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二章 南丁格尔
    与此同时,下课铃也响了。

    趁着人少,匆匆解决了个人问题,就进了高三八班。

    班级里这会儿也没多少人,但是,他走进教室的一刻,还是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这个插班生,在很多人眼中就是个迷,他上学的日子,还没有其他同学请假的日子多。

    就这样,都没被劝退,实在是异数。

    有人想,或许是因为林家姐妹的关系吧!

    谁都知道,这所学校的出资人是林中天。

    可是,那天圣诞舞会,大家都记忆犹新。

    这所学校还真是藏龙卧虎。

    一直**丝一样的第五旻,竟然是第五家族的废柴少爷。

    第五家族的少爷居然拜杨根硕为师。

    妩媚女教师曲玲珑,竟然是曲家大小姐。

    还有更过分的,同南门彩云齐名的第五轻柔,竟然承认杨根硕是她男友。

    虽然有着拉挡箭牌的成分,但也从侧面反映了杨根硕的实力。

    还有,曲玲珑对这小子的维护……

    林林总总,综合起来分析,便可以得出一点。

    这头大牛不简单。

    “师父,来上课啊?”第五旻笑着上前问候。

    这小子最近心情不错,因为杨根硕的关系,自己在家族中有了一些地位,就是零花钱方面,也比之前多了一倍,当然,跟爷爷在位时,还有差距。

    爱情方面,也很滋润。庞嘟嘟越变越萝莉,家世背景也逐步显现出来。只是,庞嘟嘟瘦下来之后,变得保守了,两人尚未捅破那层窗户纸。

    “不是,我来看你的。”杨根硕没好气道。

    第五旻一哆嗦,让开了身子。

    “大牛,啥时候回来的?”艾悠悠背着手问。

    “刚刚。”杨根硕笑答。他这次出门来去匆匆,也只有这些女孩子知道。

    艾悠悠撅着小嘴点了点头:“刚回来就来上学,这么勤奋?”

    杨根硕老脸一红,扶额道:“悠悠,回你位置去,别笑话我。”

    “嘻嘻,大牛还会脸红,真好玩。”林晓萌拍手道。

    “大牛哥。”黄豹移动过来。

    “嗯?”

    “晚上……”

    “稍等,接个电话啊!”

    电话是萧米米打来的,杨根硕眉头一皱,一边走出教室,一边接通电话。

    “怎么了?”

    “上面来人了,说是协同办案。”萧米米说。

    杨根硕一想就明白了,是龙慕云的反映起到了作用。

    杨根硕禁不住腹诽:这个龙慕云,明明说话很有分量,就是不吭声,不作为。

    得亏了自己推波助澜。

    “挺好的。一来,人家权限比你们高,可以动用的资源比你们多,办案效率应该高过你们;二来,你们一直没有丝毫的进展,压力很大,他们的加入,对社会舆论也是个交代。”

    “咦?大牛,我发现你可以当局长了!”萧米米惊呼

    “几个意思?”

    “你的话,跟我爸几乎一字不差。”

    “呵呵,要不要这么邪乎。”

    “还有件事。”谈完公事,萧米米强调就变了。

    “什么?”

    “有个女人被你迷住了,爱上你了?”

    “别开玩笑了。”

    “是个大美女。”

    “谁?”

    “你见过的,我闺蜜舒雅。”

    “别逗我了,人家怎么会看上我?”

    “那个女人是谁?”萧米米突然问道。

    “谁?”对方语气由舒缓变得急促,搞得杨根硕心中一惊。

    “别装蒜了,那个歪果女人。”

    “你怎么知道?”隔着电话,杨根硕都仿佛看到萧米米冷笑的模样。

    “行啊,出去一趟,又带回来一个。”

    “露西有病。”杨根硕没打算隐瞒,当然,也谈不上解释。

    “她叫露西?”

    “如果没什么事,我先挂了。”

    “等等,她什么病?”

    “总之很严重,她将最后的希望寄托在我身上。”

    “这样啊。”

    “就是这样。”

    “没想到你的魅力那么大,舒雅眼界那么高的一个女人都会被你迷住。”萧米米的频道再次切换。

    “不要这么无聊了。”

    “你还不信?”萧米米急道,“昨晚你是不是带那个歪果女人撸串去了?还喝茅台?”

    “舒雅也在场?”

    “可不是?”

    “算了,没什么意义。”

    “怎么会没意义,她很随便的,很容易上手。”

    “你不介意?”

    “我介意的过来么我?”

