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八章 反省
    西京,五星级总统套房。

    迪赛太阳神般高大的身子临窗而立。

    晃荡着高脚杯,猩红摇曳。

    棱角分明的厚嘴唇咬着一根乳瓜粗细的雪茄。

    房间里弥漫着一股香醇的烟草味道。

    即便闻闻,也知道不是地摊上几块钱一根的冒牌货。

    深吸一口,雪茄急剧燃烧,然后一把握在左手手心,捏的粉碎。

    八百度的高温灼烧掌心,发出滋滋的声音,有一种蛋白质的焦糊味道味道,他却不为所动。

    一口干掉红酒,然后握碎了高脚杯,鲜血顺着虎口滴下。

    “小雪,你为什么那么傻,为什么要动用地狱诅咒!”

    迪赛将一片碧绿的蕾丝贴在脸上,仿佛在抚摸恋人的最为柔嫩的肌肤。

    那是在废墟中找到的布料,迪赛坚信是迦罗羡雪的贴身之物。

    “小雪,你放心,我不会放过杨根硕,也不会放过开枪狙杀你的人!”

    迪赛在心底嘶吼。

    尽管迦罗羡雪被炸得粉碎,但勘察过现场的迪赛还是发现了迦罗羡雪被狙杀的事实。

    就像某些火眼金睛的法医,发现死者在受创之前,已经死了。

    迪赛入住的第一天,就被很多双眼睛关注。

    贵妇、名媛,也有前台、楼层服务员以及房间专属服务员。

    这个房间的专属服务员名叫丽莎,是位个头不高身材傲娇的圆脸小美女。

    为了得到这份差事,她费了老鼻子劲儿了。

    在五星级酒店上班,大大的开阔了她的眼界,知道了有钱人是什么样的。

    人家一晚上的住宿费,抵过她一年的收入。

    丽莎可以满足客人的一切需求,只要客人愿意满足她对金钱的小小需求。

    为了能够成为总统套房的专属服务员,姿色靓丽的她也付出了不少。

    就像那些女明星,为了一部戏,可以睡遍整个剧组。

    她一路走来,也充满了艰辛。

    但她依然乐观,觉得付出的一切都是值得的,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自从这位尊贵的外籍客人入住后。

    地毯上的烫洞多了,高脚杯每天都要碎上一两个。

    丽莎只是有些奇怪,倒也并没在意。

    人家住得起总统套,还会在乎这点儿赔偿?

    丽莎很想同这位叫做迪赛的客人发生点什么,然而,通过丽莎的观察,遗憾地发现他似乎对女人不感兴趣。

    丽莎不免胡思乱想,难道他对同性感兴趣?不知道他是攻是受?如是攻,其他的受可怎么受得了?

    又到了例行打扫的时间。

    这个客人脾气古怪,只让她在规定的时间进入房间,而且,每次只有十分钟的时间。

    所以,每一次,她都马不停蹄,堪比百米赛跑。

    完成之后,简直比让主管潜一次还累。

    丽莎去按门铃,这是起码的礼仪,也是严格的行为规范,只有客人不在房间或者被客人允许的情况下,方才可以刷卡入内。

    越是高端人士,就有越多见不得人的**。

    只是她的葱指还没触碰到门铃,里面便响起一声暴喝。

    “谁?”

    丽莎一个激灵,然后,厚重的实木门破开一洞,一颗滚烫的物体掠过耳畔。

    丽莎忘了呼吸,直到耳朵一痛,才下意识摸去,摸到热乎乎黏糊糊的血,惊骇欲绝。

    “子弹!啊——”丽莎反应过来,大叫着逃了。

    房内,龙慕云穿着黑色的紧身皮衣皮裤,俏立在窗台上,她一手抓着绳子,一手拿着手枪。

    “什么人?”迪赛盯着她,问道。

    “你果然是个危险的人。”龙慕云没有回答。

    “你为什么找上我?”

    “因为你危险,我有义务扼杀这份危险。”龙慕云淡淡地说。

    迪赛露出一丝恍然,冷笑:“哦,我知道了,你是这个国家安全部门的人。”

    龙慕云道:“你是全世界人人得而诛之的人。”

    “但是,他们都没能成功。”迪赛傲然道。

    “你来到这个国度,就难逃被诛杀的命运。”龙慕云笃定地说。

    “你刚才已经做了,但明显失败了。”

    “那只是试探,试探你值不值得我们行动。”

    “那么现在呢?”

    “其实,自从你入住酒店,就时时处在我们视线之下,说说看,你去案发现场,都发现了什么?”

    迪赛一阵骇然,这个国家的特殊部门还真是很厉害,对自己的行程和意图了如指掌。自己还以为对方一无所知。

    人家一直看着自己,只是没收网而已。

    “既然知道,我也不拐弯抹角,我是来给自己的爱人报仇的,人挡杀人佛挡杀佛,我不介意掀起一片血雨腥风。”迪赛决绝地说。

    “迦罗羡雪,你的爱人?可惜,她的心却属于另一个人,根本不爱你。”

    “住口。”

    “迪赛,我见你在现场计算弹道,几乎标定了我的位置,你真是个人才。”

    “是你射杀了小雪!”

    “她终究会死,只是死得太彻底了。”

    “我要为小雪报仇!先杀你,再杀杨根硕,然后,杀掉所有相关的人。”

    “你有这个实力吗?你的组织允许吗?”

