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七章 自己打脸
    回国的前一天晚上,中医考察团找了一间清吧来庆祝。

    毕竟是一帮老中医,太嗨的夜场,不适合他们。心有余力不足。

    柳玉致没有来,让柳承恩颇有些失望,不过,同时也有些庆幸。

    他并不希望自己的女儿看上这小子。

    一来,这小子女人太多。

    二来,若是那样,林中天岂不是就要比自己高上一辈?

    相比而言,柳承恩发现,似乎自己更加无法接受的,竟是第二条。

    一帮人坐在一起,董主任心情超好,极其活跃,不停敬酒。

    大家的兴致也很高。

    这一次实实在在是扬眉吐气。

    白天检查的一百名病人中,超过八成,已经同中医代表团签订了治疗协议。

    此次学术交流,可谓名利双收。

    杨根硕被柳承恩几人包围在中间,龙慕云坐在远处角落里,并没过来凑热闹。

    董主任和一些老中医过来敬酒,杨根硕来者不拒。

    打发完这些人,杨根硕才跟柳承恩开起了玩笑。

    “老柳,你不够意思。”杨根硕打趣道。

    “咋了?”柳承恩平日里严于律己,几乎不动酒水,也就是这次在国外,而且心情比较好,所以才稍稍放开一点。

    “不是要给我介绍你宝贝女儿的?”

    “有吗?啥时候?”

    “那次交代遗言的时候。”

    柳承恩记得,那次在苍雪野彘手里,以为自己要死了,所以就让杨根硕转达自己的遗言。

    “忘了。”柳承恩死不认账。

    “所以说你不够意思,听说你女儿下午来过,可漂亮了。”

    “比你大了好多,你小子给我少惦记。”柳承恩威胁道。

    “我又不是狼,你这么防着我干嘛!”

    “你比狼还要恐怖。”

    “哎!”华回春摇头,“老柳,你这话我不苟同。”

    “怎么讲?”柳承恩怪眼一翻。

    “老师嘛!还是个有基本原则的人,比如我们三个的孙女,也个顶个的漂亮有气质,老师也没有祸害不是。”

    “是啊是啊。”李素问、孙九针一起附和。

    靠!都不是好东西。杨根硕在心里笑骂。

    “你们几个等着吧,有你们哭得时候。”柳承恩一副未卜先知的模样。

    华回春摇头,“我们相信老师的人品。”

    杨根硕苦笑摇头,对着龙慕云举杯邀饮。

    龙慕云微微一笑,端起颜色瑰丽的酒水,喝了一口。

    见杨根硕同几个老头玩闹起来,她将目光投向了门口,然后秀眉微蹙,她怎么了来了?

    露西站在门口。

    在华盛,她的能力无法估量。

    打听到中医考察团的下落,不过一句话的事情。

    只是这一刻站在门口,她却没有立刻进去。

    爸爸的话还在耳边回响。

    “露西,爸爸已经失去你的妈妈,不想再失去你。哪怕有百万分之一的希望,爸爸也要为你争取。”

    “只要你开心,爸爸支持你的一切决定,不用管爸爸,爸爸还有杰森。”

    “这一生,我们有幸成为父女,这是上帝的恩赐,可是岁月太匆匆,爸爸还没当够,如果有下一世,请让我继续做你的爸爸。”

    “……”

    站在酒吧门口,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爸爸,下一世渺茫无期,女儿就要把握这一世,我坚信,有一个人,他可以延续我们父女的缘分。

    想到这里,露西擦干眼泪,深吸一口气,从一片灯红酒绿间,直直地走向杨根硕。

    一帮人目瞪口呆。

    这个又高又瘦的女孩,他们虽然跟她没有只字片语的交流,可是,每个人都记得。

    只因为她站在布莱特的旁边,那么的桀骜不群。

    所有人,包括龙慕云在内,都萌生了同样的疑问。

    她来干什么。

    瘦高却有料的身姿,巴掌大的小脸上五官精致的排布。

    拨开华回春、李素问、孙九针,推开柳承恩,双臂缠上了杨根硕的脖颈。

    众人呆若木鸡。

    杨根硕笑容尴尬。双手高举,作投降状。

    “各位好,我叫露西,是布莱特的女儿。”露西丹唇轻启,自我介绍,然后靠在杨根硕怀里,轻声说道:“和爸爸谈妥了,跟你走。”

    不熟悉杨根硕的人或许只是惊讶,又或者感叹一句这小子走了狗屎运。

    柳承恩、华回春、李素问、孙九针四个差点将眼珠子瞪出来。

    这丫头的条件,哪怕去做他们国家的第一夫人,也够格了,干嘛要在杨根硕这棵树上吊死?

    当然,这并不是他们震惊的地方。

    莫名惊骇的是,都不知道杨根硕这小子什么时候下的手,这就将这么一个白富美勾搭上了。

    柳承恩幸灾乐祸地看了眼三颗老葱,意思很明显,打脸了吧。

    三颗老葱眼神交汇,立刻推翻了之前对杨根硕的评价。

    老脸通红,火辣辣的,刚刚都说了什么,不是自己打脸么?

