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八章 奶奶是老了的妈妈
    杨根硕从凌洋家里出来,坐在车里,还是忍不住一阵回味。

    校花大胆而炙热,在闺房里竟然强吻了他。

    那柔软润泽的檀口,那香滑灵动的小舌,还有被他情不自禁触摸到的小巧玲珑……

    一切一切都令人心驰神往回味无穷。

    同时,凌洋的母亲就在外面,还多了一种“偷|情”一样的刺激。

    后来,凌洋一路将他送上车,一步三回头,若非李秀琴在上面看着,只怕还要来个吻别的。

    摇头笑了笑,他驱车朝门口驶去。

    冬日的午后,阳光正暖。

    杨根硕开着侧窗,也不觉得冷。

    没走多远,就听到一个老妪苍老的声音。

    “宝贝孙子,奶奶家装了歪费,以后有空常来。”一个小脚老太太颤颤巍巍走着,竭力跟上前面年轻人的步伐。

    “奶奶,别烦了,我很忙的。”年轻人不耐烦道。

    杨根硕停下了车,因为认识那个年轻人,他叫萧丁丁。

    “奶奶知道你高三,学习紧张,但总要吃饭不是,这样,以后每个星期天啊,就来奶奶这,奶奶给你做你最爱吃的糖醋排骨。”老太太兴冲冲地说。

    年轻人不说话,跨上一辆雅马哈,就要离去。

    然而,刚刚起步,脖子一紧,身子就来到了半空。

    摩托车自然也倒了。

    “杨根硕!”萧丁丁吃惊不小,这厮力气真大,人如其名,一股牛力气。

    杨根硕笑着放下萧丁丁,为其抚平了衣襟,笑问:“萧丁丁,这是你奶奶?”

    “哦。”萧丁丁脸色不大自然。

    萧奶奶一脸紧张走过来:“孙子,你没事吧!”

    杨根硕抢答道:“奶奶,我是你孙子的同学,他没事,我跟他闹着玩呢!”

    “哦。”萧奶奶明显松了口气,但是脸上有些狐疑。

    杨根硕对萧丁丁耳语道:“你也好意思提学习?怎么跟老人说话呢!现在道歉,然后表态。不然我揍你。”

    “啊?”萧丁丁诧异地看着杨根硕。这厮是自己克星吗?连这事儿都管?

    “老人很孤独,想想小时候,老人家是怎么对你的。”杨根硕面朝老太太的脸上挂着微笑,却对萧丁丁发着狠话。

    萧丁丁皱眉,看了眼杨根硕,然后目光定格在满脸褶子的小脚老太太脸上。

    “拉大锯,扯大锯,宝宝来了唱大戏……”

    大手拉着小手。

    “小老鼠,上灯台,偷油吃,下不来……”

    慈祥的面容,稚嫩的笑声。

    小时候无数温馨画面在脑海里回放,萧丁丁眼眶红了。那时候,奶奶的脸上皱纹没有这么深,嗓子没有这么粗,头发也没全白,皮肤没这么干……

    奶奶老了。

    “奶奶!”萧丁丁疾步上前,拉起奶奶干瘪的手,哽咽道:“是我不好,以后,以后一定多点时间陪您!”

    “嗳嗳,乖孙子,乖孙子。”萧奶奶矮小的身子,抱着孙子,高兴的合不拢嘴,接着说道,“没事没事,奶奶也就是随口一说,你学习重要,时间宝贵,奶奶没事,没事。”

    说着,忍不住擦拭自己的眼角。

    杨根硕扭头离去,眼眶也有些酸涨。

    望着杨根硕离去的背影,萧丁丁的嘴巴动了动。

    ……

    来到小区门口,杨根硕拨通了萧米米的电话。

    “嗯,大牛,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萧米米有些诧异。

    “米米,我看到你奶奶了。”

    “什么?”萧米米发现杨根硕的语气有些怪怪的。

    “老人很孤独,你们有空,多陪陪她吧。”

    “大牛,大牛。”萧米米愣了愣,发现杨根硕已经挂了电话。

    她一脸狐疑,打开手机日历一看,大吃一惊。

    ……

    市局长办公室。

    萧阳正在埋头处理文件。

    突然眼前一黑,抬头,就看到女儿一张不苟言笑的小脸。

    “米米,怎么,谁欺负你了?”萧阳笑问,放下文件。

    “萧阳同志,请问,今天是什么日子?”

    “今天?”萧阳眉头紧锁,半天也没想起来,不由苦笑,“难道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快告诉爸爸吧!”

    萧米米不高兴道:“萧阳,你这个儿子当得真是……真是……”

    萧阳面色一变,依然不太确定:“难道说……”

    “奶奶的生日,爷爷的忌日!”

    萧阳头皮一炸霍然起身,眼眶通红,握紧了拳头,良久呼出一口气。

    “米米,你怎么才告诉爸爸!”萧阳含着泪说。

    “你还怪我?”萧米米气呼呼道。

    “不是的。”

    “我也差点忘了,结果接到大牛一个电话。”

    “大牛,又关大牛什么事?”

