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章 正规按摩挺累的
    服务生又一次进来送酒,也不由得面露讶色。这几个年轻人还挺能喝。

    如果是一个人买醉,服务生或许会劝阻一下。

    但人家成群结队的,她就不会开这个口了,客人要酒,当然要满足。

    不过,当他们再一次要酒时,服务生犹豫了。

    “大牛哥,我们三个加起来都不是你对手,我们不大行了,你还喝吗?”黄豹问道。

    其实,他还有点量,但是,后续事情要求他必须保持一颗相对清醒的头脑,所以,必须结束了。

    “我有点感觉了,要不就这样吧,回家睡觉。”杨根硕按了按太阳穴,多事之秋,也不能太过放纵。

    听杨根硕这么一说,黄豹心头暗喜:成了!

    “就不开车吧!”黄豹甩甩脑袋,建议道:“一会打车走。”

    “我没问题呀,为什么不开车?”杨根硕质疑,主要是车不好打,动不动还拼坐。

    以前没这种事儿,那是下了今冬的第一场雪,市民出现了打车难的问题,出租车一看就开始拼坐了,车子可以多挣钱啊!

    雪停了之后,拼坐却延续了下来。

    之后就出现一种怪象,当你是三个人等车的时候,一般情况下,的哥是不会停的。

    “知道大牛哥你酒量好,但现在是年底了,酒驾查的严,知道大牛哥你路子广能摆平,可也要麻烦人不是?而且,你不是还有警官证,更应该以身作则发挥表率作用啊!”

    “呃……”杨根硕诧异地看着黄豹,“你小子思路很清晰吗?这话也很有水平,这样,找人代驾吧!”

    “我可以给你们联系,绝对老司机,人品也可靠,有什么问题,你们还可以来我们店里投诉。”服务生毫不犹豫道。八成他们就有这项业务。

    “那敢情好。”杨根硕道:“咱们四个人,人家出租车都不定肯拉,我的车大。”

    当服务生看到杨根硕的车时,不禁撇嘴:大,真大,是大长城。

    还以为多有钱多牛逼,搞了半天,开了一款这么平价的国产车。

    杨根硕今晚放的有点开,一个人喝下了两斤多,的确有点微醺的感觉,没有注意到服务生的表情。

    几个人上车后,黄豹坐在副驾驶位上,给司机说了地方。

    杨根硕在后排,同朱大常、李正太勾肩搭背,称兄道弟。

    要不怎么说牌越打越远酒越喝越近呢!

    男人喝到位之后,都是兄弟。

    不知过了多久,车子停了,杨根硕朝外一看,由霓虹灯拼成的四个大字“御指天骄”映入眼帘,他微微皱起了眉头。

    代驾司机将车子停好,黄豹发了个微信红包,老司机一脸暧昧,拍了拍他的肩膀,走了。

    “来这里干嘛啊!”杨根硕站在门口,问道。

    “喝多了,洗个澡,蒸个桑拿,做个按摩啥的。”黄豹笑着说。

    因为喝多了酒,满脸通红的他看上去很是真诚。

    “原来是澡堂子,挺气派。”杨根硕看了看门面,当得起“金碧辉煌光怪陆离”八个字。

    “马杀鸡啊,大牛哥。”

    朱大常、李正太一脸兴奋。

    “什么马杀鸡,没听过。”杨根硕不解,泡澡而已,这两牲口兴奋过头了吧。

    “大牛哥,只是一个项目而已,走吧,今晚兄弟我把你招呼到位。”黄豹说。

    “会不会太破费?”

    “看不起兄弟?”

    就这样,杨根硕在半推半就下,进到了大堂里。

    室外滴水成冰,走进旋转门,便被一股热浪淹没。

    温度很高,堪比仲夏。

    小哥哥穿衬衣西裤,小姐姐是旗袍,一个个身材好形象好气质佳,看着就叫人赏心悦目。

    黄豹拉着杨根硕坐了,接待的小哥哥喊着“贵宾四位”,然后过来问黄豹做什么。

    “四楼开着没?”黄豹轻声问道,还眨了眨眼。

    “当然,明白。”小哥哥笑着点点头,走到前台给四人拿了手牌。

    “豹哥,门清啊!”杨根硕揽着黄豹的肩膀,笑道。

    “来过几次。”黄豹笑容尴尬。

    换了拖鞋,领了手牌,进去脱光光,下到池子里。

    这个过程中,杨根硕再次成了焦点,成了众人羡慕的对象。

    这一刻,他雄厚的资本无所遁形。

    黄豹三人禁不住自惭形秽。责怪老天爷对杨根硕太过恩宠。

    四人泡了一会儿,又进了桑拿房蒸了十几分钟,之后去搓背,然后冲澡。

    杨根硕感觉还不错,酒解得七七八八了,以为这就完事了,没想到却被黄豹要求换衣服。

    看到杨根硕一脸懵懂的模样,黄豹终于找到了一丝优越感。

    萧丁丁说的不错,这家伙还真是个土包子。

    谁来这种地方是纯粹为了洗澡啊?挺贵的!

    “大牛哥,就是上去休息一下。”

    “好,上去看看,就当长见识。”

    几个人换好衣服,拿上手牌,由一名男服务员领着,进了专用电梯。

    “服务这么到位啊!”杨根硕感叹道。

    “必须的呀!”黄豹说,“也不看看是招呼谁呢!”

