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二章 悲催的区代表
    “还不跳?”杨根硕站在三米之外,语带戏谑。

    “阴魂不散!”迪赛怒吼,“你为何穷追不舍?”

    “就算我放过你,你也不会放过我。所以,我必须留下你。”

    “那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迪赛话音未落,抬起右臂,三点星芒激射而出。

    与此同时,他作势跳车。

    杨根硕在下风处,天时地利都不在他。

    然而,他还是凭着直觉丢出一根弩箭,就是之前,迪赛涂抹了蝰蛇蛇毒,逼停他的那根。

    迪赛崩溃了。

    他都做了个假动作,还是让对方准确的判断出了自己意图。

    没想到对面这个变态,居然将一支毒箭带在身上,他放在哪里了?自己为什么没有发现?

    迪赛身上带着功能不同的多支弩箭。

    这根箭的毒性,迪赛比任何人都清楚,他自然不能往上面撞。

    就算最终战死,也不能是这样一种窝囊的死法。

    硬生生缩了回来,然后看到了毛骨悚然的一幕。

    自己发出三支劲弩,杨根硕竟然不闪不避。

    而他的身前仿佛出现一个黑洞,四面八方的雪花涌向了他,飞速凝结成一个雪球。

    接着,他双掌拍打在雪球之上。

    雪球崩裂,分散成无数冰刃,射向迪赛。

    当当当。

    三支劲弩无一例外全部击飞。

    更多的冰刃射向了迪赛。

    迪赛虽然对冰刃没有足够的认识,然而,能够将劲弩击飞,力量不言而喻。

    他不敢硬接。

    但灵光一动,转身飞奔。

    迪赛是这么想的,逆风而行,冰刃的动能也会很快耗尽。

    看到这一幕,杨根硕不由一愣,然后一笑。

    看来,这厮是黔驴技穷了。

    于是乎,再次打出一个雪球。

    紧跟着,展开鬼功**的身法诀。

    其实,只是说起来复杂。

    两人数次攻守,不过耗去了三五秒的时间。

    如今,再次变成一个落荒而逃、一个紧追不舍的局面。

    迪赛很着急,列车不是减速了吗?为什么还没到站?

    两侧只有光秃秃的山壁,即便跳车,也无处藏身,如何逃得掉?

    鲁莽啊!冲动是魔鬼!

    迪赛悔不当初。

    就在这时,后心一凉,那是长期游走在生死边缘,对于危险的敏锐直觉。

    回头一看,不由得亡魂大冒。

    一个雪球,逆风而来。

    足有半人高,还在不断变大。

    讲不通啊!没道理啊!

    这么大的雪球,逆风而行,这完全违背了自然规律。

    迪赛眼睛一亮,想到了原因。

    杨根硕八成就藏在雪球背后,推着球走。

    好啊,给你一份大礼。

    迪赛在手臂上按了一下,一枚箭头较粗的弩箭飞了出去,扎进雪球里。

    嘭!

    雪球爆开,变成漫天飞雪,而背后,哪里有人?

    不好!

    迪赛心中狂叫,慌忙背过手去,发射弩箭。

    就在这时,两条小臂被人扭住,然后,两条小腿同时为弩箭洞穿。

    “啊!”迪赛一声痛呼,扭头吐出一颗弹丸。

    杨根硕瞳孔一缩,探手抓住,用真气将其包裹。

    那枚弹丸在方寸之地旋转不休。

    这样,迪赛一只手得到了自由,一把掐住杨根硕的脖颈,使出九牛二虎之力,要将杨根硕推“下车”。

    杨根硕双脚生根,使出一个铁板桥。

    迪赛猝不及防,就趴向了前方。

    杨根硕屈指弹飞那枚弹丸,揪住迪赛的领口,下一秒,他的脑袋撞在了一块突出的岩石上。

    砰!

    一声过后,迪赛翻了白眼。

    连番激斗,杨根硕竟然出了一身汗。

    当然,汗水很快就被冻结。

    费了好大劲,才揪着迪赛,一起在车顶上趴好。

    因为温度低,杨根硕也不用担心他失血过多。

    因为个头大,正好给杨根硕挡住风雪。

    车子还没进站。

    杨根硕做了点儿好事,将迪赛小腿上的箭拔掉了。

    很粗鲁的动作,不管会不会碰到动脉血管,也不管会不会留下残疾。

    然后就开始考虑三个问题。

    一,跟迪赛在哪儿下车。

    二,怎么带迪赛回去?

    三,回去如何处置迪赛。

    杨根硕发现自己想太多了,虽然未雨绸缪是个好习惯,但是,往往计划赶不上变化,所以,还是走一步看一步吧!

    高铁刚刚进站,杨根硕就揪着迪赛滚了下去。

    迪赛都被冻硬了,落地后发出一连串的嘎巴响,不知道断了几根骨头。

    杨根硕当然不可能在站台下车,那样还不引起极大的恐慌?