    “大牛说看到了奶奶,还说奶奶很孤独,我突然就想到,今天可能是个特殊的日子。”

    “你去买蛋糕,我通知你弟弟,咱们奶奶家汇合。”萧阳立刻做出安排。

    “好。”萧米米笑着擦了把眼泪。

    ……

    “老头子,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空寂的房间里,萧奶奶的声音悠然响起。

    “我的生日,我们认识的日子,我们结婚纪念日,还是你离开的日子。”

    “儿子大了,孙子孙女也大了,他们很有出息,都忙,只有你陪着我。”

    “唉……”萧奶奶叹息一声,用小酒盅倒了两杯酒。

    就在这时,门铃“叮咚叮咚”的响起。

    “谁呀!”萧奶奶挪动小脚,打开门看到儿子一家时,傻眼了。

    而萧阳三人,越过老人肩膀,看到了一张遗相、一桌子饭菜,两副碗筷、两个酒盅。

    “妈,对不起。”萧阳双膝一曲,跪倒在地,抱住了老人的双腿。

    他感觉自己这个儿子太不称职了,心脏仿佛被什么紧紧攥住,眼眶子更是酸胀到不行。

    “奶奶!”

    萧米米、萧丁丁也抱住了身材矮小的奶奶。

    ……

    李秀琴在收拾房子的时候,在鞋柜上发现了一张银行卡。

    翻过来一看,后面用油性笔写着“年货卡”几个字。

    不用想,也知道是谁留下的了。

    李秀琴不由得一声轻叹。

    女儿去书店了,离家之前,母女俩恳切的谈了一下。

    关于女儿的爱情和择偶。

    父母只有在子女面前才是最无私的。

    尽管杨根硕所做的一切,她们母女几辈子都还不完,可是,李秀琴坚持认为杨根硕不是女儿的良配。

    他身边围绕着太多的优秀女孩,他怎么可能从一而终,自己的女儿在他心中能排第几?

    李秀琴将这些问题丢给了凌洋。

    凌洋回答的却很光棍,自己还小,择偶太远,没想过,但是说到爱情,还有其它男孩子可以闯进她的心吗?

    听女儿这么说,李秀琴也无言以对了。

    此时看到这么一张卡片,李秀琴唯有轻叹。

    那小子真是什么都好,唯有一点,感情太丰富。

    这是任何一个女孩的父母都不愿意接受的呀!

    ……

    天都快黑了,三个丫头仍然没回来,杨根硕不放心,去了个电话,结果是林芷君接的。

    “你自己吃饭自己玩吧,我们会很晚。”

    “好吧好吧,有什么事打电话,随传随到。”

    话没说完,林芷君就挂断了。

    杨根硕拿着“嘟嘟嘟”的手机,一阵无语。

    难道女人没有男人真行?

    难道,自己就这么不招人待见?

    怎么会有种热恋贴冷屁股的感觉呢?

    通知佣人,做了一个人的饭菜,他简单吃过之后,正在看书,被保安告知有人登门拜访。

    “两位小姐都不在,你让他们改天再来。”杨根硕想当然地对保安说。

    “硕哥,是杨家的人,由那个之前来过的杨有福领着,有个老头自称杨柱国,他说要亲自拜访你。”

    杨根硕慢慢瞪大了眼睛,良久,淡淡道:“好,请他们到会客厅。”

    保安走后,杨根硕陷入沉默。

    他们来干什么?认亲吗?

    家主杨柱国竟然亲自来了,好大的阵仗。

    自己又该以何种态度去面对他们?

    愤怒,谈不上。

    亲切,找不到。

    还有……

    沉默良久,杨根硕深吸一口气,走向客厅。

    “大牛兄弟,我们又见面了。”

    杨根硕一脚跨进会客厅,令人过目难忘的骷髅少年杨莲霆就站起身来打招呼。

    与此同时,杨柱国也站了起来。

    而杨有福,自始至终侍立在侧。

    杨柱国的目光透着一股热切。

    杨根硕微笑着,笑容温和,令人如沐春风,但却保持着明显的距离感。

    “杨老爷子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望海涵。”他对杨柱国拱手。

    杨柱国喉结动了一下,面容略显僵硬,道:“好说。”

    “主要您老人家身份尊贵,而说白了,在这偌大林家,我也是个打工的,林家两位小姐出去逛街了,所以有所怠慢。”

    “无妨。”杨柱国长叹一声,道:“我们爷孙俩就是登门拜访大牛你的。”

    杨根硕眼中火光一跳,平静地笑道:“不敢当,折煞我了。”

    看到杨根硕的一刻,杨柱国真的很激动,像,太像了,这小子本人比照片更像亡故的女儿,绝对是他的亲外孙,绝对错不了。

    杨柱国设想过无数祖孙相见的情景,抱头痛哭,愤怒相对,唯独没有这么心平气和的。

    而杨柱国同时还确定一点,这小子铁定知道他们的来意。

    这小子不冷不热,不喜不怒,让杨柱国心里哇凉哇凉的。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