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三章 冥冥注定
    三人对视一眼,还是华回春说道:“癌细胞已经扩散,不具备切除的条件,我们认为,只能放化疗……”

    话没说完,就被杨根硕截断。

    “如果只是这样,她完全不用跟我回来。”

    “老师有什么好办法?”孙九针问。

    杨根硕长叹一声,“我也没有,不过我想,如果真的没救,露西应该愿意跟我去一个地方。”

    露西一直处于昏迷状态。

    这也是杨根硕希望她处于的一个状态。

    起码这样,她感觉不到痛楚。

    当天下午五点多的时候,杨根硕让苏灵珊看护露西,有什么紧急情况,第一时间通知他,然后就驾车离开医院去了学校。

    赶到学校,正是放学的时间。

    于是乎,就将艾悠悠、凌洋、林家姐妹一起拉上了。

    黄豹依然没机会说话。

    第五旻也想跟师父唠两句,可是很明显,师父没那个兴致。

    杨根硕一边开车一边问道:“小君,你的运输队什么时候启程?”

    “很急吗?”林芷君问,想了想,又说:“按照你说的那个路况,现在这个季节,只怕不好走啊,万一大雪封山……”

    “我必须过去一趟,让我跟车吧!”杨根硕道。

    “我也想去!”林晓萌、艾悠悠不约而同地叫道。

    凌洋也想这么说。但是理智的她忍住了。一来,妈妈需要人照顾,二来,她希望在高考中考出好成绩。

    “我不是去玩。”杨根硕无奈,“这样,我领你们去看一个人。”

    当四个女孩走进露西的病房,露西依然在沉睡。

    四人加上苏灵珊,五个女孩都是上上之质,一时之选,然而,却都也无法忽略露西的美。

    金色的头发,白皙的肌肤,长长的睫毛,精致的五官,修长的身材,若是插上一对翅膀,她就是名副其实的天使。

    “她是我从国外捡回来的,病得很重,我去南疆,就是因为她,如果连我也治不好她,那里,就是她魂归天国的地方。”

    病房中一阵沉默。

    良久之后,林芷君点点头:“我安排一下,明天晚上应该可以启程。”

    “谢谢。”杨根硕诚恳地说。

    “不是因为你。”林芷君摇头。

    这一次,没人再要求跟着。

    ……

    金花酒店,总统套房。

    密不透风的红酒屋内,迦罗羡雪正在调制她的迦罗香。

    突然有人敲门。

    迦罗羡雪很生气。

    尽管知道,敲门的不会有第二个人。

    但是,她在制香和“怀念”苍雪野牛的时候,都是不允许任何人打搅的。

    一脚将门踹开,迦罗羡雪怒形于色:“什么事?”

    毒蛇低下头:“小姐,迪赛已经登机,我们的时间不会超过二十四小时。”

    迦罗羡雪咬了咬牙:“也罢,明天行动。”

    “会不会太过仓促?”

    “不成功便成仁。”迦罗羡雪咬牙切齿,“若是什么都不做,我绝不回去。”

    毒蛇点点头:“毒蛇誓同小姐共进退。”

    “杨根硕在哪?”

    “医院。”

    “让我先会会他。”

    “小姐不可鲁莽,让毒蛇去。”

    “也罢,你带着迦罗香去。”

    毒蛇深深地看了眼迦罗羡雪,转身的刹那,眼眶湿润。

    迦罗香可以伤敌,也可以自杀。这一点,毒蛇比谁都清楚。

    迦罗羡雪的用意也很明显,伤不了敌人,他也没必要活了,决不能落在敌人手中。

    自己深爱的女人,终究还是将自己当成了工具。

    “好吧!就让我为你做完这最后一件事。”

    毒蛇凄然一笑,扑入暗夜之中。

    承恩医院,214号病房。

    露西安静的睡着,只是眉头依然纠结。

    杨根硕握着她的小手,一次又一次,总是无法将她的眉头抚平。

    想来,即便是在梦中,露西也承受着痛苦的煎熬吧!

    就在这时,手机响了,是一通陌生的越洋电话。

    他皱眉接通,里面传出一个疲惫的声音:“我的女儿是不是发病了?”

    “你是布莱特?”

    “听到你的声音,我很欣慰,你应该是陪在露西身边的。”

    “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沉默良久,布莱特深吸一口,哽咽道:“既然她选择了你,我只希望,在她最后的日子里,你可以让她幸福快乐,这是作为一个父亲最后的祈求。”

    说到最后,布莱特已然泣不成声。

    “我尽量。”杨根硕的声音也有着一丝颤抖。

    布莱特挂断了。

    杨根硕将露西的小手放在唇边,轻轻磨蹭。

    “露西,你知道吗?我好羡慕你哦,因为你有一个非常非常爱你的爸爸。”

    “露西,明天,我要带你去一个地方,我想,你一定会喜欢上那里。”

    “有山有水,原始而充满灵性,或许那里会有奇迹。”

    “如果,如果我依然治不好你,那么,我就陪你在那个充满灵气的地方,度过最后的时光。”

    杨根硕颤声说道,泪水不争气的渗出眼眶。

    露西的眼角也滚出泪珠,杨根硕用手给她擦掉。

    突然,他耸动一下鼻翼,瞬间便瞪大了眼睛,握紧拳头,真气激荡,一拳轰向窗子。

    咔嚓!

