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一章 捉奸在床
    女人在杨根硕清亮无邪的目光下,显得有些不自在,“好吧好吧,就给你来个正规按摩,咱可说好了,还是按照全套收费。”

    “放心,有人请客。”杨根硕将黄裙子递给她,“穿上吧,腿型又不是很好。”

    “你……”技师暗恨。

    看着她穿上裙子,杨根硕笑了笑,指着她胸上的刺青问道:“这是真的,还是贴上去的?”

    技师脸色微变,然后落寞一笑,“谁没事贴那玩意干嘛?是别人老公的名字。”

    杨根硕面露讶色,仔细看过去,还真是,是“lizhiqiang”的拼音。

    八十号技师开始给他正规按摩,骑在他的背上,敲敲打打,扭胳膊掰腿,他还没什么感觉,她就发出一声痛呼。

    “艾玛,我的老腰。”

    杨根硕扭过头,看到她扶着腰,脸都白了。

    “你这是……”杨根硕哭笑不得,“你才多大,还老腰。”

    “都二十四了,比你大吧!”技师没好气道。

    “嗯,比我大点,不过也不至于啊!”杨根硕看着她,想了想道:“是不是职业病?”

    “什么职业病?”技师不解。

    杨根硕一本正经道:“我看过一篇报告文学,名叫《女|优生存现状调查报告》,其中提到,那些职业女性职业生涯的头号杀手,就是腰间盘突出。”

    “啊?”技师瞪圆了戴着假睫毛的眼睛,尴尬的笑道:“小弟弟还真是学识渊博。”

    “赚钱重要,身体也重要啊!”杨根硕语重心长。

    “嗳嗳。”技师的笑容越发勉强。

    “要不,我给你按按。”

    “啊?”技师一下子没听明白,等反应过来,眼睛就亮了,“你会按?”

    “恰好,我当过两年中医学徒。”

    “真的?你试试。”技师麻溜地趴下去,突然又跪起来,撅起嘴,“喂,咱可事先说好了,我没钱给你。”

    那刹那间的俏皮模样,让杨根硕忍俊不禁,同时,心里也有些沉重。

    多可爱的一个女孩,不知道什么原因就走上这条路。

    一双玉臂千人枕,半点朱唇万人尝。

    杨根硕研究过不少欧美日韩的影像资料,对不少动作女星耳熟能详,那首“苍天有井独自空”也是倒背如流。

    人家那是工作,是职业,不需要同情,放在硬盘里尊重怀念就好。

    这个八十号,是杨根硕生平第一次碰到的职业女性,他觉得她有故事,突然间,他想要知道她的故事。

    技师重新趴下去,杨根硕双手搓得发烫,然后按在她的腰上,“给我讲讲你的事。”

    技师扭头,诧异地看了他一眼,之后将脑袋埋在臂弯里,“按舒服了,我就给你讲。”

    “一言为定。”

    ……

    萧米米如今上班的地点是市局刑警二大队,小丫头肩膀上也扛了一条竖杠两朵小花。

    警界之花,自然要有与之相匹配的职衔。

    这会儿正在队里值班。

    突然,手机响起短信提示音。

    点开一看,竟然是活宝弟弟发来的。

    “姐,我看到几个同学鬼鬼祟祟进了御指天骄,就是解放路那一家,八成没干好事,我在这儿守着,你来吧。”

    萧米米看着短信发了半天愣,给弟弟回拨过去,竟然已关机。

    这下子,她坐不住了。

    血气方刚的男生进洗浴中心还能干啥?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啦。

    西京这种场子不少,哪一家没有背景?没有见不得人的利益分配?

    每年都会严打,也只有严打期间消停一阵子。

    萧米米知道,以自己的微薄之力,没办法扭转乾坤。

    这是个古老的行业,根本无法杜绝。

    有买就有卖的吧!

    只是,有些场子没有任何的原则和底线。

    前一阵不是有个报道,母亲带着十三岁的儿子去泡温泉,结果结账时,发现儿子被“服务”过了。

    弟弟说的这几个虽然是高中生,也还是学生啊!

    萧米米不知道也就罢了,知道了,心里就沉甸甸的。

    这种事儿,一般都是辖区派出所管,但萧米米担心他们把握不了分寸,都是一帮孩子,他们还有大把的青春年华,不能因为这事儿给毁了,所以,萧米米决定,本着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原则,亲自出警。

    只带两个警官大学过来的实习生徒弟。

    ……

    “嘶——”御指天骄,008号房间,八十号技师倒吸一口凉气,发出呻|吟,“嗯!手法不错,就是那个地方。”

    杨根硕有条不紊按压着,“我的手法是不是比你专业?”

    “是哦,真看不出来。”技师回头看了杨根硕一眼,发现他真是与众不同。

    轻叹一声,下巴搁在双臂上,讲起了她的故事。

    她胸脯上的名字,是她未婚夫的。他们青梅竹马,都订婚了。

    然而讽刺的是,她做了这个纹身的第二天,他们就提出了分手。

    杨根硕问为什么,她说未婚夫出轨,她捉奸在床。

    “这样就分手了?”