    “算了,你们就够我忙的了。”

    “滚。”萧米米啐骂,挂断电话。

    杨根硕摇摇头,这才发现,自己竟然不知不觉上了天台。

    西京的冬天经常出现雾霾,所以,政府出台了汽车限行的政策。

    工作日内,每天限行两个号码。以此减少汽车尾气的排放。

    别说,还真有点效果。

    起码,见到太阳的日子多了。

    曾经有这么一个段子。

    因为雾霾严重,一名司机经过十字路口,看不见灯,过去之后才发现自己闯了红灯。

    于是就给广播台打电话,询问这种情况怎么解决。毕竟是无心之过。

    主播说:你放心,你看不见它,它也看不见你。

    今天天气不错。

    尽管滴水成冰,但万里无云,阳光耀眼。

    因为好天气带来的好心情,因为华回春的一通电话,烟消云散。

    华回春说露西醒了,要见他。

    杨根硕随口问了句检查的情况。

    华回春语气沉重,“有些样本还在化验,根据目前采集的数据,很不好。”

    “别说了,我这就过来。”

    虽然一切都在意料之中,但再一次证实,还是残酷得叫人没法接受。

    杨根硕接了个电话,就消失不见了。

    大家都习以为常,除了黄豹,他的话才说了一半。

    杨根硕一路八十码,来到了承恩医院。

    风尘仆仆的他,先被苏灵珊截住了。

    “大牛,啥时候回来的?”

    “刚刚。”杨根硕脚下不停,“我有事情找老华,咱们下来再聊。”

    “好的,你先忙正事。”苏灵珊说道。

    从杨根硕严肃的表情看来,他的确有正事。

    敲开华回春的办公室,一个火热的身体扑进他怀里。

    恰好,苏灵珊看了个正着。

    毫无疑问,这个歪果女人她不认识。

    第一反应就是愤怒,这就他说的正事!

    “大牛,我以为见不到你了。”露西紧紧抱着他的腰说。

    “怎么会?”杨根硕捧起她苍白的俏脸,有些心疼。

    露西摇头:“咱们不是说好了吗?先不检查,你为什么?”

    “我不想你逃避,早检查,早治疗,总没坏处。”看着她碧蓝的眼瞳,杨根硕深吸一口,“其实我有些后悔,也许不该让你喝白酒,吃刺激性的食物。”

    “不怪你。我很开心。”

    “可是,我不想放弃!”

    “你哭了?”

    “都没有眼泪,怎么算哭?”

    “可是你的眼眶好红。”露西咯咯笑着,也笑出了眼泪,“我觉得,你有点爱我了。”

    看到这里,听到这里,苏灵珊的眼眶跟着红了。

    露西的身体突然一僵,双手抱着肚子,倒在了地上。

    身体蜷缩,如同煮熟的虾。

    死死咬着嘴唇,面容痛苦的纠结在一起,血色全无。

    “露西!”杨根硕大叫一声,将她抱在怀里。

    “大牛,我好辛苦。”

    “我一定会让你好起来的,我发誓。”杨根硕泪流满面。

    “大牛,需不需要帮忙!”苏灵珊忍不住跑到了跟前。

    “找一间空房。”

    “跟我来。”

    苏灵珊扭头就走,杨根硕抱起露西,一路跟随。

    不多时,就来到一个单间,房号214。

    将露西放在床上后,苏灵珊比杨根硕还要紧张,她满头大汗,着急的问道:“需不需要止痛药?”

    杨根硕摇头,脱下铁指环,捋直变成一根银针,然后看着痛苦不堪的露西,说道:“别怕,很快会过去的。”

    左手兜住她的后颈,将其按在自己怀中,同时,在颈侧按压,右手的银针刺入她的颈椎。

    慢慢地,露西趴在她的肩头睡了过去。

    杨根硕拔出银针,慢慢将其放倒,然后,将银针缠在尾指上。

    苏灵珊给露西盖上了被子,这才起身看着杨根硕。

    “珊珊,你真是个善良的女孩,南丁格尔的化身。”看到苏灵珊泛红的眼圈,杨根硕由衷的说道。

    苏灵珊凄然一笑:“这个女孩子真可怜。”

    “你去忙吧。”

    “我想知道她什么病,还有……跟你的故事。”

    “好,我说给你听……”

    杨根硕将在鹰国华盛发生的一切全都告诉了苏灵珊,包括露西的家世、病情,还有她“赖上”自己的过程。

    “这个女孩好了不起,不论是在事业上,还是爱情上,都是那么的炙热,我好羡慕她。”苏灵珊看着病床上恬静睡着的露西,“她真的好可怜,我也好同情她。”

    然后,苏灵珊抬起一双泪目,直勾勾看着杨根硕,“大牛,你必须必须治好她。”

    杨根硕摇头:“她的病真的好重,这一次,我也没把握。”

    “我相信你,你也要相信自己,不可以让露西失望,不可以辜负她对你的爱。”

    杨根硕死死地咬住了嘴唇,死死地攥紧了拳头。

    这时候,华回春、李素问、孙九针一起走来。

    华回春手上拿着厚厚一沓化验报告。

    “老师,你看。”

    杨根硕接过来飞快的看了一遍。他在承恩医院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所以,一般的化验单也能看懂一些,太过专业的就不行了。

    看了一遍,将不懂的挑出来。

    华回春虽是中医分院的院长,但是,解读化验单还是没有问题的,何况如今还负责整个医院。

    华回春面色凝重的解读完毕,李素问和孙九针再也不羡慕杨根硕了。

    原以为老师魅力无边,不经意间就勾搭回来一个白富美,孰料对方竟然病入膏肓。

    杨根硕长吁一口气,说道:“你们什么意见?”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