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四章 老王的节操
    第二天,一帮人来到了药族。

    百合也跟了过来。

    王刑天和五毒并没有。

    八名老司机立刻就被一帮女人拽走了。

    百合和露西都不明所以。

    “大牛,他们干什么去?”

    “估计是联欢。”杨根硕随口说。

    花小蛮听到这样的回答,马上忍俊不禁。

    “大牛,陪我走走看看,好吗?”露西说道,时不时蹙一下眉头。

    “露西……”杨根硕欲言又止。

    “我没事。”她的脸一片苍白。

    “好,我陪你。”杨根硕拉起她的小手。

    花小蛮勾着百合的肩膀,转身的一刻,眼眶红了。

    瀑布前,夕阳西下,劲风鼓荡,山寨美景尽收眼底。

    露西靠在杨根硕的肩头,看着责夕阳,喃喃道:“这里真的很美,大牛,谢谢你带我来到这儿,谢谢。”

    “露西……”杨根硕眼含热泪。

    露西又一次晕了过去。

    盘丝洞中。

    露西躺在锦榻上,气若游丝。

    这还是杨根硕不要命的输送真气,护住她心脉的情况下。

    形势岌岌可危。

    若是杨根硕一放手,露西便会撒手人寰。

    花小蛮一边翻阅药典,一边敲打脑壳。

    药族是有一些烈性补药,但是,以露西如今的身体状况,很有可能适得其反。

    “大牛,用蛊术吧!”百合说道。

    说着,打开一个锦盒,里面是一只金色的蚕儿。

    蚕儿呈现金色,已经相当怪异,身体也极其纤细,比牛毛粗不了多少。

    “来吧。”杨根硕一阵纠结,还是接受了这样的方法。

    就当是最后一搏吧!

    只见百合将那金蚕放在露西的手腕处,嘴里一阵念念有词。

    然后,令人惊骇的一幕出现了。

    那条蚕虫竟然咬开了露西的动脉,钻了进去。

    钻进去之后,血管就开始冒血,百合早有准备,立刻就用扎带扎上了。

    杨根硕在医院里看过透析的病人,似乎也是将一个粗针管扎进血管。透析完成后,也要用橡皮管扎上好久好久。

    蚕虫进了血管,撑起管壁,随着百合的咒语,不停蠕动前行。

    那道隆起不住前移,从小臂到大臂,过了肩膀,便消失不见了。

    令人毛骨悚然。

    “百合?”

    “别说话。”百合摇头。她闭上双眼,嘴里叽叽咕咕,光洁的脑门上很快渗出一层细密的汗珠。

    杨根硕很着急,因为这一会儿,他失去了掌控。

    完全依靠百合一个人努力。

    他极度讨厌这种感觉。

    百合似乎消耗很大。

    而他却只能在一边干着急。

    突然,路西的身子扭曲起来。

    尽管无意识,却表现出极大的痛苦。

    “百合,怎么回事!”杨根硕叫道。

    百合抬手,阻止他说下去。

    杨根硕抓住露西一只手,然后,露西的指甲就掐进他的掌心里。

    杨根硕紧张地关注着两人的状态,感觉不到疼。

    露西身体不停抽搐、痉挛,单薄的连衣裙已被汗水湿透,整个人都仿佛从水里提起来的一样。

    这种情况持续了差不多五分钟。

    然后,露西的身子猛然挺起来,就像一张满弦的弓。

    杨根硕瞪大了眼睛,生怕这根弦就这么断了,而他除了这样看着,似乎什么也做不了。

    下一刻,露西张开了嘴巴,呼出一口气,紧跟着,上下牙床狠狠的咬合在一起。

    杨根硕大惊失色,毫不犹豫,便将另一只手塞进她的嘴里。

    毫无疑问,被咬住了。

    十指连心,杨根硕疼得身子一抽。

    就是这样看着,花小蛮都觉得疼。

    然后,那根弦缓缓地放松了。

    “百合!”花小蛮一声惊呼。

    杨根硕忙不迭看过去,只见百合鼻孔里淌下两道血线。

    “百合,你怎么样。”杨根硕慌忙腾出一只手,抱住了倒下的百合。

    百合虚弱地说:“我没事,只是体力透支了一些,今天先这样吧!”

    “好,好。”杨根硕一颗心还在露西身上。

    “大牛,露西的情况没有变的更坏,你应该先照顾百合妹妹。”花小蛮不失时机的在耳边说道。

    一听这话,杨根硕内疚不已,百合为了给露西治疗,都累虚脱了。

    同情心固然有之,更多的是看在自己的面子上啊。

    小蛮说的没错,露西的情况应该没有变坏。

    “百合,我送你去休息。”杨根硕从露西的嘴边拿走被咬伤的手,轻轻地抱着百合。

    百合柔顺的点点头。

    突然看到杨根硕深可见骨的左手掌,惊呼道:“小蛮,快给大牛处理一下。”

    百合都那样了,还只知道关心他,杨根硕心头一热,摇头道:“我没事。”

    三人转移到盘丝洞隔壁的洞里。

    当然,花小蛮安排了族内高级医师进行看护。

    花小蛮给杨根硕伤口消毒,杨根硕给百合把脉。

    果然,也就是身体有些虚弱,并无大碍。

    一个时辰后,百合恢复的差不多了,就动手推杨根硕。

    “大牛,你去看着露西,不用陪我了。”

    “百合,”杨根硕笑着摇头,“没事,有咱们这么多人为了她拼命,露西一定会没事,这会儿,我只想陪你。”

    “哎呦喂……”花小蛮揶揄道:“郎情妾意的,我要不要回避?”

