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一章 会诊
    华回春一个人回去了。

    因为柳承恩走不了,医院总是需要一个管事的。

    孙九针、李素问跟着杨根硕乘坐经济大臣的专车,去了京都医院。

    龙慕云也不走了,跟着凑热闹。

    华回春临走的时候,就给了杨根硕一个锦盒,里面存放的则是最新炼制的回还丹,用的还是杨根硕从南疆带回来的药材,效用尚未经过检验,但无论色泽还是气味,已经无限接近原版。

    路上,杨根硕就通知了柳承恩,让他跟自己在医院碰头。

    没想到柳承恩比他还快,医院门口就碰上了。

    一路无话,来到重症监护室。

    医院负责人、主治医师正围绕在宫本菊腚左右。

    宫本菊腚能够获得诺奖也并浪得虚名,在诸多方面见解独到了,便是这一番检查,就让医院负责人和主治医师获益良多。

    这时候,他们也看到了千叶博雅,以及杨根硕一帮人。

    三人立刻迎了出来,宫本菊腚打心底里诚惶诚恐,对着杨根硕拱手:“杨先生,请恕罪,实在是真子公主身世可怜,也实在是听说您跟她有过一面之缘,不然,宫本绝不敢多事。”

    苍雪家族老宅那一战,宫本菊腚作为屈指可数的见证者和幸存者,对这个不知深浅的杨根硕早已产生了深深的恐惧。

    何况,还有苍雪野姬这层关系。

    自己家族的存续,完全是人家一句话的事儿。

    从目前情况来看,不论是公司,还是家里,貌似都是杨根硕在做主。

    其他人没觉着什么,但是京都医院院长、主治医师瞠目结舌,受不了了。

    如果宫本菊腚对待千叶博雅如此,还可以理解,可是对方明显是个年轻的过分的小子。

    他们看不懂。

    刚刚,宫本菊腚说是千叶博雅亲自去请一位神医,想着宫本菊腚口中的神医,起码是一把年纪吧!所以,二人扫了一眼,就认定了李素问、孙九针。

    万万没想到竟然是杨根硕。

    当杨根硕让李素问、孙九针进入把脉,两个老头恭敬的答应了,并且还喊了一声“老师”,京都医院方面的人差点跌倒。

    这么年轻的神医,这么老的徒弟。

    真疯狂。

    “柳院长,你也进去看看。”

    “好。”柳承恩并没迟疑。

    “柳院长,请。”宫本菊腚客客气气。

    “宫本先生,我们一起。”

    “感谢柳院长的包容。”宫本菊腚眼眶一热。

    “谁都会犯错,我们华夏素来有容人之量。”

    宫本菊腚衷心地说:“没错,宫本领教了。”

    “嗯?”柳承恩眉头微皱。

    “不是不是。”宫本菊腚连忙道歉,“柳院长知道的,我的华语只是半吊子,有时候词不达意,我的意思是我能够感受到诸位的泱泱气度。”

    柳承恩展开眉头,“请。”

    “请。”

    两个客客气气,一起来到了真子的病榻旁边。

    此时,李素问、孙九针一人一边,正在给真子把脉,两人都结束后,交换了位置。

    杨根硕站在玻璃墙外,看着里面几个人忙碌,默不作声。

    千叶博雅诧异地看着他,这小子什么意思,难道徒有其名,这份名头都是徒弟打下来的。

    苍雪野姬自然不会怀疑杨根硕。

    千叶熏也不会,因为她见识过杨根硕的医术,只是摸了一把井上的手腕,就说出了他的病症,脑袋里长瘤,甚至位置、大小都说的清清楚楚,同医院检查后一般无二。

    正因为如此,她对杨根硕才更加痴迷。

    武功、医术,有些钱,年轻帅气,情深义重,这样的男子还有缺点吗?

    如果说有,那么就是有些多情。

    千叶熏没谈过恋爱,可是却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坠入了情网,而且是单相思的那一种。

    不然,为什么杨根硕的英姿频繁的出现在梦里?

    这些天茶不思饭不想,原本想着杨根硕走掉了,自己慢慢就会淡忘,可是苍天弄人,因为真子的病,他又留了下来。

    但凡有杨根硕在的地方,她的眼里再也容不下旁人。

    就像现在。

    杨根硕只是站在那里,面无表情。

    她也觉得帅到掉渣。

    “大牛,你不进去看看?”苍雪野姬忍不住问道。

    “看看再说。”杨根硕说。

    医院院长、主治医师听到这话,都忍不住摇头,离了几丈远看病,还真是闻所未闻,就算要这样,起码弄根丝线来个循丝诊脉呀。

    二人觉得,这小子只怕虚有其表。

    “天……”就在此时,苍雪野姬喊出了一个字。

    但是,那须发皆白的西装老者摆手制止了。

    然后,除了杨根硕之外的所有人全部涌向他。

    “您要保重啊!”千叶博雅挽住老人的手说。

    老人拍了拍千叶博雅的手,来到了杨根硕面前,拉起他的手,“沧浪濯缨,拜托先生。”

