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四章 你,一定是新来的
    “谁?”房间里传出经理王步豆不耐烦的声音。

    “王经理,是我,凌洋。”

    “等会儿。”

    啪嗒一声,门开了,五短身材大圆脸,酒糟鼻大胖子,王步豆出现在眼前。

    “洋洋啊,你很准时嘛!”王步豆眯起小眼睛,满面堆笑。

    凌洋目光越过他的肩头,看到了工作服有些褶皱,眼圈有些红润的小丽。

    小丽感激地看了她一眼,咬了咬樱唇,撇过脸去。

    “小丽,你先去吧。”王步豆说。

    “王经理,我的钱……”小丽弱弱地说。

    “我还在乎你那点钱?你先去,下来,我跟你好好谈谈工作。”王步豆不可置疑的说。

    小丽眉头皱了皱,捂着嘴跑了出去。

    “小丽……”

    凌洋喊了一声,但小丽没有回头。

    凌洋心中一叹,有些酸楚,自己在没有遇到大牛之前,何尝不是这样逆来顺受呢!

    “洋洋啊,来……”要拉凌洋的胳膊,被她巧妙的避开了,王步豆讪讪一笑,“坐下说话。”

    凌洋坐在沙发上,王步豆将门反锁了。

    门啪嗒一声。

    凌洋心中咯噔一下。

    她双手撑在腿上,抬头挺胸道:“王经理,我是来领工资的,你干嘛锁门呀!”

    “锁门是为了不让人打扰我们。”王步豆搓着手,一步步走向凌洋,“王哥有几句心里话想要跟妹子说。”

    “刚刚你也是这么跟小丽的吧!”凌洋冷笑。

    “嗯?”王步豆皱起眉头,语气有些不善,“你什么意思?”

    “谈什么工作,还要锁门?我看你分明是想欺负小丽。”

    “血口喷人,我哪里欺负人了?”

    “那我问你,小丽的眼睛为什么是红的?”

    “那是……那是因为她正在跟我讲她家里的难处,说着说着就触动了衷肠。”

    “你的嘴还挺能说。”凌洋冷笑。

    “洋洋,这样质疑王哥是不对的。你要是不信,可以叫小丽过来对质。”

    “小丽家里有难处,需要用钱,你却用这个要挟人家,提出无耻的要求,你还是人吗?”

    “你胡说什么!”王步豆立刻变了脸,面目狰狞,“你都听到了什么?”

    “我什么都听到了,我听到了你无耻的要求,我还听到了小丽的苦苦哀求。”

    王步豆低下头,目光一阵闪烁,然后抬头看着凌洋冷笑:“凌洋同学,你这么诋毁我,到底是何居心?就算到了校领导那里,你说领导是相信我还是相信你?”

    “我知道,你是陈主任的亲戚。”

    “是啊,要开除你这种平民女孩,不过一句话的事儿。”

    凌洋咬了咬樱唇。

    这种反应落在王步豆眼中,他不禁面露得色:“怕了吧!陈正宰是本校训导主任,校长以下最高领导,同时,还是我姐夫。”

    “然后呢?”

    “你们这些家境贫寒的女生,既然需要钱,就要做出牺牲。”

    “我们已经出卖劳力为你打工,难道还要出卖色相,你打算包养我们?”

    “那个小丽就算了,王哥我也只是玩玩。但你不同。”王步豆努力睁大他的小眼睛,让自己显得真诚一些,“洋洋,王哥第一次见到你,就被你弱不禁风的样子给迷住了,我要保护你,请给我一个机会。”

    “保护,我没听错,不是包养?”

    “包养多难听,咱们是爱情。”

    “噗!”凌洋笑喷,“抱歉,实在没忍住。”

    “没事没事。”王步豆的表情有些僵硬。

    “王哥,问个问题哈。”

    “尽管问。”

    “你孩子多大了?”

    “……”

    “你应该有老婆吧!”

    “……”

    “好像陈正宰也是个打工的吧!”

    “……”

    连续三个问题,王步豆都没能干脆的做出回答。

    凌洋再也不是那个弱不禁风任人鱼肉的女孩。

    王步豆发现没法好好聊天了,顿时恼羞成怒:“你竟然直呼陈主任的姓名,就凭这一条,就可以给你记大过。”

    “我真的不想仗势欺人。”凌洋漫不经心的摇摇头。

    “什么什么?”王步豆鄙夷地笑了,“凌洋同学,我没听错吧!要是你有什么背景,还能来我手底下打工?我可是见过你给你妈买药。”

    “王步豆……”凌洋吃惊地看了他半天,“你还真是用心良苦。”

    “老老实实就范吧,我可以给你钱,要是你处个男朋友,他能给你什么呀!”到了这一步,王步豆索性也不藏着掖着了。

    “我来兼职,只是为了证明自己,只是不想太过依靠我的男朋友。”凌洋笑着摇头,“听清楚了,我是有男朋友,而且,他能给我的,你都给不了。”

    “还以为你很清纯,原来早已是个破烂货。”

    “你……”自己一直为大牛保留着完璧好不好,怎么就成了破烂货,这话太伤人了!凌洋一下子气红了眼睛,摸出手机,按了home键,退出录音,给杨根硕打了过去,“大牛,有人欺负我。”

    然后,用微信发了个定位,就挂了。

    “大牛是谁?你男朋友?”王步豆不以为然,讥笑道:“他来了能干嘛,还敢揍我还是咋的?”

