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三章 批量生产
    “露西,就是那个女孩,你仔细看看。”杨根硕指着前面竹轿上东张西望满眼好奇的露西,对王刑天说。

    “她有病!相当严重!”王刑天忙不迭捂住嘴。

    “这才是我带她过来的真正原因,我跟你详细说说。”

    就这样,杨根硕坐在竹轿上,王刑天亦步亦趋,翁婿俩边走边聊,于日暮时分,进了蛊族山寨。

    大祭司率众相迎,搞得杨根硕怪不好意思。

    五毒站在一旁,热泪盈眶。让杨根硕一阵恶寒。

    露西的美眸流光溢彩,八名老司机是张口结舌。

    大祭司说,篝火已经准备好,请蛊神入席。

    杨根硕含笑质问大祭司,不是没有蛊神了吗?

    大祭司却说,因为杨根硕曾经拯救了全族,并且以一己之力,促成同药族的联盟。

    所以,杨根硕永远是蛊族族人心中的蛊神。

    杨根硕当即开了一句玩笑:“也就是我,我永远活在你们心中呗。”

    蛊族、药族的人都不明白。

    露西却在一旁咯咯发笑。

    八名司机也抱住了肚皮,杨根硕那句话,在追悼词里出现的频率相当高。

    杨根硕问露西累不累,她摇摇头,于是,杨根硕没有辜负大祭司和族人的一片心意。

    广场上,篝火熊熊,也有不少品种的水果和烧烤。

    按照百合和大祭司的意思,希望杨根硕坐上那个毛骨悚然的蛊神宝座,杨根硕婉拒:“以后,那就是一个象征,自己要与民同乐。”

    族人开始载歌载舞,热闹非凡。

    杨根硕还有一个发现,自己离开时间不长,但这次见面,蛊族男人的精气神明显好了不少,女人也不像你们干巴巴的了。

    不用说,自然是同药族结盟带来的好处。

    杨根硕扶着露西坐下,让她喝了点月牙泉的水。

    露西喝了两口之后,便面露讶色,“这个水……”

    “等明天带你去看看。”

    “好。”

    王刑天在露西另一旁坐下,五毒、百合、花小蛮相继团过来。

    八名司机,早就跟花小蛮一帮随从跳起了狂热的舞蹈。

    火光在露西明澈的双眸中跳动,她对这里的一切充满了新奇。

    或许,每一个时日无多的人,都是这样一个心态,恨不得将眼睛看到的一切都装进心里。

    这么想着,杨根硕心里酸酸的。

    “丫头,把手给我。”王刑天抓起了露西的手。

    露西看了眼杨根硕。杨根硕微笑道:“没事,老王虽然长得磕碜,但很有两把刷子。”

    周围几人,包括百合都是忍俊不禁。

    王刑天咬牙切齿,直接撂挑子,“我不看了。”

    “哎呀,大师,你玉树临风,风流倜傥,沉鱼落雁,闭月羞花。”杨根硕竭力恭维。

    “这还差不多。”王刑天重新给露西把脉,然后眉头一皱,“嗯?后面两句是形容女人的吧!”

    此言一出,五毒抱着肚皮,满地打滚。

    王刑天检查之后,百合、花小蛮轮流上手。

    大家检查过后,并没交流,只是看着充满野性的歌舞,不知不觉,露西又在杨根硕肩头睡着了。

    呀买噶的竹楼。

    如今,百合是这里的主人。

    王刑天在这儿也有一间房。

    将露西放到床上,盖好被子,大家开始探讨她的病情。

    “我没什么好说的,你们几位说说吧!”杨根硕以此作为开场白。

    王刑天不苟言笑:“人力有时而穷,这丫头已经病入膏肓。”

    “老王,没让你说这些没用的,你没办法,就跟我一样,不用废话。”

    “好吧,我暂时没有什么办法。”王刑天嘴巴动了动,很想骂这小子两句,比如“过河拆桥、卸磨杀驴”什么的,但觉得不合时宜,害怕闺女怼自己。

    杨根硕点点头:“百合、五毒,你们呢?”

    五毒耸肩,“师父和大人你都没有办法,我也没有。”

    百合想了想说:“我的办法,不到最后一刻,不能使用。”

    花小蛮道:“这样吧,明天先去我们山寨,我们查一查医典药典,看看有没有这样的病例。另外,库房里还有一些药材,哪怕治不了病,续命还是可以的。”

    “好。大家去休息吧。”说到这里,杨根硕一拍脑袋,“那八个家伙呢?”

    “大人,你放心,我已经安排好了。”五毒说。

    大家相继离去。

    百合临走的时候,深深地看了杨根硕一眼。

    “小蛮,你等下。”

    这一次,王刑天也忍不住瞪了他一眼。

    杨根硕知道老王又误会了,也懒得解释。

    待房间里只剩下杨根硕和花小蛮时,花小蛮主动缠了上来。

    杨根硕咽了口唾沫,说:“别,露西在边上呢!”

    花小蛮娇笑:“今天放过你。”

    “呃……”

    “抱一抱而已,她不会介意吧!”花小蛮略带醋意的说。

    “你误会了。”杨根硕捏着花小蛮的面颊,“我对她,更多的是同情。”

    “那你叫我留下来想说什么?”

    “你是不是看上八个司机了,想带他们回去下种?”

    “是啊,他们应该没意见吧。”

    “我……要不要让他们有个心理准备?”

