

    苍雪野姬如今是苍雪家族的掌门人,整个红日国最富有的女人,若是让国人知道她用这种方式为一个华夏男人纾解痛苦,不知道有多少人会用多少种手段自残或者自杀。

    总的来说,这个民族的一些人比较疯狂,比较极端。

    杨根硕心中的痛苦的确需要宣泄,苍雪野姬说的不错,这或许是个不错的途径。

    苍雪野姬这种温和的方式,起效太慢,杨根硕不顾伤势,占据了主动。

    抓住苍雪野姬的肩头,一把将其推倒,木然地看着她,喉头动了一下。

    苍雪野姬明白了,问道:“可以吗?”

    “皮肉之伤。”杨根硕说,声音嘶哑难辨。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