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三章 民族气节
    这是个年轻人,诊断后,竟然罹患了胰腺癌。

    李素问等人都非常痛心。

    年轻人突然激动起来,抓住李素问的手,用英语叽里咕噜说了一通,眼泪哗哗流淌。

    即便听不懂,也能明白他的意思。

    杰森过来翻译:“他说,你们既然能够用这种神奇的手段检查出来,一定有治疗的办法,求求你们。”

    果然,是这么个意思。

    李素问同华回春、孙九针交换了一个眼神,抓着年轻人的手说:“现有的中医手段只能是保守治疗,我们没办法保证治愈,但适当的延缓病情,提高生活质量还是可以做到的。”

    年轻的病人听不懂,着急的看着杰森。

    杰森没有翻译,而是冲李素问略显激动道:“作为一名医生,给病人希望是对的,但如果是在那种明知道是绝望的情况下,还出于善意的谎言而给病人以虚无缥缈的希望,这是不道德的。”

    柳承恩冷笑,“nextone。”他叫“下一个”。

    柳承恩学贯中西,外语其实相当流利。

    年轻人一看有人听得懂,更加激动。

    柳承恩看了眼杰森,耐心地用英语说道:“不是我们不愿意给你治,是因为他们认为我们只会别有用心的骗人,还有,我们不是做慈善的,所以,要想接受我们的治疗,可以,今天过后,我们可以联络。”

    “okok。”年轻人欣喜若狂,退到了一旁。

    杰森气得满脸通红。

    这下子不得了。

    下一个病人尚未来到跟前,之前十名绝症病人及其家属也蜂拥而至。

    这些人都是癌症中后期,可以说是病入膏肓,手术治疗已无意义,西医手段无非是放化疗,而缓解痛苦的方式就是服用止痛药,注射镇痛剂。

    就是花很多钱,受很多罪,最后熬尽了生机,人财两空的死去。

    很多人是第一天接触中医,没想到只是看一看,摸一摸,就比医疗仪器还准,如此神奇,这还得了。

    如此神奇的诊查手段,是不是也有无比神奇的治疗手段?

    虽然刚才听他们自己讲,对于这些绝症,也没什么好办法,原话只是延长生命,提高质量。

    但如果能够做到这一点,也已经不错了。

    谁都知道,西医所谓的保守治疗,到了最后,那都是三分像人七分似鬼。

    而且还有一点,华夏人给外界的印象一直是比较含蓄的,更是比较谦逊的,他说得出,往往就能做得到,而且可以做到更好。

    原本已经绝望的病人,就好像即将溺亡的落水者,突然发现一块飘来的浮木,再也不愿意撒手。

    出现这种状况,主办方始料不及,所以也措手不及。

    杰森过去维持秩序,有人赠送一记封眼锤。

    柳承恩一看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于是高声说道:“首先,请病人和家属安静,让我们将这次交流进行完;其次,请诸位放心,交流结束,我们不会立刻离开,如果有什么想法,我们可以联络;第三,我是从事西医工作的,对中医领域了解不多,从西医角度,诸位的情况的确不容乐观,中医角度,我不好说。”

    现场已经完全安静下来。

    杰森捂着一只眼,如同一个受气的小媳妇。

    “再次强调一点,我们不做承诺,还有一点,我们不做慈善。”柳承恩看着那些病人、家属,点点头:“有什么问题下来再谈吧,现在请各位绅士和女士自觉的恢复秩序。”

    病人和家属很听话,检查完的或者离开了会议室,或者来到指定位置就坐。

    诊查继续。

    杰森来到主席台上,一脸委屈。

    布莱特关心的问:“杰森,你不要紧吧!”

    杰森摇摇头,看向一边的露西。

    然而,露西自始至终没有向他看一眼,让他备受打击。

    布莱特居高临下看着现场,点点头:“承恩医院院长柳承恩,学贯中西,年度诺奖的热门人选,的确是个人物。”

    “看不出来。”杰森话里带着怨气。

    布莱特道:“杰森,现场的节奏已经被人家控制,我们很被动啊!”

    杰森却是自信满满:“老师,你放心,最终是胜利一定是属于我们的。”

    露西扭头看了他一眼,微微皱眉。

    在诊查到第十八个病人的时候,李素问脑门滑下两道汗,慢慢在下巴汇聚成一大滴,然后滴下。

    柳承恩发现了这一点,当即大叫“暂停”,然后上前一摸,不禁大惊失色。

    会议室的环境温度不过二十五度,然而,李素问的长袍已经完全湿透。

    “老李,你怎么样?”作为老伙计,柳承恩一阵心痛。

    华回春、孙九针也不好过,只怪自己学艺不精,不能替老友分担。

    “李老,休息一下吧,你可不能有事啊!”董主任也看出了事态的严重性,只怕这次回国,也会受到组织的严厉处分。

    “没事,才十八个而已。”李素问抬起头,虚弱地笑了笑。

    柳承恩抬头看向来自全国的那些老中医,此时一个个东张西望,冷眼旁观,如同路人甲。

    就在柳承恩想要骂几句发泄一下怨气的时候,华回春一咬牙,“老李,你先歇着,我来试试。”

