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六章 被玩坏的区代表
    校医室黄主任一看这场面这伤势,哪敢下手?好在救护车很快就到了。

    王步豆被拉走之后,几人就在王步豆的办公室里开会。

    “到底是怎么回事?谁能给我说说清楚?”坐在轮椅上的龙慕云说。

    陈正宰没吭声,因为他说不清楚。

    于是,几个人都将目光投向了凌洋。

    凌洋咬了下嘴唇,在杨根硕的鼓励下,深吸一口气,拿出手机:“大家听一段录音,就全明白了。”

    录音里是王步豆同凌洋的对话内容,包括他无礼的要求,要挟的方法,以及对小丽做出的无耻行为。

    龙慕云无比震惊。

    陈正宰面无血色。

    “龙校长,直到现在,我才反应过来,为什么不止一次见到小丽红着眼睛,八成是被王步豆欺负了。就在今天,我来到办公室门口,还听到小丽的苦苦哀求。”

    凌洋摇摇头,望了杨根硕一眼,“小丽实在是太可怜了。但若是没有大牛,我的下场或许要比小丽一样惨。”

    黎落诧异的看着杨根硕一眼,心说这牲口的后宫里有多少口子啊!

    “陈主任?”龙慕云面无表情,冷冷地开口。

    “龙校长,在的。”陈正宰一个激灵。

    “这就是你给我推荐的人?你举贤不避亲,我没意见,可没想到竟是这样的败类!”作为一个年轻女性,龙慕云听到这样的事情,不由自主气得浑身发抖。

    “这种人死不足惜,废了他,算是便宜他了。”黎落义愤填膺道。

    “龙校长,我有错。”陈正宰低下了头。

    “请小丽同学过来。”龙慕云无力的摆摆手。

    五分钟后,有人敲门,龙慕云说一声“请进”,小丽推开门,满头大汗的进来了。

    看到凌洋在,她脸上闪过一丝讶色,然后朝龙慕云道:“龙校长,您找我。”

    “来。”龙慕云微笑着招招手,“我不方便,你过来。”

    小丽脸上的惊讶更浓了,看了眼凌洋,见到凌洋鼓励的眼神,于是咬了咬下嘴唇,深吸一口气走上前去。

    见到了身前,龙慕云拉起她的双手,看着她略显青涩的脸蛋,说:“小丽同学,对不起。”

    小丽一愣,缓缓瞪大了眼睛,“龙校长,为……为什么?”

    “因为我的失察,让你受委屈了,人们都说校园是象牙塔,是净土,可是,我们的校园却不够纯净,我对不起你,也对不起两位校董。”

    龙慕云叹息一声,“我只希望一切没有晚,还来得及,你并没有受到太多的伤害……王步豆那个人渣已经受到了血腥惩罚,但是,这远远没有完。”

    小丽热泪盈眶:“龙校长,谢谢,谢谢你,我……要不是凌洋,他就得逞了。”

    “那真是太好了。”龙慕云略有安慰,“小丽同学,家里有什么困难可以跟学校讲,跟我讲,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困难都是暂时的,一切都会过去的。”

    “嗯嗯。”小丽不住点头泣不成声。

    杨根硕不免诧异,这个冰山一样的龙同志,也有如此温柔暖人的一面。

    凌洋笑道:“龙校长,那个王步豆还扣留着小丽的工资,说要跟他谈工作。”

    “无耻!”龙慕云唾骂,转而看向陈正宰,“陈主任,你看这件事怎么处理?”

    “这……学校食堂已经承包出去,他们是独立核算自负盈亏的,所以……”

    “别跟我扯太远,我就说小丽的工资。”龙慕云不耐烦道。

    “小丽同学,多少钱,我来垫付。”陈正宰忙不迭表态。

    “不用……”小丽刚要拒绝,被凌洋拉住了。

    “王步豆不干了,食堂谁来承包?总不能关门吧!这似乎迫在眉睫。”杨根硕看了眼小丽,“而且我觉得,小丽同学是个独立的女生,她需要这份工作。”

    龙慕云叹息一声:“这样吧,两位校董不在,我看看跟林大小姐沟通一下。”

    “我来吧,不行,就让林家接手。”杨根硕霸气的说道,“小丽,你继续在食堂简直,薪水照旧。”

    “谢谢,谢谢你。”小丽一个劲儿鞠躬。

    凌洋拉住她,眼眶通红通红的。

    “好了,我们不怕出问题,出了问题更不能回避,所以,现在讨论一个严肃的问题。”龙慕云目光在众人脸上扫了一圈,说道:“关于王步豆这件事,咱们怎么处理?走不走法律程序,大家给个意见。”

    众人都不说话。

    黎落忍不住道:“依我看,应该报警,咱们有证据啊,怕什么啊?首先,他一个猥|亵罪是跑不掉的,其次,凌洋的正当防卫也是毋庸置疑。所以,他虽然伤的不轻,但依然逃不脱法律的制裁。”