    “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技师振振有词,但,杨根硕都能听出话语中的无力。

    “这样啊,那么,是感情出轨,还仅仅只是**出轨呢?”

    “他跟那个女人没感情。”

    “那么……”

    “现在结婚了,是家里介绍的一个女人。所以,我说这个是别人老公的名字。”

    “为什么不洗掉?”

    “你不明白的。”

    “什么?”

    “被我捉到的那个女人,是我们客户,我跟未婚夫开了一家宠物店,那个女人跟未婚夫在店里就搞上了。”

    “呃……这么说来,你前男友颜值很高?”

    “是,长得帅,比你帅。”

    杨根硕没吭声,有些受打击。

    “他虽然结婚了,但我们还不是一样做?”

    “啊?”这次轮到杨根硕吃惊了。

    “他整天想要离婚。”

    “……”

    “从小,我就屁颠屁颠的跟在他屁股后面,然后,他总是嫌弃我,嫌我烦,我却喜欢他……这么多年的感情,不是说断就能断掉的。”

    “……”杨根硕发现,技师偶尔露出追忆的笑容,是那么的纯净。

    “这几年,我去过很多地方,北上广都呆过,我都不敢告诉他我的落脚点,不然,不管多远,他都会找来。”

    “……”

    “你可能不信,我们最长一次通话打了五百分钟,正儿八经,一直说一直说,连着电源线,都没感觉到。”

    “说小时候的事吗?”

    “小时候的,长大后的,分手后的,婚后的,他见了我总是哭,悔不当初。”

    “你后悔吗?”

    “后悔啊。”她笑出了眼泪,“他一直想要离婚,我不赞成,也不反对,反正我也不打算结婚,就这么过呗,如果他离了,我就跟他过。”

    杨根硕抽了几张纸,放在她的耳畔。

    “这样吧,你的腰包在我身上。忍着点。”

    “啊,用力,大力点,啊——”技师惨叫。

    “大姐,能不能不要叫得这么销|魂!”

    “不是的,小弟弟,你按得实在到位,哦哦,再用力,快快。”

    杨根硕瀑布汗。

    ……

    萧米米一行三人,都是便衣,轻车熟路,冲进包房,将黄豹三人被抓了现行。

    过道里,三人垂头丧气,突然,黄豹扑到一扇门上大喊:“大牛哥快跑!”

    他想着自己已经栽了,大牛哥能跑就跑吧!

    萧米米一听还得了,大牛也不是东西,他身边漂亮的女孩子还少吗,居然也来这种乌七八糟的地方鬼混?

    枉费自己对他一往情深。

    “帅哥,小弟弟,你轻点,啊用力,对对,就是那里……”

    萧米米本就怒火中烧,一听这淫|声|浪|语,直接怒发冲冠。处于爆发边缘。

    黄豹等人虽然被抓,也不禁对杨根硕心生膜拜,一个能将职业女性弄得爽叫连连的人,那才是真男人啊。

    大牛哥器大活好,说不定是触碰到了技师的基点。

    砰!

    萧米米开启暴力警花模式,一脚将门踹开。

    杨根硕回头一看,顿时傻眼了,“米米?”

    黄豹等人也有些看不明白了。

    两人竟然都穿着衣服,大牛哥骑在技师背上干嘛?这算什么姿势?

    “带走!”萧米米暴喝。

    一男一女两名实习警员就要上前逮人。

    “慢着,”八十号技师下了床,满面春风坦然自若:“警官,我们可是什么都没干。”

    “呵呵,是啊是啊,你们是在这里谈心。”实习女警阴阳怪气。

    “还真让你说中了。”技师笑道。

    “有什么话回局里说。”女警疾言厉色。

    “作案要有工具吧,虽然我是从事服务行业的,但是,你们抓人也要讲究证据啊,你们检查吧,看看垃圾桶里有没有用过的东西?空气里有没有什么特殊的味道?”

    “师父。”实习女警脸蛋微红,羞得直跺脚,求助的目光看向萧米米。

    实习男警察脸蛋更红。

    八十号技师得意的笑了:“不是我不乐意,是这小弟弟不是一般人,挺遗憾的。”

    萧米米咬牙切齿,“带走。”

    无论技师如何争辩,还是被萧米米带走了。

    不过,来得快去得快,并没扩大影响。

    到了市局,几个人被分了开来,隔离审讯。

    杨根硕却被“请”进了萧米米的办公室。

    他就跟到自己家一样,用萧米米的杯子冲了杯速溶咖啡。

    萧米米感觉一拳打在了棉花上,实在没脾气。

    没错,她在会所的时候,听到房间里的靡靡之音,的确很生气,等到踹开门,看到两人穿着衣服,哪怕杨根硕骑在技师身上,她都没那么生气了。

    后来,技师替杨根硕说话,她心里是相信的,但是,面子上哪里搁得住。

    亏得两名徒弟不知道她跟杨根硕的关系,否则,还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萧米米有种感觉,仿佛这件事前前后后,都透着股阴谋的味道。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