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九章 剪影
    杨根硕落地后,现场已被警察和特殊部门的人员封锁。

    一路畅通无阻,进了对面大药房。

    顾客被清空,想来场地是被暂时征用了。

    杨根硕一边走,一边脱去外套,只剩下一件毛衫。

    输液室内,原本围着龙慕云的一群人,见他到来,立刻让开一条道。

    杨根硕上前一看,倒吸一口凉气。

    那只短箭射中了龙慕云的大腿根部,穿透了整个大腿,流了不少血,但应该没伤到大动脉。

    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她还中毒了。

    这样严重的伤势,其他人都没敢动。

    很显然,这么做是明智的。

    “大牛,你不是医生吗?你不是神医吗?还愣着干嘛?我是不是失血过多,我的嘴巴都发木了。”

    “你不是失血过多,而是箭上有毒。”

    “啊!我死定了!”

    “其他人都出去,没我的话,谁都不可以进来。”

    到底是特殊部门的人员,一个个素质过硬,牵扯到龙慕云的安危,大家都没二话。

    人都走了,小小的输液室里只剩下他们两个。

    杨根硕将空调从暖气调节到冷气,这才走到了龙慕云旁边。

    “大牛,居然让我做诱饵,这次被你害死了,如果我死了,做鬼也不会放过你,如果我残废了,你养我一辈子!”

    杨根硕一回到西京,龙慕云就知道了。

    同龙慕云料想的一样,迪赛有着自己的骄傲。

    于是,龙慕云跟杨根硕碰了头,就有了这样一个计划。

    “少废话,留点力气。”杨根硕低下头去,曲指在箭尾弹了一下,龙慕云疼得身体一抽。

    “你轻点!我的腿到底会不会断啊!”

    “伤得真不是地方。”

    “……”龙慕云稍一品味,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忍不住骂道:“你混蛋!”

    “他奶奶的,被迪赛给骗了。”

    “什么?”

    “你的确中毒了,不过这个毒没那么霸道。”

    “这么说,我死不了?”龙慕云道,“那现在就只剩下中箭受伤的问题。”

    “得亏没有剧烈移动,一旦动脉受损,你就完蛋了。”

    “我还能不知道这个。”龙慕云撇撇嘴。

    “迪赛跑了,后患无穷啊。”杨根硕叹道,近距离观察着龙慕云的伤势,考虑着从哪儿下手。

    “他跑不掉的。”龙慕云说。

    “这么肯定?”

    “我一直盯着他,他从来就没有离开过我的视线。”龙慕云骄傲地说。

    “就怕他钻进老鼠洞。”

    “哎,先不说他了,赶紧给我治伤。”龙慕云催促道,接着又抱怨,“我说多安排些人,你说两个人就够了,还让我当诱饵——不过,这个迪赛真的很强。”

    “你也知道啦!他这么强,让其他人上,跟送死什么分别?”

    “你开始了没有?”

    刺啦!是皮裤被扯开的声音。

    到底是江湖儿女,龙慕云倒也不拘小节。

    不过,她还是闭上了眼睛,再次开口确认,或者也有分散注意力的成分,“大牛,我的腿不会断吧!”

    “腿不会,但丁字裤会。”

    “你……”龙慕云刚要骂人,却发现嘴边多了一根中指,愈发恼羞成怒:“杨根硕,你想死吗?”

    杨根硕给他一个眼神,让她嘬一嘬的眼神。

    龙慕云羞愤不已,一口咬上去,然而,咬住之后,终究狠不下心用力咬。

    “让你咬,谁让你嘬了?”杨根硕怪眼一翻道。

    噗!龙慕云一口吐出来,“杨根硕,你在羞辱我吗?”

    “唉——”杨根硕摇摇头,自己咬破中指,在龙慕云目瞪口呆之际,塞入她的檀口之中。

    咸咸的液体流入嘴里,一股铁腥味儿弥漫在唇齿之间。

    这时候,杨根硕的话在耳畔响起。

    “你中了蛇毒,我的血液刚好可解。”

