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四章 线索咬断
    这个迪赛还是有些门道的。

    因为杨根硕明明记得,自己为了确保万无一失,点了他的穴道。

    但是,见到他的一刻,他满口鲜血,眼中是极其疯狂和鄙夷的笑。

    杨根硕牙根儿痒痒的。

    这厮自然是洞悉了自己的心思,所以就咬断了舌头。

    尼玛,以为这样,大牛哥就什么都得不到了吗?

    “王八蛋!”杨根硕吐了一口唾沫,将龙慕云丢在一边的检查台上。怒容满面。

    “老师,对不起,是我失职!”华回春主动认错。

    “表姐,我……”黎落红着眼圈,想向龙慕云赔罪。

    杨根硕一摆手:“说这些废话有什么用,不如给我想想,除了语言,还有什么招供的方式。”

    “文字!”黎落眼圈通红,眼睛一亮。

    “他都不乐意说,让他老老实实写?大姐,你在搞笑吗?”

    杨根硕像看外星人一样看着黎落。

    仿佛为了配合杨根硕,迪赛不失时机,“嘎嘎”的笑了。

    此时,他两条小腿因为温度的升高,开始解冻,流血,流出的都是污血。

    手脚捆绑在一起。

    破衣烂衫。

    三分像人七分似鬼。

    听了杨根硕的话,他却得意的笑了。

    他很认同杨根硕的话,他就是这么想的,我都咬断舌头了,你还能奈我何?

    屈打成招吗?你怎么知道我写出来的东西是真的?

    几人一筹莫展。

    迪赛更加得意。

    “老华,他为什么不死?”杨根硕突然问华回春。

    “啊?”华回春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啊什么啊?不是有人咬舌自尽吗?他为什么不死?”杨根硕重复道。

    “哦!”华回春尴尬的笑道:“因为学生做了紧急处理,还有,老师您不是说不允许他死?”

    “好吧。”杨根硕扶额,“我好像说过。”

    “大牛,你冷静点。”龙慕云出言相劝。

    “你看他这副鸟样,我怎么冷静?他真以为自己胜券在握?”杨根硕真给气到了。

    “他已经输了,现在只是害怕我们从他身上得到关于组织的讯息。”

    杨根硕点点头,看着迪赛道:“你刚刚是不是想死?”

    “嗯。”迪赛点了点头,收起了那份张狂。

    刚刚,若不是华回春处置得当,他可能已经死掉了。

    生存和死亡,都是一件严肃的事,值得认真,深思。

    曾经无数次行走在生死边缘,但只有刚刚咬断舌头那一刻,他真正地嗅到了死神的味道。

    “现在呢?”杨根硕又问。

    迪赛微微抬起食指,指了指杨根硕,又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你的意思在我?”杨根硕摇头:“这就是不想死喽?蝼蚁尚且贪生,好死不如赖活着,是吧!或者你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呢?其实,据我所知,一个人很难鼓起勇气死两次。”

    迪赛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老华。”

    “老师。”

    “他身上还有什么东西吗?比如炸弹,或者毒丸之类的?”杨根硕问华回春。

    “做了全身x光、ct、造影,并没有发现其他东西。”华回春说。

    “好吧,你还有你,先出去。”杨根硕指了下华回春,又对黎落挥挥手。

    华回春二话不说出去了,黎落却气鼓鼓道:“杨根硕,你懂不懂一点礼貌,是不知道我名字?”

    “小心我把你丢出去!”杨根硕瞪大眼睛,这丫头八成娇生惯养,纯粹没事找存在感,“这么点小事都做不好,你们组织上难道就没有考核制度吗?”

    “表姐!”黎落气得直跺脚,眼眶里的泪水越积越多。

    “好了,黎落,你先出去等着,这件事,表姐扛下来。”龙慕云柔声道。

    “我不在乎考核,不在乎惩罚,我就在乎他的态度。”

    龙慕云瞪大了眼睛,这小妮子,什么时候在乎别人的态度了?她的口头禅不是:走自己的路,让别人郁闷去吧?

    看到黎落的泪眼,杨根硕笑了,“你一直就这么轴吗?”

    “你说我二?”黎落点着自己的鼻尖,身子开始颤抖。

    “这次很有脑子。走吧走吧。”杨根硕无力的摆摆手,“不要让外国友人看笑话。”

    黎落一愣,差点没绷住笑开了,一个没有未来的阶下囚,也算外国友人?杨根硕真会说。

    但终究,还是一跺脚出去了。

    “大牛,黎落还是个孩子。”龙慕云替黎落说话。

    “龙校长,你要不要报仇?”杨根硕直接切换话题。

    “报仇?怎么报啊?”龙慕云笑问。

    “他射你大腿根,要不你也射他大腿根?”杨根硕兴致勃勃地建议。

    “大牛!”龙慕云的俏脸开始泛红。

    “你想怎么还回来都行啊?难道你还秉承着优待俘虏的原则。”

    “算了吧!没什么意义。”龙慕云摇头道。

    “好吧,我帮你。”

    杨根硕一把抓在迪赛小腿的伤口上。

    在迪赛张嘴呼痛之际,又将一条枕巾塞进他的嘴里。

    杨根硕的手中,迪赛小腿的伤口流血不止,先是黑色的污血,继而变成殷红的血。

    另一条腿,杨根硕如法炮制。

    当彻底完全放开后,迪赛已经出了一身汗,只剩下呼哧呼哧喘气的份儿了。

    龙慕云看着杨根硕的背影,有些震惊。仿佛是第一次看到他血腥残暴的一面。

    “迪赛,别装了,既然你醒了,我想,手铐根本铐不住你,自己打开吧!”

