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七章 抓狂的龙慕云
    “啊!”长城车上,龙慕云对着杨根硕又掐又咬,发疯抓狂了一般。

    “龙校长,淡定,我在开车,还有,你那伤可是贯通伤,要是再撕裂,一定会落下后遗症。”

    “我要跟你同归于尽。”龙慕云失去了理智,同杨根硕开始抢夺方向盘。

    杨根硕不得已,在其腋窝一戳,龙慕云的上半身也动不了了。

    “杨根硕,我警告你,快点给我解穴!”

    黎落目眩神迷,第一次在现实中见到点穴的功夫,看杨根硕举重若轻,分明娴熟的很啊。

    这家伙到底还有多少绝技呢!

    不顾龙慕云的威胁,杨根硕开始数落她:“龙校长,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亏你还是特殊部门的主管领导呢!你还是当表姐的人呢!就算你不想活,你也要考虑考虑如花似玉才貌双全的表妹不是,黎落同志还没男朋友,都没有品尝过爱情的滋味呢!”

    “你胡说!”黎落满脸通红,反驳道:“谁跟你讲的?”

    “难道你有?”杨根硕摇摇头,一脸不信。

    “姐姐我当然……”

    “可是你分明还是,啧啧……嘿嘿……”

    杨根硕不怀好意的笑着,目光飘忽。

    “你,你看什么?”黎落赶紧夹紧了双腿,还捂住了小肚子,“不许乱看。”

    “我又不是透视眼。”杨根硕摇摇头,“但是,龙校长知道,我的眼睛还是蛮毒的。”

    “表姐,你知道什么呀!”黎落好奇地问。

    “杨根硕,最后再警告你一次,你也知道我是国家特殊部门的人员,你这么对待我,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付出代价,虽然你身手不错,但是在强大的国家机器面前,你又算的了什么?”

    不得已,龙慕云只能拿出自己的身份和背后的组织向杨根硕施压。

    “大姐,先回答你表妹的问题好吗?”杨根硕笑道。

    “是啊表姐,大牛不会对你怎么样的,你现在动不了也没啥,反而不用担心牵动伤口。”

    “黎落,你到底是不是我表妹,怎么能帮助这个禽兽说话?”

    “没有呀,表姐,我真的很好奇,大牛看出来你什么了?”

    “我不知道!”龙慕云微微撇过脑袋。这已经是她能够做出来的最大幅度的动作了。

    “哈哈,那是你表姐不好意思说,这样,我来说。”

    “杨根硕,你敢!”龙慕云厉声威胁,然而,就连她自己都能感觉到多么的无力。

    “反正你已经恨死我了,我不介意再多一条。”杨根硕冲龙慕云眨眨眼睛,继续火上浇油。

    “大牛,快说快说,你放心,有我在,表姐不能把你怎么样。”

    “黎落,你怎么可以这样,亲疏不分!”龙慕云控诉道。仿佛这一刻,对这个表妹无比失望。

    “你表姐也真是的,太不爱惜自己了,有妇科病还穿什么丁啊字裤。”

    “啊!表姐,你竟然……”黎落惊讶的合不拢嘴。

    龙慕云穴道被制,但俏脸却不受控制的红了,红的滴血。

    “黎落,你似乎没有抓住重点啊!我想表达的意思是,我一眼就看出你表姐有妇科病,然后,在处理她大腿根部的箭伤的时候,就顺便给处理了。”

    这厮在自己的表妹跟前,一个劲儿埋汰自己,表妹竟然无动于衷。

    龙慕云心丧若死,一句话不想说了。

    瞧,黎落还在那儿吃吃发笑。

    “你现在相信我了吧!我也能看出来那啥,你跟你男朋友还真是发乎情止乎礼呢!”

    “无耻!”黎落稍一品味,就明白了杨根硕的言外之意,脱口骂道,接着扬起修长的脖颈,如同一只骄傲的白天鹅,“我男朋友出身名门,受过良好的宫廷教育,岂是你这种粗鄙的凡夫俗子可比。”

    “哈哈……”

    “你笑什么?”

    “空口无凭。我也可以说自己的女友是某国女王。”

    “你……想怎么样?”

    “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

    “好,你等着。”黎落跟他杠上了。

    龙慕云摇头笑道:“黎落啊,怎么尽是些个骡子、马、牛的,什么跟什么呀!”

    黎落倒吸一口气,感觉被杨根硕给带到沟里了,顿时咬牙切齿。

    “到了,下车吧。”杨根硕停下车说道。

    杨根硕将车停在医院门口的台阶下面,其实,医院的大门口都设计了过车的地方,完全可以开到上面。

    黎落也没注意,下车从后备箱取出轮椅。

    杨根硕拉开门,冲龙慕云挑了挑下巴。

    那是在问:龙校长,要不要抱抱?

