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五章 折磨
    “表姐,他有几个妹子?”黎落情不自禁问道。仿佛对这个问题很感兴趣。

    “是啊,天恩中学几大校花都同其有染。”龙慕云倒吸一口气,瞪大眼睛看着表妹,“黎落,你问这个干嘛?”

    “没……没干嘛!”黎落很快地掩饰住了慌乱,咬牙切齿道:“那些女孩子一个个都瞎了眼了。”

    龙慕云忍不住笑了。

    “表姐,你跟他没什么关系吧!”

    “胡说什么!”龙慕云脸蛋微红,有些激动的说,“我是他校长,可能,还有点战友的情分,仅此而已。”

    似乎感觉说服力有些弱,补充道:“你又不是不了解我,我对男人不感兴趣。”

    “还好,你对女人也不感兴趣。”

    “滚!”龙慕云笑骂。

    ……

    传染病区。

    这里只是一个硬件设施。

    有关部门规定,够级别的条件,都需要设置这么一个病区。

    干什么用呢?

    就是发生大规模疫情,将受到感染的人安置在这里,就像当年的**。

    承恩医院这个传染病区三层小楼,三十六间病房,独门独院,有简单的园艺。

    因为杨根硕的特殊安排,华回春只是在院门口分配了两名保安,十二小时对倒。

    而迪赛的房间里和厕所里都有摄像头,保安只需要坐在门口的保安室里,就能看到迪赛的一举一动。

    杨根硕走过来,两名保安立刻起立,肃然起敬。

    不光因为杨根硕在这所医院是个比较特殊的存在,还有一点,他们也是李虎带过的兵,不止一次从李虎口中听到过杨根硕的英雄事迹。

    军人,大多崇尚武力。

    而,一个有情有义的强者,他们会油然而生一种崇敬。

    杨根硕点点头,走进了小楼,找到了206间。

    迪赛躺在单人床上,打着消炎针,如同一条死狗,睁眼喘气都很吃力。

    好像,以后的力气都是用来呼吸的。

    多么令人绝望的念头啊。

    见杨根硕进来,他也只是抬了抬眼皮。

    这一次,杨根硕对自己很自信,所以,迪赛的手脚都得到了解放。

    小腿包扎的也很专业。

    不知情的人,绝不会将迪赛当成一个俘虏。

    “我现在问你几个问题,不想回答也不勉强。”杨根硕看了迪赛,“如果回答,点头摇头就好。”

    迪赛眨了眨眼。

    杨根硕笑了:“我倒是忘了,现在的你,摇头都很吃力。”

    迪赛皱眉,但很快舒展,因为他发现,生气也很费劲。

    “好吧,就用眨眼代替。”

    说着,杨根硕从怀里拿出一个透明的饭盒,打开后,是两只卤鸡腿。

    这是医院食堂做的,看着闻着都不错,就不知道口感如何。

    迪赛诧异地看着他,直到发现他拿起来,没有客气一声。

    他拿起里咬了一口,满嘴流汁,默默点头。对厨师的手艺表示肯定。

    三两口,解决掉了一只腿,又拿起另一只。

    咕噜,迪赛狠狠的咽了口吐沫。

    杨根硕就当没听见,克里马擦,解决了另一只,一抹嘴道:“咱们刚刚说到哪儿了?”

    “哼。”这次,迪赛居然哼了一声,翻了个白眼,不知道耗费了多少力气。

    这是一种折磨。

    食色性也,这句话不是随便说说的。

    吃饭是第一项最基本的生理需求,有时候为了这口吃食,人可以丧失一切,变成彻头彻尾的动物。

    饥荒年代的易子而食便是如此。

    诺奖得主,莫言笔下,一名气质高贵的女海归,为了一点吃点,也不介意粗鄙的男人,进入自己的身体。

    当生存都成了问题时,一切都不再重要。

    只有挨过饿的人,才知道“饿”是多么可怕。

    杨根硕这么做只是心血来潮,想着迪赛也饿了两顿,吃点荤的,让他眼馋眼馋。

    谁知道,迪赛曾经有过吃了上顿儿没下顿儿的日子,最怕挨饿。

    杨根硕这么做,算是戳中了他的痛点。

    杨根硕心里好笑,面上却是一本正经,“怎么了,刚才不是还好好的?”

    迪赛如同一个受气的小媳妇,扭过头去。

    “第一个问题。”哪怕看着迪赛的后脑勺,杨根硕也能够看出他竖起了耳朵,在听,“你的组织会不会灭口?”

    迪赛扭过头来,神情复杂地眨了眨眼。

    “好吧,我会让你的组合知道,你落在了我的手里。”

    说完,在迪赛诧异地目光中,走了。

    “嗯!嗯!”迪赛哼哼两声,累得没力气再哼哼了。

    ……

    回到别墅,林家姐妹早已歇下。

    他洗了个澡,躺在床上想事情。

    他一个人不可能二十四小时盯着迪赛,但是却做了安排,而龙慕云方面,同样又说安排。

    所以,只要血狱组织的人出手,执行斩首行动,必定留下线索,到时便可以顺藤摸瓜。

    杨根硕现在担心的是,对方不来咋办。

    除了迪赛,杨根硕哪里知道谁是血狱的人,他也没有方式和途径让血狱组织知道这件事啊!

