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八章 金屋藏娇
    话分两头。

    杨根硕、露西跟着龙慕云,走了特别通道,在龙慕云那本特殊的证件下,一路畅通无阻。

    杨根硕羡慕坏了。

    走出机场大楼,刺骨的寒风扑面而来,露西、龙慕云同时打了个寒噤。

    杨根硕不假思索,将露西揽进怀中,并且解开衣扣,敞开大衣,为其挡风。

    露西一脸甜蜜。

    龙慕云情不自禁撅起了小嘴,心里酸溜溜的。

    “龙校长,你去哪儿?”

    “学校。”她冷冷地说。

    杨根硕拦了一辆出租车,龙慕云毫不客气的坐在了副驾上,杨根硕给露西打开门,让她进去,然后坐在她的旁边。

    “师傅,承恩中学。”

    “好嘞。”司机爽快的应道。

    出租车里开着暖气,大家舒服多了。

    没走几公里,司机便开启话痨模式,“几位是老师还是学生啊?”

    “怎么?”杨根硕反问。

    “嗨,还不是圣诞节晚上发生了命案,那个女生太惨了。”司机说。

    “案子有进展吗?”杨根硕随口问道。

    “有个屁进展,搞得人心惶惶,警方直到现在也没个说法。”司机对警方的效率很不满意。

    “发生这种事谁都不想,我想学校和警方会通力合作,很快就能抓住凶手。”龙慕云说道。

    “你一定是老师!”司机笃定的说。

    “为什么?”龙慕云面现诧异。

    “讲起话来头头是道。”司机停顿了一下,“但都是空话套话。”

    龙慕云脸上一红,差点急了。

    杨根硕适时开口,“师傅,你怎么对这件事这么上心?”

    “嗨,我女儿也在承恩中学的学生,你说我能不上心吗?”

    原来如此。杨根硕点点头:“你放心吧,这只是一起偶然事件,学校、警方已经纷纷行动起来,还有一点,学生也警觉起来,所以,犯罪分子即便有心作案,也无机可乘。”

    “但愿如此吧!”司机摇摇头,“唉,哪来的禽兽,你说你……干嘛要杀人!嗨,生个闺女,真是操不完的心。”

    这句话谈不上重男轻女,但却让龙慕云相当不舒服。

    不过,露西却没什么特别的反应。

    接下来,一直到承恩中学门口,都是司机在唉声叹气。

    龙慕云让在门口停车,就要掏钱,杨根硕阻止了她,说了下一个地点——惠园小区。

    龙慕云眯着眼睛看了眼这小子,顿时想到四个字——金屋藏娇。

    冷冷一瞪,裹紧了风衣,走进了学校大门。

    “小兄弟,这女的很有气质,是教什么的啊?”出租车再次开动起来,司机忍不住问道。

    “师傅,她是校长。”杨根硕微笑着说。

    “啊?”司机大吃一惊,“天啊,我这么议论学校,她不会公报私仇,找我闺女麻烦吧!”

    “大叔,你想多了,龙校长没那么闲。”

    “那就好那就好。”司机果真擦了把汗。

    然后便缄口不言,想来也是明白了“言多必失”的道理。

    司机不说话,露西却开口了。

    她将目光从窗外收回来道:“这里也很繁华呢!”

    “这里是市区,当然繁华,等有机会,带你去看看落后的地方。”

    “我们那里也有贫民窟。”

    “不讨论这个。”

    “你带我去哪儿,你家吗?”

    “不是。”

    “为什么不去酒店?”

    “你打算一直住酒店?”

    “听你安排。”

    司机从后视镜看了眼露西,又是一阵唉声叹气。

    “嗯?师傅,你这是……”

    “养女娃,他爹妈真是操不完的心。”

    杨根硕知道司机师傅是会错了意,有些忍俊不禁,却没纠正。

    出租车停在惠园小区门口,杨根硕付了车资,拿下了露西的行李箱。

    “这里就有点落后了。”他说。

    “没关系,挺好的,充满了生活气息。”露西扭头看着杨根硕,“再说了,有你的地方,就是最好的风景。”

    杨根硕夸张的一哆嗦,“浑身鸡皮疙瘩。”

    “讨厌。”露西推了他一把。

    将露西安排在这个小区,住进野姬、凉子之前租的房子,杨根硕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因为,这个房子他不想退掉,如此,就有了一个不退的借口。

    打开门,暖气很足。

    露西踢掉鞋子,脱掉羽绒服,踩在光亮的红木地板上,一蹦一跳,最后跳上了沙发。

    “不错耶,窗明几净,一尘不染,温暖舒适,很温馨的感觉,我喜欢。”

    “这里也只能当得起‘温馨’二字了,跟奢华是一分钱的关系也没有。不过,你喜欢就好。”

    “你一直住在这里吗?”露西问道。

    “我基本不住这里。”

    “那这里是……”

    “有个故事,以后有机会讲给你听。”

    看到杨根硕面现忧郁,露西乖巧的点点头。

    “喝点什么?”

