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五章 生死相许
    “杨先生,救命。”一眼看到杨根硕,如同抓住一根救命稻草,冲了过来,躲在他的身后。

    接着,七八个姿色不错的女人来到了杨根硕面前。

    总的来说,药族的女人都不赖,长得差不多,就跟电视上看韩国女明星似的,动不动就让人产生脸盲症。

    也不知道面前这几个,有没有跟自己有染的。

    反正,她们也不怕自己。

    “喂,两位老哥,姐妹们这么热情的招待,你们怕什么呀!”

    “杨先生,怕丢了小命啊!”

    “杨先生,我上有八十老母,下有三岁孩子,我不想死在这儿啊!”

    “杨先生,今天我终于相信了一句话,精尽真的会人亡的。”

    “杨先生,让我们回蛊族吧,这里危险。”

    “女人是老虎。”

    “吃人不吐骨头。”

    “住口!”

    正在两名司机你一言我一语,血泪控诉的时候,花小蛮走出洞窟,一声断喝。

    两人顿时不吭声了。

    极其少有的,杨根硕看到了花小蛮怒形于色的样子。

    “不识抬举!”花小蛮冲着两名司机道,“我只是见你们身强力壮,这才带你们回来,让尔等享尽艳福。”

    “这种事情不是你情我愿吗?刚开始,你们不是迫不及待吗?”花小蛮冷冷一笑,“也罢,到此为止吧!”

    说罢,冲着几个女人使了个眼色。

    顿时,四个女人走向杨根硕身后。

    “杨先生救命,别杀我们。”两人跪地求饶。

    杨根硕还没来得及开口求情,一人吃了一手刀,昏死了过去。

    “小蛮……”

    “放心,我不会草菅人命。”花小蛮摆手打断杨根硕,“带回去服药,另外六人也是,差不多就结束了,他们不是大牛,身体看着壮实,却是外强中干。”

    杨根硕不由老脸一红。

    惨绝人寰药族梦,赢得一夜十次名。

    “首领,有一个兴奋的抽了过去,醒来后,就变成了眼歪嘴斜,落下了半身不遂的毛病。”

    “啊?”杨根硕脸色微变,“我看看去。”

    花小蛮一把拉住他,“我来处理,会尽力让他复原,同时,他们也会失去这一段记忆。”

    “好吧,你先处理,不行的话,我再看看。”杨根硕唉声叹气,“这事儿闹的。”

    ……

    西京。

    杨家老宅。

    午后的阳光漫洒在小院子中。

    杨柱国坐在躺椅上,红泥小炉子上放着无根之水,他一边烧了泡茶,一边,跟杨有福说话。

    所谓无根之水,就是天上落下来的雨和雪,不让它落地,用器皿采集而来的。

    前些天不是下了一场大雪么?杨柱国就收集了不少。

    只是如今空气质量不好,除了pm2.5以上的颗粒,还有一些有毒物质,比如硫。

    总之这无根之水喝在嘴里,味道是大不如前了。

    花是今年的新鲜的金菊,老头子亲自栽种,亲自采摘,亲手蒸熟了晾干。

    不管这个茶的品次如何,却不是一般人能够喝到的。

    “有福啊,你把信交到杨……大牛手上了吗?”杨柱国将一小杯菊花茶递给杨有福。。

    “老爷,表少爷不在家,我请林家那两个妮子代为转交,按道理,表少爷应该见到老爷的亲笔信啦。”杨有福双手恭恭敬敬接过茶盏,“老爷客气了。”

    “那……他怎么没有一点儿反应?”杨柱国嘟囔。

    “这……”杨有福接不上话。

    “唉……”杨柱国长叹一声,“在他成长过程中,我这个外公没有给过一丝温暖,他有怨气也是对的。”

    “爷爷,”杨莲霆摇摇头,“有福爷爷,你确定表弟看到信了?”

    “我……”杨有福也不大确定。

    虽说那小子现在混得风生水起,几大世家都不往眼里放,但是,种种传言表明,这位素昧平生的表少爷对人对事还称得上正直善良的。

    杨家,算是这世上他唯一的亲人了,是真正存在血脉关联的,这就是根啊!所以,他不至于不屑一顾!

    “老爷,小少爷,要不我再跑一趟。”杨有福说。

    “有劳了。”杨柱国起身,拉着杨有福的手,恳切的说。

    “老爷,不敢当,折煞老奴了。”杨有福诚惶诚恐。

    “哎,你我名为主仆,实则兄弟。”杨柱国摇头道:“注意方式方法,姿态不妨低一些,若是他有意,我也不妨亲自去请。”

    “老爷!”

    “爷爷!”

    杨有福、杨莲霆同时惊呼。

    杨柱国呵呵笑道:“你们激动什么?那是我外孙,我对他有所亏欠,去请他回家又有什么?再说了,这年头,小的才是祖宗,不是吗?咱也得与时俱进。”

    “好,与时俱进,老爷,你甭急,老奴再去一趟。”

    杨有福一走,杨莲霆热泪盈眶道:“爷爷,委屈你了。”

    杨柱国摇头笑道:“孙子,你以为我如此纡尊降贵,只是为了你和你爸吗?以前不知道有这么一个外孙也就罢了,现在既然知道,我是真心想要这个外孙回家了。”

    杨莲霆看着爷爷,默不作声。

    杨柱国笑道:“他也姓杨不是吗?或许,杨家要在他的带领下重现昔日辉煌啊!”

