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三章 生无可恋
    “帅哥,以后还来吗?”

    市局大厅,八十号技师虢闪闪起身问道。

    “你还不走?”杨根硕说。

    “人家在等你呀!”

    “有机会,会去的。”

    “一定记得来,再给人家按按,哎吆,真是轻松一大截,太舒坦了!”

    “这没问题,不过,可是要收费的哦。”

    “呵呵……”虢闪闪一阵娇笑,“帅哥,不要这么现实吗,姐也长得不赖呀,你让姐爽,姐也让你爽呗。”

    萧米米咬牙切齿,好一对奸|夫|淫|妇,老娘还在跟前呢!

    杨根硕笑着摇头:“这位姐,你是长得不赖,但比我身边这位警花,还要略逊一筹吧!”

    “呵呵,这倒是。”技师坦诚地说,“姐咋能跟警花比呢?好吧,以后再找机会,真是让人怀念又期待呀。”

    “混蛋,竟敢拿我跟一个小姐比!”

    技师一走,萧米米就飙了,不过心中却有一丝窃喜,哼,算他还有点眼光。

    这起风波,就算这么过去了。

    萧米米还要值班,杨根硕带着黄豹等人离开。

    因为四人是警车从御指天骄拉来的,他们还得去那边取车。

    萧米米考虑到车子不好打,让两个学徒开车送他们。

    得到这个指令,一对学徒都以为自己听错了。

    对视良久,方才确信,师父就是这么说的。

    男徒弟去取车,女徒弟被萧米米留了下来。

    “小悦,我告诉你哦,那个大牛,他是我男人。”

    这个消息太过震撼,直到小悦三个月的实习期结束,都没能消化掉。

    两名实习警员,驾驶一辆东风suv,送他们回去取车。

    哪个嫖|客能有这样的待遇。

    男警员相当郁闷。女警却是一脸释然。

    车子刚刚离开市局,一辆黑色梅赛德斯奔驰s600悄然跟上,跟了一路,待几人在御指天骄门口的停车场下车,并且上了一辆长城suv后,方才掉头走了。

    长城上。

    黄豹再次向杨根硕道歉:“大牛哥,实在对不起,我给你添麻烦了。”

    “小事儿,都过去了。”杨根硕笑了笑,浑不在意。

    “萧丁丁那小子蔫坏蔫坏的,还真是没安好心,我早该想到的。”黄豹反省。

    “万万没想到,萧警官是萧丁丁的姐姐,那么,萧局长不就是萧丁丁的老爸,天哪,正儿八经官二代,权势滔天。”朱大常惊呼。

    “权势滔天是他爹吧!”杨根硕笑着说。

    “要我说,还是咱大牛哥厉害,不但自己没事,还让我们三个幸免于难。”李正太拍马屁道。

    “那是!”黄豹赶紧接口,“所以我说咱们交友,就要交大牛哥这样仗义的兄弟。不知道你们怎么样,我这会儿还是心有余悸呢!按照正常处理程序,罚款五六千,还得家长来领。”

    “我爸要知道,得拿皮带抽死我。”朱大常说着就打了个激灵,似乎,在其成长的道路上,没少挨抽。

    “我妈知道,非撕了我不可。”黄豹摇了摇头。

    “以后啊,那种地方还是少去,正儿八经谈个女朋友吧!”杨根硕语重心长道。

    “大牛哥,你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你以为女朋友想谈就能谈到?单身狗的痛苦,你又哪里晓得?”黄豹抬手佯装抹泪,“说起来都是眼泪啊!”

    “滚!”杨根硕笑骂。

    ……

    “弟弟,我们谈谈。”

    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萧米米对萧丁丁说。

    “谈什么?”萧丁丁眼球上布满血丝,头发乱糟糟的,整个人没精打采。

    “失恋而已,至于这样吗?”萧米米又是生气又是心疼。

    “姐!”萧丁丁叫了一声,推开椅子就要离开。

    “站住。”

    “你到底想说什么?”萧米米不耐烦道。

    “想要赢得女孩的心,你这个样子可不行。”

    “我知道,我失败了,彻底失败了。”

    “不是的。”萧米米摇头,“只是你不知道大牛为凌洋做了多少。”

    “我也做了很多,我跑去医院找柳院长,然后又在世界器官库里留言,我……我已经尽力啦!”萧丁丁叫道。

    “天涯何处无芳草,你就非要喜欢凌洋?难道,这一次你是认真的?”

    “姐……”萧丁丁眼圈通红,“你跟杨根硕什么关系?”

    “呃……”萧米米一愣,摇头苦笑,“咱们这对姐弟对彼此的关心还真是太少了。”

    “什么意思?”

    “我不知道你喜欢凌洋,而你也不知道我……”

    “你喜欢杨根硕?”萧丁丁眼睛慢慢瞪大。

    “不是喜欢,”就在萧丁丁松了口气后,萧米米才继续说道:“而是,你迟早要叫他一声姐夫。”

    五雷轰顶,萧丁丁一屁股跌坐在椅子上,直接懵了。

    姐姐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

    ……

    “爷爷,”杨家内宅,杨莲霆为了防止被杨有福这个死脑筋拦住,远远地就喊了一声。

    “孙子,进来吧,我起来了。”杨柱国中气十足,声若洪钟。

    同骨瘦如柴、形似骷髅的儿子、孙子比较起来,杨柱国是名副其实的老当益壮了。

    杨莲霆快步走到爷爷面前,脸红脖子粗,气喘吁吁道:“爷爷,我昨晚看到表弟了。”

    “那小子回来了?在哪里?”杨柱国非常激动。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自从决定放下身段同外孙相认,连做梦都是相认时的场景。

    “咳咳……”杨莲霆身子骨跟林黛玉有一拼,走几步路就脸红气喘,有时还会咳上几声。

    用“弱柳之姿”,倒是恰如其分。

    看到孙子这副模样,甚至还不如他爹当年,杨柱国又是心疼又是发愁。

    就这样的身子骨,还能在洞房花烛夜完成房事,并给杨家延续香火吗?

