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七章 不想大牛误会
    “好啊!你们两个居然在我最自豪的方面打击我,诋毁我,那自然是没有效果的。我的尺寸,你们还能不知道?”

    “好了好了,不闹了。”百合笑道:“大牛,我要开始了,你继续关注露西的状态。”

    “好。”杨根硕顿时严肃起来,像昨天一样,坐在露西旁边,抓住她的脉门,随时感受她的身体状况。

    杨根硕有个惊喜的发现,比之前一天,露西的生机似乎勃发了许多。

    杨根硕稍稍分析,就有了结论。

    之前,别看露西摄入的食物不少,但,她的脏腑器官消化系统都因为疾病而有所退化,甚至罢工。

    也就是说吃的东西不少,但真正吸收的却微乎其微。

    这种蒸床治病的方法,恰恰弥补了这种不足。

    锅里熬的药,除了治病的成分,也有人体所需的营养物质。

    这一晚同上一晚差不多。

    露西疼得扭曲,百合累的晕厥。

    接下来的一天,依然用蒸床治疗。

    百合白天基本休息,而蒸床完全由花小蛮亲力亲为,她已经掌握了温度计的用法。

    在打碎了九个之后。

    得亏杨根硕带了十个。

    就这样,白天用蒸,晚上用蛊。

    一星期后,杨根硕喜出望外。

    露西竟然恢复的七七八八。

    最主要的是,露西珍视的器官还在。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百合没再出手。

    只是由杨根硕陪着露西躺在“蒸笼”上。

    又一星期过去了,露西终于醒了过来。

    这是个阳光明媚的早晨,窗台边有百灵鸟婉转的叫声,各种说不出名字的花卉散发出阵阵馥郁的香。

    露西缓缓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杨根硕。

    “你醒了。”杨根硕温柔地笑着,“让人等了好久。”

    “大……大牛。”露西张了张嘴,却不能发出声音。

    杨根硕当然看懂了口型,摇摇头,端来一杯温水,用木制的勺子给她喂,一勺一勺。

    露西感觉自己可以,就想夺过杯子痛饮,却被杨根硕拒绝了。

    “你大病初愈,各个器官还没进入工作状态,所以,都要给它们一个适应的过程。”

    “嗯。”露西轻轻点点头,安静的接受着杨根硕的伺候。

    喝下去半杯水,露西抓住他的手,按在面颊上。

    闭上眼睛的一刻,有泪水在长长的睫毛上凝结成珠。

    “大牛,我以为再也醒不过来,那该多么的遗憾。”她睁开眼看着杨根硕,“没想到,你真的做到了,你拯救了我。”

    “露西,你刚刚醒过来,不要太激动。”杨根硕安抚她道:“你这次能够好起来,百合和小蛮都是居功至伟,反而我没做什么?”

    “她们都是有同情心的好人,但我想,更主要的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所以,她们的恩情我会报答,而你的情,我却要用一辈子来还。”

    “你不用……”

    “你嫌弃我!”

    “露西!”杨根硕苦笑,“你刚醒过来,不要激动,也不宜讲太多话,来日方长。”

    “大牛,我的子|宫还在吗,还能孕育小生命吗?”

    杨根硕摇头:“在的在的,你还是个完整的女人。”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我不但活了下来,人生还可以不留遗憾。”

    “你躺一会儿,我去叫小蛮和百合,她们看到你醒过来,也一定非常高兴。”

    杨根硕看了眼手边的对讲机,笑着拿起来按下去说话。

    花小蛮近来哪怕如厕,都会带上一只对讲机,可谓机不离身。

    “小蛮……”

    刚说两个字,洞口就响起了声音,杨根硕扭头一看,百合和花小蛮同时走了进来。

    “露西,你醒了,真是太好了。”

    二女双双上前,一左一右,抓住了露西的手。

    看到两人脸上真诚的笑容,露西刚刚干了的眼窝再次湿润,“两位姐姐,谢谢你们,这次拯救我的不是主,而是你们。是你们让我重获了新生。”

    “好了好了。”花小蛮摇头笑道,“大牛说你这两天就能醒过来,果不其然。你早些醒过来也好,你不知道大牛这些天是怎么过来的,食不知味,寝不安枕,是不是瘦了一圈?”

    “大牛,是这样吗?”露西明知故问。

    “我……还不是担心砸了自己的金字招牌。”

    “大牛,你这个样子好可爱。”露西笑着说。

    杨根硕脸上一红,“你们聊,我先出去了。”

    逃跑似的离去,背后传来一阵银铃般的娇笑。

    花小蛮捧起露西的胳膊,“百合,你瞧瞧,我要不要也蒸一蒸?”

    花小蛮以前极少梳妆打扮,如今,每天却会用上不少的时间在这上面。

    女为悦己者容。

    她或许没听过这话,却情不自禁的这么做了。

    女人一旦追求起美貌来,就像学海无涯一样,同样没有止境。

    所以这会儿,对自己的肤色开始不满。

    “什么意思?”露西不解。

    百合说道:“的确,褪了两层皮之后,好像脱胎换骨了一般,我也有点心动呢!”