    百合没啥害羞的。杨根硕却一本正经道:“小蛮,也谢谢你。”

    “呃……”花小蛮一下子变得有些局促,拉扯着t恤的下摆,“我都没帮上什么忙,你谢我干什么!”

    “你已经帮了很多了。”杨根硕认真地说。

    “哎呀!”看到百合发笑,花小蛮无地自容,立刻拿着对讲机转移话题,“喂,大牛,这个怎么用啊,真的能通话?”

    “拿来。对讲机对讲机,当然能对讲,这一款功率大,信号覆盖五十公里。”杨根硕拿在手里,一边介绍,一边打开开关,调到同五毒约定好的频率,然后按了下去:“五毒五毒,我是大牛。”

    “大人大人,我是五毒。”对讲机里传来惊喜的声音。

    花小蛮简直不敢相信,夺过去对着喊道:“五毒五毒,我是花小蛮,听得见吗?”

    “大人1,你怎么不吭声了?”五毒说。

    花小蛮急了,看着杨根硕道:“喂,大牛,为什么他听不见我,我却能听见他?”

    杨根硕笑着教了花小蛮一遍。

    “原来要按着说,你怎么不早说,故意让我出糗是吧。”花小蛮没好气的推了他一把。

    然后也不管杨根硕,再次同五毒聊起来。

    百合对这玩意并不陌生,林家保安,几乎人手一只。

    看到花小蛮将其当成一个新奇的玩具,同杨根硕对视一眼,无奈的摇摇头。

    “大人大人,我有话跟你讲。”五毒在那头叫他。

    “你说吧,大牛听着。”花小蛮越用越熟练。

    “哎呀,这东西真是太好用了。哎吆,师父,你干嘛踹我。”

    五毒没头没脑的话,搞得这头三个人一头雾水。

    “又不是一直呆在山里,说的什么话,好像一点儿见识也没有。”对讲机那头,王刑天嘟嘟囔囔,然后才提高音量:“女婿,这个对讲机,还真特娘的好用。”

    杨根硕撇了撇嘴。

    五毒腹诽不已。

    他发现,师父自从同百合小姐相认以来,那是越发的没有节**。

    “还好,这里是有电的,就是个便利措施。”杨根硕拿着对讲机道:“以后,两族之间可以用这个互通讯息。”

    “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呀!这话真是一点儿没错。”五毒在那头发出感慨,“师父,你干嘛打人家头。”

    “少将一些真理挂在嘴边。”王刑天没好气道,“你以为你是谁?”

    然后,王刑天道:“大牛,这科学技术……”

    杨根硕打断他:“第一生产力嘛!”

    “是的是的,嘿嘿。”

    “老王,没什么事儿,就先这样吧,我们这边挺忙的。”杨根硕说。

    “等等。”王刑天叫道:“给我说说你们都是怎么处理的。”

    百合将处理过程简单的说了一遍,王刑天沉吟片刻道:“吞噬坏死细胞,以毒攻毒,修复受损细胞。思路是对的。闺女,你吃得消吗?”

    “我还行。”百合说。

    “阿爹过来助你一臂之力?”

    “再看吧,等大牛吃不消再说。”

    “好吧。”

    杨根硕正在那儿诧异不已,果然,感情是可以培养的吗?果然,日久生情吗?

    通过两人刚刚谈话的语气判断,两人的父女感情已经有了一定基础。

    无论如何,杨根硕也不禁为他们爷俩感到高兴。

    然后,对讲机里又发出五毒的声音,“大人,有空给我们教教电台怎么用?”

    “那玩意儿我也不会呀,得看说明书,先用对讲机凑合着呗。”

    “哦。”五毒声音里透着失望。

    通话结束后,花小蛮想对待珍宝一般,拿着对讲机左看右看。

    毫无疑问,这一次同蛊族的远程通话,给花小蛮的世界观带来了巨大的冲击,对南疆百族未来,都有着划时代的意义。

    百合有些不忍:“小蛮姐姐,这个实在算不了什么,电流声还大,等将来,你跟大牛去了城里,让他给你买手机和手提电脑,到时候不光能听到声音,还能看到人。”

    “真的?”花小蛮眼中满是不敢相信,不过,也有着无限憧憬。

    “不过,我们这里没有信号,所以,带回来,就成了单机。”百合有些失望的说。

    “单机?”花小蛮不明白这个词汇的意思。

    杨根硕笑了笑:“咱们一起努力,治好了露西之后,说不准她就真给咱们送一颗卫星,那丫头其他东西没有,就钱多。”

    “好,必须治好。”百合伸出手。

    “干嘛?”杨根硕诧异地看着她。

    她拉过二人的手盖在自己手上,然后晃了晃,说:“加油鼓劲,众志成城啊!我看球场上的队员都是这么弄的。”

    杨根硕忍俊不禁,笑开了。摸了摸左手上的纱布,起身道:“我看看露西去。”

    刚刚走出洞口,就看到八名老司机其中两个衣衫不整的,来回逃窜,后面有女人在追。

    而他们脚步虚浮,脸色蜡黄。

    杨根硕苦笑不已。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