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七章 静谧的时光
    “嗯,我跟爸爸提过了,他说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想要实地考察一下,另外,以他的名义出资,会有很多麻烦,又担心你拿不到批文。那玩意上天,可比飞机上天复杂多了。”

    杨根硕想了想,对方说的很有道理,于是开口道:“好。第二个事,你还记得月牙泉的水吗?”

    “记得,味道很不错。”

    “我想……”

    “做成矿泉水。”露西抢着说。

    “是做成高端矿泉水,但必须在当地建设厂房。”

    “你想找我拉投资?”

    “不是,我是找你拉客户,我瞄准的就是国外的高端客户。”

    “等爸爸考察完毕,一起谈。”

    “什么时候?”

    “你着急项目还是着急见我?”

    “都有。”

    “我也很急,恨不得马上见到你,可是爸爸要去挪威,他现在成了诺奖评审团成员。”

    “哦,这么快?”

    “医学诺奖得主基本确定了,就是你那个搭档,柳承恩。”

    “意料之中。”

    “大牛,要是你不忙,咱们一起跟爸爸去挪威,然后等他忙完,就去南疆。”

    “我很忙的。”杨根硕笑道,“那先这样吧,等你爸爸忙完了,你们就一起过来。”

    “好吧!”露西有些失望,“但是,柳承恩拿奖,你不去观礼吗?”

    “到时候看时间吧!”

    “好的,再见。”

    最后一个电话,打给了苍雪野姬。

    其实打给柳承恩也可以的,但是……

    一边朝着食堂走去,一边拨通了电话。

    “大牛!”电话里,是苍雪野姬又惊又喜的声音。

    “哎呀抱歉,我忘了时差,你应该还在床上的吧!”

    “没关系啦,随时为先生服务。”苍雪野姬娇笑道。

    听着万里之外那软糯的声音,杨根硕立刻不蛋定了。

    “嘻嘻,大牛,你猜我在谁的床上?”

    “什么?”杨根硕讶然,野姬可是自己的女人,这话怎么听怎么怪呀,不过,她要是给自己戴了绿帽子,不应该是这样一种语气吧!

    “猜猜看。”苍雪野姬兴致勃勃道。

    “猜不着。”

    “天皇的床上!哈哈哈……”

    杨根硕刚刚反应过来,耳边就响起一个稚嫩的童声,“哥哥,是我。”

    “真子陛下啊!最近好吗?”

    “不好。”

    “怎么?身体还是不对劲?”杨根硕着急地问道。

    “哥哥离开之后,都没打过电话,打给你,又总是打不通,你在忙什么?”

    “总之不是治理国家。”听小丫头这么说,杨根硕松了口气,开玩笑说。

    “……人家也不用治理,我现在还是一名学生。”

    “开玩笑啦!不过,为什么让野姬陪你睡?”

    “野姬姐姐一个人孤枕难眠,还有千叶熏姐姐,她们两个现在是我的宠妾,轮流陪我睡。”

    “啧啧,真叫人羡慕啊,当皇帝就是好。”

    “哥哥就会说风凉话!那是你没在这边,不然哪有我的份儿?”

    “孝子不要讲这么成人的话题。”杨根硕脑门垂下三条黑线。

    “好吧好吧,你跟野姬姐姐聊。再见。”

    “拜拜。”

    “大牛啊。”电话那头换成了苍雪野姬,“你没什么事情吧!”

    “你这么一问,我还真想起一件事,差点忘了。”

    “什么?”

    “你大哥曾经收养过一个孤女?”

    “野牛吗?我不知道啊!怎么了?”

    “迦罗羡雪,血狱成员,为你大哥报仇来了,林家死了几名保安,我还吃了一颗枪子儿。”

    “大牛,我不知道啊!你没事吧,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跟我讲。”苍雪野姬急了。

    “事情也不大,差点都忘了。”

    “你这么一说,我也回想起来一件事,当时不敢跟你讲,现在想想,真是后悔,如果给你讲了,说不定还能提个醒。”

    “什么事?”

    “圣诞前夕,京都下了一场大雪,我去看凉子的时候,发现凉子的墓碑断掉了。”

    “竟然有这样的事?八成就是那个疯狂的女人干的。”

    “她怎么样了?”

    “自爆了。”

    “天哪!”苍雪野姬惊呼。

    “没想到也有人喜欢她。”

    “啊?”

    “还是血狱成员,他的上级,据说是亚洲区代表,不过,现在成了我的俘虏。”

    说起这个,杨根硕不免有些得意。

    区代表就这点实力,估计血狱也是浪得虚名。

    “血狱这个组织我也听说过,相当厉害,他们盯上了你,岂不是代表着无穷无尽的危险和麻烦?”

    “所以,我想过主动出击。”

    苍雪野姬沉默了片刻,说道:“大牛,要不让池边去到你身边?”

    “不了。”

    “为什么?他做你的影子,我放心。”苍雪野姬认真的说,“而且,对于你,他的忠诚度也有绝对的保证。”

    “你看过《拯救大兵瑞恩》么?”

    “怎么了?”

    “池边太郎是家里唯一的成年男丁了,他不可以有事。”

    “大牛……”

    “哈哈……你放心吧,我都准备主动出击了,还担心什么,明枪暗箭,我都不怕。”

    “你要小心。”

    “现在,咱们谈一笔生意。”

    “什么?”

