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一章 艳福不浅
    这个案子将天恩中学搞得人心惶惶。

    学校和警方分别作出了反应。

    学校方面,保安加强巡逻,监控视角增加探头,黑暗的角落增加路灯。

    同时,要求天黑以后女生结伴而行。

    其实,不用学校交代,女生已经开始这么做了。

    绿化带的保洁员,也再也没能在小树林里扫到套套。

    一方面为了安抚学生,一方面为了查案,警方也派出人员二十四小时在学校内外值守。

    警方通过海关,对近期的入境人员进行排查,依然一无所获。

    杨根硕被这件事搞得心神不宁。

    只因为案子发生在天恩中学,因为是林中天和柳承恩的出资的学校。

    凶手自然不是普通人,到底是偶然还是必然?

    迦罗香产于东南亚,而凶手的基因排序有别于亚洲人,这一点并不矛盾,谁说亚洲以外的坏人就不能掌握这种毒物。

    杨根硕纠结的是,如果对方的目标是柳承恩或者林中天,那么他这么做的目的何在?

    岂不是打草惊蛇?

    又或者只是个巧合,自己杞人忧天?

    杨根硕想不通的时候,却接到了柳承恩的电话。

    “大牛啊,听说学校出事了。”柳承恩的声音有些沉重。

    “是啊,一个女生死了。”每每想起女孩躺在冰冷操作台上未着寸缕的尸体,每每想起她的母亲声嘶力竭的哭泣,杨根硕心里也不是滋味。

    “听龙校长说基本确定凶手是境外人员,你怎么看?”

    “我也说不好,但是,我会加强防范。”

    “嗯,我已经让龙校长代表学校抚慰女生的家庭了,作为学校,我们能做的不多,另一方面,就是加强防范。”

    “是啊,这种事情重视就好,也不能因噎废食。”

    “大牛,你猜我在哪里?”

    “嗯?”杨根硕眉头微皱,“难道不在红日国了?”

    “嗨!”柳承恩说,“卫生部门要求我率领中医考察团来鹰国华盛做学术交流,我想,八成会受到刁难,如果你有空,能不能过来一趟?”

    “这么说你们已经到了?”

    “是啊,还有你的三个学生。”

    “我竟然不知道!”

    “中医是老祖宗留下来的财富,我只知皮毛,你的三个学生也感觉学艺不精,生怕丢了国家和祖宗的脸,所以让我给你打电话,希望多加一道保险。”

    “好,我尽快赶过去。”

    杨根硕毫不犹豫,壮怀激烈。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作为华夏一份子,这个时候,自然当仁不让。

    这边刚刚挂了电话,龙慕云又打了进来。

    “杨根硕,半个小时后出发,我去接你,什么都不用准备。”

    杨根硕还没回话,龙慕云已经挂了。

    “靠!”他忍不住骂了一句。

    然后用五分钟冲了个澡,换了一套干净衣服,这才出来,依次敲响了两个女孩子的门,让她们下楼。

    自己先来到楼下,通知几个保安头头过来开会。

    待林家姐妹下楼之后,人就到期了,杨根硕开始讲话。

    他拢共强调三点。

    第一,自己有点急事必须离开,但却是秘密离开,对任何外人都不要讲自己离开的事情。

    第二,要求林家姐妹最大限度的待在别墅里,上学期间,每个人至少有三名保镖跟随。

    第三,若是有女孩子问起他的行踪,就说这次不打架,为国争光去了。

    林家姐妹、李虎、马超一致认为第三条才是他要强调的重点。

    一齐鄙视他。

    就在这时,别墅门口响起鸣笛声,然后保安通报,龙校长让杨根硕出去。

    杨根硕就这样被龙慕云接走了。

    林家姐妹对昔日的事情记忆犹新,当然知道,龙慕云可不止一个校长那么简单,她是来自国家特殊部门的龙同志。

    有时候,林芷君就在想,爷爷给她们姐妹找了个怎样不靠谱的保镖啊,好像自己的事情比本职工作还多。

    爷爷就那么放心,带着林管家出去看世界了?

    ……

    夜幕降临。

    一辆黑色的奥迪缓缓停在林家别墅门前。

    一个劲装汉子跳出驾驶室,转到后面,拉开侧门,然后,一个身穿棉布长袍的老者迈出一只脚。

    别墅里的保安早就通过监控系统看到了这一切。

    终于,老者按响了门铃。

    没人开门,却只有问话声,“请阁下自报家门,来林家所为何事?”

    “林家,真是好高的门槛!”老者显得很气愤。

    他哪里知道,这句话是林伯林玉棠的录音。

    之前也没这规矩,自从林家被一帮忍者攻陷后,保安就多了这么一条规矩,但凡是不明来历的人,都需要自报家门。

    生气归生气,家门还得报,“我是杨家管家杨有福,前来拜见你们家老爷林中天。”

    保安一听,大吃一惊,杨家那可是如雷贯耳,但这个杨有福却是闻所未闻,不过看他的衣着气度,还有他那个身着劲装的司机,倒像是古老家族出来的人。

    “老爷不在家。”这次是保安自己说的。

    杨有福鼻子都气歪了,“成何体统,这就是你们林家的待客之道吗?老爷不在家,家里难道就没个主事之人?”

