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六章 热胀冷缩
    杨有福前脚刚走,林晓萌就问姐姐,怎么还这么坚持解雇杨根硕。

    这一次,林芷君固执己见,没有回旋的余地。

    林晓萌没再闹,只是心中暗叹。

    同时,她也开始内疚,自己真的是长不大。

    大牛重要,姐姐同样重要啊!

    ……

    杨有福回家说明了情况,杨柱国也松了口气,“难怪。有福,辛苦了。林家两个丫头没说大牛去哪里了?”

    杨有福摇头。

    见杨柱国有些失望,杨有福笑道:“老奴大概做了调查,表少爷的车队一路向南去了。”

    “一路向南?”杨柱国眼里火光一跳,“难道是……”

    “谁家的车队?”杨莲霆问:“又是带着车队去干嘛?”

    “是林家的车队。”杨有福回答。

    杨柱国呵呵笑道:“只怕我这个外孙是发现了什么商机,所以准备做点贸易。”

    “南疆虽蛮不荒,不知有多少宝贝,如今表弟拿下了南疆,这一笔财富是无以估量的。”

    杨柱国不住点头:“这小子有点意思。孙子,等大牛回来,你们兄弟俩一定好好相处,咱们杨家能不能东山再起,就靠你们了。”

    杨莲霆苦笑:“只怕我跟这个表弟有些误会,那次见我追求第五轻柔,把我当成了登徒子。”

    “那小子到底多少女人?”杨柱国怪眼一翻。

    “不好说。”杨有福嘿嘿道,“依老奴之愚见,林家两姐妹对表少爷都有点意思。”

    “何止啊!”杨莲霆愤愤不平,“那天晚上他们学校的圣诞舞会上,我一眼就看到了四个,还不包括第五轻柔。”

    杨柱国无语,不知道这一点是遗传了谁的基因。

    ……

    南疆。药族山寨。

    这一宿,露西没醒过来,不过,情况还算稳定。

    杨根硕衣不解带守着。

    花小蛮、百合睡得也不踏实,不止一次过来看望。

    第二天早上,花小蛮给百合做了补充元气的药膳。

    百合是感激。杨根硕则是感动了。

    这些女人,真是一个比一个善解人意!

    饭后,在对露西的治疗过程中,服药成了难题。

    尽管治疗的方法比较特殊,但还是需要辅以一些汤药的。哪怕是固本培元的药物。

    然而,根本喂不进去。

    杨根硕和花小蛮一筹莫展。

    杨根硕甚至想到了插胃管,可这里并不具备西医条件,那属于铤而走险的行为。

    就在杨根硕准备付诸实施的时候,花小蛮从医典里翻出一个方法——药蒸。

    这个方法,杨根硕也曾听过。

    算是比较温和,垂死的病人通常采用这种方法。

    就是将病人放在蒸笼上,下面大锅里煮着汤药。

    病人还具有自主呼吸,所以会吸入一部分汤药的蒸汽,同时,源源不断带着药力的蒸汽,也会从肌肤毛孔渗透进去一部分。

    杨根硕接受了这个方法。

    花小蛮一声令下,下面人便行动起来。

    这个需要一定的时间。

    于是,花小蛮又在她的浴池里配上了培元固本的药物,让露西在里面浸泡。

    露西处于昏迷,当然全程由杨根硕来负责。

    露西寸缕不着,杨根硕穿着泳裤。

    整个过程中,他心里竟没泛起一丝的绮念。

    哪怕是生死未知,露西的身段也是那么的唯美。

    杨根硕对她只有疼惜,没有半分亵渎。

    在药池里浸泡了半天,两个人的肌肤都泡得发胀,然后,花小蛮走了进来,说是蒸床准备好了。

    杨根硕就用浴巾将露西裹着,抱了出来,跟着花小蛮朝外走。

    路上问起百合,花小蛮说百合在休息,为了晚上的治疗。

    蒸床是用竹片和藤条编制的,下面是一口行军锅。

    看到这口锅,杨根硕不禁有些稀奇。

    以前叫釜,釜底抽薪的釜,先秦时代,多半是青铜器,八成又是一件文物。

    这时候,杨根硕顾不上也没心情研究,就抱着露西上了蒸床。

    锅里的药材已经开始冒泡,一股股药香弥漫开来。

    这药族财大气粗,一般人哪舍不得这么糟蹋?

    “大牛,你下来啊!”花小蛮冲他招手。

    “不了,我陪着露西。”

    “她没有意识,你不同,你知道被蒸熟的滋味么?”

