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章 一语中的
    市局法医间。

    除了金法医和他的助手,杨根硕、萧米米还有龙慕云也都在。

    金法医最终没有解剖。

    只是,他有些不自在,今天操作间的外人实在太多了些。

    杨根硕有萧米米打招呼,龙慕云竟然有萧阳亲自打招呼。

    除了萧米米没做什么之外,杨根硕和龙慕云都用自己的方法进行了检查。

    这会儿,大家在开碰头会。

    会议当然是金法医主持。

    “案件比较棘手。”他说,“女生的确发生过性行为,虽然是第一次,却并未抗拒。现场没有挣扎的痕迹,也没有犯罪分子留下的任何有用线索,除了从女生体内提取出来的……物质。”

    考虑到萧米米在,金法医说得比较含蓄。

    “这个线索很重要啊!”萧米米领会了金法医的意思,并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充分显示了一位人民公安应有的职业素养。

    “已经开始排查了,目前可以排除学校里的人。”金法医说。

    “怎么可能没有其他线索,比如说唾液、衣服纤维、女孩指甲盖里的皮脂屑,或者头发丝……”萧米米根据以往一些经典案例进行推测。

    “什么都没有,监控都看不到人。”金法医摇头,“所以我才说这个案子比较棘手。”

    “她同学怎么说?”龙慕云问。

    金法医的助手回答:“孔菊云可能因为家庭条件不好,所以性格有些孤僻,没什么要好的同学,她的行踪也没人在意。”

    萧米米咬牙切齿:“什么人这么大胆,居然向花季少女下手,而且还是在校园里,我一定要尽快抓住他,他逍遥法外一天,就可能还有女孩子遭到毒手。”

    然后看着金法医道:“金叔叔,你必须尽快拿出证据,否则我们怎么抓住凶手?”

    金法医苦笑:“米米,我明白你的心情,我会再仔细检查的。”

    然后,看着杨根硕和龙慕云:“小杨,龙校长,不知二位有什么高见?”

    金法医想:这两位非要掺乎进来,不能让他们闲着。

    龙慕云摇头:“我没什么高见,如果你们在查案过程中力量不足,我倒是可以帮助联系。”

    金法医瞪大眼睛,这个龙校长好大的口气。

    这可是市局,一个奸|杀案而已,还会力量不足。

    龙慕云自然将金法医的反应尽收眼底,也没在意,而是说道:“杨根硕,你说吧。”

    杨根硕看了眼躺在操作台上的女生,说道:“你们有没有注意过女生的表情。”

    萧米米皱眉看着他,因为这是他第二次这么说。

    金法医和他的助手,以及龙慕云都看向了女生,然后,脸上都露出一抹诧异。

    金法医一拍脑袋:“小杨真是目光如炬,我忽略了这一点。死者的表情有些反常。”

    助手心直口快:“事出反常必有妖。”说完了,才发现金法医的脸上不快,意识到抢了老师的台词,他马上低下了头。

    龙慕云仿佛也抓到了什么,问道:“金法医,你的意思是?”

    “女生是第一次,这一点是可以确定的。”他说,“因为特殊的生理构造,女生的第一次应该是痛苦的,虽然痛苦的程度千差万别,但是,没听说过哪个不疼的。”

    “然后呢?”龙慕云问。

    “这个女生,脸上凝固着满足,这说明什么?”金法医问。

    “说明很嗨。”助手脱口而出。

    下一刻,就发现四道凌厉的目光瞪视自己,分别属于自己的老师和警界之花。

    “出去。”金法医喝道。

    助手满脸通红,一路拱着手退了出去。

    “管教不严,诸位见笑了。”金法医向三人解释,然后冲龙慕云问道:“龙校长,你明白了吗?”

    龙慕云摇头:“不明白。”

    金法医急道:“没错,有些女性的第一次也能得到一定程度的欢愉,但是……”

    “抱歉!”杨根硕实在忍不住,打断了他,“金法医,虽然你讲的很专业,但是,在座有两位漂亮的女性,所以……”

    金法医老脸一红:“抱歉,我只是想说明一点,死者的表情不大正常。”

    杨根硕点头道:“金法医,你的助手并没有说错,孔菊云嗨过头了。”

    “大牛!”萧米米狠狠瞪他。

    “萧警官,听大牛说完。”龙慕云道。

    杨根硕看着金法医,“死因还没法确定?”

    “大致确定是心衰导致的死亡,可是那种情况下,人也会有些痛苦的表现。”

    “为什么会心衰?她有没有疾病史?”杨根硕问。

    金法医冲着外面喊了一声,“小强,给我滚进来。”

    助手又进来了,只是表情不大自然。

    “问他。”金法医说。

    杨根硕重复了刚才的问题,助手回答没有疾病史。

    杨根硕点点头:“我们试想一下,什么样的药物可以达到这样的效果?”

    “毒品!”