    “豹哥今天破费了。”杨根硕客气地说。

    “应该的,大牛哥尽兴就好。”黄豹一脸真诚。

    出了电梯,是一条长长的通道。

    两边贴着暗金色墙纸,也会挂一些装饰品,地面上是厚厚的地毯。

    杨根硕皱了皱眉,心里有些犯嘀咕:“豹哥,到底干嘛?好像要发生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几个人都心头暗笑。

    “大牛哥,你想多了,就是做个按摩而已。”黄豹忍着笑说。

    终于,杨根硕给丢进了008号房间。

    跟酒店的房间没什么两样。

    为什么是自己一个人,或许因为只有一张床。杨根硕如是想到。

    身高腿长的男服务员让他稍等,不一会儿,冲着对讲机说:“008试钟。”

    杨根硕脑袋有些晕,感觉进了御指天骄后,很多地方看不懂,很多话也听不懂。

    然后,一队女孩走了进来。

    排队,鞠躬,齐声问好,然后还报数。

    各色晚礼,胸口开的很低,大腿开得很高,年龄都不大,妆容较为精致。

    长相嘛!五官称得上端正,也没有大胖子。

    有句话说得好,没有丑女人只有懒女人,但凡底盘不太差的,稍稍捯饬一下,也都看得过去。

    但杨根硕懵了,好一阵大眼瞪小眼。这是要闹哪样呢?

    “哥,满意吗?”服务员问他。

    “这是让我选?”杨根硕声音有些艰涩,实在是没见过这场面,皇帝选妃也没这么直接吧!怪难为情的。

    “当然,喜欢哪个选哪个,可以单选,也可以多选。”

    “还能多选,原来不是单选题呀!”

    “小弟弟真幽默。”一个黄裙子女孩说。

    “你们谁的技术好,请举手。”杨根硕清了清嗓子,正色问道。

    结果大家都举了手。

    杨根硕有些为难,最终挑了那个刚才赞他幽默的黄衣服女孩。

    经过确认,她是八十号技师。

    其他人都走了,技师过来拿起他的手,“看一下手牌。”

    然后妩媚一笑:“稍等,我去拿东西。”

    “不就是按摩吗?还拿什么东西呀?”

    “别装了!别急呀!”女孩抛了个媚眼,走了。

    “……”杨根硕眉头更深了,对方似乎目的不纯啊!

    回想起上楼时,服务员禁止客人携带任何私人物品,尤其是手机,杨根硕更加确定了这种想法。

    这里,更像青楼。

    八十号技师挎着个小篮子,走在过道里,被一个年轻人拦住了。

    “你是008房间的技师?”年轻人问。

    “是啊,怎么了?”她问。

    “房间里是我兄弟,好好伺候着,一定让他爽。”

    “分内的。”

    “不是,你没明白我的意思,一定让他欲|仙|欲|死,明白吗?”年轻人摸出手机,“这样,为了表达我的诚意,我先给你发个红包,来,加个微信。”

    八十号技师诧异地看着他,“你……手机怎么带进来的?”

    “我跟你们老板是朋友。”年轻人将微信通讯录打开,“知道你不信,看看这个。”

    “原来你跟强哥这么熟。”她笑道:“红包就不用了。我就是做这份工作的,会尽力做好。不聊了,客人等着急了。”

    目送女孩进了008号房间,并且将门反锁,年轻人眯起眼睛,舔了一下嘴唇,“杨根硕,你的眼光不错啊,这个女孩很正点,越看越有味道。好好享受吧!”

    ……

    没拿手机,电视也是摆设,杨根硕百无聊赖,几次想要离开。

    但是人家女孩让自己等着,这么不辞而别多不好?

    “来了。”看到女孩进来,杨根硕有些开心。但是,看到她将门反锁,杨根硕心头疑云更重。

    “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女孩客气地说。

    “不要紧,我的时间没那么宝贵——喂,你干嘛!”

    只见女孩双手,伸到脖子后面,撩起长发,拉开了裙子拉链。杨根硕惊呼。

    “脱衣服呀!”女孩不以为然道。

    “不是按摩么?脱……脱什么衣服。”杨根硕紧紧抓着大短裤的裤腰。

    就这么一会儿,技师已经脱成了三点式,下身还是丁字裤。

    “小弟弟,不要告诉我,你还是处|男?”技师一步步逼近他,笑着说。

    “我是被处理过的男人。”杨根硕大概知道这是什么地方,释然了,放开了双手。

    “那不结了,我还以为你是第一次,都准备给你发红包了。”

    “我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杨根硕东张西望一番,倒是发现了不少地方透露出暧昧的信息。

    “谁信呐。”技师撇撇嘴。

    “你看我像是那种需要来这种地方的人吗?”杨根硕抹了把发梢,拍拍脸蛋。

    “长得不赖,有点小帅,怎么,有女朋友?”

    “不要太多。”

    “你就跟姐吹吧。”

    “不信拉倒。”杨根硕耸耸肩。

    “就算是,男人哪有不沾荤腥的,这家花哪有野花香啊!”

    “我的家花很香很香的。”杨根硕笑着说,“不准拉我裤衩,我可以出全套的费用,但只需要你给我按摩。”

    技师眯起眼眸,审视着他,“你分明喝了不少酒啊,你真不是来玩的?”

    “都说了,我家里的都顾不过来,好不好。”

    “那怎么……”技师想到了那个年轻人交代的事。

    “什么?”

    “没什么。”技师摇摇头,“正规按摩挺累的。”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