    “红茶。”

    杨根硕打开冰箱,还真有,于是用电水壶烧上热水。

    等水开的工夫,他拉着露西坐在沙发上,“来,我再仔细检查一下。”

    “好。”

    露西伸出精细的皓腕,杨根硕三根手指落在寸关尺三脉,闭上了眼睛。

    杨根硕并不知道,此时露西的目光多么痴迷。

    约莫三分钟后,换了条手臂。

    诊查完毕,他默不作声,过去泡了一杯红茶,放在她的手心。

    “是不是束手无策?”露西平静地问道。

    杨根硕笑了笑:“不是,我这个人喜欢做有挑战性的事。”

    “可是我不希望你因为我太过耗费心神。”

    杨根硕摇头:“这一刻,你就是我的病人,为了病人,我会不惜代价。”

    “只是病人吗?”

    “不要得寸进尺啊,丫头!”杨根硕抚摸着她的头顶。

    “可是我已经听你的话,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了啊!”

    杨根硕没有接话,而是转移了话题,“今天收拾一下,休息一天,明天去承恩医院,再做一个全面检查。”

    “你把脉不是比仪器还准确?”

    “不,还是要借助一些西医手段的。”

    “哦。”露西点点头,放下玻璃杯,轻轻靠过来,“其实,无论结果怎样,我也满足了。”

    杨根硕摸着她的秀发,心里出奇的平静,“你不想活的久一点?”

    “谁不想啊?我舍不得爸爸,还有,想跟你生个baby。”

    “不要这么想,言之过早了。”杨根硕哭笑不得,“不过,如果你这么想可以增强你的生存意志,倒也无可厚非。”

    就在这时,有钥匙开锁的声音。

    “谁?”露西也听到了,微微变色。

    杨根硕一拍脑袋,今天是周末,还能是谁。

    当手里拿着抹布的凌洋打开门,就看到了一脸苦笑的杨根硕。

    不止如此,他的怀里还用着一个女人。

    “啊,对不起。”凌洋连忙退出去,撇过脸说道,“大牛,我不知道你在,我改天再来打扫。”

    “傻丫头。”杨根硕哧溜一下过去,一把拽住她,让她面对自己,“我只是给你一把钥匙,谁让你来做保洁的?”

    “我以为……”凌洋的双肩在杨根硕手中,四目相对,她说不出话来。

    “你也没有打扰到我们,怕什么?”杨根硕笑着摇摇头,“来,我给你介绍。”

    “露西。”露西大大方方起身,赤脚的她都比凌洋高了一头,拉起凌洋的手,“谢谢你保持这里的卫生。你很漂亮,看得出来,你也是大牛的女朋友。”

    听话听音,这么说,她也是大牛的女朋友了?凌洋咬了咬樱唇,“你是外国人?”

    杨根硕忍俊不禁,“洋洋,你的对白能不能有点深度,比如问你是混血吗?你是华裔吗?”

    “大牛,你讨厌。”凌洋小脸通红。

    杨根硕深吸一口气:“洋洋,这房子空着,所以我把露西暂时安置在这儿,她现在是我的病人。”

    “你生病了?”凌洋惊呼。

    露西看到凌洋吃惊的样子,心头暖暖的,露出一抹温柔的笑:“你真是个善良的女孩儿。”

    杨根硕耸耸肩:“那就让这个善良的女孩子陪你一起收拾,需要买什么,也让她陪你。”

    “你要走?”露西问道。

    “我还有点事,晚上陪你吃饭。”

    说着就找到了那辆长城的钥匙。

    走到门口,又停下来说:“对了洋洋,这丫头钱多的花不完,你不要替她埋单。”

    一句话,将凌洋逗乐了。

    两个女孩趴在阳台上,看着杨根硕驱车离去。

    “凌洋,你很喜欢杨根硕?”

    “你怎么知道?”杨根硕没在,她也不隐瞒自己的情况。

    “我从你的眼睛里看到了浓烈的爱意。”

    “你呢?”凌洋问她。

    “我……”露西摇摇头:“我的病很重,也许没有未来。”

    “这么严重?”

    露西笑了笑:“不过,我很庆幸,在我最后的日子里,上帝让我遇到了他,他一出现,就深深的迷住了我。我知道,他就是我这一世苦苦寻觅的人。只是……”

    “只是什么?”凌洋的眼圈一下子红了。

    “只可惜,我对他一见钟情,而他只是把我当成一个普通的病人。”

    “普通的病人,怎么会安排你住在这里?”凌洋摇了摇头。

    “这里对于他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吗?”露西忍不住问。

    “是啊,曾经也有两个歪果女人,深爱着大牛,如今,一个回国了,一个离开了人世。我不止一次地看到大牛坐在窗口发呆。”

    凌洋声音低沉,眼眶红润。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