    “不需要。”花小蛮摇摇头,“也就是看上他们体貌端正身强力壮,品行实在不怎么样。”

    “不会搞出人命吧!”

    “放心,绝对不会。”花小蛮道:“事后,我会让他们忘掉这一切。”

    “好吧,你把握分寸,毕竟都是拖家带口的,我把人带出来,还得完好无损带回去。”

    “明白了。”花小蛮环着他的脖颈,娇笑着:“大牛,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吗?”

    看着那如同鲜嫩花瓣般艳丽的唇,杨根硕没忍住,亲了上去。

    直到缺氧的时候,两人方才分开,急促的喘气。

    花小蛮身子软的几乎站不住,脸上是情动的潮红。

    两人对视着,都忍不住笑了。

    “明晚上,睡我盘丝洞里。”

    “嗯。”

    “为什么我还是没有孩子?”她苦恼地说。

    “咱们也没来几次,这种事,有时候也没道理可讲。比如有些夫妻,明明双方都没问题,可是怎么折腾,就是怀不上。”杨根硕安慰她说。

    “可能我有问题。”花小蛮有些失落。

    “为什么这么讲?”

    “因为那九个都有了。”

    “……”

    “所以你的命中率还是蛮高的。”

    杨根硕一时间接不上话,不知道怎么去接?是该骄傲呢,还是……

    一口气造了九个以上,虽然是自己下的种子,可这种批量生产的产品,自己也要认可同他们的关系吗?要接受他们,太难了吧!

    仿佛看透了杨根硕的心思,花小蛮笑道:“你不用认他们,那些女人也不会再纠缠你,你只是一个工具而已,就像……”

    “像什么?”

    花小蛮眉头一展,“百合让我看了《西游记》,你就是子母河里的水。”

    “可我明明是人,我有什么有感情啊!”

    “那你去认养吧!”

    “还是不要了。”杨根硕摇头,“跟他们的母亲也没感情。”

    花小蛮笑道:“这一次,我也必须怀上。不然,我真的怀疑自己有问题了。”

    “我争取。”杨根硕拍拍她的脸,“别紧张,放松点,回去休息,养精蓄锐。”

    刚将花小蛮哄走了,百合又摸了进来。

    杨根硕迎上前去,将其拥入怀中。

    百合的俏脸在他怀里蹭了蹭。

    “对不起。”杨根硕沉声道。

    “为什么说这个?”百合仰起头问。

    “老王——你爸说,你经常一个人发呆。”

    “发呆就是想你吗?自作多情。”百合笑道。

    “那我就没那么内疚了。”

    “你敢。”

    百合往上一蹦,双腿就盘在了他的腰上,双臂圈住他的脖颈,痛吻起来。

    良久唇分,百合还是吊在他的身上,久久不放手。

    “要不,我也要个孩子。”

    “啊?不着急吧,你也没多大呀!”

    “我要跟小蛮一起。”百合跳下地,“今晚先放过你。”

    看着百合窈窕的背影,杨根硕哭笑不得。

    这次南疆之行,或许没有上次那么惨绝人寰,但只怕也要留下一些种子的。

    “大牛。”这时候,露西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你醒了?”杨根硕来到床边,坐下来。

    “刚醒。”

    “饿不饿?”

    “有点。”

    “我去找点吃的,你等着。”

    杨根硕去了厨房,露西一路跟着,好奇地打量着眼前的吊脚楼。

    不多时,热腾腾香喷喷的红烧野猪肉出锅。

    杨根硕还做了一锅糙米饭,炒了个咸菜。

    露西刚吃了一筷子,便赞不绝口。

    两个菜很快就被二人一扫而空。

    同在一个屋檐下,百合、小蛮都没来打搅。

    然后,露西一抹嘴巴,打了个饱嗝,说:“怎么办,这下子更加睡不着了。”

    杨根硕笑了笑,眼睛一亮:“把泳衣找出来。”

    “干嘛,这大晚上的。”露西一脸惊讶。

    “带你去个地方。”

    “我们也要去。”话音未落,两个女人叫道。

    杨根硕看着百合、花小蛮,无奈的摇了摇头,笑着说:“还好,我有准备。”

    ……

    “这是什么地方啊?真的是原始部落么?”

    穿着比基尼,坐在月牙泉里,露西好奇的东张西望。

    月色迷蒙,泉水叮咚。

    露西的声音也透着一丝空灵。

    “就是原始部落。”杨根硕笑道,“希望你喜欢这里。”

    “我很喜欢呢,有种返璞归真的感觉。”

    “要是大家都像原始人那样不穿衣服,四处溜达,那才是返璞归真呢!”

    三个女孩同时笑了。

    “这里有山有水,有灵泉,有灵药,还有小蛮和百合,我想,你一定不会有事。”

    说到这儿,杨根硕不由得为自己的审美能力点了个赞,给三个女孩子准备泳装都很合适。

    露西是分体形式的,百合是连体的,前后左右都有栅格,花小蛮则是一块一块大小不一圆形孔洞,露出不少肌肤。

    很艺术,也很邪恶。

    “就算长眠在这么神奇美丽的地方,也无憾了。”

    露西的话将杨根硕拉回了现实,他按住她的唇:“本人的求生意志也极其重要,我不放弃,你不可以轻言放弃,知道吗?”

    “哦。”露西乖巧的点头。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