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九章 家族诅咒
    杨根硕当然避开了,虽然萧米米伤不了他,但被大头皮鞋踢一下,也挺疼的。

    “米米,你误会了,我是很认真的跟你分析问题,你能够从她的表情上面看到痛苦或者恐惧吗?”

    杨根硕的声音依然很低。这些话绝对不能让女孩的母亲听去。

    萧米米这才皱起了眉头,仔细看了看,似乎杨根硕的话也不无道理。

    “你有什么看法?”萧米米问他。

    “可以不解剖,不过还是要拉回你们法医间做一个全面的检查。”说完,看着萧米米道:“去跟那位阿姨讲吧!”

    萧米米哀叹一声,走到了孔菊云母亲的旁边,开始解释。

    中年法医一脸不高兴,“小子,你是什么人,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你有什么权力?”

    “金法医,”刘震霆过来解围,“这位是萧局特聘的杨教官,负责我们的日常训练,您是不知道,他的战斗力,恐怖犹如霸王龙。”

    “哦?”金法医有些诧异,下意识地托了托近视镜,主要是这小子太过年轻了,居然还能教授一帮刑警功夫,“一介武夫而已,不要跟着瞎掺和。”

    杨根硕想要冷笑,却又觉得不合时宜。

    “讲清楚了,家属同意了。”萧米米走过来,道“金叔叔,让大牛跟你一起吧,他的医术,我爸都是认可的。”

    “哦?”金法医再次托了托眼镜,萧米米这么说,他自然无法拒绝,只是,更加的诧异,这小子什么人啊,屁大一点,居然就医武双绝了吗?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一个胖子小跑过来,上气不接下气,穿着大红的羽绒服,身子显得愈发臃肿,因为赶得急,此刻满头大汗。

    他就是承恩中学的教导主任陈正宰,就是那个允诺给杨根硕评一个年度三好学生的家伙。

    这厮名字起的好,长得也很有福,尤其是肚子,首先达到了宰相的水准。

    没想到竟然死了个女学生,而且死在了校园里,这是承恩中学建校十年来不曾有过的。

    作为教导主任,陈正宰知道自己这次怕是吃不了兜着走了。

    紧跟着,又一个穿着长款羽绒服的中年妇女走了进来,走一步退三步,仿佛面前是毒蛇猛兽似的。

    “张老师,这是你们班的学生,快来看看。”陈正宰催促道。

    “我……我怕。”被称作“张老师”的妇女踟蹰不前。

    “怕就不用看了。”一个清冷的声音在她背后响起。

    “龙校长。”陈正宰涩声问候。

    龙慕云走了进来,穿着长款的米色呢子风衣,里面一件黑色高领薄毛衣,她面色冷淡,问萧米米:“有什么线索?”

    萧米米也能感受到这个女人的强大气场,似乎,她不只是一个校长那么简单。

    “还需要进一步检查。”萧米米说。

    “我跟你们去。”龙慕云说道。

    ……

    砰!

    五星级金花酒店总统套房,一名长相阴柔的男人吃了一记鞭腿,蚯蚓一样的血线从嘴角流下。

    他拿手掌抹了一把,伸出舌头舔舐着。

    穿着皮裤,仿佛利剑出鞘的女人缓缓放下了大长腿。

    “毒蛇,你竟然动用迦罗香,若是坏我大事,我就剥了你的皮。”女人操着极其生硬的普通话。

    “小姐,再也不敢了。”毒蛇低下了高傲的头颅。

    ……

    寒气逼人的清晨。

    杨家大宅深处,一个穿着白色练功服的老人,正在院子里打太极。一招一式,有板有眼,同公园里老头老太太不是一个档次。

    他是杨家定海神针——杨柱国。

    旁边侍立着一个同样头发花白,却身穿对襟褂子的老者,手里捧着毛巾,看着老头练功。

    “爷爷……”杨莲霆走了进来。

    “少爷,等老爷将这套拳打完。”拿着毛巾的老头说。

    又过了半个钟头,杨柱国打出一声汗,杨莲霆却在那儿瑟瑟发抖。

    看到这一幕,杨柱国没有鄙视,唯有疼惜。

    “孙子,跟爷爷进屋。”杨柱国拿着毛巾擦了把汗。

    “嗳。”

    进了屋,杨莲霆马上感觉暖和多了。

    “有福,给少爷泡一壶普洱。”杨柱国吩咐。

    “是的,老爷。”

    不多时,热腾腾的普洱抱在手心,杨莲霆感觉整个身心都暖和了,感激的说:“谢谢爷爷。”

    利用这工夫,杨柱国已经洗漱完毕,换了一身长袍,也抱着一杯普洱,这才坐在杨莲霆的面前问道:“身子骨还是这么弱吗?”

    “唉,老样子,不过精神还可以,爷爷不用担心。”杨莲霆能够感受到爷爷的关心,心里暖暖的。

    “唉!说吧,这么早来找爷爷,有什么事?”杨柱国吹了一口茶水表面的浮沫,这才喝了一口。

    “爷爷,我看到他了,跟大姑真像。”

    噗!