    孙九针也道:“对,老李,你先歇着,老华先来,我随后,我们都拿不准的时候,你再出手,反正还有个商量。”

    “也好。”李素问点了点头。

    “好好,李老,你先休息。华老、孙老,你们辛苦。”董主任忙不迭给李素问挪了椅子。

    即便如此殷勤,也换不来柳承恩一个好脸色。

    华回春、孙九针诊脉水平原本不错,可是这越往后面,病人的病情越发复杂,他们本身就有些紧张,互相配合着,检查了三个病人,其中两个,还是靠着李素问纠正过来。

    没办法,还得李素问亲自上阵。

    华回春、孙九针内疚的不要不要的。

    李素问却朝着两个老伙计露出一抹安慰的笑容。

    接下来,李素问诊病的速度越来越慢,状况也越来越差。

    到了后来,不光是满脸汗珠,身体也在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一帮老中医动容了。可是,他们自家知自家事,实在是有心无力,自己名声是小,中医荣誉是大。

    董主任都要哭了,一个劲儿冲柳承恩使眼色。

    柳承恩握紧了拳头,默不作声。

    在座的那些西医表情也慢慢有了变化,从之前的轻视傲慢变成了尊敬。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杆秤。

    每个人都有一份职业荣誉感。

    他们知道,李素问苦苦坚持,那是在扞卫着一种他认为重要的东西。

    主席台上。

    布莱特和露西一言不发。

    杰森却忍不住兴奋:“老师,你看,他们不行了,快要认输了。”

    布莱特微微皱眉,露西却是扭头看来他一眼,那一眼让杰森心惊,如果他没有看错,露西的目光里饱含着浓浓的厌恶。

    噗!

    就在诊查到第二十八人时,李素问喷出一口血。

    现场陷入死寂。

    这种情况持续了两秒,华回春、孙九针同时从背后扶住他,柳承恩也是一个箭步,来到跟前。

    伸手一探,发现李素问汗流浃背,浑身冰凉。

    “老李,你没事,振作点!”柳承恩含泪说道。

    “老李……”华回春、孙九针心疼地叫道。

    “李老……”董主任颤声喊道。

    李素问缓了过来,擦了把口角,笑着摇摇头:“老了,不中用了,不过没事,我还能看上几个。”

    “别了,不要了,”董主任哭叫着,“李老,你要保重啊!如果你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就是罪人啊!”

    他顿足捶胸,然后冲着主席台大叫:“不公平!根本不公平。什么交流?分明是刁难!你们用这样的车轮战术,累坏了我们的老中医,然后你们觉得自己赢了,这样很光彩吗?你们还要不要脸!”

    董主任豁出去了!哪怕这份工作不要,也要男人一回。

    华夏早已今非昔比,我们的再也不会任人欺侮一个屁不敢放。

    恰恰相反,我们可以同任何国家任何组织任何人进行平等的对话。

    尽管,诊断的病人和家属也纷纷发言,意思是这场比试,无论输赢,都没有任何意义,大家伙已经见识到了中医的神奇之处。

    不过,他们的话起不了任何作用。

    在场的一帮白大褂没有吭声,他们很清楚,这是西医和中医的一次碰撞,总要有个结果。

    组织者布莱特也是这么认为的。

    “爸爸,差不多了。”露西有些不忍。

    布莱特问道:“杰森,你怎么看?”

    “我们知道,作为一名医务人员,身体素质也是极其重要的,如果你正在手术,因为自身的身体问题,从而耽误了病人的抢救,那么我们应当如何评价这名医生呢?”

    布莱特面无表情道:“你下去吧!”

    杰森领悟了老师的意思,来到了董主任和柳承恩等人的面前。

    冷冷瞪了眼这个之前奴颜婢膝,如今却像是一只好斗公鸡的董主任,这才开口说话。

    “你我双方心知肚明,说是一场交流,实则一场较量,若是贵方力有不逮,你们只要认输即可,完全不用拼命。”

    “你……”董主任指着杰森,浑身发抖,却是说不出话来。

    “认输?”李素问缓缓地说,“那是万万不能的,我年纪大了,而且学艺不精,但我华夏还有诸多高人,即便我不行,也不能证明中医不行,而且现在,我还有些力气,等我倒下再说。”

    杀了夏明翰,还有后来人。

    倒下一个李素问,还有千千万万个李素问。

    “老李……”

    柳承恩、华回春、孙九针,还有那个董主任,四人都是泪光闪烁。

    “和平年代,若能混个烈士,也能千古流芳了。”李素问自嘲一笑,抬起手,“下一个。”

    “慢着。”就在这时,一个年轻人推门进来。

    他大步流星,来到李素问面前跪倒,在他呆若木鸡的时候,抓住他的手,说道:“师父,弟子来晚了。”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