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一章 亡命追击
    在酒店的时候,不是杨根硕不想痛下杀手。

    实在是迪赛实力强悍,绝非浪得虚名。

    作为一名杀手界的大佬,他不但有极其敏锐的嗅觉,那种对于危险的天生感知力。

    还有一点,他有层出不穷的杀手锏和后路。

    杨根硕只有竭力的收敛杀机,方能来到他的左右。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杨根硕想要留下一个活口。

    迦罗羡雪、迪赛都来自血狱。

    血狱是世界头号杀手组织。

    搞定了迦罗羡雪,来了迪赛。

    搞定了迪赛,又会来个谁?

    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这样没完没了,谁能受得了?

    杨根硕不想总是被动挨打,他想主动出击。

    迪赛无疑是个最好的敲门砖。

    只是,谁知道他有没有毒牙,或者跟迦罗羡雪一样变态,在心脏部位安装一颗炸弹,事不可为便自爆。

    这是两人第二次打照面,杨根硕再无保留,势要将其留下。

    若不能,便击杀。

    不能再连累无辜了。

    迪赛真能跑,八成跑过马拉松。

    还可能是个跑酷选手。

    从城中村一路跑,从一个个摊位上越过,当然,也撞倒了一些。

    从车水马龙的路上横穿,吓得司机操作失控,导致多起碰撞摩擦,交通中断,鸣笛喧天。

    迪赛就在车顶上借力,腾挪跳跃,马不停蹄,极度流畅。

    “哇,高大威猛,头发是金色的,好帅。”

    “这……是在拍电影?”

    “怎么可能,哪家电影公司疯了!”

    “大个儿,你轻点,我的车顶都变形了。”

    “让你买欧洲车,你非买日系的。”

    “还有人追!”

    “这个还戴着口罩墨镜,估计长得不咋样。”

    “应该是配角,脸都不让露,这就是残酷的演艺圈啊!”

    “人家男|优都可以露脸了呢!”

    “后面这个,个头小,长得丑,身子单薄,一看就不是前面那位阳光大帅哥的对手嘛!这拍的也太假了。”

    杨根硕一路腾挪,将这些话尽收耳中。

    听到这个小女生的话,他一个踉跄,差点喷血。

    哥哥为民除害,你以为拍戏,这也就罢了。

    哥哥戴口罩墨镜是因为低调,你没见着,就说咱长得磕碜,太武断了吧!

    咱是维护正义的超人,咱也是有脾气的。

    于是,使出一个打五折的千斤坠。

    咔吧!

    车顶往下一沉,前后左右几个主要的车窗同时碎裂。

    小女生吓得哇哇大叫,然后,看到一个胜利的手势。

    迪赛已经越过了马路,在人行道上狂奔。

    杨根硕再不迟疑,展开身法,脚尖在车顶上一点,便能借力飞纵四五米。

    迪赛在人行道上飞奔,杨根硕在车顶上飞踩,两人之间的距离不断缩短。

    迪赛有些急了,突然听到一声鸣笛,心中一喜。

    那是这个国家高铁特有的鸣叫声,这么说……

    他放眼四顾,看到不远处一座高桥。

    他冲了过去。

    杨根硕眉头一皱,暗叫不好。

    这厮想要跳车遁走,若是让他得逞,只怕真要逃之夭夭。

    于是,杨根硕也衔尾追去。

    上百级台阶,二人眨眼跑完。

    迪赛双手扒着栏杆,看到远处驶来一辆高铁,碧蓝的眼中放射出激动的光芒,仿佛看到了逃出生天的希望。

    杨根硕一步一步走向他,大口喘气。

    两人一口气跑了足有七八公里,而且走的都不是人走的路,杨根硕都有些受不了。

    高铁飞速接近。

    迪赛越发激动。

    杨根硕蓄势待发。

    就在这时,桥的另一头,一辆山地摩托呼啸着,疾驰而来。

    骑手头戴覆面盔,左手举起一把银色的沙鹰。

    “迪赛,休走!”覆面盔下发出一声娇喝。

    这个声音竟有些熟悉,杨根硕感觉要糟。

    迪赛看着高铁,眼中都是狂热,对突然出现的骑手和枪口似乎置之不理。

    但下一秒,他动了。

    杨根硕看到了堪比鬼功**的速度。

    迪赛鬼魅般逼向骑手。

    骑手没能做出任何反应,拿枪的手腕以及领口,双双落入迪赛手中。

    紧跟着,迪赛就这样提着女车手,翻过了栏杆。

    杨根硕瞪大眼睛,终于明白了迪赛的意图。

    他需要一个垫背的。

    这个愚蠢的女人,恰好幸运的送上门来。

    如今,女人在下,迪赛在上,两人一起坠向飞驰的高铁。

    杨根硕不得不佩服迪赛冷静的判断。

    但这一刻,还是救人要紧。

    腾身越出,一手抓住栏杆,另一只手中皮带甩出,缠住了女人的小腿。

    用力一提。

    刺啦。

    是衣服的破裂声,迪赛抓着一片皮料落向高铁。

    女人头盔掉了,一头青丝迎风飞扬。

    衣襟撕裂,露出大片雪白。

    头下脚上,哇哇大叫。

    “累赘!”