    杨柱国一口茶喷射而出,直奔孙子的脸去。

    杨莲霆也本能的做出了规避动作。

    就在这时,一条毛巾从天外飞来,挡下了所有茶水。

    毛巾又回到了杨有福的手上,他还是那么一副面无表情的模样。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杨柱国咽了口吐沫:“孙子,把话说清楚。”

    杨莲霆将昨夜在承恩中学大礼堂遭遇杨根硕的事情说了一遍。

    杨柱国闭上眼睛,有老泪淌下,良久之后,方才长叹一声:“你大姑杨颖,唉……”

    “爷爷,别太难过,您年轻大了。”

    “都是冤孽!”杨柱国痛楚地说。

    “爸爸虽然中了蛊,却一直很崇拜大姑父。”

    “自己儿子都被害成这样,还崇拜那个野蛮人!”杨柱国突然拔高了音量。

    “大姑父当时已经答应给爸爸解蛊了,要不是出了意外……”

    “也怪我,当初我非要拆散他们,是我的手段激烈了一点,那小子才会对你爸下手。”

    “表弟或许有办法呢?”

    “什么办法?解除你爸和你身上的蛊毒吗?”

    “是啊,即便解不了,爷爷也应该跟他相认吧,他毕竟是您的外孙。”

    “只怕那小子跟他爹一样桀骜不驯,看不上咱们这点儿家业。”

    “老爷,无论出于何种考虑,都应该跟表少爷接触一下,大少爷和少爷的蛊毒必须解除,否则,我们杨家的人丁……”杨有福欲言又止。

    杨柱国叹息一声,往事涌上心头,仿如昨天。

    当年自己的大女儿杨颖风华正茂,不顾自己的反对,毅然进入演艺圈发展,很快便大红大紫。

    就在众人以为即将诞生一位亚洲新天后的时候,她却悄然息影。

    外人不知道,作为父亲,杨柱国却是知道的。

    只是因为女儿同出外游历的蛊族首领蚩龙一见钟情。

    然而,当他见到女儿倾心的对象时,无论如何也没法接受。

    杨家是何等门庭,女儿是何等娇贵,如何能够嫁给一个不受教化的野蛮部落首领?

    女大不中留。

    杨柱国的亲身经历,再次证明了这句话。

    女儿杨颖吃了秤砣铁了心,无论如何也要跟蚩龙走,去到那山林蛮荒生活。

    杨柱国派人在半路拦截,只是想着将女儿“带”回来。

    殊不知女儿已然有了身孕,一番剧烈的冲撞,女儿小产,蚩龙暴怒,将派去的人打成了重伤。

    痛失爱子,爱妻受伤,蚩龙没法息怒,半夜潜入杨家,给杨柱国的儿子杨林强行种蛊,之后留下纸条:毁我血脉,我也让你人丁不旺。

    谁都知道,蚩龙已经手下留情了。

    那时候的杨林刚刚结婚,还没生儿子。

    不久之后,就开始暴瘦,中西医都查不出任何问题。

    很快就变成了皮包骨头,人形骷髅一般,整个人也无精打采。

    疲惫到房事都力不从心。

    就连杨莲霆,也是他爸杨林吃了兴奋剂和伟哥之后,方才种下的。

    为了他这颗苗,杨林去了半条命。

    孙子出生后,同样皮包骨头。

    杨柱国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蚩龙的蛊毒,就像一个诅咒。

    原本是老死不相往来之局。

    奈何,为了家族的繁衍,杨柱国不得不低头,亲自修书一封,派杨有福辗转万里,将书信送到了女儿杨颖手中。

    那时候,杨颖再次怀孕,蚩龙心情不错,就答应不日下山,去给杨林父子解毒。

    杨有福将这个消息带回,并且说了蛊族的强大,蚩龙并没有辱没大小姐。

    杨柱国当时还有些安慰来着。

    杨柱国一家盼星星盼月亮,等着女儿女婿回娘家,最后怎么也没能等到,再次派杨有福前去打探消息,结果却得到了噩耗。

    然后,三代单传的杨家,就背负了这个诅咒整整二十年。

    杨柱国能够想到,如果不能解除这个诅咒,只怕杨莲霆跟他爸一样,也无力于房事,即便服药勉强上马,诞下的重孙也是皮包骨头。

    人家移山的愚公是子子孙孙无穷匮也,他杨公的香火却是岌岌可危,说不定哪一代就要断掉。

    现在哪怕只有一线希望,他也必须抓住。

    杨根硕刚刚在西京打出名头,就进入了杨柱国的视野,那时候觉得这小子面容亲切,也没多想。

    只是到了不久之前,听闻这小子在南疆举动,方才基本确定了他的身份。

    可是,老头子又有些犹豫。

    不找他吧,还有一线希望。

    若是他也没有办法,岂不是只剩下绝望。

    而且,自己虽然是他外公,他不认怎么办?

    年纪大了,总是患得患失。

    良久,杨柱国方才点点头:“亲情是割不断的,无论如何,哪怕他不认我,我也要认他。有福,我写封信,你带上信物,去请他回家。”

    “是。”杨有福一阵激动。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