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三章 应该有脑子
    黎落义愤填胸。

    之前把自己看光了,竟然说“没胸”,这会儿盯着看了半天,又说“什么都没有看到”。

    自始至终,都是拐弯抹角说自己胸小。

    叔可忍婶不可忍。

    要不是打不过他,一定将这个混蛋海扁一顿。

    “不至于吧!我实话实说罢了。”杨根硕摇摇头,盖住她的手背。

    黎落触电一般,将手收了回去。

    杨根硕道:“再怎么说,我也是你的救命恩人,而且,你也不是我对手。”

    “你放心。”黎落冷哼一声,“我是不会知恩图报的。”

    “忘恩负义。”杨根硕嘀咕。

    “你说什么?”

    “我说你只要不恩将仇报就好。”

    “知道就好。”

    “这车不错。”

    “主要是因为这场大雪。”黎落随口道,“不过,我也喜欢这种霸气的大家伙。”

    “哦,呵呵……”

    “你笑什么?”

    “没想到我们爱好一样,我也喜欢大家伙。”

    “你……”意会到杨根硕猥琐潜台词,黎落抓狂了。

    接下来,在雪地里开得飞快,虽然车身笨重,也安装了防滑链,还是不止一次的发生“漂移”。

    是被动的漂移,就是在冰面上打滑。

    每一次她都吓得不轻,却还不收敛。

    杨根硕觉得,她想跟自己同归于尽。

    终于出事了。

    一个骑自行车的人钻进了车肚子。

    黎落好不容易停下车,花容失色,慌忙下车检查。

    杨根硕也有些头大,跟着下了车。

    黎落属于路怒症人群,一直在危险驾驶。

    没事还好说,一旦出事,自己岂不是成了帮凶,应该制止她这种危险的行为啊,根本就是害人害己嘛!

    下车后,就看见黎落扶起一位老大爷,走向路边,口里一个劲儿道歉。

    看着没什么大事儿,杨根硕也跟着松了口气。将老大爷的自行车扶起,推到了他旁边。

    “闺女,小伙子,不怪你们,是路面太滑。”老大爷气喘吁吁地说。

    “大爷,我也有责任,我带您去医院检查一下吧!”黎落内疚地说。

    “不用不用,我感觉没事,让我歇口气缓缓,你们放心,我不讹人。”

    黎落不好意思道:“大爷,瞧您说的,我们没有这么想。”

    杨根硕眼神怪怪地看了眼黎落,谁跟你是“我们”。

    “我知道你们是警察,赶紧去忙吧!”老大爷说。

    黎落扭头一看,可不是,车身上喷涂着警察的标志。

    “大爷,要不这样,我留个联系方式,你有哪里不舒服的,都可以给我打电话,或者,你去医院检查,医药费我来报销。”

    “我真没事,你们赶紧走啊。”老大爷催促道。并且貌似很不耐烦,动手推搡黎落。

    “那好吧,再次向您道歉。”黎落过意不去地说道,然后就上了车。

    杨根硕眉头微皱,站在副驾踏板上看了眼车厢里的迪赛,他依然“安然无恙”,这才钻进了温暖的副驾驶室。

    不过,却落下了侧窗,看着老人的方向,并且竖起了耳朵。

    只听老人自言自语:“老喽,眼神不好使喽,警车都看不来,看来得配副老花镜。”

    杨根硕一脸狐疑之际,就看到老人骑上二八大驴,一路歪歪扭扭、颤颤巍巍,然后慢吞吞倒在了一台社会车辆的前方。

    当老人抱住车主的大腿时,杨根硕恍然大悟,忍俊不禁。

    “笑什么?”黎落感觉杨根硕是在笑她,忍不住质问。

    “没什么。”杨根硕摇头,“只是想起了一些好笑的事情。”

    这一次,黎落并没纠结,她是累了,不想跟这家伙计较,不然,不论是口头上,还是其它方面,吃亏都是自己。

    这么,刚刚差点出车祸,都是被他气的。

    而杨根硕眼中,黎落就是个拼命三娘二愣子,心智是比较单纯的,就像《天下无贼》里的傻根,就让她相信老头不是碰瓷,保留一份纯真吧!

    ……

    原本,按照黎落的意思,是要去他们的安全屋的。

    但是,在杨根硕的要求下,车子来到了承恩医院。

    这里是他的地盘,他可以动用一切资源。

    悲催的迪赛还有呼吸心跳,只是人事不省。

    午夜时分的医院显得比较冷清,这也方便了杨根硕行事。

    一个电话叫来华回春,华回春推来一张轮椅。

    杨根硕将迪赛放在上面,对华回春交代一番,华回春也没多问,就将迪赛推走了。

    “你干嘛?”黎落不解地问。

    “不告诉你。”杨根硕挑了挑眉毛,就朝病房方向走去。

    “不行!”黎落拦住他,“这件事,我有知情权。”

    杨根硕笑了一下,道:“好吧,告诉你,拉去做全身检查。”

    “啊?”

