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五章 我有证据
    “啊——给我叫救护车!”

    王步豆满头大汗,浑身打颤,没听出杨根硕话里的意思,急吼吼的说道。

    “又死不了人,就不麻烦人家了。”杨根硕漫不经心道。

    “你……我要是落下残疾,你吃不了兜着走。”王步豆咬牙切齿,想要严重的后果吓住对方。

    杨根硕摇头笑道:“还是残疾的好,你那儿就是个祸害,是原罪,懂吗?残疾了,说不定还能做个好人。”

    要不是下面出血量较大,已经处于贫血状态,王步豆八成要喷出一口老血。

    看样子,两人似乎准备见死不救。

    王步豆没办法了,挪动马步,就像走梅花桩,一路走,一路滴血,总算来到了办公桌的旁边,拿起手机,拨通了120,同时习惯性按了免提。

    “喂,120吗?救命啊,我受伤了!”电话接通后,王步豆带着哭腔说。

    “不要急,请问哪里受伤?”接线员小妹妹很耐心,语气也很温柔。

    “我……我下身被锐物刺穿,流了好多血,我……你们快来,我快要支撑不住啦。”王步豆哀哀而泣。

    “先生不要激动,能不能说的具体一点,是下身什么部位,被什么锐物刺穿,是自己受伤,还是外人故意伤害,需不需要报警,需不需要保护现场证据?”小妹妹很专业的说道。

    “你们快来吧!我现在……现在只想保住我的生理功能啊!”王步豆大声嚎啕。

    “明白了,先生请放心,我们现在就发车。确认一下地址,是天恩中学一号食堂,没错吧。”

    “没错,谢谢。”

    “好的先生,请放心,我们会尽快赶过去。但是,由于是下午上班高峰期,所以,我们预计将在一个半小时之后抵达,请您理解。”

    “我理解你妈!”王步豆激动的大骂,差点摔了手机,或许因为过于激动,下身一痛,大腿一麻,一屁股跌坐在地。

    “啊——”这一摔,更是牵动了伤口加重了伤势,疼得灵魂出窍直吸凉气。

    “姐夫,救命啊。”王步豆终于拨出一个电话,找了一个靠得住的人。

    此时,王步豆仰躺在地上,想着这样或许可以降低血压,减慢出血的速度。

    右手里拿着手机,左手轻轻捂住伤口。

    拔出圆珠笔?他是万万不敢的。

    不止一次看过类似的报道。

    建筑工人的身体被钢筋扎穿,消防队先截去裸露在外的一节,剩下的交给医院处理。

    有人翻铁栅栏围墙,被酷似红缨枪的尖端刺穿,同样是叫来消防队,将一整根截断,然后连带着伤者一起送去医院。

    除了电视报道,还有电影。

    《十面埋伏》里,章子怡左边胸口心脏部位插着一把飞刀,现任金城武说:“不要拔,不然你会血脉贲张,流血而死。”章子怡为了现任,拔出飞刀扎向了前任刘德华。然后,她果然死了。

    有了这些活生生的例子和学的教训,王步豆哪里敢拔。

    “大牛,真的不要紧吗?”凌洋在杨根硕的怀里,都不敢看地板上的点点鲜血。

    这一刻,她不再坚强。

    女人之所以坚强,是因为没有一个坚强的依靠啊!

    这一刻,靠在杨根硕怀里,还要坚强做什么?

    “你是正当防卫,怕什么?”杨根硕淡淡地说道。

    “怎么那么寸哪?”凌洋飞快地看了眼圆珠笔扎的位置,“啊!是你踹飞的。”

    “不是学霸么?才反应过来?”杨根硕笑着说。

    凌洋轻轻锤了一下他的肩头,然后,紧紧抱住他腰。

    大牛又一次在自己最无助的时候,救了自己!

    王步豆一直在流血,就算再慢,也有流尽的一刻啊!

    他专门在网上查过,一个五十公斤体重的正常人,体内差不多3.5l血液的样子。

    而他这样的块头,顶多也就4l。还没有一桶食用油那么多。

    他有些发虚,也不知道已经流掉了多少。

    看着门口这对见死不救还在那儿秀恩爱的狗男女,王步豆死的心也有了。

    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响了,接通后,习惯性的按下免提,里面传出急救中心小妹妹温柔的声音,“先生,刚才你很激动,我想再次确认一下,还需要我们发车吗?”

    “你们……你们还没发车,见死不救吗?”

    “你的状况似乎还可以。”

    “可以尼玛!”

    “能不能好好说话,还有力气骂人,拜拜……”泥人也有三分土性,急救中心的小妹终于怒了。

    “别!发吧发吧,看看能能赶上吧!”王步豆哀叹道。

    ……

    “喂,你们在干什么,还不分开,在校园里搂搂抱抱,你们哪个班的,叫什么名……哦,是大牛啊!”