    迪赛蜷缩着,气喘如牛。

    杨根硕一把拽出毛巾,同时,带出三颗带血的牙齿,迪赛疼得直翻白眼。

    “大牛!”龙慕云有些看不下去了。

    抬手打断了龙慕云,杨根硕靠近迪赛的耳边道:“不想死就挣断手铐。”

    迪赛狐疑地看了他一眼。

    嘎!

    手脚分开了。

    嘎!

    双手分开了。

    龙慕云目瞪口呆,“既然如此,为什么不逃?”

    “他知道自己逃不掉。”杨根硕淡笑,“迪赛,你知道我为什么不杀你?”

    迪赛摇头。

    “装蒜,你可能知道一点,我想让你开口说话。其实,还有一点,因为你还没嗜杀成性。”

    龙慕云心中一惊,是啊,以迪赛是实力,若他不是先忙着咬断舌头,只怕,华回春和黎落就都危险了。

    不过,这个人的思维好奇怪,自己都不想活了,不是应该拉俩垫背的吗?

    还是真如杨根硕所说,他不喜欢杀人。

    “你这双腿算是暂时保住了,既然不想死,就先活着吧,这符合我们彼此的利益。”

    听杨根硕说完,龙慕云一愣,这才有些释然。

    原来这小子也没那么残暴,折磨人的时候,同时也是给人疗伤。

    迪赛再次皱了皱眉头,然后竖起食指摇了摇,又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杨根硕笑道:“你是想说,我们休想从你身上得到任何东西,杀了你也不行,是吗?”

    “嗯嗯。”迪赛点头。

    “先歇着吧!”杨根硕突然抬手,一巴掌拍在他的小腹上。

    毫无征兆,也没什么声响。

    龙慕云瞠目结舌。

    迪赛虎躯一震,口角流血,死死地看着杨根硕。

    “抱歉,我只是以防万一。”杨根硕耸耸肩,“以后你会很虚,汇仁肾宝、威尔刚统统无效。”

    噗嗤!龙慕云很没同情心地笑了。

    迪赛眼珠子通红,呼哧呼哧喘气,用一种极度仇视的目光看着他。

    杨根硕深不可测,迪赛毫不怀疑他的话,同时,对于他口中的“虚弱”也有了切身体会。

    这会儿就相当虚弱,现在这种身体状况,莫说挣断手铐,就是咬舌自尽都做不到。

    摸了下下巴,杨根硕转身抱起龙慕云。

    一回生两回熟,第二次被强抱,龙慕云只是有些脸红,也懒得挣扎了。

    自己是伤员,只是战友间的互相帮助。别多想。

    “大牛,你对迪赛做了什么?”

    “废了他的丹田。”

    “人真有丹田?”

    “有啊,丹田受损,就会元气大伤。”

    龙慕云似懂非懂,也没有再问。

    到了外面,黎落、华回春都在。

    看到表姐老老实实在杨根硕怀里,还是以一种公主抱的方式,黎落一下子捂住了小嘴。这才想起来,之前杨根硕似乎也是这么抱着表姐的。

    表姐是什么个性,她最清楚。

    从小到大,都很孤僻。

    除了跟自己要好,连个女性朋友都没有,更别提男朋友。

    难道她跟杨根硕……

    龙慕云看到表妹的神情,满脸通红:“黎落,你别误会,大牛只是觉得用轮椅又慢又麻烦。”

    “哦。”黎落点点头,眼睛眯了起来。

    “老华,把那洋鬼子隔离起来,处理下伤口,用点药,不过,不要给他吃的喝的,先这样吧!”

    “好。”华回春说。

    “迪赛,你听见了吗?不会告我虐待动物吧!”

    “嗯,嗯!”房间里,迪赛发出愤怒的哼哼声。

    这一次,龙慕云和黎落都笑了。

    谁做了杨根硕的敌人,那真是太不幸了。

    不但要承受肉|体上的打击,还要承受精神上的摧残。

    华回春安排去了。

    杨根硕抱着龙慕云回到病房,黎落跟了过来。

    “大牛,还是没办法吗?”她问。

    “什么办法?”

    “当然是撬开他嘴的办法。”

    杨根硕一拍脑袋,上下前后打量一番:“用美人计,你去吧。”

    “滚蛋!”

    龙慕云叹息一声:“好不容易抓回来,不能让线索就这么断了。”

    “你有什么办法?”杨根硕道。

    “要不试试催眠?”龙慕云建议。

    “我只听过催眠可以让人说出秘密,要写出来,可能吗?”

    “我有这方面资源,不试试怎么知道。”

    “好,你尽快联系吧!”杨根硕张嘴打了个大大的呵欠,然后说道:“我先回去睡了,一回来就忙,家门都没进,明天还要上学呢。”

    “放心,我给你假。”龙慕云道。

    “可是,我想上学。”

    “是想学校里几个妹子了吧!”龙慕云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

    “拜拜。”

    杨根硕没有回答,摆摆手,走了。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