    “你应该有脑子啊!”杨根硕瞄了眼她的胸脯说道,“动一动,为什么要拉去检查。”

    黎落黛眉紧蹙,他明明看着自己的胸脯,却说脑子。

    猛然瞪大眼睛。

    啊!他说自己应该有脑子,潜台词还是那个——没胸。

    “可恶!杨根硕,你混蛋!”黎落眼眶顿时红了。就算她一直给人一副女汉子的形象,但是,不足之处一而再再而三的被一个男人指出来,也有些受不了。

    “唉!”杨根硕叹道,“我发现你跟你姐一样,身体有问题,总是藏着掖着,就因为我是个男的?你们不要把我当成一个普通的男人,要把我当成一名医德高尚、妙手回春、风流倜傥、善解人衣的医生。”

    “然后呢?”

    “然后,你姐的妇科问题已经被我解决。”

    “然后呢?”

    “然后,你这种发育不良的问题,我也能解决。这跟你的生活习惯有关,同时,以后不要穿紧身皮衣了,或者,穿大两个号。”

    “什么生活习惯?”

    “抽烟、喝酒、熬夜……”

    黎落冷笑:“我改掉这些习惯,就能有所改善?”

    “那就要看你想不想?”

    “我……”

    “等你想好了再回答吧。”

    “好,我不跟你计较,现在回答我,让华院长拉去干什么?”

    杨根硕敲了敲脑袋:“刚才我简单做了检查,没有发现迪赛身上有什么不妥。但是,你也应该知道,他们这类人通常都很危险,也很变态,有各种各样自杀,甚至同归于尽的方式。”

    “毒牙!他自己一咬,就死掉了。”黎落眼睛一亮,急切的说。

    “好吧,这个交给你来排除。”

    “啊?”

    “啊什么啊?你不是争取知情权吗?现在让你直接参与,你还唧唧歪歪?”

    “好吧。”黎落怏怏不快地应道。

    “要排除的还有很多,我担心有所遗漏,所以这才借助西医手段。”

    “明白了,我去找华院长。”

    杨根硕点点头:“这个态度是对的。不过我不得不提醒你,迪赛前面那一位……”

    “不用说,”黎落打断他,“我知道,心脏里装了一颗炸弹,心跳一停,炸弹就爆炸了。”

    “知道就好。”杨根硕转过身子,摆摆手,“我去看看你姐,有什么情况,第一时间告诉我。”

    ……

    特护病房。

    杨根硕站在门口,看到龙慕云戴着眼镜,看着平板。

    不是掐一下眉心。

    杨根硕敲敲门,龙慕云喊了一声“进来”,看到是杨根硕,就一直盯着他身后看,半晌才道:“黎落呢?”

    “她真是你妹?”

    “表妹。”

    “跟你不太像。”

    “当然,只是表亲,遗传基因被不断稀释。”

    “她胸比你小,还比你自以为是。”

    “噗!”龙慕云直接笑喷,“大牛,这话最好不要让黎落听到,否则,有你好果子吃。”

    “放心,她已经被我虐的,具备了一定的承受能力。”

    “嗯?”

    “你怎么样?”

    “华院长说问题不大,个把月就能下地。”

    “我问的是妇科方面。”

    “杨根硕……”龙慕云满脸通红。

    “哈哈哈……龙校长也会脸红,好吧,换个问题,我抓住了迪赛,他个变态,居然用毒箭射美女大腿根,说说,你准备怎么报复他吧。”

    “你还说!”听到“大腿根”几个字,龙慕云的脸已经要滴血了。

    “我就问你打算怎么报复,难道你不想报仇?”

    “难道打他一顿,或者射他一箭?在他没有反抗之力的情况下,又有什么成就感?”

    “那你的意思是?”

    “撬开他的嘴,让我们得到足够多的有用讯息。即便不能主动出击,也能有所防范。”

    “龙校长,你真是我肚子里的蛔虫。”

    “恶心。”

    就在这时,龙慕云和杨根硕的手机同时响起。

    一看号码,龙慕云是表妹打的,杨根硕是华回春打的,两人对视一眼,都有种不好的预感。

    龙慕云接通了,打开免提,黎落喊道:“表姐,不好了,迪赛醒了,然后咬断了自己的舌头,流了好多血。”

    龙慕云没有说话,只是将目光投向杨根硕。

    杨根硕眯起眼睛,接通了手机。

    果然,华回春也说了同样的话。

    “老华,不可以让他死,我不允许。”

    说着,丢掉手机,就朝外走去。

    “大牛,我也去。”龙慕云挣扎着,就想坐上床边的轮椅,结果,一下子没能成功,人仰轮椅翻。

    杨根硕都走出去老远了,听到身后龙慕云的痛呼,叹息一声,来到病房中,用公主抱将其抱起,就这样大步流星走着。

    “哎呀,放我下来,不是有轮椅?”尽管是午夜,过道里没几个人,龙慕云还是羞涩难当。

    “大牛,你们这是……”

    好死不死的,值夜班的苏灵珊正准备上厕所,就撞见了二人,她揉着惺忪的睡眼,诧异地问。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