    除了杨根硕,四个人异口同声。

    不过,金法医第一个否定,“通过目前的检查来看,没有证据证明死者摄入过毒品。”

    杨根硕眉头深锁道:“也不能称之为毒品,我听说过一种夺命香料,名叫迦罗香,盛产于东南亚一带,摄入之后就是这种状态,若真是,就麻烦了。”

    “迦罗香?我怎么没听说过?”金法医摇头。

    “大牛,你的意思是,凶手可能来自境外?”龙慕云沉声问道。

    杨根硕一言不发,但分明是默认了。

    就在这时,有人进来汇报。

    “主任,检验结果出来了,凶手基因排序同亚洲人有着明显的区别。”

    此言一出,杨根硕顿被数道吃惊的目光包围。

    ……

    “萧少,有事儿?”

    这天课间,黄豹刚刚放完水,就被萧丁丁堵在男生厕所。

    尽管朱大常李正太两个跟班都在旁边,他也有些紧张。

    萧丁丁笑容可掬,“豹哥,我们谈谈。”

    “不敢。”黄豹挤出笑容。

    萧丁丁摆摆手:“我们单独谈。”

    朱大常、李正太算是黄豹的死忠,所以,只听黄豹的话。

    黄豹想着同萧丁丁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的,应该不至于兵戎相见,所以就挥挥手,让二人走了。

    二人出门后,想要偷听,又被萧丁丁的跟班杨小荣撵得远远的。

    与此同时,其他人想要上厕所,也不得门而入。

    “豹哥。”

    男厕里,萧丁丁亲热地揽着黄豹的肩头,让黄豹受宠若惊,忙不迭表态:“萧少,有事您吩咐,力所能及,决不推辞。”

    萧丁丁呵呵笑道:“御指天骄听说过吗?”

    “听……听说过。”黄豹面露疑惑,“萧少什么意思?”

    “有没有去放松过?”

    “人家还未成年。”黄豹弱弱地说。

    “滚,老实点。”萧丁丁佯怒。

    黄豹立刻站直,“挺贵的,一年的压岁钱全去那儿了,差不多两月一次……啊!”

    黄豹竹筒倒豆子一口气说到这里,大叫一声:“萧少,你不会要抓我去劳教吧!”

    “去去去,老子有那闲工夫?”

    黄豹一颗心放回了肚子里,“那萧少找我是……”

    萧丁丁露出一抹男人都懂的笑容:“那个,我想请兄弟你去放松一下,当然,你的两个小兄弟也可以一起。”

    黄豹面上一喜,正是血气方刚渴望异性的时候,实在禁不住诱惑,但旋即皱眉道:“这个怎么好意思,无功不受禄啊!”

    萧丁丁爽朗的笑了:“当然,我也有点事儿要麻烦豹哥你。”

    “不敢不敢。”萧丁丁一口一个“豹哥”,都把他黄豹给吓死了,只怕麻烦不小,不过话说得挺漂亮,“还是那句话,萧少但有差遣,不妨直说,力所能及,万死不辞。”

    “哈哈,这话有毛病,都万死不辞了,怎么才仅仅是力所能及?”

    “呃……”

    “没那么复杂,也不要你的命。”萧丁丁漫不经心,拍拍他的肩膀:“你不是跟杨根硕能搭上话,关系不错。”

    “大牛哥?”

    “看看,小名叫得这么亲热,我没找错人。”

    “然后呢?”

    “请他和你们一起去放松,我来埋单,但是,就说你请。”

    “为……为什么,不是陷阱吧!”

    “陷阱你个头啊,我图什么呀!”

    “也是,也是,可是为什么呀?大牛哥又不是咱这些单身汪,身边美女环绕,根本不存在生理问题解决不了的情况嘛!”

    “据我所知,他是农村来的吧,八成没见过那种场面,当然,请他去消费,未必就非要真去出货嘛!有些技师的按摩手法也是不错的。”

    “可是为什么呀!”

    “嗨!”萧丁丁满脸愁容一声长叹,“不瞒你说,因为凌洋,我跟杨根硕闹得不大愉快,这小子相当强势,我不想跟他作对,想要化敌为友,但是,不好那么直白的开口啊!”

    “所以你就让他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你请了。”黄豹自以为是地说道。

    “是啊,吃人嘴短拿人手短,到时候我在发动言语攻势,豹哥再打打圆场,以后不就都是朋友了吗?”

    黄豹犹豫不决。

    萧丁丁眯了眯眼睛,又笑着说道:“豹哥,听说过男人间的几大铁关系吗?”

    “听过。”

    “如果你的大牛哥跟你一起‘放松放松’,以后是不是就成老铁了?”

    黄豹想了想,深以为然,若是能跟杨根硕成为铁哥们儿,就算被抓去劳教也值了。

    “萧少,这件事,我只能保证尽力而为。”黄豹表态道。

    “不,”萧丁丁摇摇手指头,在他的肩头拍了拍,“豹哥,这件事,你是最大的受益者,不但消费免单,还赢得了杨根硕的兄弟情。所以,只许成功不许失败。那个,我看好你哦。”

    黄豹重重地点了下头。

    “抓紧啊。”

    “我晓得了。”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