    “正因为她没有意识,所以我才要陪着,否则你们怎么掌握火候,真把人蒸熟了咋办。”

    “好吧,你受不了就告诉我。”

    “嗯。”

    杨根硕在露西旁边躺下,抓住她的手,看着她,心里很平静。

    露西身子修长,裸高都有一米七多,然而,这般平躺着,还是显山露水。

    目光回到露西的脸上,她没有什么情绪。

    但,很快,下面传来热力,空气变得又热又重,又过了一会儿,两人就被浓重的蒸汽包裹起来。

    花小蛮准备的相当不错,虽然上方没有盖子,但周围却用竹子围住,蒸汽几乎不会逸散,所有带着药力的蒸汽都要经过二人。

    这种方式有利自然有弊。

    温和,却见效慢。

    但是,对这种状况下的露西,也算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了。

    一个时辰后,杨根硕就感觉有些吃不消。呼入的空气都是灼热的。

    终于能够体会到大闸蟹被蒸熟所承受的痛苦。

    自己也快熟了。

    再看露西,也是浑身通红。

    坚持?

    杨根硕想到了这个词儿。

    自己身体强悍,尚且受不了,何况露西?

    坚持是必要的,但必须科学的坚持。

    “大牛,你没事吧。”

    见他半天不吭声,花小蛮先着急了。

    “没事的小蛮,我还活着。”

    花小蛮被这句话逗笑了,不过,同时也红了眼眶。

    一个男子能够为一个女子做到这种地步,这女子该是多么的幸福。

    花小蛮看了眼雾气蒸腾的蒸床,虽然看不清杨根硕的表情,但也知道他承受着不小的痛苦。

    这个男人似乎可以为每一个心爱的女人拼命。

    若是自己遇到什么不测,他一定也会不顾一切的拯救自己呢。

    想到这里,心里就是一阵甜蜜。

    “大牛,尽力就好,有些事,我们没办法改变。”花小蛮哽咽着说,“如果你搭上性命,露西会开心吗?”

    “小蛮,我明白的,还不至于。”杨根硕艰难的呼吸着,“你看看现在多少度?”

    “啊?”花小蛮何尝听说过“温度”这个词儿。

    “哎呀,抱歉,这是一个量化的问题,在外面的文明都市里是常识,可是你却没听过,要是百合……”

    “百合妹妹来了。”花小蛮叫道。

    “大牛,你怎么样?”外面传来百合关切的声音。

    杨根硕心头暖暖的,“还能坚持,百合,你这样啊,在露西的行李里面找到温度计,测量一下蒸床下面的温度,我担心露西坚持不了。”

    “好的,你等着。”百合匆匆去了。

    “大牛,温度是什么意思,温度计又是什么?”花小蛮忍不住问道。

    “一会儿你就看到了,让百合给你科普一下这个常识。”

    杨根硕再不说话。

    现在这时候,为了让自己的感受尽可能接近露西,所以,他并没有运功抵抗。

    变得像个正常人。

    所以,他要将全部精力用来对抗这种特殊环境给身体带来的不适。

    不多时,百合就跑了过来。

    “大牛,找到了。”

    “量量看。”

    差不多五分钟过去,百合惊呼,“该死,测不出来,没刻度了,温度还在往上走。”

    “啊?”杨根硕大惊失色,慌忙从蒸床上窜出来,夺过温度计一看,哭笑不得,一屁股坐在地上,“百合,用那根长的,温度上限是一百度的。”

    “哦。”百合弱弱应道,有些脸红,刚刚用的是测体温的温度表,上限也就四十二点五度。

    得亏了没搁在锅里,不然都要爆掉了。

    百合爬到梯子上,将温度计的下端暴露在蒸床下方,量了五分钟,然后说道:“大牛,五十五度的样子。”

    杨根硕想了想,让花小蛮火小一点,过了一会儿,百合又量了一次,现在五十度。

    “小蛮,辛苦了,就保持这个温度。”说着就爬上了蒸床,扭头对她说,“不懂的问百合,百合讲不清,下来我再给你讲。”

    再次同露西并排躺下,抓住她一只手,就能感受她的身体状况。

    暂时没事。

    嗯,要尊重科学,不能蛮干。

    现在似乎舒服多了。

    听着下面两个女人嘀嘀咕咕。杨根硕不知不觉进入了梦乡。

    吃过晚膳,百合准备用蛊术给露西治疗,杨根硕趁机出来遛食。

    在蒸床上待了大半天,发现还是正常的空气味道好些。

    转了一圈,竟然没有发现八名老司机。

    杨根硕心中一惊,不是让小蛮给处决了吧。

    忙不迭回到盘丝洞询问花小蛮,花小蛮笑着说:“大牛,你多虑了,我说过不会草菅人命,又怎么会让你难做,他们都没事,包括那个兴奋过度半身不遂的家伙,我也处理的差不多了。”

    “那就好那就好,他们人呢?”

    “我抹除了他们在药族的记忆,让人将他们送去了龙门客栈。当然,给他们强调过,这是你的命令。”

    “那就好了,谢谢你小蛮。”

    花小蛮苦笑摇头:“这件事情上,我也要反省,以后选择,不能只看外表,也要注重内在。”

    “就像我这样的?”杨根硕点着自己的鼻子。

    “你……除了大点,没什么内在。”花小蛮瞥了眼他的下半身,笑道。

    “小蛮,我跟你说,那是蒸出来的,没听过热胀冷缩的原理吗?”百合打趣。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