    “在你们的药厂给我生产一种药,但你们只是代工,只有加工费,贴未来科技的标签。”

    “没问题呀,还不是你说了算。”苍雪野姬笑道,“哦对了,为什么不贴大牛科技的标?”

    杨根硕马上捂住胸口:“扎心了。”

    “怎么回事?”

    “因为生产的药丸名叫大久丸。”

    “哈哈哈……”

    “别笑了。就这么一件事。我尽快将原材料和药方走航空快递,你跟老柳商量一下,就安排生产计划吧。”

    “没问题,包你满意。”

    “好了,先挂了,你再抱着天皇陛下睡会儿。”

    “呵呵,好的。”

    “哥哥再见。一个月内,你要是不来看我,我就去看你。”

    “臭丫头,你威胁哥哥。”

    “我是认真的,你们不是春节吗?我正好去体验一下你们的春节。”

    “停!真子乖啦,等我忙完了,一定过去看你,好不好?”

    “都没个准信,我让老师安排行程。”

    “好,好好,一个月,就一个月。”

    “男人说话,快马一鞭。”

    “君子一言,八马难追。”

    “格格……”

    杨根硕立刻挂了电话,牙根儿痒痒的。

    孔老夫子说得好:唯女人与小人难养也!

    小女人更难养。

    当他一脚跨进食堂,终于明白惊喜的意思。

    隆冬时节,正午时分,窗明几净的饭堂,叽叽喳喳的学生。

    一缕阳光从食堂透明的顶部投射下来,打在凌洋的身上。

    整个世界安静了。

    杨根硕眼中,只有穿着白色厨工服,给同学们打饭的凌洋。

    面前一条长长的队伍,想必都想吃到校花亲手打的饭吧。

    认真工作的凌洋,身上仿佛笼罩着一层光。

    无暇,圣洁。

    这丫头竟然在这里打工,自己居然不知道,早上见面的时候,她竟然不说。

    还有,给她争取的那个酒水中介,养活她们母女应该绰绰有余啊!

    拿了个不锈钢饭盘,老老实实在队尾排队。

    差不多五分钟后,移动到窗口,站在凌洋的面前。

    “同学,你要……”抬起头,一眼看到杨根硕,凌洋俏脸红了,有些局促,抬手将几缕发丝塞进白帽子,“大牛……”

    “我是来打饭的。”杨根硕微笑着,将饭盆递过去。

    “你……吃什么?”凌洋艰难的说。

    “你打什么我吃什么。”杨根硕依然微笑的看着她。

    “那……我给你每样来一点?”凌洋征求意见。

    “好啊。”

    两人当众秀恩爱撒狗粮,无数单身狗顿足捶胸,承受了一万点暴击。

    当杨根硕接过饭盒后,看到了里面的饭菜。

    土豆烧牛肉,牛肉比土豆多。

    油焖大虾,个头不小,足有七八只。

    红烧鸡块,麻辣鱼块。

    外加一份米饭。

    统统分量很足。

    凌洋用自己饭卡给他刷了,“一共五块,你没办卡,我先帮你刷,下来还我哦。”

    这么一会儿,她已经调整好了心态。

    “好啊。”

    杨根硕回过头,就看到第五旻在冲他挥手。

    三个女孩,黄豹等人都坐在一起。给他留了个位置。

    杨根硕坐在黄豹对面,艾悠悠的旁边。

    “大牛,是不是看到凌洋就饱了?”艾悠悠笑着说,从他饭盆里叉走一块牛肉。

    杨根硕笑而不答。

    “我觉得也是。”林晓萌夹走两只虾,给姐姐一只。

    “价格很实惠呀,看上去不错,不知道味道怎么样?”

    “大牛哥,你快尝尝,味道还行,你这都是硬菜,其他窗口的菜更便宜呢!”黄豹说道。

    杨根硕吃了口麻辣鱼,又酸又麻又辣,口舌生津,相当过瘾。

    又尝了牛肉和艾悠悠咬掉一半的虾屁股,不住点头,“不错,真不错。”

    黄豹说道:“大牛哥,你说老板鬼不鬼?”

    “什么意思?”杨根硕不解。

    “菜价便宜,那是因为学校贴钱了。硬菜的价格是素菜的两倍。”黄豹竖起两根粗短的指头。

    “然后呢?”

    “然后,老板就让凌大校花打硬菜,所以,别看米几份硬菜价格贵,卖得却是最好,大家都冲着校花去的嘛!老板估计高兴的合不拢嘴了。”

    “老板什么人?”杨根硕随口问道。

    “一个姓王的胖子,好像是教导主任陈正宰的小舅子。”

    “哦。”杨根硕点点头,入学这么久,一直到圣诞夜才知道教导主任的大名。

    “大牛哥,张嘴。”耳边响起有个脆生生的声音。

    “嗯?”杨根硕扭头看向林晓萌,只见她的葱指捏着一只剥好的虾,这是要喂自己吗?

    他笑了笑,张开了嘴。

    前后左右,无数道目光都看过来。

    男生们心里祈祷着“不要啊”,唾骂着“禽兽啊”。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