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六章 擦肩而过
    布莱特点点头,“或许站在你的角度,你是诚实的,但是你足够严谨吗?你觉得人家有邪术,你可有什么理论依据,或者什么证据?”

    “有。”杰森说,“您是知道我的功夫的,虽然是业余拳手,可是也有开馆授徒的水准了,然而,我攻击他的时候,我的支撑腿居然受到了攻击,而他根本没有接触我。”

    布莱特笑着摇头:“杰森,你太片面了,这就是古老而神奇的东方啊!”

    “院长你的意思是?”

    “你的职业是医生,而同时也是一名西洋拳高手,你凭什么断定人家就没有其他的本领?”

    “即便有,露西跟他才认识多久,两个根本就不了解,怎么可能对他……一定是他用了什么办法蛊惑了露西,老师,露西是您唯一的女儿,这事儿,您必须管管啊。”

    “杰森,我明白你的心情。”布莱特一声长叹:“你是我最得意的学生,你数十年如一日,像一个哥哥那样照顾露西,我谢谢你。你没能得到她的爱情,我很遗憾。”

    “老师……”

    “不得不承认,那个小子很有魅力,而且,露西需要他。”

    杰森脸上一白,后退一步:“我不明白。”

    “露西的时间不多了。”布莱特红着眼圈说道。

    “什么!”

    “跟她妈妈一样,罹患绝症,我束手无策的绝症。”

    布莱特捂住了脸。泪水从指缝渗出。

    “什么!”杰森如遭雷击,脸色煞白。

    “院长,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我们应该有很多的手段可以尝试,难道您就这样放弃了吗?”杰森无比激动。

    “该尝试的,我都尝试了,不告诉你,那是露西的意思。”

    杰森又是一个踉跄。

    “但是我想,露西应该告诉那个小子了,他或许是露西唯一的希望。现在,你应该明白她的心意了吧。”

    “我不明白,露西一定是为了活命,她是被迫的,她根本就不爱他。”

    “杰森,你还是不了解女人啊!而我却了解我的女儿,她一直自视甚高,没有几个男孩子能入她的法眼,但是刚刚在现场,我就发现她看向那小子的目光与众不同,有倾慕,有欢喜,就像……你师娘当年看我的目光。”

    布莱特脸上浮现一抹少有的温柔。

    “老师……”

    布莱特红着眼眶:“露西的日子不多了,只要她开心,无论做出什么决定,我都会支持她。”

    停下来,看着杰森,“也请你跟我一样。”

    “我真的不想放弃,可是……”杰森哭着说,“我依然会像一个哥哥那样爱她。”

    “孩子,好孩子。”布莱特张开双臂,将杰森拥入怀中。

    一个伤心,一个伤心又伤情,两个男人抱在一起,用彼此的体温来温暖彼此哇凉哇凉的心。

    ……

    西京。

    金花酒店十三号总统套房。

    一男一女正在对战。

    房间是二十五摄氏度的恒温。

    阴柔的男子穿着衬衣西裤,脚上只是一双棉袜。

    年轻的女子则是吊带、热裤、赤脚。

    阴柔的男子视天下女人如玩物,却不敢在女子性感的部位多看一眼。

    因为,他知道,曾经这么做的几乎所有男人,都被送去了另一个世界。

    两人拳拳到肉,房间里发出砰砰砰的声音。

    终于,男人第十八次被放倒,他捂着流血的右耳,躺在地上,望着天花板上的水晶吊灯,一动不动。

    “说吧,有什么发现。”

    女子丢过来一瓶恒大冰泉,自己也开了一瓶,灌了一口,方才说道。

    男人挣扎着坐起身,打开矿泉水喝了一口,摇摇头,“好像比依云还差点。”

    见女子投来不耐的目光,马上又喝了一口,这才开腔。

    “那个人不在国内,但是别墅的安保级别很高,可谓壁垒森严,学校也加强了防范。”

    顿了顿,他续道:“迪赛这两天就要过来,小姐要行动,就要赶快。”

    女子摇摇头:“我的仇人是杨根硕,他都不在国内,我暂时不会动手,对他的女人下手,只是为了让事情变得有趣,复仇更多点快感,我不可以舍本逐末。”

    “可是小姐,这次头儿很生气,如同他来了,你的仇就没法报了。”

    “不是还有几天,等等看吧。”

    说罢,起身走进了洗漱间,仅有的布料一片片落地,很快,对面镜子里就出现一个玲珑浮凸的佳人。

    她迈动白皙无暇肌肉结实的大长腿,跨进了巨大的冲浪浴缸。

    热水让她的脸上出现了红晕,她闭上了眼睛,眼前浮现出苍雪野牛那刚毅的面庞。

    “阁下,迦罗羡雪是你的女人。”

    一手攀上山峰,一手探入峡谷。

    “阁下……”