    “不过看到大牛那么痛苦,我就没有勇气。”花小蛮道。

    “两位姐姐,你们在说什么?”露西一头雾水。

    “你有没有感觉你的肌肤变得好了,又白又嫩又光滑,很像新生儿的肌肤。”百合问道。

    露西这才注意到自己的肌肤,“怎么会?”

    “大牛也是一样。”花小蛮摇摇头,“每天陪你在过上面蒸,你或许无法体会到那份痛苦。”

    “大牛……”蒸到脱皮,这种痛苦,体会不到,也能想到一二啊!露西的泪水再次模糊了双眼。

    一天后,露西开始进食。

    两天后,露西下床。杨根硕陪她看尽了药族风光。

    三天后,花小蛮陪同,四人回到蛊族,穿着泳衣泡了一次温泉。

    然后,在第四天,杨根硕教会了两名女首领驾驭山地摩托。

    两人多么希望自己永远学不会,但那是不可能的。对于天资聪慧的她们,这实在没什么技术含量。

    唯一需要考虑的东西,就是汽油用完了咋办。

    想一想,这也不是问题,云岚镇就有加油站。

    杨根硕蛊族教两名女首领骑摩托的时候,两族也组织了运输队,将停在龙门客栈的三辆客货装满了。

    各种药材,各种土特产,还有月牙泉的水。

    至于金银财宝,花小蛮也想给,杨根硕暂时拒绝了。

    离别前的晚上,露西将杨根硕赶出了房间。

    于是乎,杨根硕在花小蛮那里呆了两个时辰,在百合那里,也呆了两个时辰。

    翌日,两位首领没有起身送行。

    露西有些奇怪,杨根硕解释,她们不喜欢离别的场面。

    实际上,这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杨根硕征伐太猛。

    积攒了半个多月的弹药,蒸床上躺了这些天。

    火力非一般的猛。

    ……

    又是一个宿醉的清晨。

    布莱特简单洗漱,一边套上大衣,一边打开门。

    通常,朝阳会很刺眼,所以,他也会习惯性的做出遮挡阳光的动作。

    突然发现,面前一个女孩亭亭玉立,温婉可人,面带微笑。

    那刻苦铭心的容颜,那朝思暮想的骨肉。

    布莱特花了大把的酒钱,就是想要在醉乡之中同不知是否还在人世的女儿相见。

    没想到,她就这样,从天而降一般,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布莱特狠狠地给了自己一耳光。

    似乎还不够,准备再打一下,被抓住了。

    “露西,真的是你,不是梦?”

    “戴迪!是女儿,女儿没死,女儿活下来了。”

    父女相拥,瞬间泪崩。

    “露西,你没事了!”

    杰森过来接布莱特上班,远远地看到抱在一起的父女俩,跳下车,冲着二人跑来,同时,张开了怀抱。

    “杰森,我的哥哥。”露西抬起手阻止了他,很有礼貌,也很生分,“感谢你这些天对我戴迪的照顾,不过,咱们还是不要有肢体接触了,我怕大牛误会。”

    “他在哪里?”杰森放眼四顾。

    布莱特也在极目搜寻。

    “他没来,不过他有派人保护我。”

    布莱特摇摇头:“露西,上车,咱们去医院,爸爸给你做个全面检查。”

    “好啊。”

    ……

    全部绿色通道,做完全部检查,依然耗费了大半天的时间。

    看着一条条数据,布莱特和杰森都瞪大了眼睛,不住摇头,心里说着不可能。

    之前的化验数据,多么的令人绝望。

    而通过眼前的这些数据,露西变成了一个身体有些虚弱的正常人。

    眼见为实,这一刻,布莱特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狂喜。

    一把将女儿抱起,原地转了两圈,哈哈大笑:“太好了,太好了,我再也不用失去我的女儿,真是太好了!”

    露西泪流满面,笑着拍打父亲的胖脸:“戴迪,你有多久没有抱着我转圈了?真是怀念啊!不过,你赶紧放下吧,小心你的腰。”

    布莱特的确有些吃不消,刚刚转了两圈,就脸红气喘的,只怕再多一圈,腰间盘就要突出了。

    放下露西,却久久地拉着她的手不愿意放开。

    “露西,你的选择是对的。”杰森激动地说,“我很想知多少,他是怎么做到的?”

    露西摇头:“一来,我也说不清。二来,即便我说清了,你们也无法接受。”

    布莱特心里没什么不舒服的。

    杰森却是无言以对。

    露西续道:“不完全是中医。我这么说,你们心里是否能好受一些?还有,大牛说没有推广价值。”

    “怎么会没有价值?”杰森激动地说,“生命是无价的,作为一名医务工作者,但凡有希望,难道眼睁睁见死不救?”

    露西淡笑道:“第一,大牛的职业不是医生,他只是偶尔被求到头上,才会出手。第二,生命是无价的,这话你信吗?不过,资源是有限的,这话我信。所以,请勿道德绑架。”

    杰森再也说不出话来。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