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二章 生死有命
    柳承恩的方法,同杨根硕不谋而合。

    只是现如今出现一个现实问题,那就是那点基因血清在做实验的时候,已经用光了。

    这个难不倒宫本菊腚,他说会组织红日国最大规模的一次义务献血活动。

    红日国人一向热衷于此,搞得有些医院和血站将用不完的血卖给了火锅店,最后又被捐献者吃了回去。

    当然,虽然基因血清和高能贰号反应之后,具有一定的细胞再生能力,但是,杨根硕并不肯在一棵树上吊死。

    他提出多措并举。

    李素问的方子,孙九针的针灸,回还丹,外加他的乾坤指。

    这次会诊,没有人说起成功率的问题。

    杨根硕既然接手,就会全力以赴,他没考虑过会否成功,更不会去想失败。

    见其指挥若定,颇有大将之风,就连龙慕云的目光都变得有些迷离。

    不得不承认,这小子正经起来,还真是有些迷人。

    只是,他正经的时候实在是太少了太少了。

    三日后,宫本菊腚从百万志愿者当中找到了匹配的血清,对于真子的治疗,即将开始。

    在开始之前,杨根硕觉得有必要再碰个头。

    龙慕云也这么觉得,真子身份特殊,是神权的象征,杨根硕成功,自然皆大欢喜,若是失败,又被有心人利用,就比较麻烦。

    这个短会依然是千叶博雅主持。

    杨根硕的要求很简单,他只负责组织治疗,但是,过程必须严格保密,而且,不论成功失败,都跟他没有关系。

    这话有人不爱听了,京都医院的院长当即反驳道:“成功了还好说,要是失败,难道就应该我们医院承担责任?”

    千叶博雅马上怼过去:“你们为什么就不想想有什么唾手而得的荣誉!”

    医院方面显然不服气,哪怕千叶博雅用强势压人,他们的怨气依然表现在了脸上。

    “我来承担,一切荣辱都是我的。”宫本菊腚突然表态。

    对于宫本菊腚的反应,杨根硕并不意外,但医院方面一个个都是愕然相对。

    宫本菊腚激动地对院长和一帮医生说:“老师绝不会失败,你们就等着后悔吧!”

    宫本菊腚这么一说,他们个别人的脸上还真的出现了一丝悔意。

    堂堂诺奖得主,不会无的放矢的吧!

    “博雅先生,您看呢?”杨根硕问。

    “先生没意见,我就没有意见。”千叶博雅道。

    杨根硕点点头:“那就这样,开始吧,医院方面,想观摩是可以的,但必须关掉监控。”

