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九章 抵死缠绵
    将东西装进包里,将门打开,将苏灵珊抱进去,一脚将门磕上。

    顺势就要将苏灵珊丢在沙发上,然而,竟然丢不下去。

    她化身树袋熊,吊在了他的身上。

    “珊珊,你醒了?”杨根硕笑问。

    灯光下,她的睫毛不住颤动,脸蛋红彤彤的,嘴巴看上去很润的。

    情不自禁咽了口唾沫,杨根硕蜻蜓点水的吻了一下。

    没想到却再也没能逃开。

    苏灵珊如同遇到火星的原油,发生了爆炸。

    两人从沙发上滚到地上,又从地上来到了床上。

    这时,身上遮羞布已然所剩无几。

    苏灵珊气喘吁吁,眼眸迷离的看着他。

    同样,他也是眼带欲|望的看着苏灵珊,喉结上下滚动。

    她动情地说:“大牛,要我。”

    “好。”杨根硕俯下身子,又一次堵住她的湿唇。

    不知是杨根硕技术太好,还是喝了酒的缘故,苏灵珊几乎没有感觉到痛。

    只有畅快,只有爆炸。

    灵魂在战栗,指尖在跳舞。

    良久……

    云收雨住,浪静风平。

    除了苏灵珊偶尔还会发出身不由己的悸动,房间里静到了极点。

    杨根硕嘴唇摩挲着她丝滑的秀发,深嗅着她的发香。

    苏灵珊抓住他的另一只手,同他十指相扣。

    两人久久无语。

    默默回味着那一刻的天崩地裂。

    不知过了多久,黑暗的房间里响起苏灵珊嘶哑的声音,“大牛,我们终于……终于走到了这一步。”

    “是啊。”杨根硕长叹一声,唱道:“经历了千辛万苦,终于走到这一步。”

    苏灵珊扑哧一笑,正色道:“不管未来怎样,我都很开心。”

    “傻丫头!”杨根硕紧拥着她,两人胸肌相贴,亲密无间,“珊珊,第一次见到你,就在期待这一天了。”

    “呵呵,我也是胆大,居然带你回家,真是引狼入室,第一次,就被你看光了。”

    “我一直怀疑那条壁虎是你放的。”

    “什么?”苏灵珊一下子支起身子,用这个行动表示自己的清白,“你怎么会那么想?”

    小区的路灯将微弱的光芒投射进来,两坨黑影悬垂在苏灵珊的胸前,杨根硕突袭了了一下,她啊的一声尖叫。

    “呵呵,激动什么?这不是套路吗?”

    苏灵珊摇头:“无语了,我是那么随便的人吗?就算第一次对你有点好感,也不至于自荐枕席吧。”

    “开玩笑而已,你后来不是心里不爽,所以,把我也看光了吗?”

    “都没看清。”

    “今天看清了吗?”

    “何止啊,你真是人如其名——大牛啊!”

    心爱女人在这方面的赞扬,总会让男人无比自豪。

    “啊!”苏灵珊又是一声惊呼。

    却是被杨根硕放到了身上,然后捏着她的小鼻子,“珊珊,你毕业了想做什么?”

    “护士啊,我觉得这个职业不错,承恩医院的环境也不错。”

    “要不,咱开一家医院,我做医生你做护士。”

    “不要。”苏灵珊叫道,“还有,放开人家。”

    杨根硕哪里舍得。

    下一刻,她赶紧咬住樱唇,这么不着寸缕同杨根硕肌肤相亲,很快,又有了感觉。

    “为什么?”杨根硕笑问。

    “第一,你会趁着没病人的时候欺负我。第二,你是那种安心做个医生的人吗?”

    杨根硕呵呵笑道:“还是珊珊了解我啊!不过你说的欺负并不恰当,你也可以欺负我啊,那是一种生活情趣。”

    “我还是比较喜欢正常一点的生活情趣。”

    “你要解放思想。”杨根硕一本正经,“当然,如果你的阅历不够,那断然是不行的,不过,这方面可以自学成才,有那么多优秀的影像资料……”

    “别说了。”苏灵珊将脑袋埋在他的胸口里。

    “哈哈……”苏灵珊越是表现的娇羞不胜,杨根硕就越满足,越喜欢,也越想逗她,“珊珊,还疼吗?”

    “还好,怎么……啊!”

    一个不察,被杨根硕翻身压在身下,然后,两人又一次负距离接触上了。

    “大牛……嗯!”她的抗议变成了轻叹。

    双腿箍住牛腰,双臂缠住脖颈。

    她眼含热泪,心中喃喃:亲爱的人,让我们爱来的更猛烈些吧!

    自然又一番蚀骨镂心,抵死缠绵。

    ……

    腊月二十六。

    林中天带着管家林伯回到了家里。

    爷孙还没来得及共叙别情,柳承恩就来了。

    “老伙计,你这是狗鼻子还是猫鼻子,我这前脚进门,你后脚就到?”

    林中天对第一时间见到老友,感到非常开心。

    柳承恩也是如此,几十年的基情,已经不亚于亲情了。

    “哈哈,我哪里知道你今天回来,只不过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你个老东西浪够了?舍得回来了?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吧!怎么不给小君小萌带个年轻的奶奶回来?”