    接到小舅子求救的电话,陈正宰挺着个大肚子,急匆匆而来,远远地,就看到一对男女学生在卿卿我我,他立刻就拿出了训导主任的威严。

    只是,训斥的话还没说完,就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然后,他的神情语态就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逆转。

    开玩笑,在这座校园里,除了林中天的那对双胞胎孙女,还有突然空降的龙慕云校长,还有谁知道这小子的分量。

    他可是跟林家姐妹同时有所暧昧的人。

    他可是同时跟四大校花同时有染的人。

    他可是跟龙慕云校长平等交流的人。

    同时,他也是自己承诺那个年度优秀三好学生的人。

    尽管,他这半个学期在校的日子,还没有其他同学请假的日子多。

    “陈主任。”陈正宰的语气缓和了,凌洋也松开了手,而且,还打了声招呼。

    “姐夫,救命!”听到陈正宰的声音,王步豆如同抓住一根救命稻草,杜鹃啼血般喊道。

    “豆豆,你这是咋了。”一眼看到满地血迹,陈正宰也是大惊失色。

    当发现伤到的地方,以及那根“凶器”,陈正宰更是胯下一凉。

    “是她,是他们这对狗男女,他们害我!”王步豆血泪控诉。

    陈正宰看了杨根硕一眼,转而对王步豆道:“伤势要紧,叫救护车了吗?”

    “叫了,他们说还要一个半小时,姐夫,我会死吗?”王步豆抓住陈正宰的胳膊问道。

    “哪有那么容易死!”陈正宰厌恶道,抖开小舅子的手,起身拨通一个电话,“校医室吗?我是陈正宰,我在一号食堂办公室,这里有人受伤流血,你们赶紧过来处理一下。”

    “谢谢姐夫。”总算有个人管自己死活了,王步豆流下了感动的泪水。

    “大牛,怎么回事啊?”陈正宰望向杨根硕。

    “问你家的小豆豆。”杨根硕冷笑。

    陈正宰转而看向王步豆,“怎么回事,说!”

    “姐夫,我都这样,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大声啊!”王步豆万般委屈的说。

    “好!”陈正宰气得浑身发抖,“我心平气和,你给我说说清楚。”

    “我……我只是对凌洋表示了那么一点点好感,她就……她就拿圆珠笔扎我。”

    陈正宰一拍脑袋:“你活该呀!”小舅子的尿性,他还能不知道?

    只是,他不清楚,凌洋明明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样子,怎么可能将一支塑料圆珠笔插进小豆豆的那里。

    “姐夫,你怎么这样,你到底是哪边的?”王步豆义愤填膺。或许因为家姐比较厉害,所以,他这个妻弟一直没摆正位置。

    “作为一名训导主任,我当然是站在正义和公理这一边。”陈正宰抬头挺胸说,义正辞严,掷地有声。

    多么大义凛然啊!杨根硕差点就鼓掌了。

    王步豆却仿佛第一次认识姐夫。

    “陈主任,圆珠笔上有凌洋的指纹,你看这事儿要不要交给警方处理?”杨根硕平静地问陈正宰。

    陈正宰哪里做得了主,目光投向王步豆,王步豆也是一时拿不定注意。

    按说自己没有给对方造成实质性伤害,那么应该算对方就防卫过当,如果自己伤情严重,对方也是要承担一部分刑事责任的。

    可这是理想状态。

    从姐夫对这小子的态度,王步豆就知道人家不是凡人,自己这一下只怕是白挨了。

    王步豆久久无语,陈正宰就明白了他的态度,轻叹一声道:“先治疗吧,有什么事,下来再说。”

    上次校园里发生命案,陈正宰可是亲眼看到杨根硕跟刑警队的女刑警打得火热,还一起办案。

    报警,只怕小舅子也讨不到半分好处。

    “报警我也不怕。”一直沉默的凌洋突然开口,并且举起手机,“我有证据。”

    “什么证据?”杨根硕讶然道。

    陈正宰、王步豆同时紧张的看着她。

    “录音,他的说话录音。”

    陈正宰面色煞白。

    王步豆五雷轰顶。

    “啊?”杨根硕激动不已,情不自禁在她脸上亲了一口,“洋洋,你真是太棒了。”

    凌洋摸了下脸蛋,立刻满脸飞红,心里却是甜丝丝的。

    ……

    龙慕云感觉自己恢复差不多了,就要求来学校看看。

    黎落拗不过她,就用轮椅推着她来到学校,一路走,一路还笑话她当校长还当出感觉来了。

    恰巧迎面撞上几个校医室的医生护士。

    “你们干什么去?”

    “啊,是龙校长啊!”校医室的黄主任立刻停下脚步,汇报道:“刚刚接到陈主任电话,说是食堂办公室有人受伤流血,让我们过去处理一下。”

    龙慕云大惊道:“黎落,快,推我过去。”

    这两天,尽管迪赛没有动静,但龙慕云的神经一直紧绷着,所以,突然听到这件事,满以为是血狱干的,不由得重视起来。

    等到了食堂办公室门口,龙慕云当时就傻眼了。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