    他立刻迪赛病房时说的那句话,只是随口说说而已。

    若是没人过来杀人灭口,就要从迪赛下手。

    龙慕云的催眠,杨根硕没抱太大希望。

    那么还要自己想办法,毕竟,自己现在是在血狱哪里挂上号了,旁人不急,自己得急啊!

    对呀!龙门客栈!杨根硕眼睛一亮。

    龙门客栈的张旺财和两名伙计,自从服用了曼陀罗花粉和噬魂蛊之后,就失去了灵魂,变成了木偶。

    不但毫无保留好不抗拒的说出自己的全部秘密,而且,对杨根硕的命令不折不扣全盘执行。

    看来噬魂蛊比什么催眠术厉害多了。

    不过,这牵涉到一个问题。

    自己不会,必须请百合出来一趟。

    好在,龙门客栈就有电话。

    只是,就算张旺财即刻派人去给百合传讯,从云岚镇去到药族山寨,得一天时间,百合立刻出山,到云岚镇,到机场,算一算,差不多一个星期。

    不管了,一星期就一星期,总要行动起来。

    杨根硕给张旺财去了电话,张旺财声音毫无波澜,表示会立刻派人上山。

    安排完毕,杨根硕一时间睡不着,就拿出王刑天赠送的《医经》和《鬼功**》,翻开着,直到迷糊过去。

    翌日清晨。

    林芷君被自己手机五点半的闹铃叫醒。

    坐起身,洁白的天鹅绒的被子滑下,露出洁白浑圆的肩头,精致的锁骨,还有同样洁白的真丝吊带裙。

    她揉了揉头发,发出一声叹息。

    没睡好。

    还是没睡好。

    自从“解雇”了杨根硕,这都多少天了。

    每天晚上都会做梦,梦到他给自己拆炸弹,自己强吻了他,梦到自己冲他开枪,打中了他,他倒在血泊里……

    “唉!”又是一声长叹,赤脚下床。

    来到窗前,拉开窗帘。

    天还没亮,路灯昏黄。

    雪停了,地上只有薄薄的一层。

    突然,她呆住了。

    一个熟悉身影,在雪地里指导保安们扎马步。

    下一刻,她的眼泪滑了下来,但是,她却开心的笑了。

    林晓萌见到杨根硕,表现的就热情奔放多了。

    直接扑过去,抱着杨根硕的腰,叽叽喳喳问个不停。

    杨根硕有所保留的回答了她的全部问题。

    早餐桌上,多了一副筷子,两姐妹的食欲都好了起来。

    没人提起解雇的事儿。

    林芷君还给杨根硕盛了稀饭,添了牛奶。

    林晓萌看在眼里,喜在心头。

    “啊,对了。”林芷君突然叫了一声,看向妹妹,“小萌,要不要告诉他?”

    林晓萌会意道:“没关系的吧!”

    “什么啊!”看到两人打哑谜,杨根硕笑问。

    林芷君用纸巾认真地擦了嘴角,斟酌一番,看着杨根硕道:“大牛,你知道西京杨家吗?”

    杨根硕在林晓萌幽怨的眼神中,咬了一口黄瓜,摇摇头,“不知道,怎么了?”

    “就是杨莲霆那个杨家啊?”

    “哦,那个人形骷髅?怎么了?”杨根硕想了想道,“难道他想跟我单挑?”

    “不是!”林芷君差点笑喷了,“单挑,他肯定不是你对手,大家族的人,怎么会干这种傻事。”

    “那怎么了?”杨根硕觉得林芷君话里有话。

    “杨莲霆是三代长子,其实,也是唯一的男丁,不对,应该这么说,杨家家大业大,然而,第三代,只有杨莲霆怎么一棵独苗。”

    “嗯?”杨根硕有些奇怪道:“你说那个僵尸连个姐妹都没有?”

    林芷君点点头:“坊间传闻,杨家受到了什么诅咒。”

    杨根硕瞪大了眼睛,认真听着。

    “杨莲霆的爸爸叫杨林,当年还没有杨莲霆的时候,就突然瘦成了皮包骨头,跟现在杨莲霆一个样儿。”

    “哦?这东西也遗传吗?”杨根硕笑道。

    “不知道。”林芷君摇摇头:“杨莲霆的爷爷,杨林的父亲,叫杨柱国。”

    看着杨根硕,林芷君一字一顿,不疾不徐。

    杨根硕笑着摇头:“小君,你到底想说什么?”

    “哎呀,姐,你真啰嗦。”林晓萌忍不住道,“大牛,杨柱国亲手给你写了封信,说请你回家。”

    杨根硕呆住了,眼睛瞪大到了极限。

    “啊!”林晓萌一下子捂住了嘴,弱弱地说:“我们偷看了信,不是有意的,是我的主意,你不要怪姐姐。大牛哥……”

    两姐妹紧张地看着杨根硕。

    良久,杨根硕淡淡一笑:“回什么家呀?堂堂杨家,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吃饱没,走吧,我送你们上学。”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