    “没胸!”

    果然是黎落。

    杨根硕两个词评价,接着手上用力,将她送上了“高桥”,然后松手,落下。

    黎落脚踏实地,惊魂未定。

    看到飞速下坠的杨根硕,这才明白他的话,一把捂住走光的胸口,“杨根硕,你混蛋。”

    然而,她的声音,早已随风而散。

    甚至,都看不到高铁的尾灯。

    ……

    数九寒冬。

    还下着大雪。

    疾驰的高铁,顶部结了冰,很滑溜。

    迪赛哪怕背对着失去的方向,依然睁不开眼睛,他竭力伏低身子,也感觉浑身的血液即将冻结。

    坚持,再坚持一下,

    牙齿咯咯作响,迪赛在心里对自己说。

    ……

    杨根硕堪堪落在最后一节车厢上面,使出吃奶的力气,方才站稳脚跟。

    然后,就趴伏下来。

    眯着眼睛,盯着风雪朝前方看去,除了一片白茫茫,什么也看不到。

    但,仿佛有种直觉,迪赛就在车顶,就在前面。

    开始匍匐前进。

    ……

    “姐!”

    承恩医院,特护病房中,龙慕云已经醒来。

    黎落推门而入,气呼呼往床边一坐。

    龙慕云一只手还打着点滴,面色有些苍白,看到黎落的样子,诧异地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

    “你受伤了?”

    “哪有!”

    黎落慌忙起身,挡住领口,也放下袖口遮住手腕。

    “怎么回事,说。”龙慕云严肃起来。

    “我差点拦住迪赛了。”

    龙慕云瞪大了眼睛,呵斥道:“你疯了!谁让你去的?如果你有个三长两短,我怎么跟家里交代?”

    “我……这不是没事嘛!”黎落尴尬的笑着。

    “大牛呢!”

    “追迪赛去了。”

    龙慕云眼珠儿一转,道:“你应该是被人当成人质了吧!”

    “你怎么知……怎么可能!”

    “是大牛救了你?”

    “那个混蛋。”

    “他们在哪?”

    “高铁上。”

    “什么?”

    黎落撇撇嘴,还是将事情经过原原本本说了一遍,然后问龙慕云,“姐,要不要跟高铁方面打个招呼,让它停下。”

    “我想想。”龙慕云皱起了眉头。

    黎落靠着墙,低着头,情不自禁回想起惊心动魄的那一刻。

    迪赛真的好强,连枪都不怕。

    竟然判断那么准确,自己哪怕主动出击,在人家手里依然没有丝毫的反抗之力。

    根本不是一个级数的较量。

    被丢出去的一刻,以为要死了。

    要变成垫背,要摔成肉泥。

    没想到那个混蛋救了自己,他竟然能在那种情况下救下自己。他也好强。

    但是,居然看光了自己,居然还那样说。

    休想自己感激他,那个该死的混蛋。

    他很强没错,可是,会不会又危险?

    黎落,你担心那个混蛋干嘛!好人不长命,祸害活千年,他就是个祸害,没那么容易死。

    “黎落,黎落?”

    “啊,表姐。”

    龙慕云皱了皱眉头,“你在想什么?”

    “没,没什么?”黎落脸上微微一红。

    “你先出去。”

    “啊?哦。”

    黎落走了出去。龙慕云拿起手机,拨出一个短号,深吸一口气道:“首长……”

    ……

    杨根硕感觉特苦逼。

    这是人过的日子吗?

    寒风如刀,切割着肌肤。

    瑟瑟发抖,恨不得就此放弃。

    回到有暖气的房子里,抱着查蓉或者小萌娇软的身子,倒两杯红酒,或者温上一壶花雕。

    就在这时,高铁速度下降了。

    杨根硕大惊,不好,难道即将到站?

    一旦进站,自己就被动了。

    于是一咬牙、屏住气,往前冲。

    杨根硕受不了,迪赛也受不了。

    杨根硕想着红酒花雕、偎红倚翠,迪赛也想到火鸡和烤鹅。

    刺骨的寒风如刀如针,切入皮肤,刺入大脑,迪赛脑袋变得混沌,好像受了风寒,好像感冒了。

    就在忍无可忍,准备跳车的时候,车子减慢了速度。

    根据目测,速度起码降低了三分之一。

    处于崩溃边缘的迪赛顿时舒服多了,思路一下子也活跃起来。

    “难道要进站了吗?哈哈,真是天助我也。”

    迪赛知道,车站会有民警,会有特警,但更多的却是平民百姓,到了那里,他是走是留,都能占据很大的主动。

    原本是不屑于劫持人质的,但是,当自己的生命受到威胁时,还是放下那份骄傲吧!

    迪赛感觉自己已经逃出生天。

    海阔凭鱼跃,天空任鸟飞。

    虎归山林,龙回大海。

    于是,在心里暗暗发誓。

    杨根硕,你很厉害,但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下一次再见面时,必取你首级。

    就在这时,视野里多了个模糊的身影,他狂奔过来,脚步轰隆。

    迪赛虎躯一震,差点滚下车顶。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