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二章 一包抽纸那么多
    “露西,你的身体……”花小蛮欲言又止。

    “小蛮,你看出来了?这才是我带她来的真正原因。”杨根硕说道。

    百合微微皱眉,她只是看出露西气色不佳,倒是没有看出什么病症。

    不禁感叹,这病理和药理方面,自己还是不如小蛮啊。

    “大牛,很棘手吗?有没有想过利用蛊术?”百合忍不住说道。

    “当然有想过,就因为棘手,这才想到你们,而且,你们的居住环境,应该有利于疾病的恢复。”

    “那还等什么,还有很远的路呢!”百合急切地说。

    花小蛮摇头笑道:“也不急于一时,大牛他们舟车劳顿,先歇一宿,反正这龙门客栈也成了咱的地盘了。”

    司机们一下子没整明白,这不是悦来客栈,怎么就成了龙门客栈,还有,这里有老板的呀。

    下一刻,令老司机们目瞪口呆的事情发生了。

    给他们敬过酒的胖老板,带着两名伙计,换了一面新的招客旗,龙门客栈,四个烫金大字耀眼夺目。

    这招牌怎么说换就换了呢。

    客人们议论纷纷。

    有人跟张旺财开玩笑:“龙门客栈不是黑店么,还卖人肉包子,你这儿有没有?”

    张旺财同两名伙计对人爱答不理,做完手里的伙计,就进了店里。

    “哥几个,刚刚心血来潮,收购了这家客栈,如今就是咱的地盘。”杨根硕笑着对还在发愣的司机们说。

    “杨先生,高人行事,高深莫测。”司机争先恐后,一阵恭维。

    然后,一个个又捂住了肚皮。

    “饿了,我让人上饭。”

    这一次,让花小蛮、百合去后厨监督,端出来的饭菜,大家自可以放心食用。

    酒足饭饱后,杨根硕让张旺财亲自安排,给司机每人一个单间。

    司机们都感激不尽。

    杨根硕道:“明天要上山,大家好好休息,保存体力。”

    送走了司机,杨根硕方才从张旺财口中得知,只剩一间房了。

    这还是在将张旺财和两名伙计赶进了伙房的情况下。

    好在,张旺财是个套间。

    三个女孩都不介意,杨根硕也就勉为其难。

    四人围着一个玉石圆桌,吃着花生,喝茶聊天。

    杨根硕才发现张旺财搞了不少好东西。

    单单这张桌子,就是价值不菲。

    花小蛮眉头微皱:“百合,那个噬魂蛊可靠不,他们不会突然就醒了吧。”

    百合自信一笑:“他们一旦清醒,我必有感应。”

    露西道:“这简直是太神奇了,利用虫卵就能控制一个人。”

    “你不觉得恐怖?”杨根硕笑问。

    “最强大的蛊师是我朋友,我怕什么!”露西笑着说。

    百合也笑了,她朋友不多,但是,自从一趟进城认识了几个朋友,现在又同花小蛮成了闺蜜,越发感觉朋友是个那么温馨的字眼。

    花小蛮突然问道:“百合,你刚刚在后厨有没有发现人肉?”

    百合摇头。

    “我也没有发现。”花小蛮说,“会不会误会他们了?”

    百合冷笑道:“就算不卖人肉包子,下药下蛊,劫财劫色总是事实吧!”

    “没错,让他们活着,已经是一种恩赐。”杨根硕道。

    “啊——”露西打了个大大的呵欠,“好困,你们聊,我先睡了。”

    “来。”杨根硕扶着她来到床边,给她脱了外套,这才想起都没有检查张旺财的床铺被褥,“等等。”

    被子提起来,除了有些潮湿的气息,倒是没什么怪味,褥子也是。

    “百合,小蛮,找找。”杨根硕说。

    二女会意,立刻翻箱倒柜,总算找到了干净的被褥,将旧的直接丢掉,换上了新的,这才让困得睁不开眼的露西睡下了。

    从西京南下,一路而来,气温从零下到零上,再到现在最低气温都有二十度,而正午的最高气温达到二十五度。

    也就是说,是一路减衣服的过程。

    见露西睡着了,花小蛮喊了一声“大牛”。

    “嘘——”杨根硕蹑手蹑脚来到桌子旁边,坐下了,叹息一声道:“露西这个病,不知道为什么特别容易犯困。”

    “很棘手吗?”花小蛮又一次问起。

    “棘手是好听的说法。其实所有人都已经放弃了,但是我不想放弃,所以,就带她来了你们这里。”

    百合、花小蛮都诧异地看着他,之前给人的感觉,他是个无所不能的人,没想到能从他口中听到这样的话。

    “别着急,我们一起合计合计,或许有办法。”花小蛮安慰杨根硕。

    杨根硕摇摇头:“我是这么想的,如果还会没办法,就陪她在这里度过最后的日子。”

    说着话时,杨根硕扭头看向床上恬静睡着的露西,眼中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说爱情太牵强了,但也不完全是同情。