    鞠了一躬。

    医院两个人栽倒了。

    沧浪濯缨说:“此时此刻,我只是一个普通的爷爷。”

    杨根硕能够看出老人深沉的痛楚和无尽的疲惫,点了点头,“既然你们找到我,我定当竭尽全力。”

    “何况,真子很可爱,我很喜欢。”杨根硕补充道。

    沧浪濯缨老泪纵横:“能得先生抬爱,是真子的福气,治疗的事,全权托付给先生,老夫回去设坛为真子祈福。”

    说罢就要走。

    “阁下,您不要太操劳。”千叶博雅跟上去说。

    沧浪濯缨摇头:“博雅,真子躺在那里,除了祈福,我这个做爷爷的还能为她做些什么?”

    千叶博雅无言,目送沧浪濯缨离去,发出一声叹息。

    亲人的病痛,恨不能以身代之,唯有有此经历的人,方能切身体会。

    亲眼目睹这一幕之后,京都医院方面也不敢对杨根硕再有轻视之心。

    尽管杨根硕对这一切无感。

    待所有人出来,杨根硕方才进去,在真子两边的脉门上各自感受了五分钟。

    细心的千叶熏发现,杨根硕先是三根指头,最后变成一根中指。

    会诊室。

    会议由千叶博雅主持。

    杨根硕几人坐在一侧。

    除了杨根硕、孙九针、李素问三人懂得医术,陪同的人居然有三个之多,更主要的是,三个女孩都是漂亮而有气质,不似人间所有。

    另外一侧,就是宫本菊腚、医院的院长、骨干,以及几名专家。

    千叶博雅并没卖关子,看着杨根硕开门见山:“先生,真子的爷爷将真子全权托付给你,那么,你需不需要听听我方专家的意见?”

    杨根硕看向宫本菊腚,宫本菊腚连连摇头,表态道:“我没有意见,只求能够跟谁先生左右,做个学生。”

    好嘛,学生又多了一个。

    院长、骨干、专家一个个闭住了嘴。

    连诺奖得主的宫本菊腚教授都这么说,他们的“真知灼见”又如何说得出口。

    院长带头表态:“我们全力配合杨先生。”

    “行,你们去吧,我们几个碰个头。”杨根硕说。

    “这……”院长哪能答应,这可是他的医院。

    他看向宫本菊腚,然而,宫本菊腚根本没有开口的意思。

    他又看向千叶博雅,千叶博雅抿了抿嘴:“按杨先生说的,你们先出去。”

    院长等人相当不爽,怨气都写在脸上了。

    杨根硕说:“是这样的,我们一会儿都会用中医理论进行讨论,若是你们能够听懂,就可以留下。”

    这些人都是西医,打心底还看不起中医,但是这会儿,却是没有一个人选择离去。

    杨根硕点点头:“我做一个简单的考核。另外,留下的人只能用眼睛看耳朵听,绝对不可以用除此以外的任何方式进行记录,如果你方任何人违反,我立刻拂袖而去。”

    千叶博雅疾言厉色:“先生的话听到了没有,这是极其严肃的事。”

    大家纷纷点头,表示没有异议。

    杨根硕取来白纸,几笔勾勒一个人像,提出一个问题:请分别标出膻中穴、气海穴的位置。

    一帮人面面相觑,不是人连这个字都不会读,将“dan”读成了“tan”,最后,还是宫本菊腚标了出来。

    于是,也只有宫本菊腚留了下来。

    这时候,杨根硕方才让宫本菊腚谈一谈自己的意见。

    宫本菊腚受宠若惊,说道:“真子公主这个病,非常棘手,西医方面,唯有放化疗等保守疗法,或能延长病人的生命,但却是没有质量的生命。”

    最后他总结四个字——束手无策。

    千叶博雅点点头,看着杨根硕:“杨先生,你怎么看?”

    杨根硕看向自己的两个老年学生。

    李素问开口道:“老师,我先说,从脉象上来看,孩子病情凶恶,但因为是孩子,所以求生意志却很强,我的意见是利用《素问》上的方子扶正祛邪。”

    杨根硕点了下头,目光投向孙九针。

    “老师,中医的基本理论便是固本培元扶正祛邪,我的想法跟老李基本一致,唯有方法不同,我可以用回魂针一试。”

    杨根硕又望向柳承恩,柳承恩抿了抿嘴,“大牛,我对中医了解不多。”

    “老柳,你从西医角度。”杨根硕说。

    宫本菊腚忍不住嘀咕,这小子,不是说用中医讨论么?

    柳承恩想了想说:“西医手段有限,宫本说得差不多了,真子的病情实在是不容乐观……”说到最后,欲言又止。

    “说下去。”杨根硕鼓励道。

    柳承恩点头道:“若是在同苍雪科技合作之前,我也是束手无策,但现在却可做以尝试。”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