    龙慕云眼神怪怪地看着他,他正低着头,近距离观察着她受伤的地方。

    该死的,自己穿着丁字裤,不是什么都被他看去了。

    这会儿还叼着他的中指,龙慕云越想越是感到羞耻,于是,就用舌尖将他的中指顶出去。

    指尖和舌尖碰撞的刹那,两人身心都是一颤。

    杨根硕看向她的脸,她立刻闭上了眼睛,但睫毛却不住颤动。

    骈指点在她的颈侧,龙慕云立刻就“睡”了过去。

    杨根硕之所以这么做,就是不想她发出杀猪般的嚎啕。

    弩箭虽只是普通的铝合金材质,只要动力足够,杀人完全不是问题。

    杨根硕看到龙慕云腿边插着一把匕首,正好拿过来使用。

    将受伤的大腿抬起来,架在肩头,不经意间,就看到墙上两个人的影子。

    明明是治病救人,却怎么看怎么邪恶。

    甩甩头,赶走乱七八糟的想法。

    用匕首在箭尾出刻上一圈,然后,轻而易举的掰断。接着,屈指一弹,断箭便飞出了龙慕云的大腿,钉在了墙上。

    即便处于昏迷状态,龙慕云的身子还是不免一震。

    鲜血如泉涌出,杨根硕出手如电,点住几处出血点。

    原本想用弹药消毒来着,想了想,女人都追求完美的,若是自己那么做了,难保龙慕云日后不找自己拼命。

    好在这里是大药房,不缺消炎药。

    上药、包扎,忙出一身汗。

    再看一眼她的伤口,杨根硕不争气的喷了鼻血。

    昏迷不醒的高挑女人,上身穿着皮衣,下身皮衣被撕烂,一条大腿根部缠着洁白的绷带,丁字裤若隐若现……

    赶紧找了一件工作服给她盖上,又将空调温度调节回到常温,披上外套,走出输液室。

    “大牛,龙同志怎么样?”萧阳忙不迭走上前来,急切地问。

    若非龙慕云的手下阻拦,并且转达了杨根硕的话,萧阳早就闯进去了。

    “没大碍,送医吧!”杨根硕随口说道。

    “哦,那就好。”萧阳明显松口气。

    “她职位很高?还是家世恐怖?”杨根硕歪着头,饶有兴趣的问。

    萧阳打了个哈哈:“人家毕竟是上级部门的,还是女同志,跟我有些工作对接,关心一下,也是应该的。”

    “你不是对她有意思吧!”

    “大牛啊,我都受不了你了,什么话都敢说。”萧阳哭笑不得。

    就在这时,杨根硕感受到两道冰冷的目光,他扭头看去,就看到了目光的主人。

    忙不迭退后一步,仿佛见到了鬼一般。

    黑色的紧身皮衣皮裤,跟龙慕云就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但是,龙慕云明明还在输液床上躺着,不省人事。

    “我姐怎么样?”酷似龙慕云的女郎上前问道,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就像一根冰棍。

    这可是大冬天,杨根硕没有舔的兴趣。

    “你们是双胞胎?”杨根硕好奇的问。

    “要你管?”女人酷酷的答。

    “那你自己去看吧!”

    “你……”

    “大牛,好男……”萧阳话说一半,就感受到吃人的目光,忙不迭改口:“一个大男人跟女孩子计较什么,这位小姐也是挂念龙同志的伤势,你就告诉她让她安心啊!”

    “嗯,看在萧局的面子上,我不跟你计较。”杨根硕用手点着女郎。

    “萧局,他就是我姐的搭档,你就把我姐交给这样的人?”女郎质问。

    “妹子,用托付会不会更合适一点?”

    呼!

    女郎抡起大长腿,劈向杨根硕。

    杨根硕一把拉过萧阳,挡在了面前。

    萧阳大叫一声闭上了眼睛,这算什么,他们打架,居然殃及到了自己。

    女郎突然变换一个身位,左腿高高抬起,插在了杨根硕和萧阳之间,紧跟着曲腿,做出一个酷似泰拳的动作,企图夹住杨根硕的脖子。

    杨根硕依然可以拉萧阳做挡箭牌,不过,这一次弄不好萧局长会受伤,到时候,米米还不得跟自己急。

    松开萧阳,向前一推,同时托住了女郎的膝窝,一下子就将其顶在了侧墙上。

    女郎一条腿架在他的肩头,两人之间几乎没有空隙。

    看到这一幕,奔五的萧局长都有了点反应。

    “放手!滚开!”女郎挣扎。

    “名字,同龙慕云的关系?”

    “黎落,表姐妹。”黎落又挣扎了一下。

    “长得这么像,打扮都一样,我还以为是双胞胎。”

    “退后,放开我。”

    “下次不要主动攻击我,不喜欢跟女人打架,除了在床上。”

    “……”黎落倒吸一口气,“无耻。”

    杨根硕退后一步,黎落大长腿猛然劈下,狠狠砸在地板上。

    这一次,她不是为了攻击,只是发泄怨气。

    只能攥紧拳头,对着杨根硕呼哧呼哧喘气。

    她心里说:好女不吃眼前亏,杨根硕,你给我等着。

    杨根硕淡淡一笑,耸肩道:“看来,你跟你表姐一样,也是特殊部门的人。”

    “是又怎样?”

    “追踪的如何?”

    “给。”黎落将一个追踪器抛给他,“等我,我去看下表姐,跟你一起。竟敢伤我表姐,我饶不了他。”

    “妹子,人家是想杀了你表姐的,我可不想带个累赘。”

    “你……”黎落还没开口,面前就失去了杨根硕的影子,发足狂奔追出门,也没能追上,只能对着空气大骂一声“混蛋”。

    ……

    城中村。

    每家每户都尽可能盖房,因为,随着城市的建设,迟早都要拆迁,面积越大,补偿越多。

    就算暂时不拆,简装一下,还可以对外出租,当个房东。

    而随着城市建设的步伐加快,城中村越来越少,而农民工却没有减少,所以,房租不但涨了,还丢不下来。

    这简直是会下金蛋的母鸡。

    除了出租给农民工住,也会有些门面房对外出租,做各种生意的都有,比如洗头发。

    南方美发屋的二楼。

    一男一女进了房子。

    年轻的男人开了灯,还没顾上关门,浓妆艳抹的女人便褪下了皮裤,趴在床沿上,露出干瘪发青的大腿和臀部,同时,丢给他一个套套。

    看面孔,男人怕是都不到二十,很青涩的模样,有点书生气,像是在校大学生。

    他显然没见过世面,这会儿满脸通红,呼吸急促。

    刚要解皮带,身后多了一人,他还没扭过头,脖颈便是一痛。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