    咣当!

    玻璃碎裂,一个身影迅速远遁。

    是迦罗香!杨根硕坚信自己没有闻错。

    果然,是冲着自己来的吗?

    双掌连挥,将房间的迦罗香浓度降到最低,然后,从窗子扑出。

    毒蛇慌不择路。

    没想到杨根硕警觉如斯,强悍如斯。

    迦罗香竟然对他无效,而且,他还能第一时间发现,还能第一时间重创自己。

    毒蛇之所以称之为毒蛇,正是因为他善于藏匿,伤人于无形。

    没想到这次,在自己擅长的领域栽了个大跟头。

    杨根硕那一拳,挟带着惊人的拳劲,击碎的玻璃如同飞刀。

    毒蛇满脸玻璃渣,伤了一只眼。

    然而,毒蛇终究是毒蛇,隐忍功夫也是一等一的,废了一只眼,巨大的痛楚面前,竟然一声不吭。

    不过,若非吸食一定剂量的迦罗香,他也支撑不到现在。

    迦罗香跟毒品一个效用,少量可以让人兴奋,而如今,毒蛇比谁都清楚,哪怕再吸一口,就会跟平安夜的那个女生一样,带着诡异的笑容奔赴天国。

    不知是命中注定,还是冥冥中有一只手在操控。

    毒蛇看到自己来到的地方,欲哭无泪。

    竟然冲进了承恩中学,竟然来到了那片松树林,正是在这里,他扼杀了一名少女的花样年华。

    尽管增加了路灯,尽管增设了监控,但毒蛇依然心存侥幸。

    只要杨根硕找不到自己,应该可以逃过一劫。

    他如同一只受伤的野狗,找了一个相对阴暗的角落,尽管竭力控制,依然如抽风箱般喘气。

    不过,不到三分钟,便气息匀定了。

    杨根硕还没找来,他微微松了口气。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在头顶响起。

    “你真会逃。”

    嗖!

    毒蛇酝酿良久,手中沾毒的匕首本能射出,向着声音的方向。

    很遗憾,没打中。

    那个声音继续:“你没看到那个女生死不瞑目,她正看着你?”

    “杨根硕,不要装神弄鬼,我知道是你,你给我出来!”

    嘭!

    毒蛇倒飞而出,后背砸中一棵松树,然后滑下,跌坐在地。

    而他之前站立的位置多了一人。

    “你果然是冲我来的?”杨根硕淡淡地问。

    “咳咳……”毒蛇咳着血,不知道断了多少根肋骨,只觉五内俱焚,他艰难的抬起手臂,擦了一把嘴角,“才知道,未免太迟钝了吧!”

    “为什么?”

    “你很快就会知道。”

    “为什么要滥杀无辜?”

    “我乐意。”

    “我会让你说出一切。”

    “你试试。”毒蛇露出一抹诡笑。

    杨根硕瞳孔一缩,立刻扑去。

    毒蛇做出一个咬合的动作。

    杨根硕想当然以为,他牙齿里藏着毒丸,于是骈指点在他的咽喉上。

    没想到对方竟然张嘴,吐出一口浓烟。

    强烈的异香令杨根硕慌忙屏息,同时退避三舍。

    然后,眼睁睁看着对方死去,脸上挂着满足的笑,就像那个名叫孔菊云的女生。

    杨根硕脚下一个踉跄,慌忙调动真气运行一个周天,这才重新恢复了清明。

    午夜里寒风凛冽,很快,香味就散的干干净净。

    杨根硕摸出手机,打开电筒,小心翼翼接近了死者,粗略的检查一番。

    并无其他陷阱。

    对方的确死透了,嘴里还有淡淡的迦罗香的味道。

    死前并没否认杀害孔菊云,想来是凶手无疑。

    首先给苏灵珊拨了一个电话。

    苏灵珊接通后就很激动:“大牛,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看到粉碎的玻璃窗,苏灵珊吓坏了。

    “没事,别怕,我很好,帮我照顾露西,我很快回去,玻璃窗是我不小心打破的,如果方便,就让人换上。”

    “哦。”

    “先这样,我还有点事。”

    挂断了,给萧米米拨过去。

    “大牛,什么事?”萧米米声音有些迷糊。

    “我想我抓住凶手了。”杨根硕平静地说。

    “真的?”

    “不过死了。”

    “什么?”萧米米睡意全无,“在哪里?”

    “发现孔菊云的松树林。”

    “……”萧米米愣了半天,说道:“你不要离开,我就来。”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