    杨柱国很是怀疑。

    人家都是下不来手术台,要是孙子下不来洞房床,岂不是沦为天下之笑柄。

    “孙子,坐下说话。”杨柱国心疼不已,拉着孙子坐在身边,“有福,给壮壮倒杯水。”

    “好的老爷。”杨有福倒水去了。

    杨莲霆含笑责怪杨柱国:“爷爷,人家都多大了,你还叫人家乳名?其实也没啥,主要是相差太大……”

    说到最后,杨莲霆脸上一片落寞。

    作为一名世家子弟,他拥有常人无法拥有的资源,难道就不想呼朋唤友、花天酒地、夜夜笙歌、旦旦征伐?实在是力有不逮啊。

    一把岁数了,还保持着弥足珍贵的童子身。

    “很快就会过去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杨柱国安慰孙子,然后,将之前的问题又问了一遍。

    杨莲霆端起茶水,浅酌一口,摇头道:“说起来真是好笑。”

    原来,御指天骄竟然是杨家的产业,当然,只是九牛一毛。

    而昨夜,杨莲霆正好路过。

    那辆奔驰s600就是他的座驾。

    他将杨根硕被警察从会所里带出来,拉到市局,然后又送回会所停车场的事情说了一遍。

    杨柱国听得一愣一愣的。

    “爷爷有些不解吧!”杨莲霆笑道,“当时,我也有些犯迷糊,不过后来略作了解,就知道了全部真相。”

    杨柱国静静看着孙子,没打扰他。

    “办案的女警是萧阳的女儿,有着警界之花的称号。”

    “萧阳的闺女啊!”杨柱国摩挲着下巴。

    “表弟曾经救过她的命,不止一次,还有,她破获的‘顶族’案,表弟在其中扮演着极其重要的角色。”

    “你的意思是……”

    “表弟跟她根本就不清不楚。”

    “这小子,居然连市局长的女儿也拿下了?”

    “呵呵……这个表弟深不可测啊!”杨莲霆脸上有毫不掩饰的羡慕嫉妒。

    “有福。”杨柱国喊道。

    “老奴在。”杨有福躬身,“老爷请吩咐。”

    “算了,这次老头子亲自走一趟。”杨柱国说。

    “爷爷……”杨莲霆欲言又止。

    “老爷,还是让老奴先探探路,万一表少爷态度坚决,老爷岂不是……”杨有福恳切道。

    “你怕我下不来台吗?”杨柱国笑着摇头,“我就算豁出去这张老脸,也要把他请回来,林儿和壮壮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林儿是儿子杨林。壮壮是孙子杨莲霆。

    “爷爷……”杨莲霆眼眶通红,嘴唇颤抖,感动的稀里哗啦。

    “有福,你去盯着那小子,弄清他的落脚地,然后,我去堵他。”

    “老奴领命。”

    ……

    “姐!我们谈谈。”萧丁丁冲进萧米米的办公室,一脸激动。

    “嗯,你不用上学的吗?”萧米米诧异道。

    “有些事,必须搞清楚。”

    “好吧。”萧米米看了眼时间,“给你十分钟。”

    “不用那么久。”萧丁丁说。

    萧米米点头:“开始吧!”

    “你怎么会跟杨根硕……你们什么时候开始的?”

    弟弟已经是成年人了,萧米米没有隐瞒,从第一次相遇开始说起,和盘托出。包括那次在医院的同床共枕。

    萧丁丁一个踉跄,没想到杨根硕运气那么好,一次就救了两个女人,一个是姐姐,一个是凌洋。

    没想到,姐姐跟杨根硕感情已经那么深,就差一层窗户纸。

    良久,萧丁丁问道:“你的事,爸知道吗?”

    “他不反对。”萧米米语气淡然。

    萧丁丁又是一个踉跄,惨然笑道:“这个杨根硕,不但夺走了我的爱人,还夺走了我的姐姐。”

    一边说着,一边佝偻着身子,慢慢远去。

    “弟弟……”看到弟弟离去的萧索背影,萧米米脑袋里冒出“生无可恋”四个字,吓了一跳,忙不迭拿起手机钱包车钥匙,追了出去。

    ……

    承恩中学。

    中午,学生们用餐完毕,凌洋收拾好东西,然后一蹦一跳,来到了食堂经理王胖子的办公室门口。

    今天是发薪水的日子。是凌洋在这里兼职的第一笔薪水,怎么能不令人身心愉悦。

    刚刚走到门口,就听到小丽虚弱的哀求声。

    “别,王经理,求你了。”

    “小丽,王哥牛子痒,你给嘬弄嘬弄,王哥绝不亏待你。”

    凌洋单纯如白纸,没听懂这话,但可以确定的是,小丽受欺负了。

    于是,她敲响了门。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