    客厅中,听到这如泣如诉的声音,毒蛇捂住了耳朵,不敢越雷池半步。

    ……

    鹰国华盛,医疗考察团下榻的世贸酒店。

    杨根硕走到柳承恩的房间门外,就听到里面的议论。

    这是一座准七星的酒店,过道里金碧辉煌,地毯有五公分后,墙上也做了隔音处理。

    走在楼道里,若是能够听到房间里的说话声,只怕这家酒店也不用开了。

    杨根硕能够听到,完全是因为他变态的听力。

    大家纷纷说着“扬我国威”、“不辱使命”、“没给老祖宗丢脸”之类的话。

    高兴是应该的,谁没有民族自尊心和自豪感呢?但是欣喜若狂就太不成熟了,单纯的,用治愈一个病例,就得出中医西医孰优孰劣的问题,显然是不可取的。

    杨根硕坚持中西合璧,而中方,支持他的似乎只有柳承恩,那三颗老葱,世代中医,那种中医为尊的思想早已根深蒂固。

    杨根硕突然觉得很孤独,仿佛世人皆醉我独醒。

    何年何月,大家才能放下门户之见,互通有无,这才是全人类了的福祉啊!

    突然忍不住笑骂一句,“你算哪根葱?”

    抬手敲门,门开了,李素问当众就要跪倒。

    “老李你干什么呢!”杨根硕一把扶住,“当着这些外人,你是想让我下不来台吗?”

    柳承恩摇头笑道:“大牛,你就让他跪吧,他这是感谢挽回了中医的尊严和面子,也拯救了他李素问,没有让他成为国家,成为中医的千古罪人。”

    “老柳,你看待问题,会不会太过偏激了?”杨根硕摇头苦笑。

    “有吗?”柳承恩自言自语。

    “赢就那么重要,输了就万万不行?”

    柳承恩笑了,知道这小子哪根筋不对,他说:“大牛,我明白你,你的想法是好的,但是实现起来,很难,只有在我们内部,首先深度的展开这种结合。”

    杨根硕一听,觉得柳承恩说的也有那么一点道理。

    柳承恩笑着说:“大牛,竞争未必就是什么坏事,二战之后,两大超级大国的冷战,军事技术得到了突飞猛进的发展,同时带动了一些列科学前沿,这一点说明,竞争也可以推动人类的进步。”

    杨根硕笑了笑,将李素问拉了起来。

    这时,董主任走上前来,伸出一只手:“你就是杨根硕,果然英雄出少年,老李都要喊你一声老师,我也跟着叫一声吧!”

    “董主任客气了。”杨根硕同他象征性的握了下手,对柳承恩道:“老柳,我出去转转。”

    杨根硕想要赶紧离开这是非之地,他不喜欢这些虚伪的客套。

    “好啊,记得早一点回来,大家庆祝。”

    “好。”杨根硕苦笑。

    电梯口,一共三部电梯上下。

    他在最左边一部门口等着,龙慕云走了过来,“杨根硕,你去哪里?”

    “逛逛。”

    “一起呀!”

    杨根硕眯着眼睛看了看她,发现来了这边之后,龙慕云越来越有女人味了。

    “好。”他笑着说:“我们假扮情侣。”

    “为什么!”龙慕云点点头,“好啊,想要占我便宜,门都没有,我们装作不认识。”

    “也成,反正不是很熟。”

    “你……”

    这时候,门开了,两人一起进去,合金门缓缓合拢,然后,一个女人的身影在眼前掠过。

    尽管隔了整整八年,尽管是在这异国他乡,尽管只是看到了一个侧面,杨根硕还是觉得对方很像姑姑。

    他扑过去,想要打开门,电梯却已经开始下行。他赶紧按了下一层。

    龙慕云被他这异常的举动吓了一跳。

    问他怎么了,他也不答。

    仿佛一个世纪那么漫长之后,电梯停了,他冲出去,从楼梯跑上去,站在电梯门口,茫然四顾,然后,选择了一个方向去找。

    公共洗手间里有个成熟的女性走出来,看着杨根硕的背影略有所思。

    杨根硕心有所感,回过头来,哪里还有人的影子。

    “呵呵……”应该是弄错了吧!杨根硕不禁一阵苦笑,“姑姑,你到底在哪里?”

    ……

    “玉致,怎么这么慢,不是找不到房间号吧!”柳承恩打开门,将女儿接了进来。

    “上了个洗手间,好像又看到一个熟人,所以耽误了一点儿时间。”

    “有个小伙子刚刚离开,不然介绍你们认识。”

    “干嘛!”柳玉致笑问。

    “不干嘛。”看着女儿的眼神,柳承恩投降了。

    女儿无疑是优秀的,二十八岁的年纪,对于现代社会的成功女性而言,并不属于大龄。

    可是柳承恩显然有些急了。

    但是,女儿显然不急。

    柳承恩有个吃惊的发现,似乎女儿对男性不感兴趣。

    不过,欣慰的是,截至目前,她也没有表现出对于女性的兴趣,暂时没有出柜的动向。

    柳承恩转换话题,“哦,晚上跟我们一起玩吧。”

    “看时间。”柳玉致柔柔一笑。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