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四章 害怕加重你的病情
    “老师你累了,我替你分担一下。”杨根硕笑道,同时将一道醇和的真气输送过去。

    “好,好,好。”李素问一连说了三个好,心思百转,泪流满面。

    柳承恩几人也是热泪盈眶。

    董主任和一帮看戏的老中医则是面面相觑,怎么搞的这小子好像主心骨似的,他才多大,就算在娘胎里开始学医,又能又多少修为?

    然而,即便是布莱特,也看出了一点不同。

    此人年纪虽轻,气场却强。

    扭头看了眼露西,发现女儿的眼中也多了一丝光彩。

    杨根硕扭头,看向高高在上的布莱特,摇了摇食指,“师父累了,下来的诊断由我这个徒弟接着,布莱特,这样太慢了,大家一起来吧。”

    一句惊四座。

    什么一起来,这可是诊病,他以为是打架。

    但很快,大家就看出了他那句“一起来”的意思。

    要求病人坐成两列,中间留一条过道,杨根硕坐在带滑轮的椅子上,左右手同时开工。

    华回春、孙九针一左一右,各自拿笔记录。

    二分钟一对,就像快餐厅打饭。

    十对过去,无一差池。

    二十对过去,依然如故。

    三十对了,杨根硕也有些疲惫。

    两个负责记录的老头子更是腰酸背痛。但却精神抖擞,就像吃了兴奋剂。

    整个会议室,六七百人都震惊了。

    除了杨根硕的说话声,两人记录时笔尖划过纸张的“沙沙”声,再无声响。

    终于,最后两个人诊查完毕,结果出来,同对方完全没有出入。

    杨根硕起身,不由一个踉跄,然后冲着布莱特微微一笑。

    “中医西医没有孰优孰劣的问题,争一日之长短,那是舍本逐末的行为,因为人类研究医术是为了造福人类,发明中医和西医的祖先都很了不起,而将他们的心血用来的斗法的行为,与初衷背道而驰,是令人不齿的,也是令人心寒的,只有取长补短,相互融合,方才是全世界全人类的福祉。”

    “胜负自在人心。”

    说完这句,他缓慢却坚定的走出了会议室。

    良久良久,不知是谁第一个鼓掌,下一刻掌声雷动。

    “哈哈,我们赢了。”董主任第一个蹦起来,其他老中医也激动万分。

    这就是与有荣焉。

    柳承恩、华回春、孙九针扶着李素问起身,几人相视而笑。

    “是啊,我们赢了,真是不容易。”柳承恩感慨道。

    几人的眼眶再次湿润了。

    杰森大步上了主席台,“老师……”

    布莱特没有理他,径直离去。

    ……

    杨根硕出了会议室,就感觉一阵气血翻涌,天旋地转,在即将跌倒之际,被龙慕云一把接住了。

    “你没事吧!”龙慕云看到这家伙脸上有着一抹病态的潮红。

    “消耗有点大。咦?”杨根硕看到龙慕云通红的眼眶,忍不住笑道:“心疼我?”

    “滚!”说罢,就撂开了手。

    “哎吆。”杨根硕一个踉跄。

    龙慕云又赶紧扶住。

    “头晕眼花冒虚汗,感觉身体被掏空。”

    “再不正经,我就不扶你了!”龙慕云气得跺脚。

    “龙同志,龙校长,其实你很年轻,笑起来也很好看。”

    “年轻?比你大好多!”龙慕云终究是个女性,被男人赞美,还是很开心的。

    “我不介意的。”

    “什么不介意,我……”龙慕云原本想要踹他一下脚,可是他刚刚为国争光,身体虚弱,实在下不去脚,于是就在他腰上掐了一把。

    “嘶——”尽管很痛,可是杨根硕更多的却是惊讶,龙慕云居然也会做出小女人才有的动作?

    “老师……”一个苍老,有些中气不足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两人扭头,看到是柳承恩、李素问、华回春、孙九针四人。

    龙慕云恢复了冷若冰霜,感觉他们有话说,就先离开了。

    龙慕云前脚刚走,李素问便扑通跪倒,哽咽着说:“老师……”

    “起来,什么都别说。”杨根硕拉他起来,“你辛苦了,在华盛,我就是你的徒弟。”

    “完全没必要,太委屈老师了。”李素问恳切地说。

    “我说了算。”

    “好吧。”李素问心不情意不愿。

    杨根硕眉头皱了皱,不可置疑道:“去吧。”

    四个老头面面相觑,还是听话的走了。

    当几个老头的身影在视野中消失,他猛然退后几步,拉开一道门,然后看到一张略显尴尬的小脸。

    这是个金发碧眼五官精致身材修长的女孩,白种人,但肤色有股病态的苍白。

    杨根硕眯着眼睛说道:“你是理事长的女儿,年纪轻轻的医学博士,可以做最复杂的心脏移植手术,这双手价值千万。”

    之前看到她站在布莱特的旁边,而这些资料,都是龙慕云收集的。

    “我都看到了。”女孩仰着圆润的下巴。

    “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杨根硕双手插兜,撅了撅嘴,转身就走。

    “站住,我叫露西。”

    露西快跑几步,摊开双手截住他。

    “你好。”

    “交个朋友。”露西伸出小手。

    杨根硕摇摇头。

    “什么意思?看不起我?”