    老师的原则和底线很模糊啊,回去必须严厉的管教孙女,严防死守,离这个危险分子越远越好。

    这时候,一个高高大大的白种男人走进来,手里一瓶威士忌,脚步虚浮,满脸通红。

    “杰森!”露西站起身来,责怪道:“你喝多了。”

    杰森摇晃着,来到几人面前。

    “露西,你要走了,都不跟我说一声,害怕我缠着你吗?”

    “杰森,不是的。”

    “杨根硕,我输了,心服口服。”杰森朝着杨根硕说道,口角挂着一抹自嘲的苦笑,“我十年的时间,比不过你一个小时。”

    杨根硕摇摇头:“抱歉,我想你是有些误会了。”

    “不用解释!”他大叫,“露西是我最疼爱的人,你不可以让她受半点委屈,否则,我绝不饶你。”

    杨根硕冷笑:“在这玩酒后吐真言吗?其实要表白,还是清醒一点好,那样显得更有诚意。”

    “你……”

    “目前为止,露西只是我一个病人,就这么简单。”

    杰森的笑容越发苦涩:“即便你没有给出任何承诺,我依然失去了她。”

    再灌一口威士忌,深情地看着露西,他戳着心口,“我永远会像呵护妹妹一样呵护你。”

    然后转身,踉跄着离去。

    “站住。”

    杰森停步,露西上前。

    从后面轻轻拥住他,脸蛋也轻轻地贴在他的背上。

    “杰森,谢谢这些年你的呵护,我可以叫你一声哥哥吗?”

    “当然。”杰森泪流满面。

    角落里,龙慕云偷偷地抹了下眼角。

    发现杨根硕居然笑她,狠狠回瞪了一眼。

    ……

    考察团就这样回国了。

    要说收获最大的,自然是杨根硕。

    大家都说露西是个无价宝。

    原本,杨根硕还不大相信。

    直到露西神神秘秘,摸出一张卡片。

    一张黄金包边中间镶钻的银行卡。

    上面的文字,杨根硕看不懂。

    露西笑着说:“这是我的嫁妆。”

    “会不会太轻了。”杨根硕拿在手里掂量着。

    露西摇摇头:“迪拜皇家万事达卡,一张无限透支的黑卡。”

    “无限额透支?”杨根硕瞪大了眼睛,“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当然。”

    “要买个国家呢?”

    “国家不卖。”

    两人旁若无人,聊的热乎。

    龙慕云远远的看着,无尽鄙视。

    口口声声说只是拿人家当个病人,实则上呢?都谈婚论嫁了。

    经过十二小时的飞行,飞机即将降落。

    广播里公式性质地说着话,比如欢迎大家,要求大家升起小桌板,同时,扣好安全带,飞机将在二十分钟后落地,地面温度,零下二摄氏度。

    这是一架国航的大飞机,降落过程中还是比较平稳的。

    但即便如此,露西还是趴在他的腿上,指甲都掐进了他的大腿肉里。

    还好没人误解。

    终于停稳了,杨根硕捧起露西的小脸,发现一片苍白。

    “不舒服?”

    “有点。”

    “没事了。”

    “嗯。”

    “来,把衣服穿上,外面很冷。”

    “谢谢。”

    “突然间这么客气?”

    “相敬如宾嘛!”露西苍白的小脸上露出一丝妩媚。

    杨根硕瞪大眼睛,然后忍不住笑了。

    这时候,听到那个董主任讲电话,“是的,我们马上就出去。”

    他放下电话,拉着柳承恩道:“柳院长,这次咱们为国争光,载誉归来,外面接机的阵容很庞大,不要被吓着。”

    杨根硕眉头微皱,咬着露西的耳朵说:“一会儿跟着我,咱们单独走。”

    “为什么不跟大家一起?”露西的声音有些大,不恰好让龙慕云听到了。

    龙慕云整理好衣服,拿下旅行包:“大牛,我们一起,我也不喜欢。”

    走出栈桥,董主任率领大部队,浩浩荡荡走向出口。

    突然,柳承恩就发现杨根硕、露西还有龙慕云不见了。

    柳承恩东张西望的工夫,其他人也发现了这一点。

    “杨小兄弟呢?”董主任着急的寻找。

    柳承恩摇摇头:“不用找了,那小子不喜欢这种场面。”

    “狗肉上不得台面。”一名老中医不假思索道。

    只是话音方落,就被三双吃人的目光包围,正是三大中医世家的领军人物。

    老中医哪怕背过身子,依然如芒在背。

    柳承恩摇头道:“若大牛是上不得台面的狗肉,我等就更加不堪,狗屎都不如。大家应该没有忘,我们此次能够保住中医的荣誉,保住老祖宗的颜面,都是因为一个人力挽狂澜。”

    董主任感慨道:“是啊,多亏了杨小兄弟,我看他是虚怀若谷,不贪图这些虚名。”

    “我们走吧。”董主任一挥手,也不再管杨根硕三人。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