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二章 真相大白
    “你怎么会突然过去抓|嫖?”杨根硕端着热气腾腾的咖啡,靠在桌子上问道。

    “师父……”萧米米刚想着怎么回答,实习女警推门进来,顿时呆住了。

    这嫖|客么不是被师父单独审讯的么?怎么他好像是来做客的。

    “咳咳,”萧米米自然知道徒弟在想什么,咳了两声,问道:“小悦,什么事?”

    “三个学生对罪行供认不讳,并且交代,是他们请他去的。那个女的坚称两人没做,他只是在给她做腰部按摩。”

    “同志,纠正一个用词,我的同学只是违反了治安管理条例,称不上刑事犯罪,所以,罪行这个词不合适。”

    “你……”

    “我什么我,我也是有本的,我还有枪。”杨根硕挑挑眉毛,“不信问你师父。”

    “师父!”

    “你先出去吧。”目送学徒走出去,萧米米叹了口气:“我弟弟给我发了个短信。”

    “你弟弟?”

    杨根硕刚刚皱起眉头,就有人推开了门。

    “姐,那几个是我同学,你看能不能高抬贵……”萧丁丁话说一半,死死盯着杨根硕,“你怎么会在这里?”

    “被你姐抓住了呗,在这里接受单独审讯。你小子不地道啊!居然报警,亏我还救过你的命。你是跟踪我们呢,还是,根本就在御指天骄?”

    句句诛心。

    萧丁丁脸色发白,一句话说不出来。

    “弟弟,大牛什么也没干,而且,他还有个刑警队教官的身份,是爸特聘的。”

    萧丁丁一个踉跄,满脸羞惭,转身跑掉了。

    “弟弟……唉!”萧米米长叹一声,见杨根硕发笑,问道:“你笑什么?”

    “为什么叫萧丁丁,是萧局起的?”

    “是啊,我爸九代单纯,所以给我取名米米,弟弟叫丁丁,就是希望人丁兴旺。”

    说起这个,萧米米大摇其头,八成对自己的名字也不满意。

    顿了顿,她接着说:“丁丁上学后,一直被人取笑,直到爸爸当上了局长,才没人当面拿他名字说事儿,但背地里依然免不了,为此,弟弟不止一次闹着想要改名,但是爸爸很固执,死活不同意。”

    “真是的。”杨根硕有些同情萧丁丁了。

    “就是说嘛,西京警务系统,谁不知道萧丁丁老爸谁呀。没老爸首肯,谁敢擅自给弟弟办理?”

    “估计你弟弟得自卑。”

    “可不是么?”萧米米抿嘴笑道:“好像有点名副其实耶,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名字的影响。”

    “啊?”杨根硕瞪大了眼睛。

    “什么表情,我是他姐呀,十岁的时候,我还给他洗澡来着,真的的只有这么细这么长。”

    萧米米拿小拇指比划了一下。

    “哈哈……现在应该能长一点。”杨根硕忍不住笑道,“要是萧丁丁知道你这个当姐姐的这么说他,只怕他死的心都有。”

    “也是哦,姐姐不应该取笑弟弟的。”萧米米自言自语道。

    这时候,那个小悦敲门,喊“师父”。

    “进来,怎么了?”

    “师父,那三个学生怎么处理,行政拘留吗?还有那个叫虢闪闪的小姐,一直吵吵着要离开。”

    “让她先走,那三个学生,我再考虑一下。”

    “哦。”徒弟安排去了。

    “米米,求你件事呗。”

    “什么?”

    “对黄豹他们三个网开一面。”

    “他们已经成年,具有完全的民事行为能力,犯了错误就要受罚。”萧米米上纲上线。

    “怎么发罚?派出所逮住,不就是罚款吗?”

    “你什么意思?”

    “给点面子,大不了,我替他们交罚款。”

    “你的屁股都不干净好不好?真以为自己没事?我一直没问你,你为什么去那种地方。”

    “我真是不知道是那种地方,土包子没见识嘛!你懂的。黄豹几个请我喝酒,然后就去洗澡,我以为就是单纯的洗澡,谁知道那么复杂。”

    “要不是在那儿抓到你,我都不知道回来了。”萧米米气呼呼地说着,仿佛这一点,才是她真正生气的地方。

    “唉!”杨根硕轻叹一声,“正常情况下,我是不会跟他们胡闹的。主要是心里有点烦躁。”

    “烦躁了,就必须喝酒过夜生活?”

    “也不是啦!”

    “就算你说的是真话,他们几个也肯定不是第一次,很明显对那儿贼熟悉。”

    “黄豹他们本性不坏,在我的潜移默化下,早已经改邪归正了,成绩都有所提高,按照这个势头,考个二本都没问题。”

    “你就往自己脸上贴金吧!你是好东西吗?”萧米米撇撇嘴,“还有,你说这个想表达什么?”

    “他们还小,人生还没开始,还有大把的青春和人生,未来还有无限可能,不能因为这点小事,给他们的人生留下污点啊!”

    “弄得自己好像一把年纪似的。”萧米米瞪了他一眼,“一个管不住自己皮带的男人,又能有多大出息?”

    “这么说起来,我是顶有出息的喽。”

    “扯你干什么?”萧米米揶揄道:“大牛哥出息大大的,但是皮带不见得很牢靠。”

    杨根硕立刻垂头丧气。

    萧米米笑道:“还有,你怎么能说是一点小事?”