    “你的普通话比我还标准,我真是汗颜。”

    “我对中医很感兴趣,因为……”她摇摇头,“到底握不握?”

    “干嘛握手啊!”

    “这不是你们的礼节吗?”

    “你们都是拥抱接吻的,入乡随俗,按你们的来。”

    “啊?”

    “我吻你女朋友,你吻我女朋友,我吻你老婆,你吻我老婆,我吻你老妈,你也吻我老妈,大家都不吃亏。”

    “哈哈哈……”露西前合后仰花枝乱颤,笑弯了腰,也笑红了脸,但是,杨根硕的眉头却是皱的更紧了。

    之前是病态的白,现在是病态的红。

    这精灵一样的女孩有病,很严重的病。

    “那你来抱我啊,吻我啊,吃亏的只能是我。”

    “应该是你男朋友吧!”杨根硕握住了她的手。

    “我没有。”女孩眸光流转,“你一定有很多女朋友。”

    杨根硕笑了笑:“你怎么知道?”

    “看出来的,你长得不丑,又这么有本事,肯定也不穷,还有点小幽默,这些优点,对女孩都很有杀伤力。”

    杨根硕只是笑了笑。

    露西拉着他的手,突然欺近了道:“答应做我男朋友,或者老师,不然,我就把你的事告诉组委会。”

    “我有什么事啊!”杨根硕摇摇头,这丫头居然威胁自己,可是这要求也太古怪了。

    “我都看见了,明明是老师,却自称学生,这算不算作弊呢!”

    “你爸爸针对的只是中医,而不是某个人,所以,不能算。”

    “但也可以对你们的信誉产生不良影响。”露西狡黠的笑着,“别忘了,你们考察团代表的可是一个国家。”

    漂亮可爱的女孩子总有特权,即便如此,杨根硕也恨不起来,不过,她竟然威胁自己,嘿嘿,咱们华夏可是礼仪之邦,应当礼尚往来。

    “你怎么告诉?我语言还是文字?”杨根硕突然问道。

    “你什么意思?”

    “我可以让你失去语言和文字能力,甚至是视力,而你们的仪器根本查不出来。”

    “你恐吓我?”

    “是你先恐吓我的。”

    “我不信。”

    “得罪。”杨根硕说罢,在其右臂肘部压了一下,又在她的肩颈点了一记。

    “试试。”杨根硕平和的说。

    “呃,呃呃……”露西瞪大了惊骇的双眼,想要抬手去扣喉咙,又发现右手肘部以下不听使唤,仿佛跟身体失去了联络,尾指都没法动一下。

    还好,左手还能动,但是,她的左手就要挨着脖子时,却被杨根硕抓住了。

    他眨眨眼睛:“信了没?”

    露西急切的点头,一脸哀求。

    “得罪。”他在露西右边肩头一点,左边乳下一点。

    “你,流氓!”露西抬手扇耳光。

    啪!

    当然不可能打到,她的手腕落在了杨根硕的手里。

    杨根硕一把甩开,怒道:“干什么!”

    “你侮辱我。”

    杨根硕耸耸肩:“你可以去告密了。”

    说罢,转身就走。

    “站住!”露西大叫。

    杨根硕回过身来,她已经泪流满面。

    杨根硕还是停下了脚步,皱着眉头,在心中发出一声叹息。

    “你不是神医么?难道你没有看出来我有病?”

    杨根硕面色凝重的叹了口气:“我很抱歉。”

    “抱歉,什么意思?”

    “我感觉你身体不好。”

    “不是一般的不好,是很不好,我有cancer。”

    杨根硕瞪大了眼睛,心头一震。

    “在孕育小生命的子宫里面!为什么!我还没有谈过恋爱,我还没有男朋友,甚至我还是个处|女,为什么我会得这种病,我还这么年轻,我有这么热爱的事业,我不想就这样死去。”

    “所有不幸的人,都或多或少有你这样的想法。”杨根硕面露同情,“我真的很抱歉,我也不明白你们信奉的上帝是怎么想的。”

    “现在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我之所以对中医感兴趣,那是因为我的病,现有的西医手段已经束手无策。其实,我的父亲组织这次医学交流,也有这方面的意思。”

    “可怜的孩子。”

    “现在可不可以抱抱我。”

    精灵般女孩那凄婉哀绝的泪光中,杨根硕敞开了怀抱。

    露西紧紧抱着他的脖子,霸道的说:“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男人,也是我的老师。”

    “老师是可以,男人,你都这样了,肯定名不副实啊!”

    “cancer又不会传染,你怕什么?”

    “呃……我害怕加重你的病情。”

    “其实,我已经对你一见钟情。”

    “我从来都没怀疑过自己的魅力,但是,现在有点怀疑了。”

    露西笑着,在他肩头锤了一下,然后柔声说:“你留下来吧,以你的能力,爸爸可以给你安排最好的医院,最好的职位,你的病人都是达官显贵,如果你不愿意束缚,爸爸也可以为你开一家私人诊所,你一样可以名利双收,过得轻松滋润。”

    “恐怕不行。”

    “为什么?”露西没想到还有一个医生能够拒绝这样的条件,愣了愣,然后冷笑道:“你不会跟我讲什么因为国家培养了你,所以你要报效国家吧!”

    杨根硕笑了笑说:“激将法对我没用的。这么跟你说吧。”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