    看了眼把头埋进裤裆的陈正宰,她补充道:“而且我认为,这不是一起纯粹的刑事案件,还牵扯到民事赔偿问题,因为受害者的身体受到了玷污,精神受到了伤害。”

    “不是玷污,是揩油。”杨根硕出言纠正了“玷污”二字。

    小丽感激的看了他一眼。

    “陈主任,你什么意见?”龙慕云冲陈正宰道。

    陈正宰长叹一声:“首先,我要认真检讨,这件事,我有责任。其次,不管怎么说,豆豆已经重伤住院,很可能留下一辈子的残疾。所以我想,能不能容我跟家属谈谈,然后再给龙校长您一个答复。”

    龙慕云摆摆手:“就这么办。”

    ……

    当天晚上,同林家姐妹吃过晚饭,杨根硕就驱车去了机场。

    因为,百合即将落地。

    飞机通常都要晚一些,杨根硕卡着点去的,在地下停好车,来到接机口,刚刚听到广播说飞机降落了。

    又等了十分钟,才看到百合出来。

    扣着墨镜,穿着白色长款羽绒服,梳了一个高高的道士一样的发髻。

    这副装扮,身材高挑的她,穿着一尘不染的衣服,愈发超尘脱俗。

    款款而来,挟带一股女神的气场。

    周围不少人忍不住拿起手机拍照,甚至还有明显是偷拍明星的狗仔。

    一时间,人们纷纷侧目,还以为是哪位明星大腕。

    众目睽睽之下,百合投进了杨根硕的怀抱。

    令人大跌眼镜,因为这家伙年轻而普通。

    两人旁若无人。

    杨根硕接过百合的挎包,拉着她的手,一边朝外走,一边聊天。

    “万里迢迢,让你来一趟,辛苦了。”

    “怎么会辛苦?有个名正言顺来看你的理由,高兴还来不及。”

    “真的?”

    “当然啊!小蛮还想来呢,只是没借口。”

    “用不了多久,我还得过去一趟。”

    “真的?为什么?”

    “陪露西和她爸爸过去考察,若无意外,南疆将要像火箭一样腾飞了。”

    ……

    承恩医院,传染病区。

    唯一收容病人的206号病房。

    杨根硕、百合走了进去。

    看到迪赛的一刻,杨根硕不禁产生了几丝同情。

    干瘪的嘴唇,深陷的眼窝,乌青的脸庞,还有长时间打点滴而发青的手臂。

    苟延残喘,奄奄一息,看向杨根硕的目光里有股强烈的渴求。

    只见他喉结滚动着,然而,却说不出话来,因为自己咬断了舌头。

    “会不会太残忍?”杨根硕摇了摇头,这话当然是说给百合听的。

    百合面无表情一板一眼:“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也是哦,我不搞死他,他就得搞死我,似乎没有第三条路。”杨根硕耸耸肩,“这么一想,就没什么负疚感了。”

    看到杨根硕在这惺惺作态,迪赛生不如死。

    片刻后,他艰难地抬起右手,做了个打电话的动作。

    “你要手机?”杨根硕忙不迭问道。

    迪赛眨了眨眼睛。

    “你是想通了要招供?”杨根硕喜道。

    这一次,迪赛没有反应。

    不论他是要跟组织联系,或者有什么别的企图,杨根硕都有所准备,所以,就将手机递到了他的手中。

    多么希望他给组织去个电话啥的,那样一来,龙慕云背后的组织就能追踪到对方的位置。

    然而,迪赛却是在记事簿里输入了几句英文。

    杨根硕虽看不懂,但现在是什么时代,在线翻译效率同样很高。

    然而,等他翻译出来,却是哭笑不得。

    迪赛的话是这样的:要么杀了我,要么给我食物。

    这厮八成是饿坏了,这两三天,水米未进,完全依靠营养液维持生机。

    据华回春安排的那名彪悍男护士讲,迪赛这三天都没大解,小解也少的可怜。

    一言以蔽之,堂堂血狱的亚洲区代表就快被杨根硕给玩坏了。

    杨根硕将手机上翻译过来的文字让百合看了看,同时也往摄像头跟前送了送,他知道,龙慕云和黎落此刻正看着这一切。

    然后,他输入一段汉字:你是主动配合我,还是被动配合我呢?主动有饭吃,被动没饭吃。

    输入完毕,翻译成英文让迪赛过目。

    迪赛输了两个单词,闭上了眼睛。

    这个杨根硕还是认识的,是“杀了我吧”。

    这厮还真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杨根硕气不打一处来,看了眼百合,他道:“迪赛,不妨告诉你,我有一千种方法让你就范,看见没,你都这样了,组织对你不闻不问,这说明什么,你根本就是一文不值。”

    迪赛大概知道杨根硕为了策反他,用上了激将法,是以置之不理。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