    “你到底是谁,怎么会知道这么多!”迪赛一阵迟疑。

    “我是收网的人。至于我怎么会知道这么多?”她摇摇头,“我总觉得,作为一名杀手,记日记绝不是个好习惯。”

    “你看了小雪的日记?小雪日记在哪?我怎么不知道?日记里有没有我?”

    “呵呵,真是个痴情的人。同时也是个可怜的人。”龙慕云冷笑摇头:“难道你没听过,一名杀手一旦动情,死期便临近了吗?”

    “看谁先死!”迪赛并不蓄势,便冲向龙慕云。

    “鱼死网破吗?你看见网了?”

    龙慕云语带戏谑,同时开出三枪。

    三颗子弹几乎同时出膛,呈品字形排列。

    迪赛瞳孔一缩,做出一个狗钻火圈的动作,从子弹中间穿过。

    龙慕云不禁一呆,心生钦佩。

    敢这么做,需要足够的眼光、智慧、勇气,唯有如此才能做出准确的判断,而不是铤而走险。

    龙慕云又射出三颗子弹,无一例外被迪赛避开。

    而且令龙慕云心惊胆寒的是,对方越发轻松写意。

    不愧是血狱亚洲区域代表,这份个人能力已然惊世骇俗。

    下一刻,迪赛腾身而起,一记李小龙式的飞踹,目标是站在窗台上的龙慕云。

    龙慕云眉头一拧。

    五十五层楼,约一百五十米的高度,若是摔下去,绝对变肉泥,要用勺子舀。

    这个疯子竟然就这样出来了。在没有任何安全的保护下。

    咣当一声,玻璃碎裂。

    一阵凌厉的劲气冲向龙慕云。

    龙慕云早有准备,提前一步避开,依然呼吸一窒。

    殊不知,对方除了一脚,还有一拳。

    因为准确的判断了龙慕云避让的位置,所以,这凌空一拳,打了个正着。

    龙慕云直接吐出一口血,抓住安全绳的手也松开了。

    尽管腰间还有一根安全绳,身体还是飞速下坠。

    更让龙慕云骇然欲绝的是,对方单手攀在窗缘,另一只手划向她维系生命的安全绳。

    龙慕云娴熟的换了一个弹夹,在十秒钟内,打光了全部子弹。

    安全绳绷紧了,迪赛消失了。

    她刚刚松了口气。

    突然浑身汗毛倒竖。

    只见迪赛抓住她的安全绳,滑了下来。

    龙慕云丢掉了手枪,着急的向下滑去。

    却见迪赛头下脚上,仿佛做着自由落体运动,正在飞速接近。

    龙慕云看了眼腕表,一咬牙,割断了安全绳。

    大叫着向下落去。

    “疯子!”迪赛骂了一句,手臂一震,三支袖箭激射而出,目标自然是龙慕云。

    此时,龙慕云完全处于自由落体的状态,又如何做出规避的动作。

    在良好的身体素质下,她竭尽全力蜷起身子,然后,大腿一痛。

    噗!

    狠狠地落在了气垫上,震得五脏移位岔了气,一阵剧烈咳嗽。

    有人迅速将气垫移走。

    “小心,轻点,哎呀,我的腿。”龙慕云惨呼,“大牛那个王八蛋呢!”

    迪赛身在半空,看到对方竟然落在气垫上,一阵咬牙切齿。

    这个狡猾的女人,原来早就想好了退路。

    “不好!”

    想到这里,他心头一惊,人家计划周详,自然不是一个人,自己挂在这里,岂不是成了活靶子。

    瞅准一间亮着红色床头灯的房间撞去。

    咣当,窗玻璃碎裂。

    迪赛一向认为自己是一名绅士,于是,在撞开窗户的同时,还说了一声“抱歉”。

    然而,就在这时,一只不大不小的手掌无声无息,按在他的脸上。

    迪赛懵了,就这样被推了出去。

    这还没有完,他的眼中出现了一个大剪刀,就是钢筋工剪钢筋的那种。

    啪!

    安全绳断了,迪赛看到那张泛着诡笑的脸。

    该死,竟然是他。太低估对手了,或许不该单枪匹马的来。

    迪赛反省的同时,做起了自由落体运动。

    杨根硕居高临下,凝目注视。

    突然,迪赛身上什么东西鼓胀起来,瞬间变成了一直巨大的气球,下落的势头立刻停止了。

    杨根硕有些意外,好在做了一些准备,将安全绳拴牢,飞身而出,扑向那个人形气球。

    突然一支劲弩射来,他脑袋一偏,探手抓住。

    迪赛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身体消失在一堆气球下方。

    杨根硕抓住安全绳,在半空中晃荡着,从箭尾取出一个小纸条,只见上面写着:你拍档中了箭,有毒。

    杨根硕眉头微皱,将弩箭的箭尖凑近了鼻子,鼻翼耸动,面色大变。

    对方居然在弩箭上煨了蝰蛇蛇毒。

    据说,蝰蛇的一滴唾液可以杀死一百头大象。

    堪称见血封喉的剧毒!

    这不是那混蛋为了活命的缓兵之计吧,一定是诓骗自己的。

    就在这时,龙慕云打来电话。

    “杨根硕,你个王八蛋,老娘要死了,你在哪里?”

    杨根硕脑袋当即大了一圈。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