    “听明白了?”见院长不吭声,千叶博雅重重地重复了一遍。

    “哈依。”院长点头。

    真子病来如山倒,完全丧失了意识,连吞咽的能力都失去了,汤药根本吃不进去,不得已,只好插了胃管。

    药方是李素问写的,杨根硕看过之后照方抓药,李素问亲自煎熬。

    喂服中药只是第一步。

    第二步是孙九针的针灸。

    孙家祖传一百零八根回春针细如牛毛,原本包括孙九针在内的所有人都是空守着宝山,却没法使用。

    直到遇到杨根硕,直到拜杨根硕为师,传授了一套粗浅的内功心法,他才能勉强使用。

    银针下到半数,孙九针已然汗透重衣,精疲力竭无以为继。

    京都医院的领导和专家们,看到真子身上多如牛毛颤颤巍巍的银针,一个个毛骨悚然。

    真子的情况也不大对头。

    身子在无意识的状态下不住抖颤,同样汗出如浆。

    杨根硕马上探查脉象,然后,让孙九针稍事休息,并且打开锦盒,将四分之一颗回还丹溶解后,给真子喂服了。

    针灸可以治病,同时也伤元气,尤其是真子如今这副状况。

    杨根硕必须随时关注其生命力。

    不多时,真子苍白如纸的面庞浮现出一抹病态的红润。

    杨根硕面无表情,示意孙九针继续针灸。

    事实上,杨根硕布针效果会更好,但是,他还有更重要的任务,就像救火队员,哪里需要,他就去哪里。

    第一天,就在这喂药、针灸、喂药中度过了。

    当然,这只是京都医院方面看到的表象。

    中医尊崇的道家思想,玄之又玄,他们不懂。

    第二天,依旧如此。

    孙九针、李素问,以及其他所有人都还稍事休息,杨根硕却是除了上厕所,全部时间都守着真子,哪怕吃饭,目光都极少离开她。

    既然接收了这个病人,既然答应救人,就要全力以赴,这是一个医者应有的态度。

    李素问、孙九针也都想留下,却是被杨根硕赶走的。

    宫本菊腚看到这一幕,无比动容。

    按说,杨根硕跟真子没啥关系,虽说真子是公主,但以杨根硕今时今日的能力和财富,完全可以不鸟这个只有虚衔的小公主。

    若说有什么男女关系,那更是万万不可能,真子才十岁,也就是个大龄女童,漂亮完全谈不上,也就是比较可爱。

    那么,或许只有两个解释。其一,他医德高尚,仁心仁术。其二,因为苍雪野姬。

    想通了这一点,宫本菊腚不禁替真子感到庆幸,普天之下,放眼全球,只怕也只有杨根硕可以一试。

    两天过去了。

    第三天早晨,苍雪野姬带来了亲手做的早餐。

    看到杨根硕的一刻,她差点哭出来。

    不过两天而已,杨根硕头发干枯,面色灰败,眼球布满血丝,嘴巴周围冒出一圈胡茬。

    “大牛,对不起,我们不要太免……”

    最后一个“强”字尚未出口,就被杨根硕阻止了,他摇头挤出笑容,“我没事。嗯,让我看看都有什么好吃的。”

    小米稀饭、花卷、小菜、油条、豆浆还有鸡蛋,完全中餐风格。

    杨根硕也不客气,自己动手,喝了一碗粥,这才一边狼吞虎咽,一边看着里面的真子。

    所有人都能看出杨根硕这两天的消耗,只是,没人知道,他的消耗有多大。

    夜深人静的时候,他总是用真气温养她的经脉,强化她的脏腑。

    大家似乎也达成了一种默契,那就是没人会问情况如何,在杨根硕没有放弃之前。

    但是,看着杨根硕的样子,苍雪野姬真的非常心痛,感觉杨根硕之所以如此卖力,跟自己有着莫大的关系。

    这天晚上,医院送来一个特殊的人。

    杨根硕并不知道,这个时候,他还拉着真子的小手。

    直到千叶熏陪着千叶博雅来到他的身边,杨根硕才发现两个人眼眶都是通红的。

    眼球快要被红筋完全征服的杨根硕,微感诧异。

    千叶博雅被杨根硕的样子吓了一跳。

    千叶熏更是直接捂住了嘴巴。哪有这样给人治病的医生?

    当千叶博雅道出原委,杨根硕目瞪口呆。

    “爷爷,爷爷……”

    病倒后未曾有自主意识的真子突然发出梦呓,三人瞬间泪崩。

    短短三天,真子的病情就得到了有效控制。

    院方做了全面检查,研究了各项数据之后,简直不敢相信,然后就是后悔不迭。

    原本,这个荣誉是属于医院的。

    当然,获得这份荣誉的宫本菊腚也没有多么高兴。在杨根硕面前表现的越发谦逊。

    并非他说自己治好了真子公主,就成了事实了的。

    这个年轻人曾经是自己的敌人,自己不止一次同他为敌。

    然而,不论是在功夫上,还是自己所依仗的医术上,都跟人家不是一个档次。

    这一次真是心服口服了。

    ……

    在杨根硕团队的倾力付出下,不过三天时间,真子就恢复的七七八八。

    这又是一个奇迹。

    经过两三天的朝夕相处,两人已经很熟悉了。

    “哥哥,你还是蛮帅的,而且,一点儿也不闷。”

    杨根硕想起她之前对自己的评价,眼眶不由一红。

    “哭了?是心疼真子吗?”

    “谁哭了?男儿有泪不轻弹。”

    “哥哥,我们做个约定好不好?”

    “什么?”

    “你先答应我,咱们拉钩。”

    “感觉有陷阱,不拉。”

    “干嘛!你不会吃亏的啦。”

    “好吧。”

    拉钩完毕,真子狡黠一笑:“我到十八岁就嫁给你。”

    杨根硕瞪大眼睛。

    “不许耍赖。”

    杨根硕又是眼眶一红:“真子,你也答应哥哥一件事好不好?”

    “什么?”

    “以后无论遇到什么事都要坚强、勇敢。”

    “成交。”真子开心一笑,熔化一切的甜。

    只是很快,她有蹙眉柳眉,“奇怪了,爷爷为什么不来看我。”

    就在这时,文化大臣、经济大臣一同进来,两人穿着黑色西装,胳膊上带着黑色袖标。

    杨根硕眉头微皱,还是拉住真子的小手:“真子,记得答应过哥哥的。”

    真子诧异的看着两人。

    两人严肃的过分。

    “老师,你们……”真子看着千叶博雅,有种不祥的预感。

    千叶博雅眼眶一热,深吸一口气,方才忍住眼泪。

    文化大臣也是长叹一声道:“杨先生,让真子公主去看爷爷最后一眼吧!”

    真子脑袋一懵身子一震,浑身仿佛失去了知觉,只是脑袋微微转向了杨根硕,眼圈瞬间泛红,然后豆大的泪珠滚落。

    “哥哥,告诉我,这不是真的……”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