    “等着瞧。”

    “好啊,我等着。”王步豆坐在沙发上,双脚搁上了茶几,好整以暇。

    过了几分钟,还没人来。

    王步豆笑了。

    凌洋有些着急,伸出一只小手,“先把工资结了,其它的下来再说。”

    “怎么?演不下去了?哈哈……”王步豆指了指自己的大腿,“洋洋,亲妹子,王哥大人大量,不跟你计较,坐过来,一切好说。”

    凌洋看着这个无耻之尤,恶心到想吐。

    “不乐意,那你等着吧!或者去告我啊。”王步豆开始耍无赖。

    凌洋鼻子都气歪了,可惜自己没有什么拳脚功夫,否则,说什么也要将这个有恃无恐不可一世的人渣狠揍一顿。

    转身就要出去。

    王步豆的筹码也就这么一点,人家不在乎,他就抓瞎。

    到嘴的鸭子就这么飞了,他哪里能够接受,不行,还得争取争取。

    不是说机遇都是给有准备的人的吗?所以他提前服了两颗伟哥。

    有人说幸福是要靠努力争取的,所以,他决定努力,继续争取。

    “妹子,洋洋,你别激动,别急着走啊,有什么要求,咱可以坐下来慢慢谈好好谈。”

    见他胖乎乎的咸猪手摸过来,凌洋慌忙缩回了放在门把上的手,身子也往后退了退。

    “谈什么?谈价钱吗?”凌洋冷笑。

    “哎,还就是谈价钱,这世上,只要价钱到位,有什么东西是不可以买卖的呀!”

    “可惜,你出不了那个价。”凌洋面露鄙夷。

    “小婊砸!”王步豆面目狰狞,跳脚大骂,“好说歹说就不行是吧!你知不知道你已经惹毛了你王哥?你知不知道后果很严重?原本,王哥还打算怜香惜玉,对你温柔点,现在,门都没有,今天,你不从也得从。”

    凌洋心中一惊,揪住前襟,往后一蹦:“你敢!”

    王步豆咬牙切齿,“我有什么不敢?这会儿,周围没人,你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王哥就在这儿办了你,然后给你拍玉照,我还可以去校领导那里说是你勾引我。”

    “人怎么可以无耻到这种地步,怎么可能坏到这种程度?”凌洋不敢相信的直摇头。

    “王哥的活也很好,你马上就能感受到。”说着,就搓着手,扑向凌洋。

    “啊!”凌洋一下子逃开,躲在了办公室的后面,“大牛救命。”

    “神仙也救不了你,不过,王哥能让你美,美上天。”隔着一张桌子,短胳臂短腿的王步豆一时间也抓不到凌洋,突然,他眼珠一转,爬上了桌子。

    “啊!”凌洋惊叫一声,飞快的跑到了门口,开锁的同时,紧张地回头观察敌情。

    不知是因为着急还是怎么的,锁竟然一时间打不开。

    而王步豆却一个肥鸡展翅扑腾下来,直扑凌洋。

    “啊!”凌洋一弯腰,急中生智,从他臂弯下钻了过去,从胸前拔出一支圆珠笔当成匕首对着王步豆,“别过来,再过来我对你不客气。”

    养尊处优的王步豆,身子骨早已被酒色掏空,这点活动量,已经气喘吁吁。

    不过,看到凌洋用圆珠笔自卫,还是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此时,王步豆背对着门,一阵大笑过后,做了几个深呼吸,就准备一鼓作气,将凌洋拿下。

    不能再追了,否则,到时候,即便抓住了,也没力气上马。

    “妹子,哥来了。”

    王步豆作势欲扑。

    就在这时,“嘭”的一声响。

    王步豆果然飞扑过来。

    凌洋那根自卫的武器,没来得及收回,“噗嗤”,扎进了王步豆的小腹。

    王步豆站在那里,蹲着马步,大张着嘴,十指微张,拢着自己的三角区,看看弱不禁风的凌洋,再看看命根子上扎着的一根圆珠笔,“啊——”一声惨号。

    凌洋也叫出了声,因为看到王步豆整个胯部被鲜血染红。

    “大牛!”直到此时,她才看到门口的杨根硕。乳燕投林般,扑入他的怀中。

    “洋洋,不错嘛!已经有一定的自卫能力了呢!”杨根硕称赞凌洋。

    王步豆疼得直哆嗦,手指颤抖,指着门口问道:“你……你是谁?你叫什么名字?”

    “不认识我?”杨根硕摇头冷笑:“你,一定是新来的。”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