    杨莲霆眼中,爷爷一向佝偻的腰竟然挺直起来。

    ……

    “大小姐,二小姐,那个姓杨的老头又来了。”马超汇报。

    自从上一次林晓萌任性外出,导致发生了一系列事件,保安也是五死四伤。

    之后,别墅里的气氛一直相当压抑。

    林晓萌内疚,对姐姐,对杨根硕,对死伤的保安。同时,对姐姐还有些仇视,因为林芷君竟然真的朝着杨根硕开枪。

    林晓萌常常在想,如果那时候同姐姐易地而处,她绝不会朝着大牛开枪,她有可能自杀。

    终日胡思乱想,也不上学,就坐在客厅玩手游,王者农药到绝地求生。

    林芷君很内疚,对保安的,对杨根硕的,还有对妹妹的。

    妹妹也许不理解她射向杨根硕那一刻,心有多么痛。

    但是,她却看出了妹妹的心痛。

    那一枪之后,林芷君才发现,自己的心里有他,在很重要很重要的位置。

    她解雇了杨根硕。杨根硕并没申诉。

    但是,林芷君却发现,别墅的安保比之前更加固若金汤,她们出行的时候,不光有保镖,竟然还有江湖人士保驾护航。

    林芷君知道,这些都是杨根硕安排的。

    一气宗的人,姜家的人,都很给他面子。

    不知道他有没有恨自己,但是,却知道他还在履行自己的职责。

    “大小姐……”见林芷君失神,马超又请示了一声。

    “哦,”林芷君抬起头,“请他进来。”

    “是。”马超去了。

    “小萌,你说杨有福又来干什么?”林芷君没话找话说。

    没办法,小丫头一直不搭理她,好像她变成了陌生人。

    两姐妹少有的冷战,这个感觉相当不好,林芷君非常讨厌这种感觉。

    冷战,还不如吵一瞅者打一架。

    林晓萌眼睛从手机屏幕上抬起,看了眼林芷君,会回到了屏幕上。

    “我想是因为那封信,你说呢?”

    “无聊!”

    “你……”林芷君顿时来了脾气,“林晓萌,你给我站起来,你想上天吗?”

    “干嘛?”见林芷君动怒,林晓萌也不敢太过违逆。毕竟从小到大,都是这个大了几天的姐姐照顾自己最多。

    “你想一直这样下去,还要不要做姐妹了?”林芷君红了眼睛,“爷爷没在,家里就只有我们两个,跟相依为命有什么分别,你还跟我闹?”

    “我一边要管理公司,一边还要想方设法逗你高兴,你知不知道我有多累?”

    “姐……”林晓萌也是眼圈通红,“你不是也喜欢大牛吗?你的初吻不是也给了他吗?你怎么下得去手?”

    林芷君摇头,抹去滑下的泪水:“已经不喜欢了。”

    “姐……”

    “我还能怎么办呢?对你,是姐妹亲情,对他,还不算爱情,我只能这么选择,因为,你是我必须用生命呵护的存在。”

    “姐……”林晓萌嘤咛一声,扑进了林芷君怀中,嚎啕大哭。

    林芷君心头一叹:小萌,可是你又怎会知道,还有一种感情,也可以让人生死相许。

    冲杨根硕开枪的那一刻,林芷君就想过,如果她成功射杀了杨根硕,如果小萌因此而得以幸免,她会尾随杨根硕而去。

    还好,结果不算太坏。

    龙慕云及时赶到。

    而她的那颗子弹,明明打中了杨根硕左胸,流了一大滩血,这次竟然没有穿透。那小子应该是更强了。

    抱着妹妹,看着妹妹痛哭流涕的模样,林芷君心里舒服多了,两姐妹之间的芥蒂终于解开了,别墅上空的雾霾也终于散去。

    林芷君拿过一盒抽纸,给自己擦了,又给妹妹擦。

    “小萌,不哭了,我有话跟你讲。”

    “什么?”

    “原以为大牛没有根本,配不上咱们林家二小姐,现在好了,他竟然是杨家的人,不但门当户对,咱们还有些高攀了呢!”

    “姐……”林晓萌梨花带雨的小脸上,难得的露出一抹羞赧的粉红。

    “两位小姐,有福又来叨扰,还望海涵。”这时候,杨有福走进来,远远地拱手说道。

    “杨管家,我明白你的来意。”林芷君不卑不亢道:“因为一些事情,大牛还没看到那封信。”

    “原来如此。”

    “他去了外地,等他回来……”林芷君生生刹装头,“他已经不再是我们家的保安主管,他被我解雇了,所以,请你将这封信拿走,另外,如果你愿意,我可以给你他的电话,你们自己联系。”

    “这……好吧。”杨有福接过信封,心里居然微微松了口气。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