    迪赛半死不活,他也好不到哪儿去,手脚麻木,泪涕横流。

    差点给活活冻死。

    据说珠峰峰顶,常年都有十七级的大风。

    杨根硕觉得,今晚在高铁上感受到的寒风,也起码十七级。

    刚刚落地,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被十几道光柱锁定。

    “不许动!”接着,是一连串的暴喝声。

    一帮身穿swt服的特警,手里端着微冲,将他们包围了。

    “同志们,我是好人。”杨根硕笑着举起双手。

    ……

    高铁站广场巡特警值班室。

    一名高大的特警,一脸和气,拿着酒瓶过来,“兄弟,来两口去去寒。”

    这和气,自然跟龙慕云的交代有关。

    原来,高铁站虽没戒严,却增加了警力。

    参与行动的特警也都看过杨根硕和迪赛的照片。

    他们在整个高铁站周边布控,终于第一时间,将二人“一网成擒”。

    杨根硕接过酒瓶,这位高大的特警拨了一个电话,说了两句之后,就就将听筒给了杨根硕。

    杨根硕立刻就听到了龙慕云虚弱的声音。

    “恭喜你。”

    “何喜之有?”

    “生擒迪赛,说不定可以一举解决日后的麻烦。”

    “谁知道呢!你怎么样?”

    “感谢你妙手回春,我还好。”

    “以后别穿丁字裤,对身体不好。”

    “……”

    “我顺便治好了你的妇科病。不用谢。”

    不等龙慕云反应过来,杨根硕就挂了电话。

    高大特警惊为天人,因为,电话那头那个女人,他都要称呼其为首长的,而这小子看着年纪特小,竟然这么跟首长说话。

    别看人家年纪小,八成也是首长。

    “小首长,请用。”高大特警越发客气。

    杨根硕看着对方笑了笑,刚刚还是兄弟,这会儿就成首长了,首长前面还加了个小子,这是因为自己年龄小吗?

    举起手里的酒瓶一看,吃了一惊。

    竟是茅台。

    前两天上网看了一则消息,说是茅台酒价格飞涨,二两酒就是一克黄金。

    “你们待遇不错啊,喝酒都是茅台。”杨根硕笑着说道。

    “首长尝尝看。”

    杨根硕喝了一口,差点喷出来,那叫一个冲。

    “什么玩意儿?”

    “哈哈……我们哪里喝得起茅台,装逼而已,用茅台酒瓶装了劣质白酒,六十度的闷倒驴,草原特产,一斤不到十块钱。”

    “只要不是假酒就好。”杨根硕又灌了一口,还别说,只是刚入口有些冲,后味还有些甘甜。

    “当然不是假酒,我们喝着还不错,虽然是淘宝上买的,但信誉还是有保证的。”

    “你们辛苦了。”杨根硕顿时对这帮人肃然起敬。

    “为人民服务。”高大特警抬手敬了一个礼。

    “我不是什么领导,你不用这样。”杨根硕笑了笑,问道:“你们不好奇我抓的是什么人吗?”

    “好奇。”高大特警说,“但是,我们有纪律,不该问的坚决不问。”

    杨根硕原本想着透露一点儿给他们的,但是人家都这么说了,也就作罢了。

    就在这时,门口响起皮靴踏地的声音,紧跟着,一个穿着猩红皮衣的女人走了进来。

    竟是黎落。

    杨根硕瞪大了眼睛,心说,难道她的衣服都是皮的,还都是紧身的。

    黎落瞪了他一眼,这才将手里的工作证在高大特警面前一亮,高达特警马上立正敬礼。

    黎落拽拽地回了一个礼,然后冲杨根硕努努嘴,“走吧!还用请你?”

    杨根硕又灌了一口闷倒驴,这才起身,同高大特警握了个手,嘴里说道“感谢兄弟单位的配合”,然后拍拍屁股,就朝外走。

    “杨根硕,你给我站住!”黎落娇喝,质问道:“犯人呢?”

    “我只负责抓。”

    “算你狠!”黎落点点头,冲高大特警道:“麻烦你。”

    “没问题,不麻烦。”他居然有点脸红。

    黎落发现了这一点,有些无语,自己除了胸小点,还是相当性感的,加上这身衣服,一些大头兵脸红,也不奇怪。

    “那人是重犯,给我绑好了。”黎落叮嘱。

    可怜的迪赛,昏迷不醒,双腿都是血窟窿,半边脑袋血肉模糊,高高肿起。

    就这衰样儿,双手双脚还是戴上了手铐,并且,手脚之间,又用一个手铐拉住。

    如此,迪赛的手脚就被捆到了一起,就像待宰的猪。

    待杨根硕看到黎落的座驾后,羡慕不已。

    亮黄色的福特猛禽,高端大气上档次。

    在杨根硕看来,这车比那些超跑扎眼。

    悲催的血狱亚洲区域代表——迪赛,就像一头猪被丢在了后车厢里。

    特警同志为了做到万无一失,又用绳子将他固定在车厢底板上。

    完成了这一切,方才朝着驾驶位上的黎落敬了个礼。

    黎落回礼后,挂挡前行。

    出了车站,她问杨根硕:“你不管他,他不会死了吧!”

    “没那么容易死。他很强的。”

    黎落点点头,然后狠狠瞪了杨根硕一眼。

    因为,杨根硕的目光一直落在她的胸脯上,好久好久了。

    “看什么?”黎落问道。

    “你说呢?”

    “好看吗?”

    “没看到。”

    “……”

    黎落一脚刹车,车子哼哧停下了,她揪住杨根硕的领口:“想死吗?”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