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七章 做客凌洋家
    “哦,我知道了!”杨根硕换上一脸鄙夷的笑,“那就是你地位低微,对组织一无所知,落在我的手中,组织也无关痛痒,所以,组织才对你弃如敝屣。”

    迪赛抬了下眼皮,瞪了杨根硕一眼,然后迅速合上了。

    “迪赛,古老的东方有很多神奇的地方,你睁开眼睛看看,我身边的女孩子漂亮吗?”

    迪赛微微皱眉,还是睁开了眼睛,无神的目光中,多了一丝欣赏,当然也带着一丝不解。

    漂亮也好,高贵也罢,这小子怎么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莫不是要用美人计?

    迪赛都懒得yy,实在是有心无力。

    但很快,杨根硕揭晓了答案。

    “她是一名巫婆,哦不,”在百合不忿的目光中,连忙改口,“是一名强大的巫师,她能够控制你的灵魂,让你变成行尸走肉,虽然你咬断了舌头,不能吐出秘密,或许我也无法让你将秘密写出来,但当你失去灵魂的时候,你一定会下意识的回到那个令你刻骨铭心的地方。”

    迪赛眼中闪过一丝骇然,然后,迅速的闭上了眼睛。

    杨根硕微微皱眉,上前抓住他的手腕,一番把脉后,揽着百合的肩头,走了出去。

    杨根硕莫测高深的诡异行为,搞得迪赛心神不宁云里雾里。

    华回春办公室。

    华回春、杨根硕、百合、龙慕云、黎落五人围着茶几坐了一圈。

    “我先说两句。”杨根硕看着几人,冲华回春道:“老华,迪赛快脱水了,得补充一点碳水化合物。”

    “大牛,什么碳水化合物?就是食物呗,你干嘛说的那么专业?”黎落打趣道。

    杨根硕翻了个白眼,“我乐意。还有,大牛也是你叫的?”

    “你……”黎落就要发作。

    “黎落。”龙慕云无奈,这两人似乎八字不合,一见面就掐。

    “好的老师。”华回春点头,轻声问道:“给多少量?”

    “婴儿的量。”杨根硕毫不犹豫。

    “明白。”华回春点头。

    龙慕云诧异道:“大牛,你什么意思,我不明白。”

    “因为我对百合有信心,之前你们听到的话,并非无的放矢。”杨根硕看了眼百合,示意她开口。

    百合点头:“大牛说的没错,或许我有办法让他带着我们找到血狱组织的老巢。”

    “这么神奇?”黎落惊呼。

    百合秀眉微蹙,“只是,我有一点担心。”

    “说来听听。”龙慕云鼓励道。

    “大牛说迪赛这个线索非常珍贵,可能是一个鱼饵,而我的方法,有可能成功,也有可能毁了他。”看着杨根硕,她略一斟酌,说道:“所以,应该再留几天,等到确定没有组织的营救或者灭口,再孤注一掷。”

    龙慕云不由得对百合流露出一抹欣赏,这个年纪轻轻的女孩不愧是一族首领,考虑问题不但蛮细致而且全面。

    然后,就有些想不通,杨根硕是走了什么狗屎运,居然能够拥有这么好的女人。

    “我没意见。”龙慕云首先表态,接着,目光就落在杨根硕的身上。

    杨根硕耸耸肩:“那这几天,还要麻烦龙同志了。”

    龙慕云当然明白他的意思,迪赛在的一天,他们就不能放松,不能让血狱有任何的可乘之机。

    商量完毕,大家就分头安排行事了。

    杨根硕带百合去吃东西。

    一下飞机,就匆匆忙忙赶来医院,周扒皮都没有这么刻薄,杨根硕实在过意不去。

    龙慕云安排人手加紧监控。要求下面的同志再辛苦辛苦,越是最后时候,越不能松懈,为山九仞,决不可功亏一篑。

    华回春则是给迪赛送去一壶牛奶。

    婴儿的奶瓶,化了一百五十毫升的三鹿牌婴幼儿配方奶粉,零八年的存货。

    过期了时候一定的。

    含有三聚氰胺,也是一定的。

    迪赛看见这壶奶,直接喷出一口老血。

    但,还是在彪悍男护士的帮助下,噙住了奶|嘴,如饥似渴的嘬|吸起来。

    杨根硕、百合吃着火锅大鱼大肉的时候,迪赛却含着泪喝着奶瓶。

    百合为什么没有立刻动手?

    吃饭的时候,她道出了原委。

    一方面,因为的确没有十足的把握,怕这条唯一线索彻底断了。

    还有一方面,有些东西需要临时在现场准备。

    饭后,将百合拉回林家别墅。

    林家姐妹对百合的到来表现出相当大的热情,于是乎,就没杨根硕什么事儿了。

    第二天是周末。

    吃早饭的时候,三个丫头就约好了逛街,依然没杨根硕什么事儿。

    杨根硕实实在在的不乐意跟女人逛街,因为有过不止一次惨痛的教训。

    即便以他变态的体力,在陪女人逛街的时候,也会吃不消。

    女人在逛街的时候,潜能都会爆发,可以废寝忘食。

    好在,有百合在,暗地里还有几路人马,倒是不怎么担心林家姐妹的安危。

    所以,也就没有腆着脸跟着。

    ……

    自从在洗浴中心被“抓”,最终虽然化险为夷,但黄豹似乎心中有愧,再也不在杨根硕眼前晃悠。

    三个丫头一走,偌大的别墅只剩下他一个,正在想着如何打发时光的时候,凌洋打来电话。

    电话里,凌洋让杨根硕去她家吃午饭。

    闲着也是闲着,杨根硕便欣然应邀了。本来就想着找机会给李秀琴复查一下。

    路过大药房的时候,停下了买了点东西。

    买的点初元,广告不是一直说看病人送初元么?