    “多大的事儿啊,我想,职业女性是欢迎这些学生的,多干净多纯洁多清纯无邪啊!”

    “……”萧米米摇摇头:“我说不过你,你说怎么办吧!反正啊,就算我要把他们送去看守所,你也能找关系把他们弄出来。”

    “米米,你真好!”

    “滚。”

    “小悦。”杨根硕朝门外叫了一声。

    萧米米瞪大眼睛,一脸诧异地看着他。

    门推开了,小悦走进来瞪了他一眼,看着萧米米:“师父,有事吗?”

    “小悦同志,是我叫你,这样,你把我几个同学请过来。”杨根硕说。

    “啊?”小悦依然看着萧米米。

    “照他说的做。”萧米米无力地说道。

    小悦诧异地看了眼杨根硕,然后走了。

    “你要干嘛?”萧米米问。

    “验证一些事儿。”杨根硕笑着说。

    不多时,黄豹三人被带了过来,进门前,还是垂头丧气,看到杨根硕的一刻,眼睛齐齐亮了。

    “大牛哥,救命。”朱大常、李正太哭喊。

    “大牛哥,我对不起你。”黄豹直摇头。

    “进来,把话说清楚。”看到三人带着手铐的衰样儿,他就有些不厚道的想笑。

    三人在实习警员小悦的押送下,进来了。

    门关上后,杨根硕看着黄豹:“豹哥,你害我呢?”

    “不是啊大牛哥,我……我真的只是想要孝敬你!”黄豹情真意切,见说服力还是不够,忙不迭又道:“就算我们要害人,也不会用这种伤敌八百自损两千的傻逼办法吧!”

    “注意文明用语,没看见两朵警花在吗?”杨根硕呵斥道。

    “是是,大牛哥教训的是。”黄豹连连点头。

    “知道为什么这么倒霉吗?”杨根硕问黄豹。

    “不知道。”黄豹摇头。

    “有人举报。”杨根硕道。

    “唉……”黄豹深深低下了头,内疚不已:“自作孽不可活,就是连累了大牛哥你啊!”

    “举报的那个人叫萧丁丁。”杨根硕笑着说出了名字。

    “哦。”黄豹下意识的点了下头,然后“啊”的一声抬起头,瞪大了眼睛:“大牛哥,你说萧丁丁?”

    “怎么?干嘛这么大反应?”杨根硕笑问。

    “大牛哥,你确定吗?”黄豹激动地问。

    “当然啊,刚刚还来,要给你们求情。”

    “这个王八蛋,伪君子,坑爹呀!”黄豹顿足捶胸。

    萧米米秀眉紧蹙,咳嗽两声。

    “嗯?怎么回事?”杨根硕发现越来越接近事情真相了。

    “警官,能不能用一下我的手机。”黄豹冲小悦道。

    审讯的时候,手机被暂时没收了。

    小悦再一次将请示的目光投向萧米米。

    萧米米微微点头。

    小悦出去一趟,很快就将黄豹的手机拿了过来。

    “打开微信,里面有萧丁丁发的红包,他让我好好招待大牛哥,吃喝玩乐一条龙。”

    萧米米一下子瞪大了眼睛,从小悦手里夺过手机,一看,还是真是弟弟发的红包,好大一个,居然有1998元那么多。

    “为什么?”萧米米迫不及待问。

    任何人被人摆了一道,心里都不会舒服,这会儿,黄豹心里充斥着怨气和怒气,都暂时忘了自己的处境。

    “因为凌洋。萧丁丁说因为凌洋,跟大牛哥闹得不愉快,想要化解这段恩怨,让我在中间做个和事佬,等大牛哥享受了服务,他再出面,没想到都是阴谋。”

    终于,真相大白。

    萧米米哭笑不得,弟弟这是什么思维啊!

    “萧丁丁的心地还是不错的,至少还知道为咱们求情,我想,他就是想让我出糗,然后还欠他一个人情。”杨根硕笃定地说。

    “就是的。”黄豹跟着说道:“我看萧丁丁那狗|日的……”

    “住口!”杨根硕突然打断黄豹。

    “嘴巴干净点。”萧米米眯着眼睛冷冷逼视黄豹。

    黄豹一个激灵,狠狠咽了口唾沫,道:“我想,萧丁丁的最终目标就是大牛哥你,我们几个不值当他如此大费周章啊!”

    “你知道萧丁丁是我什么人吗?”萧米米冷冷地看着黄豹问道。

    “不知……不知道,只知道他有个局长老爹。”

    “我是她姐。”

    “啊?”

    “今天这一切虽然不会记录在你们的个人档案里,但是,我会给你们记着,如若再犯,决不轻饶。”萧米米疾言厉色道。

    黄豹三人听了这话,先是一愣,然后面露狂喜,谁都能听出萧警官这是网开一面的意思啊,于是,双腿一曲就要跪下。

    “停,少来这一套。”萧米米摇摇头,“吃一堑长一智吧,交友需谨慎啊!”

    “是啊,再也不交萧丁丁那样的损友。”看了眼萧米米的脸色,黄豹吐了下舌头,“还是大牛哥这样的兄弟仗义!”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