    “只有两位小姐。”保安说。

    “呃……”杨有福急得挠头,林家两位小姐他还是知道的,都不到二十岁,根本就是孩子嘛,自己难道去拜见他们?就算自己豁出老脸去拜见两个丫头,人家愿意见自己吗?

    但是,今天自己是来送信的,最好再能见上表少爷一面。老爷那里可是还等着复命呢。

    “好吧!”杨有福无奈地说,“就求见一下两位小姐。”

    “稍等,容我们通报一下。”保安说。

    杨有福气得要命,假牙咯咯作响,真想拂袖而去,自己可是代表着堂堂杨家啊,在这西京,谁敢如此怠慢?

    好在没等多久,门缓缓开了。

    司机要跟着,被他斥退。

    然后,杨有福憋屈的接受了一整套安检,比机场出入境时还要严格。

    他无语了。

    跟着四个保安走向别墅主屋,见到他们健硕的身形,沉稳的气度,还有腰间鼓囊囊的东西,那份憋屈渐渐淡去,反而多了一丝欣赏,当然也有些惊讶。

    当看到那些明岗暗哨,以及七百二十度无死角的摄像头,他脸上的讶色更浓。

    林家别墅竟然拥有这样的保安级别,与铜墙铁壁无异,问题是需要这样吗?至于吗?

    还有,设计这一套保安系统的人,也相当专业。

    杨有福突然想到,表少爷不就是林家别墅的保安主管,想必这一切都是出自他的手笔。

    是以,尚未见面,就对杨根硕有了一丝欣赏。

    忍不住就问:“兄弟,你们的主管在不在?”

    “啥?”一名保安诧异道。

    “就是你们的头儿?”杨有福换了一个更接地气的说法。

    “哦,那个头儿,马超还是李虎?”

    杨有福一愣:“不是有个叫杨根硕的主管。”

    “硕哥啊,他没在……”

    这名保安还没说完,旁边三人同时咳嗽,并且恶狠狠瞪他。

    他一时间满脸通红,语气有些不善:“老先生,你问我们硕哥在不在,有什么企图?”

    没等杨有福回话,他又说道:“有什么企图也是白搭,没看到我们的安保力量吗?一把年纪的,劝你别做傻事儿。”

    若在杨家,哪个下人敢这么怀疑他,非让抽烂嘴不可。

    但这是林家,杨有福苦笑:“我并无恶意,我代表的是杨家,咱们两家素无恩怨,你们就放心吧。”

    终于见着了林家姐妹。

    林芷君特地换上一套西装,毕竟是她在家里主事,她的形象,就是林家的形象。

    但是,林晓萌就不怎么注意形象了,刚刚洗过澡的她,穿着毛绒绒的家居服,头发还在滴水。

    杨有福看到这对姐妹花,没有子嗣的他,深深地羡慕着林中天。

    “我是林芷君,这位老先生是……”林芷君微笑着上前,伸出一只手。

    “杨家管家杨有福,打扰两位小姐休息了。”杨有福没跟林芷君握手,反而是抱了一拳。

    林芷君倒是没有什么尴尬的,对方一把年纪了,而且打扮的比较江湖,想来也是喜欢江湖上那一套。

    “不知老先生晚上过来有什么事?”林芷君温声细语地问道。

    杨有福想了想,说道:“其实,老头子并非来拜见两位小姐,而是为了见一见另一个人。”

    “谁?”林晓萌好奇地问。

    “杨根硕。”杨有福说。

    “大牛?”林晓萌瞪圆了眼睛,“为什么?”

    “家主想要见他。”说着,为了增加说服力,从怀里掏出一个信封,“这是家主的亲笔信。”

    林晓萌就要伸手接住,却被林芷君阻止了,她眉头微皱,说道:“杨管家,如果我没有弄错,杨家现任家主是杨莲霆的爷爷吧!”

    “正是。”杨有福对着虚空拱手,就像影视剧上那些封建王朝的官员,在提到“圣上”时候的做法。

    “如果我没记错,杨莲霆跟大牛有些矛盾,还差点打起来,你们家主不会因为年轻人的几句口角就要亲自出面,替自己孙子做主吧!”

    说到这里,林芷君已经不再是和颜悦色。

    “啊!”林晓萌捂着小嘴,马上也不乐意了,“你们家老爷不至于吧!如果想要以大欺小,我们林家虽然比不上杨家,但是,也不能由着你们欺负大牛。”

    “呃……”杨有福瞠目结舌,然后微微一咂摸,眼睛亮了,露出了笑容。

    为甚?是个人都能看出这俩丫头对杨根硕的回护。

    表少爷,您的艳福不浅哪!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