    “你这张嘴呀!”林中天指着柳承恩,哭笑不得。

    柳承恩呵呵笑道:“让你失望了,我今天还真不是来找你的。”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目光在几个人身上扫了一圈,说道:“趁着大家都在,我宣布了一件事,就是邀请大家伙前往挪威观礼。大家请放心,一切费用我来承担。哈哈……”

    “嘻嘻,柳爷爷,小君先行恭喜啦。”林芷君难得露出小女儿的可爱一面,“不过,你必须报销一切费用,否则我们才不去。听说那张支票七百多万,不知道要不要上税,那个,你打算怎么花掉它,有计划吗?”

    “呵呵……”柳承恩是人逢喜事精神爽,笑口常开,“这个就不劳小君费心了,我打算留给女儿做嫁妆。”

    “老柳!”杨根硕炮弹一样窜到柳承恩跟前,抓住他的双臂,眼睛雪亮,“那啥,咱就肥水不流外人田了吧!上次在鹰国同令爱缘铿一面,这次嘿嘿……”

    “去去去!”柳承恩佯怒,没好气道:“你小子少打我闺女的心思,玉致做你姑姑都是绰绰有余。不让你们见面才是好的,虽然这个奖给你更合适,谁让你喜欢低调,闷声发大财?”

    “姑姑”两个字如同一记春雷在头顶炸响,柳承恩后面的话,杨根硕是一个字也没听进去。

    自己来城里这么久,不知道都在忙什么,都将寻访姑姑的事情抛在脑后了。

    “姑姑,你在哪里?难道,你不要大牛了吗?”杨根硕捂住了心口,喃喃自语。

    “大牛?”柳承恩发现他脸色不对,“你这是……”

    “没什么?”杨根硕强笑,“老柳,那你到底是欢迎我还是不欢迎?”

    “当然欢迎!你就是老头子命中的贵人,没有你,哪有我代表华夏医学站在世界之巅这一天。刚才那些都是玩笑话,千万别往心里去。”柳承恩顿了一下,续道:“大牛,这个颁奖典礼安排在春节期间,不知道你的日程能不能安排过来?”

    “不管能不能安排过来,大牛都要去,他要保护我们。”林晓萌理所当然的说。

    “哈哈……我有个屁的日程安排。你越是那么说,我越是要去看看你的宝贝女儿。”

    最后,柳承恩笑了笑,拉着林中天上楼商量事情了。

    杨根硕闲着没事,就跟林芷君林晓萌聊天。

    “小君小萌,问你们个问题,这个诺奖的颁奖典礼怎么放在春节,谁安排的,一点儿不人性化呀!”

    听到杨根硕的问题,林芷君笑着摇摇头。

    林晓萌耸肩道:“大牛,这还真是没有办法的事。”

    “为什么?”

    林芷君道:“谁让姓诺的家伙是外国人呢!”

    林晓萌补充:“而这个奖项也是外国人发起的。”

    杨根硕似懂非懂,而林家姐妹已经拉着林伯,要听他一路上的奇闻趣事了。

    当晚,一顿极其丰盛的晚餐之后,杨根硕刚刚回到房里,就接到一个座机打来的电话。

    这是个熟悉的号码,是村长家的。

    杨根硕居然有些紧张,迟迟不敢去接。

    等待机铃声响到第二遍,他方才接起来,手上竟然有些颤抖:“哪位?”

    “我,大丫。还有二丫。”

    听筒里,立刻传出两个丫头欢快的声音。

    “你们,你们怎么会给我打电话?”

    不知不觉,他的眼眶湿润了,可能他自己都没有发觉,他的声音也有着一丝颤抖。

    “爷爷说了,过了大年初一,你可以回来一趟。”

    “真的!”杨根硕欣喜若狂,一蹦老高。然后脑袋悲催的撞上了天花板。

    不过,他还是一个劲儿傻笑,“老不死的,怎么开窍了?”

    “爷爷还是挺好的。”大丫客观的说。

    “不太好,这么久了,都不让大牛哥回来。”二丫有些意见。

    “别叫老不死的爷爷了,叫大爹就好,说不定哪一天给你们整出来一个弟弟。”

    “大牛哥!”两个丫头同时娇嗔。

    “好好,不说这个。”杨根硕变换话题,“为什么过了大年初一,难道老不死的自己还有什么活动?”

    “也许吧,我们也不清楚,他是这么讲的。”

    “好吧。”杨根硕轻叹一声,紧跟着又高兴起来,“不过也没几天了,咱们很快就能见面。”

    “是呢,很快。”大丫说。

    “你们长大了没?”杨根硕突然没头脑么的问了一句。

    “什么啊?”两个丫头表示不解。

    “当然是奶孩子的东西,这都半年了,不可能还原地踏步吧!”

    “大牛哥!”两丫头同时娇嗔。杨根硕从电话里都能听到二女跺脚声,“再这么说话我们就挂了啊!”

    “好好,说正经的,我好想你们啊!真想插上翅膀飞回去。”

    “大牛哥,我们也想你。”两丫头同时说道。

    那边挂断了,杨根硕握着手机,久久无语。

    白寡妇让他领略到了伟大而无私的母爱。

    白寡妇双胞胎闺女同自己青梅竹马,三小无猜。

    山村孩子的热情奔放,敢爱敢恨。

    这一刻,他明白了“归心似箭”的滋味儿。

    然而,他也明白,现在还没法违抗老不死的。

    不按他说的,就算回去了,也会被他踢出来。

    那厮就算个迷,深不可测的迷。

    杨根硕实力再涨,依然没有挑战他的信心和勇气,实在是被虐出了阴影。

    那就大年初一在上路吧!这样就可以保证初二凌晨抵达村子。

    杨根硕刚刚打定了主意,第五旻的电话又打了过来。绝品野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