    买了点阿胶,东阿产的,给凌洋她妈补补元气。

    买了点妇科千金片和百消丹。母女俩谁爱吃谁吃,以备不时之需。

    总之,意识是正确的,态度是端着的,俨然女婿登门看丈母娘的模样。

    驱车进到小区里,很幸运,在凌洋家楼下找了个车位,这边刚刚停好,凌洋就从窗子看到了他。

    厨房的窗子正对着马路。

    “大牛,我给你开门。”她叫道。

    “好。”杨根硕也看见了凌洋,系着围裙的她,想来正在厨房里大显身手。

    双手提了几个盒子,刚到门口,单元进户门就打开了,走进去,一路上楼,来到凌洋家门口。

    家门也开着,凌洋正翘首以盼。

    看到他提着东西,凌洋顿时撅起一张粉嘟嘟的小嘴:“大牛,让你来吃饭,你这是干嘛!”

    李秀琴也露出身形,不高兴道:“大牛,你也真是的,让你来吃顿家常便饭,你居然买了这么多东西,让我们娘俩多不好意思,你帮忙我们的已经够多了,你……这……”

    “阿姨,这就见外了吧!”杨根硕进了门,将东西交到凌洋手中,脱了皮鞋,穿着袜子踩在红木地板上,笑道,“咱不用那么见外。”

    “好!”李秀琴笑道,“洋洋,你先招呼一下大牛,厨房里还有一个菜,交给我。”

    “好的。”

    凌洋给他拿了拖鞋,看了下他带来的礼盒,差点晕过去。

    初元、阿胶还说得过去。

    千金片、百消丹算什么?

    凌洋哭笑不得道:“大牛,你是要将我们娘俩一辈子的药都承包吗?”

    “这是什么话,不吃药才是最好。”

    凌洋笑靥如花:“大牛,你洗个手,马上开饭,我去端菜。房子你也不陌生,我就不给你领路了哦。”

    “不用不用。”

    凌洋走向厨房,杨根硕走进卫生间,并且带上了门。

    凌洋娇躯突然一震,早上洗完澡,小裤裤也洗了,之后就挂在厕所的暖气片上。

    “该死,怎么办?怎么这么粗心,邀请人家来做客,都不知道收拾好,大牛不会误会我是有意的吧!”

    凌洋满脸通红,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

    “洋洋,你这是咋了?”李秀琴端着菜经过,立刻发现了女儿的不妥。

    “没……没事。”凌洋尴尬的笑道。

    李秀琴摇摇头,想当然的以为是大牛吃女儿豆腐了,轻叹一声,说:“去,问问大牛喝点什么?”

    “我准备了张裕干红。”凌洋道。

    “那你去开酒吧。”李秀琴无奈地笑道。

    凌洋却是抱着一瓶红酒,来到洗手间门口,问道:“大牛,你喝酒还是喝饮料?”

    恰在这时,门开了。

    杨根硕看着她手中的酒瓶,“这个就好。”

    “哦。”

    杨根硕又在她耳边飞快的说了句,然后就若无其事走向了餐桌。

    身后的凌洋,脸红滴血。

    抱着酒瓶进了躺厕所,又去了趟闺房,这才抱着红酒来到了餐桌上。

    正方形的折叠桌,已经摆了一桌子菜。

    一人一面坐定,凌洋挨着杨根硕,方便给他倒酒布菜。

    虽说家常便饭,但鸡鱼肉蛋荤素齐全,也称得上丰盛。

    关键是,听李秀琴的意思,都是出自凌洋的手笔。

    这就了不得了。

    如今的孩子,不到二十岁的年龄,大多还会跟父母撒娇,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比比皆是。

    虽说穷孩子早当家,凌洋也相当了不起了。

    “阿姨,将来不知道哪个狗日的有福气娶到洋洋呢?”

    他这么一说,李秀琴不好接话,微感诧异,凌洋却狠命地在他胳膊上拧了一把。

    杨根硕揉着胳膊,幽怨地看了眼凌洋,然后端起红酒,“阿姨,洋洋,感谢款待,祝生活越来越好。”

    三只高脚杯撞在了一起。

    李秀琴喝的白开水。

    半杯红酒下肚,凌洋的俏脸便腾起两朵红晕,明艳绝伦。

    “洋洋,这个宫保鸡丁怎么做的,太好吃了。”

    杨根硕吃了一筷子便赞不绝口。

    倒不是恭维凌洋,她这宫保鸡丁里面的鸡肉嫩滑爽口,不像外面餐馆里吃着如嚼干柴,食之无味。

    “嘻嘻,告诉你也无妨。”凌洋得意地笑道,“因为我用的是鸡腿肉,餐馆里舍得吗?”

    “哦,原来如此,吃你一顿饭,还长学问了呢!”

    接下来,杨根硕筷子就没放下过,哪怕凌洋母女跟他碰杯。他一个人吃的比凌洋母女还多。

    客人满意,主人安心。

    于是乎,宾主尽欢。

    饭后,李秀琴说他们家有明确分工,炒菜是女儿的活儿,洗锅刷碗就是她的工作。

    于是乎,就没再让凌洋进厨房。

    凌洋一看母亲忙着,奓着胆子,将杨根硕拽进了她的闺房。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