    看到杨根硕这副模样,两个女孩也默默无言。

    大家就这么凑合了一宿。

    一夜无话。

    翌日。

    大家伙早饭都吃了硬菜,然后开始上山。

    原本,八名司机是可以不去的。

    但是,他们主动要求了。

    而,花小蛮似乎也是这个意思,于是,杨根硕也不好反对。

    三辆客货车里,正好装载了八辆摩托。

    杨根硕就让八名司机骑上。

    刚开始,他们还不好意思,想让杨根硕和几个女孩子骑。

    然而,没过多久,蛊族和药族的人双双出来,抬着竹轿,接他们首领来了。

    待杨根硕、百合、花小蛮、露西纷纷上了竹轿,让人抬着,司机们只剩羡慕。

    杨根硕还看到了王刑天,这厮算是死心塌地呆在女儿身边,培养父女感情了。

    只是简单地冲着杨根硕点了个头,似乎还有些怨气。

    杨根硕就不明白了,不过,现在不是询问的时候。

    一行人往深山里进发。

    对讲机、电台由两个部族的人拿着。

    山地摩托就要辛苦一帮老司机了。

    走到一半,司机们就发现这路真不是人走的,早知道,就不骑摩托了。

    原以为是便利,现在却成了累赘。

    他们只是长途司机,又不是酷奇选手,很多路段,他们骑不过去。

    刚开始是骑“驴”,最后变成抬“驴”了。

    不过还好,他们几个可以搭把手。

    若是让他们知道杨根硕的本意,只怕心酸死掉。

    因为,杨根硕就是让他们顺便将摩托送到山寨的。至少,他们会骑不是。

    “小蛮。”发现了司机们的怂样儿,杨根硕喊了一声。

    抬着花小蛮的几个人放慢了脚步,然后,杨根硕就来到了她的旁边。

    回头一看,说道:“那帮老司机需要给点动力。”

    “怎么给?”花小蛮不解。

    杨根硕对她耳语:“男女搭配干活不累,你一定没听过是吧。”

    花小蛮果然摇头。

    杨根硕无语,只得更加具体的吩咐一番。

    花小蛮露出了微笑,对身边两个面目姣好的随从做出了指示。

    见两个只穿着裹胸和短裙的女人走向后方,王刑天健步如飞,同杨根硕的竹轿并驾齐驱,没好气道:“大牛,你这是诲淫诲盗。”

    “老王,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你!我是百合她爹!”

    “那又如何,等百合对你足够尊敬的时候,我也会的。”

    “我……”

    “你对我有意见?”

    “是。”

    “因为我对你不够尊敬?”

    “不是。”

    “那是什么?”

    “两点。”王刑天看了眼百合离得较远,这才说道,“第一,你冷落了我闺女,她经常在月下发呆;第二,你一来,我闺女就不理我了。”

    听到第一条,杨根硕有些内疚,听到第二条,就忍俊不禁了。

    老王还真是可爱。

    “你还笑!”老王没好气道:“现在又多了一条。”

    “什么?”

    “你又勾三搭四。”老王瞪视着他,“你说你带个歪果女人来这里,算是怎么回事。”

    “她叫露西,”杨根硕的眼睛突然一亮,“老王,求你件事儿,你要是办成了,我以后对你绝对会保持最足够的尊敬。”

    “你小子这么说,我心里有点不妙的感觉,这件事是不是比较复杂,难度很大。”

    “只要你尽力而为。”

    “我……”

    就在这时,身后摩托轰鸣,八名老司机如同吃了伟哥,全部满血,居然越过他们,冲到了前面。

    花小蛮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效果,对着杨根硕竖起了大拇指。

    杨根硕难得的谦虚了一下,却忍不住腹诽,不是一帮老司机么,怎么还如此肤浅?

    “老王,继续刚才的话题。”

    王刑天点点头:“好吧!不过,你小子不可以给老子挖坑,否则一拍两散。”

    杨根硕摇头:“你还好意思说,宫本菊腚的功夫是你教的吧,助纣为虐,差点要了我的命。”

    “嗨!”提起这事儿,王刑天心里也一阵不爽,“我已经单方面将其逐出师门了。不过话又说回来,不论品行的话,菊腚的天赋还是极高的,在没有遇到我之前,他的功夫就相当不错。”

    “看在你的面子上,我没有为难他,他现在帮助苍雪家族做事,你要是有那个想法,还可以将其召回门墙。”

    “他什么意思?”

    “他找我表达过这个意愿,很真诚,很强烈。”

    “有多真诚强烈啊?”

    “非要量化的话,那就是一包抽纸那么多。”

    “啥意思啊?”王刑天不解。

    “一把鼻涕一把泪,浪费了一包抽纸。”

    “哈哈哈,你小子……”王刑天笑了两声,长叹一声,“天下无不散之筵席,日后再说吧。”

    点上烟袋锅,抽了一口,道:“现在说说你的事儿。”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