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章 有故事的人
    “高材生,来呀,我最喜欢你们这种文质彬彬的客人。来,就这样,从背后上姐姐。”

    浓妆艳抹的女人扭动腰肢,却感觉身后没动静,回头一看,就看到金发碧眼的高大男子,小吃一惊。

    也没提裤子。

    当看到交了二百块的大学生顾客倒在一旁,方才大惊。

    “他怎么了?”

    “他没事。”

    “你怎么进来的?”

    “我想进来就进来了。”

    “帅哥,你也对我有意思?”女人眉开眼笑,“行啊,还是那个价,不过得用美刀结算。”

    “婊|子!”

    脖子给扼住,女人马上觉得呼吸困难,这时才知道害怕。

    金发碧眼的大帅哥眼睛突然红了,手上愈发用力。仿佛两人有仇。

    女人已经开始脱力,双手想要将陌生男人的手掌掰开,当然没能做到,双腿在空中踢打了几下,终于脖子一歪,断了气。

    丢下女人,迪赛眼中的红光渐渐散去。

    他自认不是个嗜好杀戮的人,但却对这些毫不自爱自甘堕落的风尘女子深恶痛绝。

    每一次都无法控制自己。

    只因为,他就是出生在红灯区,母亲便是一名职业女性,甚至不知道父亲是谁?

    印象中最深的一幕,就是看到形形色色的男人进入母亲的房间,然后一边出来,一边整理衣服。

    接着,他就会有一笔钱,去买冰激凌和炸鸡。

    那时候,他年幼无知,不识愁滋味,觉得这种生活还不错,盼望着有更多的男人进入母亲的房间。

    直到十三岁那年的一天,跟一帮小孩子发生冲突,然后,对方说出了母亲的职业。

    原来,街坊邻里都在议论。

    原来,小孩子们都从父母的口中知道了,唯有他不知道。

    他发了疯的跑回去。

    透过窗帘的一角看到母亲的身上有个男人。

    他拿着一截板砖进去,砸在正在忙碌的男人的后脑上。

    虽然是愤然出手,但终究人小力薄,男人捂着被砸破的后脑,怒不可遏,反过身来掐他的脖子,口中反复骂着“狗杂种,婊|子养的”。

    男人的力气很大,十三岁的迪赛无法抗衡,他终于感受到了被人活活掐死的滋味。

    脖子疼,透不过气,大脑发蒙,四肢无力。

    突然,这一切都离他而去。

    只见母亲双手抱着半截板砖,砖头染着血,而那个男人倒在一旁,脑袋受创处鲜血汩汩,很快就变成一大滩。

    母亲丢下砖头,想要摸他的脸。

    他触电般退后,眼中是仇视的红光。

    “迪赛,马爱大龄,快走!”母亲说。

    他看了眼旁边血泊中的男人,爬起来跑掉了。

    犹记得那是个盛夏的黄昏,他拼命跑拼命跑,跑到了垃圾场,那里的垃圾堆积如山,他跑到了“山顶”,对着如血残阳发出嘶吼。

    夜幕降临了,他像条流浪狗,又渴又饿,本能走向了自己的“家”,他厌恶那个女人,不想见到她,更不想面对他,他只是想着偷偷回去,搞点吃的喝的。

    他感觉,那个男人骂他的时候,他恨的不是男人,而是他的母亲。

    回到家的时候,却看到了警车。

    母亲正被两名胖警察押出来。

    周围都是看热闹的人。

    他终于意识到了什么。

    “你们干什么,放手啊!”他冲上前去,推搡两名警察。

    “迪赛,我的孩子,你冷静点。”母亲哭道,“迪赛,你长大了,再也不要做傻事,不管妈妈做了什么,你只要记得,妈妈是爱你的,永远永远爱你。”

    这是母亲的最后声音。

    母亲被抓走后,他过上了四处流浪的生活。

    抢劫、乞讨、偷窃,什么都干过。

    直到房东要收回房子赶他出门,他在收拾房间的时候,才发现了十二条毛裤,一沓钱和一张诊断证明。

    原来,母亲早在一年前就得知自己患了绝症。

    于是,就给他打毛裤,从十三岁到二十五岁的毛裤都有了,儿子终于不用担心受冻了。

    于是,母亲加大了工作量,就是为了给他留下一笔生活费。

    他去到监狱,没能见到母亲,却在教堂的抛尸之地,找到了弥留之际的母亲。

    母亲骨瘦如柴,说不出话,也认不得他。

    他紧紧抱着她,不觉得脏,也不嫌臭,就这样紧紧地抱着,泪如泉涌。

    耳边回响起母亲被抓走时说的那句话。

    不管妈妈做了什么,你只要记得,妈妈是爱你的,永远永远爱你。

    深吸一口气,长吁而出。

    迪赛将自己从回忆中拔出来。

    看了眼倒毙的女人,昏迷的男人,他忍不住再次反省。

    只是想找个栖身之所,没想到来到了这么个地方,一时冲动又杀了人,想来很快就会暴露。

    这次单枪匹马,来到这个古老而神秘的国度,实在是有些冲动。

    而且,也事事不顺。

    都是这儿是雇佣兵和杀手的坟墓,难道是真的吗?