    龙慕云也是破罐子破摔了,闭上了眼睛,爱咋咋地吧。

    杨根硕嘿嘿一笑:打到的婆娘揉到的面,女人,就是这么矫情。

    抱着龙慕云,大步流星,走向急诊室。

    黎落推着轮椅,有大牛在,这东西根本用不上,还成了累赘。

    急诊室里,是个女大夫坐诊,旁边几个小护士,唯独没有苏灵珊。

    杨根硕随口问了句,方才知道,苏灵珊今天轮休。

    只是伤口换药,所以,交给女大夫绰绰有余。

    这个女大夫比较面生,估计是新来的,跟杨根硕不认识。

    见杨根硕没走,也没在意,说道:“躺好,把裤子脱了。”

    “杨根硕,你给我出去!”龙慕云突然发现,自己就能动了,抬手指着他道。

    “呃……”女大夫看了眼杨根硕,问龙慕云,“不是你男朋友?”

    “什么男朋友啊,他这么小,是我学生!”

    “呃……”女大夫感觉思维有些短路,“既然是学生,就出去吧,不可以看的。”

    “切——”杨根硕撇撇嘴,“又不是没看过。”

    轻飘飘的说完,人也出去了。

    这混蛋!龙慕云脑袋“嗡”的一下,见黎落吃吃发笑,一脸愤恨,“黎落,你很好!”

    女大夫一个踉跄,摇摇头,现在师生关系都这么乱吗?

    “表姐,人家实在忍不住。”黎落咬着手指说。

    女大夫面无表情,将龙慕云的身体摆出一个截石位,看了眼满脸桃花的她问:“你是老师?”

    “我表姐是校长。”黎落自豪地说。

    “这么年轻的校长,得是海归吧!”女大夫淡淡道。

    “哪里哪里。”龙慕云谦虚着,尽管不是,也没否认。

    “海归的,思想就是比较开放。”

    龙慕云一愣,听着好像不对味儿啊!

    果不其然,女大夫续道:“但是做老师,就要有个为人师表的样子。”

    “……”龙慕云一言不发,脸一分一分变绿。

    黎落再一次咬住了手指,生怕忍不住笑场。

    “十七八岁的男孩子,血气方刚,那经得起诱惑,可要是让他们父母知道了,又当作何感想!”女大夫恳切地说。

    “哈哈……”黎落终究还是没有同情心的笑了。

    “我只是来换药的!”龙慕云忍不住吼道,“难道你看不出这是什么伤?”

    女大夫仔细一看,倒抽一口凉气。

    “这个伤是……”

    “不用大惊小怪了,有什么不明白的,问你们华院长,或者柳院长。”

    女大夫诧异的看了看龙慕云,倒是没有多问。

    这样严重的伤势,若是牵扯到刑事案件,需要报警的话,在第一次入院处理的时候,医院方面就会做出反应。

    按照程序处理完毕,同黎落一起将龙慕云弄上轮椅,就目送二人离开了。

    女大夫摇摇头,心说难道自己是多心了。

    “苗医生,想什么呢?工作还习惯吗?”柳承恩突然就出现在眼前,慰问下属。

    “哎呀,柳院长,你真是折煞我了,谢谢你给我提供这样一个环境,怎么会不习惯,简直是好的不能再好。”苗艳说。

    “那就好。”柳承恩诚恳地说,“这段时间我不在,有什么问题,或者有什么需要的,都可以找老华,不用见外。”

    “没事没事,柳院长,不要对我太照顾,那样我会问心有愧,再说了,我又不是刚出校门的年轻人。”

    柳承恩点了点头,“那你忙。”

    “柳院长,亲稍等。”

    “嗯?”柳承恩停下了脚步。

    苗艳拿着病例,问道:“您认识她吗?”

    “当然认识,是我们承恩中学的现任校长,是个了不得的人才呢!”

    “啊?”苗艳不敢相信道,“那么年轻,可以胜任吗?”

    “这是我跟老林一起选的,问题不大。”

    “她是不是还有什么特殊的身份?”苗艳八卦之火熊熊燃烧。

    “你怎么知道?”

    “从她的伤势看出来的。”

    “知道就好,有些事咱们不方便讨论。”

    “好,明白。”苗艳点点头,煞有介事。

    柳承恩微笑着离去。没走多远,笑容逐渐淡了。

    这个龙慕云当真很神秘,他和林中天只知道她是来自特殊部门的人,就像国家安全局。

    哪怕是聘任她做了校长,他和林中天两个老头子对龙慕云的了解,也没能再多一些。

    但是,从萧阳对人家的配合程度来判断,这个龙慕云的地位背景都相当不低。

    还有就是那个暴毙而亡的迪赛,当夜就有一群身着黑西装的人,将尸体运走了。

    应该是龙慕云组织内部的人员。

    ……

    当晚,杨根硕刚刚吃过饭回到房里,就接到一个电话,来电显示是苏灵珊。

    “珊珊,怎……”

    “大牛,是我,米米,快来,珊珊喝多了。”

    电话里传出萧米米焦急的声音,背景更是一片嘈杂。

    “我还能喝!”紧跟着,是苏灵珊醉醺醺的声音。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