    原本,迪赛是不信的,血狱在其他国家的业务拓展的红红火火,唯独这个国家开展不起来,有了这次经历之后,他有些信了。

    他是杀手,而且还是亚洲区域代表,不是亡命徒,他虽然有自己的骄傲,却不愿意就这样白白牺牲,而且,迦罗羡雪的仇还没来得及报。

    看来,得尽快离开。

    拿出手机,打开数据和万能钥匙,不到三十秒,就连上了一个信号较强的热点,马上关掉数据,打开高德地图。

    开始计算路程,寻找合适的逃跑路线。

    迪赛不认为是逃跑,顶多称之为战略撤退。

    ……

    杨根硕跟着信号一路追来,发现这条小巷竟然是鳞次栉比的洗头房、美发屋,一扇扇门窗透着粉色的暧昧灯光,哭笑不得。

    迪赛这厮就算慌不择路,也不至于逃到这儿吧!

    刚刚,迪赛开了一次数据,杨根硕手里最先进的追踪器直接标定了他的位置,十公里内,误差不超过五米。

    南方美发屋。

    此时,杨根硕站在门口的路上,抬头朝上面看。

    不知何时,天空下起了雪,飘飘洒洒,漫无边际。

    为这冬日的夜晚增添一份凄冷。同样,有人也会觉得浪漫。

    他戴上口罩墨镜,竖起了衣领,准备在这儿守株待兔。

    “帅哥,进来玩玩吧,外面多冷啊!”

    不多时,就有一个浓妆艳抹的中年妇女过来拉他。

    看他就很年轻,不是第一次,也没什么经验,这样的年轻人脸皮薄,往往半推半就。

    中年妇女在这一行干的久了,练就一双看人的火眼金睛,很有一套。

    “帅哥,你进来看看,我们这个姑娘可多了,各种档次,包你满意,你就进来看看呗。第一次不来,是你的损失,以后你不来,那就是我的过错。”

    杨根硕扑哧一笑,这龟婆真会说,摇摇头:“不了,我等人,就在这里等。”

    “你是那家伙的同学?”女人砸吧着嘴,上下打量杨根硕一番,虽然墨镜口罩遮住大半个脸,但,他的风华,还是有所显露的。

    “唉!也是,你这样的,估计不愁找不到女朋友,倒是你同学,我真是替他着急。”

    见杨根硕无动于衷,女人必须承认自己看走眼了,抬手一看,当即冲着门内喊道:“小西,快上去看看,二百块而已,时间早就过了。”

    老板娘有些失望的进了店里。

    杨根硕闭上眼睛,耳力全开。

    一时间,各种声音传入耳中。

    雪落无声,风在呼啸。

    也能听到一两声职业女性出于职业超操守发出的职业性叫声。

    这些都不是重点。

    就在南方美发屋的二楼,他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

    “花姐,还没好吗?超时啦!”

    吱呀!

    “啊!”

    女人一声惊呼,杨根硕刚要往进冲,却有人从窗子跳下。

    高大的身影,金发碧眼,还能有谁?

    杨根硕呵呵一笑,守株待兔,还真让自己守到了。

    迪赛轻盈地落地,全神贯注,肌肉绷紧,虽然没有感知到危险,他也不敢放松警惕。

    只因艺高人胆大,且误判了对方的实力,才导致此行处处被动。

    他飞下来的过程中,杨根硕就这样看着他,那神情举止,充满了惊讶、羡慕、充满。

    迪赛很喜欢这种被人仰视的感觉,绅士地朝着杨根硕点点头,转身离去。

    “嗨!”杨根硕叫了一声。

    迪赛的身体瞬间紧绷。

    缓缓转身,身后哪里还有那人的影子。

    迪赛立刻汗毛倒竖,原地打出七拳,踢出八脚。

    可以说,将自己周身防护的泼水难进。

    迪赛很郁闷。

    作为一名职业杀手,而且是杀手界金字塔尖的人物,自己对于危险的感知是极其敏锐的,否则,不可能一步步走到今天。

    各行各业都存在残酷的竞争,杀手行业也不例外,甚至犹有过之。

    但,令迪赛无比郁闷的是,之前在酒店,就没有感知到潜在的威胁,让杨根硕从窗子里推了出去。

    他怎么会知道自己选中那一扇窗户,自己只是临时起意啊!

    难道跟他有这样一种默契?

    细思极恐。

    这才是自己选择落荒而逃,哦不,是战略性撤退的原因。

    这次依然如此,他悄无声息来到自己身边,自己依然毫无所觉。

    “行啦,迪赛,停下吧!”

    “杨根硕!”迪赛怒吼,“话不投机半句多。”

    “你很紧张?”

    “我有什么好紧张的,鹿死谁手为未可知。”

    “你的警惕性真差。”

    “这一点我必须承认。”迪赛追加一句,“但我不怕你。”

    “继续给你自己打气吧!要不,咱换个地方。”

    “走。”

    说走咱就走,但见迪赛健步如飞,撒丫子跑了。

    靠,比兔子还快。杨根硕暗骂一句,开始启动。

    “杀人啦,快叫警察!”

    一个女人冲出美发屋,大声喊叫。

    “什么!”杨根硕面色一变,脚上如同装了风火轮,立刻追了出去。

    没有在这里下手,主要是担心伤及无辜。

    没想到还是有人遭遇毒手,杨根硕决定不管了,不惜代价,早日扼杀这份危险。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